【BON音樂】2018.11.06-07. 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 音樂會聽感
2018′ The St. 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at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反觀觀眾們的熱烈音樂會現場 – 危機,就是轉機!

2018.11.06-07. 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 連續兩天音樂會聽感

20181107-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林仁斌 攝影)
20181107-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林仁斌 攝影)

聖彼得堡愛樂交響樂團(俄語:Симфонический оркестр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й филармонии)成立於1882年,是俄羅斯最古老的管弦樂團。

台灣時間11/3晚間18:45,也就是音樂會前3天,牛耳藝術接獲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通知,確認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 b.1938-)因身體不適不克來台演出。(OMG,我們都是衝著他來der~)

俄羅斯「人民藝術家」- 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 b.1938-

希望您身體能早日康復~

俄羅斯「人民藝術家」- 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 b.1938-)
俄羅斯「人民藝術家」- 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 b.1938-)

經過緊急商議,指揮確定改為現年82歲的法國指揮大師夏爾‧杜特華(Charles Dutoit, b.1936-),原本的鋼琴獨奏家尼可萊‧盧岡斯基(Nikolai Lugansky, b.1972)則維持不變。(鋼琴家沒變真是萬幸~)

而音樂會來台代打的指揮家,其實也是聖彼得堡愛樂交響樂團2018-19年官方正式合約的首席客席指揮:

Charles Dutoit Principal Guest Conductor of the St.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2018-2019

 

所以這場代打,算是九局後半的救援者,提前在六局上任?(XD)

 

兩天的演奏曲目經異動之後如下:

11/06 (Tue)
葛令卡:《盧斯蘭與魯蜜拉》序曲
拉赫曼尼諾夫:c小調第二號鋼琴協奏曲8
*柴可夫斯基:e小調第五號交響曲(異動後)

-
11/07 (Wed)
柴可夫斯基:波蘭舞曲,歌劇《尤金‧奧涅金》 
柴可夫斯基:降b小調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穆索斯基:《展覽會之畫》

 

先說結論,這兩天音樂會聽下來,只有滿滿滿的滿足感~

指揮家杜特華近年因為咪兔風波,引起許多人震驚與無法接受,但我認為這是私領域,不在本文中延續此話題,純粹講音樂會心得。

連續兩天的下半場純交響樂曲柴五與穆索斯基《展覽會之畫》,我認為杜特華的代打指揮可說是接近完美的。

作曲家_柴可夫斯基
作曲家_柴可夫斯基

身為當代指揮大師,杜特華對於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這個充滿肌肉的強力樂團,有著非常準確地掌握與驅動。當然如要細究一些與樂團不夠精準的配合之處,確實還是有(尤其是兩天的序曲與協奏曲),但是在這樣突來的緊急狀況之下,我覺得這兩場救火演出,真的救援非常完美。

第二晚的《展覽會之畫》杜特華整曲背譜指揮。

其實杜特華早在1997年就在DECCA與蒙特利爾交響樂團發行過唱片,國際間評價不俗,細節層次豐富,愛樂朋友們日後或許可以找出來欣賞。

Charles Dutoit_Mussorgsky: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Rimsky-Korsakov:Capriccio_CD
Charles Dutoit_Mussorgsky: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Rimsky-Korsakov:Capriccio_CD

 

在他的雙手與豐富肢體語言之下,信手捻來都是音樂;全身從眼神、腳踝、膝蓋到髖關節,這位老司機顯得處處靈活,令人猜不到舞台上這位正在活躍指揮的音樂家居然已經82歲了…他面對觀眾的台風與舞台動作更是自然流暢,讓人充分感受到這位老牌指揮過人的魅力。

樂團部分,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本身就是充滿強大肌肉的交響機器,從弦樂到銅管,能量豐富充沛(木管部分就比較秀氣一點),每每在強力齊奏時,能夠投射出與歐洲樂團不同的燦爛感與厚實度;用「有血有肉」形容可能還不夠,是「有血有肌肉」。(喜不喜歡就見仁見智囉~)

充滿強大肌肉的交響機器_聖彼得堡愛樂交響樂團
充滿強大肌肉的交響機器_聖彼得堡愛樂交響樂團

繼昨晚的柴五聽得非常感動之後,今晚的《展覽會之畫》在最後的「基輔城門」段落,樂團強齊奏一句又一句邁向音樂高峰,讓我幾乎在音樂裡看見了全日照又金光閃閃的基輔城門~在管弦樂魔法師拉威爾的重新配器之下,俄羅斯昔日音樂榮光,讓人感動滿滿幾乎落淚。

基輔城門_Golden_Gate_Kiev_
基輔城門_Golden_Gate_Kiev

 

金色城門來特寫一下:

La Grande Porte de Kiev
La Grande Porte de Kiev

獨奏家部份,超棒的俄羅斯獨奏家尼可萊‧盧岡斯基(Nikolai Lugansky, b.1972-,是1994年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大賽銀牌得主(金獎從缺),連續兩天給了令人非常滿意的現場精湛演出:第一天的拉赫第二號,雖然因為鋼琴調音因素讓人對琴音產生疑慮,但盧岡兄接近完美的技巧與渾厚的力度,實在讓人非常佩服。

鋼琴家尼可萊.盧岡斯基_Nikolai Lugansky
俄羅斯鋼琴家尼可萊.盧岡斯基_Nikolai Lugansky

 

今晚感謝最專業的顏華容老師告知鋼琴音律問題原因。

原來是因為樂團方面要求調音師要調音至443Hz,但國家音樂廳的鋼琴長期維持在442Hz,結果因為短時間內調音,琴弦音準無法維持定頻而跑掉,導致音律不和諧,也影響了鋼琴原本之共鳴與完整性。但今晚第二天的柴一鋼琴聲音與音律確實改善了非常多。

20181107_音樂會中場休息時與周欣穎老師、林薏蕙老師及顏華容老師合照
20181107_音樂會中場休息時與周欣穎老師、林薏蕙老師及顏華容老師合照

之前提過鋼琴大師席夫所堅持的:「鋼琴音色必須符合音樂氣質,他無法帶著鋼琴走天下,但一定得帶調音師。」可見得果有獨到之處。

話說自從席夫上次音樂會,見識過專屬調音師第一天調八小時,第二天再調四小時的慢工完美烹調音律之後,偶發現不知不覺也對鋼琴聲音更加注重了起來…🤣(這樣挑惕的耳朵其實不好啊…XD)

結論,雖然音樂會的指揮家不在原本計畫中,但是主辦單位能夠危機如此漂亮,真的非常厲害(謎之音:有去年的經驗嘛~)

兩天聽下來,非常非常滿足。

而昨天11月06日,更是柴可夫斯基於聖彼得堡逝世之125週年忌日(當年作曲家於第六號交響曲《悲愴》首演過後9天就過世了),因此能在這樣的時間點,於台灣親炙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現場演出,我更覺得是令人難忘的安排,這更要感謝主辦單位~

1893.11.06. Composer Tchaikovsky on his deathbed
1893.11.06. Composer Tchaikovsky on his deathbed

 

最後附上兩位音樂家在台灣的合照,照片來自盧岡斯基的facebook網頁,也與網友們分享筆者這兩天的聽感~

Nikolai Lugansky & Maestro Charles Dutoit in Taiwan
Nikolai Lugansky & Maestro Charles Dutoit in Taiwan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