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專訪2017年第九屆日本神戶長笛大賽首獎得主 - Hélène Boulègue

【BON音樂】專訪2017年第九屆日本神戶長笛大賽首獎得主 - Hélène Boulègue
Hélène Boulègue - First Prize winner of 2017 International Kobe Flute competition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專訪 2017年第九屆日本神戶長笛大賽首獎得主 艾蓮娜 Hélène Boulègue 得獎歷程

本篇原文應邀刊載於國立臺灣交響樂團«樂覽»雜誌,以紙本發行。重新整理之後放上蹦藝術網站與大家分享。

 

2017年日本神戶國際長笛大賽首獎得主:艾蓮娜.布蕾葛(Hélène Boulègue, 1990-)

 

在2017年第九屆神戶長笛大賽大賽進入總決賽時,筆者除了在facebook上進行了總決賽名單整理分享之外,更注意到來自法國的艾蓮娜.布蕾葛(Hélène Boulègue, 1990-):她的音樂洗煉,自信出眾,演奏技巧完整且台風穩健。於是便以網路方式與她連絡上,開始一路支持。

在總決賽上台演奏前,艾蓮娜甚至都還能用訊息與筆者聊著當下因為比賽入場觀眾太踴躍,購票入場手續導致比賽開始時間延遲。當時她將於第一順位上場,正在後台Stand-by。筆者亦透過訊息鼓勵,告訴她她是最棒的,我正在透過直播觀賞會一路為她加油,也祝福演奏出最佳表現。

因為本屆參賽者裡,27歲艾蓮娜比起其他人,年齡算高(最小的兩位都才16歲)。年紀問題是我個人最擔心的,畢竟許多國際大賽評審,都喜歡「英雄出少年」的橋段不斷再現...

幸好...賽後宣布名次時,艾蓮娜順利贏得本屆大賽首獎~成為世人眼中羨慕的灰姑娘!(同時與中國大陸16歲的于淵並列首獎)

 

獲獎之後,我彷彿活在童話世界,我應該是全地球最幸福的人了…

 

但是,在歡慶大賽得獎的背後,是多少的哭泣、沮喪,甚至幾乎放棄的日子,又有誰知曉?

 

賽後艾蓮娜在活動有空檔時,還是會透過訊息回覆,我們慢慢地聊著聊著,我突然靈光一閃,提到能否請她分享贏得比賽的心路歷程。

 

她說:「這是一段很長很痛苦的過程,你願意聽嗎?

 

我當然回覆:「願意。請有空時慢慢告訴我。

 

沒有預期到回覆來得如此之快。

當天午夜,我就收到了有史以來最長的訊息。

 

內容是一連串密密麻麻的文字,需要花時間很仔細看的那種程度。

 

文字從她第一次參加國際音樂大賽開始,正是四年前的第八屆神戶大賽...

 

描述上台比賽的心情,一路到無緣進入決賽的落寞,當時她許下心願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回來這個舞台!

 

接著陸續準備幾個國際大賽,當然有成功也有失敗。

 

一連串挑戰之後,覺得該讓自己回歸平靜了...然後她回到工作崗位(盧森堡愛樂管弦樂團第二長笛手),就這樣放逐自己一年在工作、生活與閱讀裡。

 

生活始終空空的,有目標但沒把握...

 

又一年過去了,她意識到想返回四年前失敗的舞台...神戶,只剩下一年之期。

 

如果想真的回歸對自己許下的四年之約,必須積極開始準備,必須從長音與最基本演奏功開始。

 

這過程緩慢而且痛苦,更充滿不確定性。她有穩定工作,生活平順,何苦要這麼逼迫自己?

 

這一切沒有人逼迫,都是「意志力」與「自我要求」的堅持。

 

四年之約到了。

 

2017年,艾蓮娜再次回到神戶大賽的舞台,在一輪又一輪演奏與奮鬥之後,這次果然如願拿到首獎🌟(讀到這邊時當時眼淚也跟著掉下來,非常感動)

 

於是筆者無意間成為了第一個在賽後採訪她的人。(太榮幸了

 

原本以為這會是「灰姑娘」的故事,但卻得到這樣戲劇性的「公主復仇記」,是事前完全不知道的。

 

也沒料到艾蓮娜會這麼誠懇地從四年前開始敘述。

 

得到了這麼戲劇化的真實故事,也取得了艾蓮娜本人同意,懷著滿滿的感動為她寫出準備國際音樂大賽一路上的努力與心路歷程。

 

舞台上的輝煌與舞台下付出的努力,本無僥倖,實至名歸~深深感動之餘,藉本文與大家分享,並感謝艾蓮娜願意對筆者無私地分享她的內心世界與想法。

 

2019年後記

2017年贏得神戶長笛大賽得獎首獎後,認真不懈的艾蓮娜仍保持不斷精進,2018年再考上德國司徒加特廣播交響樂團長笛獨奏一職(Solo Flute of SWR Symphonieorchester- Stuttgart's radio orchestra),現在已經搬到德國居住。真是讓人為她開心不已!

 

其實在深入了解之後,就會知道艾蓮娜的音樂成就絕非偶然,她的成功全然反映在持續不斷的努力。

 

一直認為這樣積極正面的真實的故事是應該被詳實報導的~各位在繼續閱讀艾蓮娜一路堅持自我的動人心路歷程之後,相信必然會跟筆者一樣充滿感動。

 

今年2019年2月8日,Hélène 更將於NAXOS 唱片公司發行了第一張長笛演奏專輯: «André Jolivet 長笛作品全集  Vol.1»。待專輯發行之後,筆者會再另外撰寫文章與大家分享這張燒燙燙的長笛最新演奏專輯。

先欣賞封面:

艾蓮娜第一張長笛演奏專輯 «André Jolivet 長笛作品全集  Vol.1»於2019年2月8日發行

 


甜美可愛的長笛家 艾蓮娜 Hélène Boulègue,也擅長短笛演奏

 

艾蓮娜.布蕾葛(Hélène Boulègue)音樂重要經歷:

*現任 德國司徒加特廣播交響樂團長笛首席

* 法國巴黎音樂院CRR畢業(師承 Vincent Lucas)
* 法國巴黎高等音樂院CNSM畢業(師承 Pierre-Yves Artaud)
* 德國國立卡爾斯魯爾音樂院(師承 Renate Greiss-Armin)
* 2010年考取盧森堡愛樂管弦樂團第二長笛兼短笛
  Philharmonic Orchestra of the Luxembourg)
* 2015 捷克「布拉格之春」國際長笛大賽二獎得主
  International Prague Spring Competition)
* 2017日本神戶國際長笛大賽首獎得主。
  Kobe International Flute Competition)

*豐富的管弦樂團經驗:
巴黎管弦樂團(Orchestre de Paris)、柏林愛樂(Berliner Philharmoniker)、歐洲室內管弦樂團(Chamber Orchestra of Europe)、陸特丹愛樂管弦樂團(Rotterdam Philharmonic Orchestra)皆擔任過客席長笛。

關於國際大賽

筆者長期觀察國際長笛音樂大賽,從早年留學法國時的「法國朗帕爾國際長笛大賽」,到德國「慕尼黑國際音樂大賽」與瑞士「日內瓦國際音樂大賽」,都曾親臨現場全程參與。

 

每天聽國際大賽看似是一件冗長而枯燥的事情,但我多年來一直興味津津,更喜歡拿著筆記本,臨場寫下自己的心得,再與評審結果公告之後對照,以印證內心的聆樂感覺是否貼近評審群的意見。

 

日本神戶國際長笛大賽,自1985年舉辦以來,早已是長笛界重要的大賽之一,而今年第九屆應邀前來的各國高手如雲;多虧了網路世代的進步,我們現在居然可以在家裡吹冷氣喝咖啡,直接在網路上欣賞國際大賽實況串流轉播,這完全是以前想不到的事情~

2017年第九屆神戶大賽官網視覺效果。(比賽日期為2017.05.25. - 06.04)

 

日本國際神戶長笛大賽 簡介

官方網站:
http://www.kobe-bunka.jp/flute/flute-en/

由日本神戶市舉辦,目的為振興神戶市音樂文化,並藉由音樂比賽創造年輕音樂家躍升國際之舞台。自1985年舉辦第一屆至今,1987年正式加入世界音樂大賽組織(World Fed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Music Competition),每隔四年舉辦一次。

比賽共分為四輪,每一輪皆有不同難度之指定曲目與自選曲目,從獨奏到鋼琴合奏、管弦樂協奏曲合奏與領奏,難度甚高。2017年第九屆共有來自18國53位年輕長笛演奏家通過初選應邀來到神戶比賽。

首獎獎金  200萬日圓
二獎獎金  100萬日圓
三獎獎金   50萬日圓
四~六獎 各20萬日圓


文章要開始囉~

Ready~ Let’s GO!!!

 

寫在得獎後(為求真實,筆者翻譯皆以艾蓮娜第一人稱呈現)

 

我之所以能成功,是傾盡了所有的努力,只為了這美好的結果能降臨於我。」- Hélène Boulègue

 

如今,我贏得了第九屆日本神戶長笛大賽首獎,我想我是全地球最快樂的人…

 

你們需要知道的是,這是一個漫長過程與結果,我並非第一次嘗試就能成功。

 

對某些人來說,也許真的一次就能成功得獎,但我不是。

 

我想,或許因為是這麼地認真努力,一次又一次,現在的我才更能享受這份成功的喜悅。

 

這一切,要從四年前的第八屆神戶長笛大賽開始說起…

 

那是我的第一次國際長笛大賽,而我從未對上台感到如此害怕。

 

在第一輪後台等待上台時,當時緊張無比,壓力大到心裡想:

 

如果不用上台的代價是去死,那我寧願選擇現在死去。

 

然後就上台演奏,也順利地進入第二輪。(當然沒有死掉啦~)

 

我感覺如釋重負,但第一次國際賽最佳成績,就只停留在第二輪。

 

留下來聽完大賽全程,卻也經歷了人生中最大的震撼:兩位首獎得主 Sébastian Jacot 與 Mathilde Calderini  的演奏是如此具有音樂性,我從來沒體驗過長笛演奏這麼具有音樂的魔力。

 

在感受到這震撼之前,我始終卡在「音符是否正確」、「聲音是否甜美」這些微小細節;回想以前音樂院老師們所提到的「音樂」,我突然醒悟到…原來自己是不了解的。

 

聽完全部優勝者音樂會之後,強大的音樂魔力讓我更體悟到,自己這輩子目前為止的練習方向,似乎完全錯誤了…

 

這次的音樂體驗大開眼界,如此美妙,卻讓我同時感到害帕,這輩子永遠忘不了此時此刻的感受。

 

於是我下定決心,四年之後將再回來這個舞台。

 

想知道四年後的我能有哪些改變,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更棒的音樂家。

 

艱苦的練習之旅開始了。

 

如果只為了演奏正確無誤,只要做大量的音色練習、音階與琶音,反覆不斷地練曲子,非常簡單就可達到這樣的水準。

 

但如果是要找尋樂曲中的「音樂」,又是另一番全新的難度。

 

在樂曲中,要不斷地找尋各種細節,不斷地問自己問題,日復一日。

 

而當你自以為越來越好,老師卻告訴你這樣風格不對或演奏沒有邏輯時,音樂變得好難、好難。

 

記得多少次當結束長笛課後返家路上,邊哭邊想著:「我應該永遠成為不了偉大音樂家的,或許應該放棄了?」

 

但慢慢地,我決定參加第二個國際大賽:2014年在日內瓦,同樣於第二輪止步了。

 

隔年(2015)的 捷克«布拉格之春»國際長笛大賽,我獲得了第二獎!!!

Hélène Boulègue於 2015年捷克«布拉格之春»國際長笛大賽獲得第二獎

 

開心極了!這是第一次在國際大賽中有評審說我的演奏非常有音樂性,永遠記得當時開心的淚水!

 

可能天生就愛壓力(?),於是又接著嘗試第四個國際大賽~這次是慕尼黑(2015)國際音樂大賽。

 

但卻又再次止步於第二輪…

 

雖然感覺到沮喪,但一想到慕尼黑高手如雲,心中也就能釋懷。

 

接下來的一年,沒有比賽,也沒有任何動力,停止練習了一年。

 

我的職業是盧森堡管弦樂團的第二部長笛手(七年資歷),真心喜愛這份工作,但…樂團第二部長笛非常容易陷入「日常工作」的循環:只需要好好準備下週音樂會的曲目,足夠的練習與熱身即可應付這一切。

 

於是停止進步了,像石頭一樣。

 

演奏程度就這麼一點一滴消失,卻無法做點什麼…

 

停滯一年之後,要再次回到之前的演奏水準,是意想不到的艱難。

 

與一年前相比,簡直就像初學者。

 

當然這樣描述誇大了點,但所有的演奏細節都不見了,此時聽起來我就像是平凡無比的長笛演奏者,只能感覺生氣與絕望。

 

心裡清楚知道要想要再次回到神戶,距今只剩下一年的時間,於是我開始每日不斷地認真練習。

 

非常、非常、非常努力。

 

一開始,什麼都沒有發生,只能每天不停地重複那平凡的自己。

 

幾個月過去了…

 

在日復一日的沮喪與哭泣之後,我感覺到演奏細節一點一點地回來了。

 

幸運地此時遇見一位積極認真的好老師:Julian Beaumont(現任法國里昂高等音樂院教授,里昂國家歌劇院交響樂團長笛首席)

 

重新感覺到可以把自己準備地更好。

 

但同時感到害怕:內心深處知道自己迫切地想贏得比賽,卻又同時擔憂能力不足。

 

我明白,我很棒(I knew I am Good),但每位參賽者都很棒(EVERYBODY is Good),我必須超越Good才有機會(Better than Good)。

 

雖然害怕,但同時覺得平靜:因為當盡一切力量去努力之後,最終也只剩下「希望」與「祈求」。

 

心中的四年之約終於到來,我再次站在神戶大賽的後台。

 

你知道嗎?

這次的我居然沒有那種感覺要死去的害怕,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迫切渴望上台演奏的心情。

 

當看到「艾蓮娜」出現在總決賽六位選手名單裡時,簡直無法相信,這對我意義重大。

 

總決賽時我抽籤排序第一位上台,奇怪的是,同樣不感到緊張;前台大會廣播因為大量觀眾入場需延後20分鐘開賽,以往的我早就等到抓狂。

 

但今天後台的我,非常淡定、冷靜:因為我有足夠的自信。

 

上台後,全然享受自己演奏的音樂,沉浸於其中。

 

一切結束之後,大賽宣布我贏得了首獎!(筆者註:艾蓮娜與中國大陸年輕長笛家于淵並列本屆大賽首獎)

2017年日本國際神戶長笛大賽 獲獎者名單

 

頒獎典禮現場照片:

2017年日本國際神戶長笛大賽 頒獎典禮現場

 

回想起來,若不是之前在日內瓦與慕尼黑等等的大賽經驗,在一連串緊湊的時程裡,根本不可能來得及做出最佳準備。

 

我之所以能成功,是傾盡了所有的努力,只為了這美好的結果能降臨於我。

 

如今,我的夢想成真了。

 

現在的我(得獎隔天),覺得好像生活在童話故事中。

 

人生中,並不是你有所祈求,就一定能夠夢想成真。

 

否則的話,人人都一定可以直接擁有令人稱羨的工作與美好生活。

 

我只知道,如果有夢,必須傾盡所有一切力量去築夢成真;至少做到最大弩力,才能擁有這一絲成功的機會。

 

迎接勝利與成功,沒有捷徑。

 

當失敗時,我們必須學會認識「錯在哪裡」以及「失敗原因」,下一次才能更好,並且要永遠對自己有信心。

 

這一路上,遇見許多信任我的人,是他們的鼓勵,成就了更好的我,永遠感謝他們。

 

我也決定~神戶是我最後一個國際大賽。

 

如果你也有夢想,千萬不要放棄。

 

這絕對是一條不容易的路:一路上你可能會受傷,有時你會成功,有時則失敗。

 

如果你不傾盡所有全力一搏,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否能有機會成功。

Hélène 

 

2017年日本國際神戶長笛大賽 評審群與得獎者合影留念

在專訪過後的幾個月,筆者帶領節慶長笛樂團到日本川崎國際長笛年會演出,艾蓮娜已經是年會邀請的長笛演奏家並從歐洲前來日本與會演奏協奏曲。節慶全團團員在我的強力傳播下,早已經對她非常熟悉~在年會第一天我們就遇到,開心地在昭和音楽大学音樂廳會場前合照啦~

 

熱情又開朗的她在年會第二天我們的音樂會也全程出席支持欣賞並給我與們支持加油,真的很開心~(當然也要感謝照片中的唐律長笛合奏團團長莊清霖老師親臨支持)

林仁斌老師帶領之節慶長笛樂團,於2017日本長笛年會中表演音樂會,並與Hélène-Boulègue合照

 

終於與艾蓮娜合照

最初藉網路聯繫的方式聯繫牽起了與艾蓮娜的緣分,居然就在幾個月後,我們在日本川崎長笛年會碰面了~在筆者指揮節慶長笛樂團的音樂會後,與她見面交談合照,真的是最開心的事情,更謝謝她親臨現場欣賞為大家鼓勵打氣。

筆者林仁斌與艾蓮娜 Hélène-Boulègue 於2017年日本長笛年會後合影留念

 

筆者於第18屆日本長笛年會閉幕協奏曲音樂會時所拍攝的謝幕照片,艾蓮娜為前中央穿著酒紅色禮服。

第18屆日本長笛年會閉幕音樂會時所拍攝的謝幕照片,艾蓮娜為前中央穿著酒紅色禮服 | 攝影. 林仁斌

艾蓮娜 大賽實況精彩演奏分享:

2017年 神戶國際長笛大賽 - Live':
Philippe Gaubert, Nocturne et Allegro Scherzando(Flute: Hélène-Boulègu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UWRjo6lSlI

 

2017年 神戶國際長笛大賽 - 半準決賽 Live':
Franz Doppler, Airs valaques for flute and piano(Flute: Hélène-Boulègu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xqIYSpwoI8

 

2017年 神戶國際長笛大賽 - 決賽 Live':
André Jolivet, Concerto pour flûte et orchestre à cordes(Flute: Hélène-Boulègu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jFxcqlCMgc

 

關於艾蓮娜這位可愛又認真努力的長笛演奏家,等她專輯發行之後,筆者還會繼續撰文與大家分享,敬請留意蹦藝術後續文章(本文重新完稿於 2019.01.31.)


【BON音樂】2019年1月 NSO Live'音樂講座 - 三月布拉姆斯

【BON音樂】2019年1月 NSO Live'音樂講座 - 三月布拉姆斯
2019 NSO MD Series - Brahms in Spring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9年1月24日,筆者應國家交響樂團(NSO)邀請,赴新北市金陵女中擔任 Live' 音樂講座講者,演講主題為「NSO 總監系列《三月布拉姆斯》(Brahms in Spring)」,演講主軸為布拉姆斯第二號與第三號交響曲,迷人的《女低音狂想曲》以及作曲家時代背景與創作生平。

 

20190124-筆者演講後與金陵女中聽講全體同學們合照

演講者簡介

 

《三月布拉姆斯》音樂會海報視覺效果

《三月布拉姆斯》音樂會海報視覺效果
演出曲目
布拉姆斯:《女低音狂想曲》
第三號交響曲
第二號交響曲

演出人員
指揮/呂紹嘉
女中音/石易巧
合唱指導/戴怡音
拉縴人男聲合唱團

 

音樂會介紹(取自國家交響樂團) 

雖然很多人把華格納當成布拉姆斯的對手,但兩人其實差距二十歲。只怪布拉姆斯少年老成,不到二十歲就寫出傳世名作。他精研昔日經典,擁抱保守價值又能以呼應時代,使傳統與現代交融為一。在他身上,我們可以同時見到早期與後期浪漫的特色,聽到精雕細琢又不失狂放的聲音。

由於貝多芬的巨大身影,從草稿到完稿,布拉姆斯前後竟花了二十一年方出手自己的第一號交響曲。千斤重擔一旦解除,隔年他就寫下第二號交響曲,堪稱揮筆即就。這是他寫得最愜意愉快的作品之一,音樂洋溢自在的悠閒感,以及遊歷山水的快活心得。不過布拉姆斯畢竟是布拉姆斯,即使輕鬆快活,音樂裡仍有深刻感受和內省思索,情景交融而有獨到創見,果真是千錘百鍊下的大師手筆。

第三號交響曲則堪稱布拉姆斯管絃美學的巔峰之作,火山熔岩般的聲響、一葉知秋的滄桑,溫暖絃樂與悠揚法國號,還有淡淡退出的雋永結尾,作曲家以古典技法寫出極其浪漫的英雄身影,將昂揚與憂傷融合成音樂神話。至於以歌德詩作譜成的《女低音狂想曲》,那是他以苦澀釀成的酒,音樂中盡是憤怒情傷。究竟在美好旋律下,布拉姆斯藏了多少秘密?就讓我們和呂紹嘉、石易巧與拉縴人男聲合唱團一起探索這孤獨又自由的音樂巨人,在NSO 的樂音中猜謎解題。

誰是布拉姆斯?

德國樂壇「三B」

巴哈(J.S. Bach)、貝多芬(L. van Beethoven)和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1897)這三位偉大的音樂家,史稱「三B」。

三B小典故
「三B」一詞最早是由德國作曲家與文學家 彼得·科內利烏斯 在1854年提出,他所指的「三B」是貝多芬、巴哈 及法國作曲家白遼士(Hector Berlioz),科內利烏斯 曾在德國《柏林綜合音樂報》(Berliner Allgemeine Musikalische Zeitung)的一篇文章中,將白遼士 當作第三個B,在該文章的最後以「Bach, Beethoven, Berlioz!」作為結尾,這是音樂史上首次提到「三B」。

後來是19世紀重要德國指揮家鋼琴家作曲家指揮家漢斯.馮.畢羅(Hans von Bülow,  1830-1894)提出以布拉姆斯 取代白遼士,也就是現在常提到的「三B」。畢羅說:「我音樂的信條是降E大調,其中的調號有三個b(他使用「降記號b」作為「B字母」的雙關語):貝多芬、巴哈 及布拉姆斯!」(Mein musikalisches Glaubensbekenntniss steht in Es dur, mit drei B-en in der Vorzeichnung: Bach, Beethoven, und Brahms!)

孤獨而又執著的不平凡音樂家-布拉姆斯(整理自「音樂櫥窗—布拉姆斯」與「維基百科-布拉姆斯

約翰尼斯.布拉姆斯(1833~1897)德國作曲家。

約翰尼斯.布拉姆斯(1833~1897)

 

布拉姆斯在1833年5月7日出生於德國北部的大城漢堡,從小身瘦體弱,沉默寡言,但是對音樂卻很靈敏。

父親是歌劇院的低音大提琴手,雙親年齡懸殊,母親大父親17歲。自幼就從父親學習小提琴,後來對鋼琴發生興趣,於是7歲時與奧托科塞爾(OttoF.W.Cossel 1813-1865)學習鋼琴,科塞爾為了能盡全力教導他,乾脆就住進布拉姆斯家裡,使得他的鋼琴技巧進步神速,10歲時就已經能夠登台彈奏莫札特與貝多芬的曲子了,不久老師柯塞爾介紹擅長作曲與鋼琴的艾德華馬克森(Eduard Marxsen1806-1887),除鋼琴外並教他作曲理論。馬克森更不斷的灌輸他巴赫、莫札特、貝多芬和舒伯特的作品和德國民謠,讓他大開眼界,小小心靈就已種下了美好的種子。

由於家境不好,童年在貧困中度過。13歲的布拉姆斯已經負擔起家計。在漢堡港口的酒吧裡,每到夜幕低垂時,無論晴雨閃爍著霓虹燈的街道中總會飄揚起布拉姆斯的琴聲~15歲起開始以音樂為職業的獨立生活。他也經常在劇院中演奏和為舞蹈伴奏,聽過他演奏與作品的人們都讚賞他將來必定和貝多芬一樣,成為著名的音樂家。果真如大家所料,十年後他已成為一位小有名氣的作曲家了。

 

年輕時期的布拉姆斯

布拉姆斯20歲時和來自匈牙利的小提琴手雷曼尼(Remenyi)到德國北部旅行演奏。當時正要為雷曼尼伴奏貝多芬的《第9小提琴奏鳴曲》,因鋼琴的音低了半音,已來不及調音,布拉姆斯一點也不緊張,並以高半音調子順利的彈奏出來,在座的聽眾根本不知道,連雷曼尼自己也不知道,雷曼尼得知此事後非常讚歎。當時名小提琴家姚阿幸(Joseph Joachim 1831~1907)也在座中,對這位青年極為欣賞,他們認識之後成為好朋友。當布拉姆斯旅行演奏結束時,布拉姆斯隨即去找在哥廷根度假的姚阿幸,兩人還一起到大學聽歷史和哲學課。另外姚阿幸也為他寫信引薦在威瑪的李斯特,和在杜塞道夫的著名音樂家舒曼夫婦。

布拉姆斯終於來到杜塞道夫,認識了舒曼(Robert Schumann, 1810-1856)夫婦。當年布拉姆斯20歲,舒曼43歲,而克拉拉34歲。

年輕的布拉姆斯。舒曼以「純如白雪、亮若晶鑽」形容這位音樂天才

舒曼看過布拉姆斯的作品後非常感動,於是在「新音樂時報」上鼎力介紹這位青年,他以「純如白雪、亮若晶鑽」形容這位新天才,讓他開始受到樂壇矚目。舒曼愛妻 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 1819-1896)也極力幫助他,在各地的演奏會上,彈奏他的作品。

維也納奢華熱鬧的社交界,似乎與布拉姆斯的個性是相左的。他一生不曾結婚,過了一輩子單身生活,又因不喜歡戲劇性的誇張,不曾接近過歌劇和標題音樂,而一心一 意取用古典形式,植入清新的藝術生命與卓越的新技巧,向絕對音樂邁進。正如他曾說的:「對於我寫作歌劇和結婚,同樣地難如登天。

布拉姆斯對舒曼的夫人,長他14歲的女作曲家與鋼琴家克拉拉·舒曼產生了感情;這段激烈的情感畢其一生未曾消逝。

布拉姆斯一生未婚,只在1859年曾與哥廷根一名教授的女兒訂了婚又取消。舒曼自殺未遂、進入精神病院後,布拉姆斯作為克拉拉和她丈夫之間主要的中間人,並且在一段時間內成了實際的一家之長。舒曼死後,布拉姆斯趕到杜塞道夫,在舒曼家附近的公寓裡居住,並為克拉拉而犧牲了他的事業與藝術。但兩年後他離開了克拉拉。

布拉姆斯與克拉拉·舒曼的關係大概與貝多芬「永恆的愛人」並列為音樂史上最撲朔迷離的謎團:他們是否互相愛戀不得而知,但從他們會毀掉相互間的書信一事,可以推測其中或有難言之隱。

而這段著名的浪漫時期作曲家情事,由布拉姆斯家族的後人,也是素有「德國新電影教母」美譽的電影導演:賀瑪桑德斯布拉姆斯(Helma Sanders-Brahms)執導,化為了一部細膩精彩的電影《琴戀克拉拉》。

電影《琴戀克拉拉》台灣宣傳海報電子檔

 

電影《琴戀克拉拉》劇照-布拉姆斯來到舒曼家中,演奏自己的創作作品,得到兩大音樂家的認同

 

克拉拉.舒曼(左),舒曼(上)與布拉姆斯(下)

 

據資料顯示,導演賀瑪桑德斯布拉姆斯曾閱讀過舒曼、克拉拉‧舒曼與布拉姆斯三人的自傳和書信往來,耗時十多年的歲月,才將她所整理與消化的資訊化作劇本,呈現於大螢幕前。

電影從1850年舒曼一家初到杜塞朵夫,才剛要進入樂團擔任指揮,擁有許多抱負想實踐開始,接著與布拉姆斯結識,布拉姆斯獲得舒曼一家所有人的好感,也經常在舒曼家裡進出,直到舒曼飽受精神疾病的折磨,克拉拉甚至代替丈夫上場指揮,布拉姆斯也協助照應舒曼一家家務。

例如布拉姆斯協助處理舒曼家裡家計簿的工作。這本來是舒曼在負責的。他計算傭人的費用,房租,小孩子們的學費,郵費雜支等一切費用,以及來自出版社與投資的收入。這種記帳工作,促使他成為舒曼家的一員。

克拉拉的日記寫到:「他是一位很能幹的人物。在這最不幸的時刻,神給我一位能夠一起感覺我的悲哀的友人。

布拉姆斯盡其全力,想要讓克拉拉幸福。他監督舒曼家小孩子的上學與音樂課,協助管家與傭人照顧比較幼小的小孩。有時整理舒曼家藏書。布拉姆斯喜歡看書,因此整理舒曼所藏大量樂譜與書籍,對他來說並不是苦差事。

電影中最令人激賞的部份,在於導演對於當時音樂會場景的考證,相當考據地還原了19世紀時歐洲的音樂會演奏環境

 

電影《琴戀克拉拉》中文預告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Ori3L9KUDY

4分鐘看 三位音樂家的愛情故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IGLNbq-JXQ&t=160s


布拉姆斯曾到過維也納旅行演奏,他深深愛上了這個音樂之都,他喜歡的音樂家都曾經在此偉大的音樂之都~例如貝多芬、舒伯特與小約翰史特勞斯。

布拉姆斯屬於晚成的作曲家,眾多的作品中,四首交響曲最受推崇,完全展現了他優異的作曲技巧。在晚年時認識小約翰史特勞斯,照理說當時的圓舞曲瘋狂氣象,與布拉姆斯的個性是背道而馳,而他卻很喜歡維也納圓舞曲,自己也譜寫了一些圓舞曲作品,由此可知他與史特勞斯的友誼多麼深厚,在伊舒爾的別墅他們是鄰居,兩人還常常一起去散步。

小約翰史特勞斯與布拉姆斯的合照照片
布拉姆斯還手繪了「藍色多瑙河」主題以示友好

 

布拉姆斯在定居維也納之前,就已寫過三首鋼琴奏鳴曲,四首鋼琴用詩曲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其他鋼琴曲,許多獨唱曲,以及合唱曲「埋葬之歌」與「聖母頌」等。 定居維也納後,逐漸開始寫作大曲,這類作品有1866年的「安魂彌撒曲」、1867年的C小調第一交響曲、1877年的D大調第二交響曲、1878年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1881年的降B大調第二鋼琴協奏曲、1883年的F大調第三交響曲、1887年的小提琴與大提琴的複協 奏曲等等,這些作品全是今名曲中之「名曲」,為全世界的人所熟知熱愛,其中大 部份均寫作於四十歲到五十多歲之間,由此充分流露出布拉姆斯是一位穩重的、晚成的作曲家。

 

布拉姆斯名曲欣賞

布拉姆斯:間奏曲 Op. 118 No. 2。曾用於李安導演之著名電影《色戒》,出現於王佳芝與易先生會面之『凱司令咖啡廳』場景。

 

[音樂欣賞] 布拉姆斯:間奏曲 Op. 118 No. 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OtvlKt2m0A

 

20年磨一劍 第一號交響曲

他在二十歲前後的作品,就已使舒曼激賞,可是經過二十多年,才完成第一號交響曲。而他創作時的嚴謹與此曲的大器完整,更背後世譽為貝多芬《第十號交響曲》。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1992年9月5日小澤征爾指揮齋藤紀念管絃樂團)
Brahms : Symphony No.1 in C minor Op.68 Seiji Ozawa : Saito Kinen Orchestra 〔1992.9.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M7Q7BXh_is

 

補充:經典日劇《交響情人夢》,千秋王子所帶領的「Rising Star 樂團」首次公演,曲目就是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第8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CT-mQwUlvs

 

他於1862年定居維也納。雖然剛開始他艱深的音樂不太被接受,直到1868年他寫了「德意志安魂曲」,才獲得肯定與欣賞。這是在當時舒曼過世時,為要表達悲痛之情,他開始寫這首「德意志安魂曲」,寫到一半時,自己的母親也過世,以致刺激他快速的完成此曲, 這是一首以德文為歌詞的莊嚴安魂曲,純粹為音樂而寫,而不是為教堂演唱而寫,有別於其他的安魂彌撒曲,讓人聽了都不禁會流下眼淚。由於此曲的成功,讓布拉姆斯的作曲家地位更上一層樓。

從1868~1874年之間,布拉姆斯陸續創作21首之多的《匈牙利舞曲》,因他在旅行演奏中,曾到過匈牙利,當他看過「查爾達什」匈牙利的民族傳統舞蹈後,他很喜歡舞曲中夾雜著緩和如傾訴般的情感與快速熱情奔放的節奏,有點像吉普賽風格,而激發他創作了許多《匈牙利舞曲》,舞曲中有給鋼琴四手聯彈的曲子,也有鋼琴和小提琴獨奏曲及管絃樂曲。在當時的歐洲人家裡很流行鋼琴的聯彈,所以具有異國風情的《匈牙利舞曲》出版成樂譜後,非常受歡迎。

 

最有名的「查爾達什」舞曲欣賞
Monti: Czardas / David Garrett, Violin sol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Tc-KoBAKts

 

布拉姆斯:第五號匈牙利舞曲
Brahms: Hungarian Dance No. 5 / Abbado ·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AMxkietiik

 

等了21年,布拉姆斯才終於完成他的第一號交響曲(1876年)。但在1877到1885年短短的八年間,又有三部交響曲相繼誕生:

 

第二號交響曲

當布拉姆斯嘔心瀝血花費二十年的時間才完成了《c小調第一號交響曲》,其地位被後人譽為貝多芬的第十號交響曲之後,他在西元1877年譜出的《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被稱為他的《田園交響曲》。

大概是因為布拉姆斯在創作交響曲的時候,他正在義奧邊境一個湖畔的小鎮度假,那裡的湖光山色是布拉姆斯熱愛的地方,在大自然氣氛的薰陶下,布拉姆斯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寫成了他的《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跟第一號交響曲相較,氣氛有如天壤之別。在這首交響曲中處處有著清新的田園曠野氣息,聽著第二樂章與第三樂章,感覺就像漫步在農人秋收的田園,洋溢著平靜恬適的農家樂。

https://youtu.be/wdp2fL81jLs?list=PLFn0Mh0jSllqc7UaTgafxpeziLdUSKJAG

《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 四樂章時間軸

1st Movement, Allegro non troppo: 4:55 

2nd Movement, Adagio non troppo L'istesso tempo, ma grazioso: 26:02 

3rd Movement, Allegretto grazioso presto ma non assai: 38:46 

4th Movement, Allegro con spirito: 44:32

第三號交響曲

第三號交響曲在1883年12月2日首演,由漢斯.李希特指揮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演出。首演之初,指揮家李希特稱之為布拉姆斯的「英雄交響曲」。

布拉姆斯的第三號交響曲是第二號創作後的六年後才完成,因為在這兩首大作中間他花了極多心思創作他的小提琴協奏曲等多部名作。不但是四首交響曲中最富詩意,最動人的作品,也是四首中最短的。樂評家漢斯利克(Eduard Hanslick, 1825-1904)讚其為最完美的藝術,是布拉姆斯四部交響曲中最好的作品。

第一樂章開頭的上揚的三個和弦,最高音就是 F(fa)-A(la)-F(fa) 三個音,就像是密碼一樣,把「Frei aber Froh」(自由但是快樂)的開頭字母化為樂音,成為貫穿全曲的主要動機。

第一樂章開頭的「Frei aber Froh」(自由但是快樂)三個和弦,最高音就是 F(fa)-A(la)-F(fa) 三個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LlRlGo4xwg

《F大調第三號交響曲》
1st Movement, Allegro con brio: 15:31 

2nd Movement, Andante: 31:32 

3rd Movement, Poco allegretto: 41:38 

4th Movement, Allegro Un poco sostenuto 49:03

最美的第三樂章 略快的稍快板(Poco Allegretto)音樂演奏欣賞:

第三樂章優美中帶著憂傷,讓人沈醉於充滿愛戀的氣氛,可說是布拉姆斯最美的交響曲樂章:

第三號交響與第三樂章,可說是布拉姆斯最柔美的交響音樂

c 小調,3/8 拍子。曲子為三段體式,內容為 A 段、B 段、A’段及尾奏。

https://youtu.be/u68ETRjNQME?t=1306


第四號交響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M2ndQGbUBQ

《e小調第四號交響曲》

[12:09] __ Allegro non tropo;

 [25:49] __ Andante moderato; 

[39:00] __ Allegro giocoso - Poco menos presto; 

[45:23] __ Allegro energico e passionato - Piu allegro.

布拉姆斯的作品中,除了交響曲之外,更重要的還有室內樂曲:他的室內樂作品非常多樣化,有絃樂四重奏、鋼琴四重奏、法國號三重奏、絃樂六重奏、大提琴奏鳴曲等。

這些全是把古典曲式變化、擴張,並植入靈感、熱情與魄力的名作。布拉姆斯的通俗小品,如鋼琴用圓舞曲和匈牙利舞曲,以及歌曲 「搖籃曲」和「睡眠的精靈」等,不僅格調清純樸素,而且含有清新的高度器樂作曲技巧。 像這樣,布拉姆斯不論寫作那一類樂曲從不和庸俗的趣味妥協。鋼琴獨奏用的「巴加尼尼主題變奏曲」、 歌曲「永恆的愛」、「我的愛多青春」、「無望的小夜曲」等等,也為世人所知,不僅曲調優美, 亦帶有豐富的感情。

 

女低音狂想曲 (Alto Rhapsody)

此曲標題看似是《女中音狂想曲》(Alto Rhapsody),不過其實歌唱編制卻是布拉姆斯為女低音、男聲合唱團及管弦樂團所譜寫的聲樂作品( Rhapsody for contralto, male chorus and orchestra),所以正式論文期刊中,還是以《女低音狂想曲》來正名。此曲也是布拉姆斯贈予舒曼女兒 - 尤莉(Julie)的新婚賀禮。

許多資料中都提到布拉姆斯當年可能愛上了這位舒曼女兒 尤莉(Julie),尤莉長大成年後,當年36歲正值壯年、單身未娶的布拉姆斯,自然地對於這位長得很像自己初戀對象的少女滋生情愫;以致於得知尤莉即將出嫁時,布拉姆斯再度感到失戀的痛苦,心中百味雜陳,寫了這首《女低音狂想曲》op.53 來作為新婚賀禮。

本首《女低音狂想曲》的歌詞文本節選於作家歌德的《哈兹山冬遊》(Harzreise im Winter),樂曲譜寫於1869年。這樣的編制與音樂,為音樂史上罕見,更值得親自於音樂會上聆賞。

作品分三段,前段所揭示的愁悵與苦痛,隨著音樂與歌詞的移轉,在男聲合唱團加入中,音樂逐漸綻放光明,最終似乎如同得到慰藉一般,音樂於完美安詳中結束:

第一部分 是半音階式凝重而游離的c小調,由女低音與樂團伴奏構成,描述著厭世流浪者的苦痛。

第二部分 是詠嘆調形式的歌詠。

第三部分 則帶入了男聲合唱團,與女低音聲部一起召喚彼岸的天幕父聖靈,以求慰藉流浪靈魂的苦痛。

 

布拉姆斯《女低音狂想曲》原稿

 

下方的於布拉姆斯家中發現之寫給尤莉之文字手稿,寫著:「我不是你的羅密歐」,似乎更加真實地告訴世人,布拉姆斯對於尤莉的感情...

布拉姆斯寫給舒曼女兒尤利之手稿...「我不是你的羅密歐」

 

布拉姆斯《女低音狂想曲》中/原文翻譯

Johannes Brahms Alto Rhapsody, Op 53

Alto Rhapsody

Aber abseits wer ist's?
Im Gebüsch verliert sich sein Pfad;
hinter ihm schlagen die Sträuche zusammen, das Gras steht wieder auf,
die Öde verschlingt ihn.

Ach, wer heilet die Schmerzen
dess, dem Balsam zu Gift ward?
Der sich Menschenhaß
aus der Fülle der Liebe trank!
Erst verachtet, nun ein Verächter,
zehrt er heimlich auf
seinen eigenen Wert
In ungenugender Selbstsucht.

Ist auf deinem Psalter,
Vater der Liebe,
ein Ton seinem Ohre vernehmlich,
so erquicke sein Herz!
Öffne den umwölkten Blick
über die tausend Quellen
neben dem Durstenden
in der Wüste!

女低音狂想曲

那是誰
在荒野中迷失了足蹤? 
樹叢在他的步履後合起,
突起的荒草
將他的身影吞沒。

啊 􏰀!誰能給藥
醫治他受傷的心靈?
如今他充滿對人的仇􏰁
儘管原先是全然的愛!!
他在被人藐視中
漸漸藐視自己。
他暗暗地
吞下自己的尊嚴。

若你的琴聲,
愛之父呀,
能讓他聽見,
讓他的心靈重新甦醒! 
只要一個聽得入耳的樂音
便能讓他愁苦的眼
在乾渴受苦的荒漠,
看到成千的泉源!

 

布拉姆斯《女低音狂想曲》 音樂欣賞:(點按工具列左方 C.C按鈕,有英文字幕)
Brahms Alto Rhapsody - Janet Baker Alt Rhapsodie Op.53. Live recording with the Danish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conducted by János Ferencsi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u3VZhVk5qo&feature=youtu.be&fbclid=IwAR2zoa-cPKPeWHeNry0IWm2RUtKSZom9gmrc-cJ5p2juq_X-wGga9w8lIK4


我最美好的旋律 都來自克拉拉

2012年9月13日,克拉拉.舒曼生日當天,Google以她與「眾多」孩子為藍本,畫了可愛的漫畫作為首頁

1896年5月20日,克拉拉.舒曼過世了(腦中風)。

布拉姆斯一路奔波趕到法蘭克福,而克拉拉的遺體又被送往波昂,勞勞頓頓近40小時,終於來到克拉拉的墳前,63歲的布拉姆斯悲慟欲絕,葬禮完畢回家後,日益臉色蠟黃、日漸消受,經醫生診斷結果,他得了肝癌,做各種治療終無效,於1897年4月3日離開人間,1899年小史特勞斯也相繼去世,他們都葬在維也納中央墓地,與貝多芬、舒伯特比鄰。

布拉姆斯就這樣默默地耕耘,不停地寫出優秀旳作品,渡過聖人般寧靜的一生, 1897年去世,享年64歲。世人尊稱巴哈、貝多芬和布拉姆斯為德國樂壇的「三B」。 布拉姆斯是一個充滿矛盾的存在、一個善良而又怪癖的凡人、一個孤獨而又執著的不平凡音樂家。

 

特別資料:布拉姆斯彈琴與說話

非常珍貴的聲音資料,收錄在愛迪生發明的留聲機中。之後筆者會在蹦藝術中另寫專文介紹。

資料出處:
https://www.cylinder.de/deeplink_resource_brahms.html

影片一開始「Wangemann 」說話:「Dezember 1889」(1889年12月)

然後是「Brahms」說:「 "Haus von Herrn Doktor Fellinger, bei Herrn Doktor Brahms, Johannes Brahms." 」(費倫格醫生的家,布拉姆斯博士,約翰尼斯.布拉姆斯。)

再來就是Brahms開始演奏他的第一號g小調匈牙利舞曲的音樂聲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RcMPxbaDAY


電影《琴戀克拉拉》(2008)義大利文發音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6hHXg-jK1s&list=PL33O3ViivfNgYDxuw-vOA4xRpeluthMcU

 


【BON音樂】2019年1月 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音樂會

【BON音樂】2019年1月 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音樂會
2019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Taipei concert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9年一開始,就能在台灣聽見正宗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會,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MNA官方簡介:

全球三大、北美第一,芝加哥交響樂團成立於1891年,是美國最早職業管弦樂團。錄音黃金時期,在兩位匈牙利指揮萊納、蕭提的鐵血訓練之下,芝加哥交響殺出重圍,與歐陸的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分庭抗禮。在繼任的巴倫波因、海汀克持續鍛鍊下更站穩「北美第一」。累積超過900次錄音、坐擁62座葛萊美大獎,紀綠輝煌,現任音樂總監慕提(2010-至今),更將樂團帶向另一個高峰。

 

先說個小小內幕

這次芝加哥交響樂團來訪台灣,罕見地在謝幕時讓觀眾可以拍照,喜歡拍照的筆者終於可以在謝幕時光明正大地拍照了~

根據內部人士透露,原因是慕提上次來台灣演出謝幕時,心情大好。看到有現場觀眾拿起手機想拍他,他連pose都擺好了之後,沒想到兩廳院工作人員盡責地衝出擋住拍照...(大家應該都很熟悉這個場景吧...XD)

然後大師就生氣了😆 「為什麼我不能被拍?」

所以這次主辦單位就很貼心地請問大師,這次謝幕可以拍照嗎?回覆是「當然可以~」😍

所以本次音樂會謝幕,可說是「賓主盡歡」,演奏的音樂家愉快,聽音樂的觀眾滿足,拍照的我感覺太幸福了~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先分享兩張謝幕照片~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年78歲的帥氣指揮慕提,一直是古典樂界的天之驕子,獲得的榮譽獎項不勝枚舉,音樂之路上也曾發生過因為過度專注而被歌劇院員工發信要求總監辭職這樣的事件,但是他一路上為藝術執著堅守奉獻。自2010年5月5日起,慕提就任芝加哥交響樂團,成為第十任音樂總監,也一路在這8年多來,帶領芝加哥交響樂團不斷維持在全球高峰水準,連自己的「薪情」也維持在驚人的三百萬美元水準~

根據「紐約時報」2018年7月27日這篇由Zachary Woolfe撰寫之社論報導「水漲船高的指揮薪情:美國樂團指揮薪水創新高」(Baton Inflation: American Conductor Salaries Hit a New High)其中的文字提到:「慕提這位芝加哥交響樂團傑出的義大利領導人,每季在樂團支領300萬美金...」(Riccardo Muti, the septuagenarian Italian eminence who leads the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made just over $3 million that season...),各位就能想像這位來自義大利的超級指揮在樂壇是多麽的輝煌了吧~(歐耶~三百萬美金俱樂部,歡呼一下)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根據據英國留聲機雜誌估計,雖然慕提一年只要待在芝加哥交響樂團10週負責訓練與演出,但年薪應該不下百萬美金;加上去年瑞典知名的妮爾森獎,又頒發一百萬美金獎勵慕提10年來對音樂的奉獻與熱情,因此,慕提也被美國媒體譽為「百萬美金大師」,確實其來有自。(引述自「自由時報副刊」)

 

2019.01.20. 音樂會曲目

| PROGRAMME |
柴可夫斯基:E小調第五號交響曲,作品64
Tchaikovsky: Symphony No.5 in e minor, Op. 64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交響組曲
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交響組曲
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iYdlbP4sRk

 

喜歡被拍照的大師,在謝幕享受掌聲之後,很開心地與台北現場觀眾們聊天,態度親切隨和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大師入場時,走路都有風,真是帥氣啊~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晚在林姆斯基.高沙可夫之⟪天方夜譚⟫交響組曲中擔任小提琴獨奏的樂團首席陳慕融(Robert Chen),與慕提開心地握手,接受指揮恭喜。Robert Chen 1999年起加入芝加哥交響樂團,是台灣第一位擔任美國五大樂團首席人物,歷任樂團三位音樂總監:慕提、 巴倫波英(Daniel Barenboim)與布列茲(Pierre Boulez),演奏實力精湛,也是樂團最核心實力派。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樂團首席 - 陳慕融融(Robert Chen)小檔案(取自MNA facebook)

名師弟子 獲獎無數
陳慕融七歲時開始學小提琴,三年後,與家人搬到美國洛杉磯,向羅伯特‧里普賽學琴,並參加海飛茲大師班;之後考入茱莉亞音樂學院,師承桃樂絲‧狄蕾及川崎雅夫,並得到音樂碩士學位。1994年,陳慕融獲漢諾威國際小提琴大賽首獎;此外,他也獲得國家青年基金會比賽獎、柯曼室內樂演奏比賽獎、艾斯本音樂節演奏比賽獎、台北國際小提琴大賽第二大獎、美國移民法律基金會所頒美國傳統獎和台美基金會人文科學獎得獎人。表演生涯之外,他也在芝加哥羅斯福大學授課。

五大樂團首席 台灣第一人
陳慕融自1999年起即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是第一位進入美國五大樂團擔任首席的台灣人。他也以獨奏家的身分,與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莫斯科愛樂管弦樂團、新日本愛樂管弦樂團、台灣國家交響樂團、柏林歌劇院交響樂團、北德廣播交響樂團和伯恩茅斯交響樂團合作。

陳慕融1996年剛畢業開始求職時,適逢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樂團首席退休,前去報考卻名落孫山;隔年陳慕融成功進入費城交響樂團。一年半後,陳慕融得知芝加哥首席依舊從缺,他便與芝加哥交響樂團當時音樂總監巴倫波英會面試奏;巴倫波英相當讚賞他的琴藝,並邀請他報考樂團首席;這一次順利成功,成為美國頂尖五大樂團中、第一位華裔的樂團首席。陳慕融自己是這麼形容的:「芝加哥交響樂團招募首席的這三年,第一天我去考、最後一天我又去考了,結果就在最後一天考上了!」

芝加哥交響樂團的獨奏明星
2000年,他首次在巴倫波英指揮下與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出協奏曲,又於2003年和樂團舉行艾略特‧卡特的小提琴協奏曲首演,2005年則和樂團、指揮巴倫波英一同演出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而2006年,他也和同樣的組合進行奧古斯塔.瑞德.托馬斯《星之頌歌》的世界首演。此外,他與樂團也在美國南部拉維尼亞與指揮克里斯多夫‧艾森巴哈和詹姆斯‧康隆共同演出。同時他也經常各大交響樂團擔任客席音樂家。

2000年六月拉維尼亞音樂節,陳慕融首次以獨奏家的身分和馬友友、艾森巴哈所指揮的芝加哥交響樂團一同演出聖桑的《謬思和詩人》;同年十一月和十二月,他也在巴倫波英與芝加哥交響樂團的聯票音樂會中,演出莫札特第四號小提琴協奏曲。陳慕融最近一次的對外獨奏表演是在2011年七月的拉維尼亞音樂節,演出曲目為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這次是與指揮康隆合作;贊助音樂會則是在2012年六月慕提指揮的帕格尼尼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

身為室內樂家,陳慕融曾和指揮及鋼琴家巴倫波英、小提琴大師帕爾曼和祖克曼、大提琴巨擘馬友友等知名音樂家,在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廳和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他經常和萬寶路音樂家一同巡迴演出,他同時也是約翰尼斯弦樂四重奏的創始者之一。陳慕融也曾參加許多音樂節,例如聖菲室內樂音樂節、拉荷亞室內樂音樂節和德國莫里茲堡音樂節。

 

之後慕提一一請各聲部首席起立接受觀眾掌聲:

雙簧管首席:William Welter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單簧管首席:Stephen Williamso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長笛首席:Stefán Ragnar Höskuldsso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短笛手:Jennifer M. Gun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法國號首席:Daniel Gingrich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小號首席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長號首席:Jay Friedma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木管群獨奏者: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法國演奏者:

 

打擊組演奏者: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眾聲部接受掌聲之後,主辦單位安排了美少女為大師獻花~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收到花束,開心又滿意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夜的安可曲:義大利歌劇⟪Fedora⟫間奏曲(浪漫又唯美)

Umberto Giordano(1867-1948):“Intermezzo” from Opera ⟪Fedor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jyTKpbN8o

 

演奏安可曲之前,慕提很可愛地不斷提醒大家,這是「義大利音樂喔~」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開心地步出舞台,揮一揮手開心地道別,祝福您身體健康,要趕快再回台灣演出喔~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這次的音樂會謝幕實在太歡樂了。感謝主辦單位開放拍照,筆者才能記錄下完整的音樂會結尾。

其實音樂會謝幕時已經不在演出曲目範圍內,筆者一直認為只要音樂家同意,開放謝幕時拍照,能夠更加完整地留下許多音樂家在台灣表演的身影,保存這份美好的回憶。

幾乎筆者每次貼出音樂家謝幕照時,音樂家看到後都會主動來facebook標籤自己。

因為他們自己也非常感動於自己所投注心力完成的表演,看到自己的演出照片與被用心拍攝,都非常開心。

也因此筆者認識了好多國外獨奏與樂團音樂家,更加拉近距離與友誼。

 

最後分享慕提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全曲
2015/05/07 實況演奏(貝多芬生日: 1824/05/0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OjHhS5MtvA&feature=youtu.be


【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樂曲內容介紹

【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樂曲內容介紹
Mahler:  Symphony No. 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Analyze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有關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Symphony of a Thousand)之創作與首演,請參閱本篇文章→【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創作與首演,本篇主要介紹關於«千人»樂曲內容介紹~

 

1912年 馬勒第8號交響曲管弦樂譜封面:

1912年 馬勒第8號交響曲管弦樂譜封面| Introduction Symphony No. 8, score full orchestral version.

馬勒在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的架構設計,棄用用傳統「樂章」作為分段,而沿用在第二與三交響曲中,以「部份」(Part)來區分樂曲內容的主題。

 

第8號交響曲 «千人» 共包含兩個部份:

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

珍貴手稿: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扉頁

 

珍貴手稿: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
珍貴手稿: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總譜第一頁

 

從總譜第一頁,我們可看見第一部分為4/4拍,歌詞是馬勒選自八至九世紀據信由 美因茲大主教(Archbishop of Mainz)Rabanus Maurus 所寫的拉丁文讚美詩《求造物主聖靈降臨》(“Veni Creator Spiritus”,拉丁語)。原詩共有七段詩節,每段詩節皆以四行詩文所構成,架構與格律相當工整對稱。詩歌演唱通常以無伴奏單音音樂之葛利果聖歌(Gregorian Chant)方式演唱。在羅馬天主教會的儀式中,作為聖靈的召喚,演唱於「五旬節」的禮儀慶典中。

 

古讚歌《求造物主聖靈降臨》(Veni Creator Spiritus)(拉丁文),歌詞如下:

(原文與中文翻譯 整理自《台灣聖經網》

Original Latin

VENI, Creator Spiritus,
mentes tuorum visita,
imple superna gratia
quae tu creasti pectora.

Qui diceris Paraclitus,
altissimi donum Dei,
fons vivus, ignis, caritas,
et spiritalis unctio.

Tu, septiformis munere,
digitus paternae dexterae,
Tu rite promissum Patris,
sermone ditans guttura.

Accende lumen sensibus:
infunde amorem cordibus:
infirma nostri corporis
virtute firmans perpeti.

Hostem repellas longius,
pacemque dones protinus:
ductore sic te praevio
vitemus omne noxium.

Per te sciamus da Patrem,
noscamus atque Filium;
Teque utriusque Spiritum
credamus omni tempore.

Deo Patri sit gloria,
et Filio, qui a mortuis
surrexit, ac Paraclito,
in saeculorum saecula.
Amen.

中文翻譯歌詞內容:

1.懇求造物聖神降臨。
眷顧爾信者之靈魂。
以爾天上聖寵神恩。
充滿爾所造者之心。

2. 爾是安慰吾人之神。
至高至上天主恩惠。
活泉神火愛人熱誠。
並為善靈甘飴神味。

3. 爾為七神恩之源泉。
又為全能聖父右臂。
爾堪稱聖父之所許。
賜爾信眾言詞富麗。

4. 求爾點光明於諸司。
傾賦愛情於我眾心。
望主天主以爾永力。
我身之弱藉以鞏固。

5. 驅逐仇敵使之遠遁。
平安之福速賜吾人。
凡害吾者悉皆避免。
賴爾率領得以前進。

6. 賜我眾因爾識聖父。
並其惟一所生聖子。
爾是父子共發之神。
我虔信爾於諸日時。

7. 願吾天主至聖聖父。
並其子由死復生者。
偕同安慰天主聖神。
獲得光榮及世之世。
 

 

古讚歌《求造物主聖靈降臨》(Veni Creator Spiritus)紐姆記譜法記譜:

譜例:宗教讚歌《求造物主聖神降臨》譜例(Veni Creator Spiritus,拉丁語)

 

對照上方譜例,大家可以聽一聽這首讚美詩實際的歌唱錄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phky63gK5I

 

這是有包含中文翻譯之管風琴演奏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AP9v0hz7hw

 

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

配器與獨唱配置

木管樂器
短笛 (最少兩名)
4 長笛
4 雙簧管
英國管
高音單簧管(降E調, 最少兩名)
3 單簧管(降B調及A調)
低音單簧管(降B調)
4 巴松管
低音巴松管
銅管樂器
8 圓號
4 小號
4 長號
大號
4 小號(第1小號須最少2名樂手)
3 長號
打擊樂器
2 定音鼓
大鼓
3
三角鐵
2 (降A與A)
鐘琴
鍵盤樂器
風琴
鋼片琴
鋼琴
管風琴
弦樂器
2 豎琴(需要時倍增)
曼陀鈴
第一、第二小提琴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提琴(需要到低音C)
聲樂
2 混聲四部合唱團
童聲合唱團
8 獨唱家

第一女高音

重罪之女(即抹大拉的馬利亞)
第二女高音

懺悔之女(浮士德的愛人Gretchen)
第三女高音(只在第二部份出現)

榮光聖母(即聖母馬利亞)
第一女低音  
薩瑪利亞之女
第二女低音  埃及的馬利亞
男高音
讚頌馬利亞的學者(即浮士德)

男中音
心懷感激的神父
男低音
學識深奧的神父

 

樂曲開頭由管風琴奏出持久的降E音及其大調和弦,合唱團隨即有力地唱出「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神降臨)

在開頭強而有力的bE大調和弦之後,合唱團隨即有力地唱出「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神降臨)

 

及後由各獨唱家唱出歌詞的第一段及第二段(以爾天上聖寵神恩,充滿爾所造者之心)。

女高音1先開始獨唱,之後女高音2與女中音1,2亦於6小節之後開始歌唱出第一段與第二段歌詞

 

在管絃樂與各聲部唱完前三段歌詞之後,全體獨唱與合唱團及童聲唱同時唱出第四段歌詞「Accende lumen sensibus」(求爾點光明於諸司。
傾賦愛情於我眾心。),及以童聲以「Amorem cordinus」(以你聖愛充我心靈)首次唱出以他們為主的旋律。

第五段歌詞「Hostem repellas longius,pacemque dones protinus」驅逐仇敵使之遠遁。平安之福速賜吾人)在兩位女高音的領唱下,開始發展

第五段歌詞「Hostem repellas longius,pacemque dones protinus」(驅逐仇敵使之遠遁。平安之福速賜吾人)在兩位女高音的領唱下,開始發展:
第五段歌詞「Hostem repellas longius,pacemque dones protinus」(驅逐仇敵使之遠遁。平安之福速賜吾人)在兩位女高音的領唱下,開始發展:

 

經過不斷的對位變化,樂團重新返會開頭部份。最後部份先由童聲帶入歌詞最後一段「Gloria Patri Domino」(光榮歸於天主聖父)後,樂曲氣氛慢慢推至高潮,最後在附加銅管軍樂團的加入中,獨唱及合唱團以連續的「Gloria Patri」結束。

 


第二部份 - 選自 歌德《浮士德》第二部 第五幕 最終昇天場景

樂曲以非常安靜的降E小調開始,由第一小提琴以顫音開始,木管樂隨後奏出代表一群修士的樂句,當男聲唱出深谷中的「修士合唱」,心懷感激的神父便唱出其歌詞「永恆歡喜之炎」。接著樂曲進入較緊張的氣氛,學識深奧的神父唱出「如同萬丈深淵在我的腳下」的一段。接著是不同類型的天使歌唱輪流的出現:「得救兒童的合唱」、「較年輕天使們的合唱」、「較年長的天使們」、「崇敬瑪莉亞的博士」(歡天喜地)。之後是「贖罪的女人們合唱」(光榮的聖母飄來)、「撒瑪莉亞的女人」(St. Joh. 約翰福音 IV)、「埃及的瑪莉亞」、「三人」、「贖罪女人中的一人」(懺悔之女葛麗卿,走近聖母),最終接到「光明的聖母」(MATER GLORIOSA),逐漸進入最終的「神秘合唱」(CHORUS MYSTICUS)。

最終歌詞以「永恆女性、引領我們高昇」(Das Ewig-Weibliche, Zieht uns hinan.),整首交響曲配器與音量不斷攀升,最終進入終止式,昇天場景。

歌德《浮士德》第二部 第五幕 最終昇天場景

(原文與中文翻譯 整理自《維基百科》

Original German

中文翻譯

BERGSCHLUCHTEN, WALD, FELS, INÖDE.

HEILIGE ANACHORETEN
Waldung, sie schwankt heran,
Felsen, sie lasten dran,
Wurzeln, sie klammern an,
Stamm dicht an Stamm hinan.
Woge nach Woge spritzt,
Höhle, die tiefste, schützt.
Löwen, sie schleichen stumm,
Freundlich um uns herum,
Ehren geweihten Ort,
Heiligen Liebeshort.

峽谷、森、岩、荒野

神聖隱士

這裡有搖動的樹林
有岩石重疊在林邊
有纏繞的樹根
並有叢生並列的樹幹
山谷中的溪流有波浪陸續湧起
極深的洞穴可以庇護人們
獅子溫和靜默地
在我們周圍來回守衛
把這片聖潔的土地
神聖愛情的隱藏之處膜拜敬仰

PATER ECSTATICUS
(auf- und abschwebend)

Ewiger Wonnebrand
Glühendes Liebeband,
Siedender Schmerz der Brust,
Schäumende Gotteslust!
Pfeile, durchdringet mich,
Lanzen, bezwinget mich,
Keulen, zerschmettert mich,
Blitze, durchwettert mich!
Daß ja das Nichtige
Alles verflüchtige,
Glänze der Dauerstern,
Ewiger Liebe Kern!

「威奮的教父」
(上下漂浮)

永恆歡喜之炎
灼熱之愛的因緣、
沸騰滾燙的胸中痛苦
泡沫飛濺搬的神之陶酔。
箭呀,你不妨把我射穿
槍呀、你不妨刺我、
棍棒、你不妨把我打碎、
雷電之火、你不妨把我燒成黑炭
但院一切無謂的東西
全部消散、
久遠讀的之愛精髄、即永恆之星
恆久地燦爛!

PATER PROFUNDUS
(tiefe Region)

Wie Felsenabgrund mir zu Füßen
Auf tiefem Abgrund lastend ruht,
Wie tausend Bäche strahlend fließen
Zum grausen Sturz des Schaums der Flut
Wie strack, mit eig'nem kräft'gen Triebe,
Der Stamm sich in die Lüfte trägt;
So ist es die allmächt'ge Liebe,
Die alies bildet, alles hegt.
Ist um mich her ein wildes Brausen,
Als wogte Wald und Felsengrund,
Und doch stürzt, liebevoll im Sausen,
Die Wasserfülle sich zum Schlund,
Berufen gleich das Tal zu wässern:
Der Blitz, der flammend niederschlug,
Die Atmosphäre zu verbessern,
Die Gift und Dunst im Busen trug,
Sind Liebesboten, sie verkünden,
Was ewig schaffend uns umwallt.
Mein Inn'res mög' es auch entzünden,
Wo sich der Geist, verworren, kalt,
Verquält in stumpfer Sinne Schranken,
Scharf angeschloss'nem Kettenschmerz.
O Gott! beschwichtige die Gedanken,
Erleuchte mein bedürftig Herz!

「沉思的教父」
(在低處) 如同萬丈深淵在我的腳下
沉重地俯臨深淵
如同千百條小河般地光輝閃亮、
如同瀑布、使泡沫飛濺。如同樹幹已自身的強烈生命力
向天空挺直延伸
能創造以及養育萬物
全知全能的愛也是這般。我周圍有激烈的水聲、
激烈到有如森林以及岩壑都一起波動
這種豐富水流雖發出強烈的聲響
但溫柔慈愛地流入深谷
因為要趕緊灌溉下游
閃電化成了烈火
以及含有毒霧的大氣
將淨化整個世界。這些都是愛的使者它們告知我們
有永恆在創造的力量
飄動在我們的周圍
但願這種力量也在我的心中點起火來-我心中的精神紛亂寒冷
被煩惱的鏈條所緊繫
被拘禁在遲鈍的感覺圍欄內
噢,神呀,請使我的思想靜默
請照亮我貧乏的心懷!

CHOR DER ENGEL
(Schwebend in der höheren Atmosphäre, Faustens Unsterbliches tragend)

Gerettet ist das edle Glied
Der Geisterwelt vom Bösen:
Wer immer strebend sich bemüht,
Den können wir erlösen;
Und hat an ihm die Liebe gar
Von oben teilgenommen,
Begegnet ihm die sel'ge Schar
Mit herzlichem Willkommen.

「天使們的合唱」
(接著浮士德不死的靈魂在更高的空中漂浮)

靈魂尊貴的人得救了
已經脫離惡魔的手掌
凡自強不息的人
我們終能將他拯救
又有天上的愛情
將他庇祐
得救的人們
誠懇地將他歡迎伺候

CHOR SELIGER KNABEN
(um die höchsten Gipfel kreisend)

Hände verschlinget euch
Freudig zum Ringverein,
Regt euch und singe
Heil'ge Gefühle drein!
Göttlich belehret,
Dürft ihr vertrauen;
Den ihr verehret,
Werdet ihr schauen.

「得救兒童的合唱」
(飛繞過最高峰山巔)

請大家歡欣地
攜手作成環形。
一同跳舞
來歌詠神聖的感情!
你們蒙受了神的教訓、
要信賴神恩
你們將會看見
你們所敬拜的神

DIE JÜNGEREN ENGEL:

Jene Rosen, aus den Händen
Liebend-heiliger Büßerinnen,
Halten uns den Sieg gewinnen
Und das hohe Werk vollenden,
Diesen Seelenschatz erbeuten.
Böse wichen, als wir streuten,
Teutel flohen, als wir trafen.
Statt gewohnter Höllenstrafen
Fühlten Liebesqual die Geister,
Selbst der alte Satans-Meister
War von spitzer Pein durchdrungen.
Jauchzet auf! es ist gelungen.

「較年輕天使們的合唱」

那些來自聖潔的充滿愛情的
贖罪的女子們手裡的玫瑰
幫助我們把勝利取得。
幫助我們完成偉大的事情
獲得了這珍寶的靈魂
當我們灑花的時候,惡魔要避開
當我們頭重的時候,惡魔們奔逃
他們這次承受的
不是素來所受的地獄的刑罰
連那年老的魔王
也被那銳利的痛苦所煩擾
歡呼吧!事情已經成功了

DIE VOLLENDETEREN ENGEL:
(Chor mit Altsolo)

Uns bieibt ein Erdenrest
Zu tragen peinlich,
Und wär' er von Asbest
Er ist nicht reinlich.
Wenn starke Geisteskraft
Die Elemente
An sich herangerafft,
Kein Engel trennte
Geeinte Zwienatur
Der innigen beiden;
Die ewige Liebe nur
Vermag's zu scheiden.

「較年長的天使們」
(女中音與合唱團)

要運走地上的殘渣
對我們是件辛勞的工作
即使它是石綿做的
也不是乾淨的
若有強大的精神力
把諸元素匯集一身
那們靈肉兩者
密切合而為一的綜合物
天使也沒有
使它分離的本領
能使它分離的
只有永恆的愛情

DIE JÜNGEREN ENGEL:

Ich spur soeben,
Nebelnd um Felsenhöh',
Ein Geisterleben.
Regend sich in der Näh'.
(Die Wölkchen werden klar.)
Seliger Knaben,
Seh' ich bewegte Schar
Los von der Erde Druck,
Im Kreis gesellt,
Die sich erlaben
Am neuen Lenz und Schmuck
Der obern Welt.
Sei er zum Anbeginn,
Steigendem Vollgewinn
Diesen gesellt!

「較年輕的天使們」

我們感受到
瀰漫浮動的靈氣
像岩頂上的
煙霧般飄行
雲漸澄清
我看到得救的
活潑的少年們
脫離地上的壓迫
聚成環型
欣賞著天上的
新春美景
來調養精神
這個人也可以首先
和這些少年為伍
以後將會漸漸獲得美滿的收穫

DIE SELIGEN KNABEN:

Freudig empfangen wir
Diesen im Puppenstand;
Also erlangen wir
Englisches Unterpfand.
Löset die Flocken los,
Die ihn umgeben!
Schon ist er schön und groß
Von heiligem Leben.

「得救兒童的合唱」

我們很高興迎接
這個處在蛹狀中的男子
這樣我們就可以獲得
天使的氣質
請快除去
包裹它的那些棉屑!
它已經在過神聖的生活
成為強大和美麗。

DOCTOR MARIANUS 
(in der höchsten,reinlichsten Zelle)

Hier ist die Aussicht frei,
Der Geist erhoben.
Dort ziehen Frauen vorbei,
Schwebend nach oben.
Die Herrliche mitteninn
Im Sternenkranze
Die Himmelskönigin,
Ich seh's am Glanze.
(entzückt)
Höchste Herrscherin der Welt,
Lasse mich im blauen,
Ausgespannten Himmelszelt
Dein Geheimnis schauen!
Bill'ge, was des Mannes Brust
Ernst und zart beweget
Und mit heil'ger Liebeslust
Dir entgegen träget!
Unbezwinglich unser Mut,
Wenn du hehr gebietest;
Plötzlich mildert sich die Glut,
Wenn du uns befriedest.

崇敬瑪莉亞的博士
(歡天喜地)

支配世界的至高女王啊

請讓我在高張著的

碧藍的天幕中

探視您的祕密


請您接受

能嚴肅且溫柔地感動男人心胸的女人

帶著神聖愛情的喜悅

送到您這裡來的東西

您莊嚴地命令

我們就成為無比地剛強

您使我們滿足

熱烈的心就漸趨清涼

DOCTOR MARIANUS UND CHOR:

Mutter, Ehren würdig,
Jungfrau, rein im schönsten Sinn,
Uns erwählte Königin,
Göttern ebenbürtig.
(MATER GLORIOSA schwebt einher)

崇敬瑪莉亞的博士與合唱

您是值得崇拜的聖母
您是以最美的意味而言語的純潔處女
您是與神們同等的
為我們選定的女王

"Chor":

Dir, der Unberührbaren,
ist es nicht benommen,
Daß die leicht Verführbaren
Traulich zu dir kommen.
In die Schwachheit hingerafft,
Sind sie schwer zu retten;
Wer zerreißt aus eig'ner Kraft
Der Gelüste Ketten?
Wie entgleitet schnell der Fuß
Schiefem, glattem Boden!
(Wen betört nicht Blick und Gruß,
Schmerichenlhafter Odem?)
(Mater gloriosa schwebt einher)

「合唱」

你這位不可接觸的天神
想來不會拒絕
容易被誘惑的人們
親信地向您走進
人若被陷害在官能的弱點中
就難以救援

誰能以自己的力量
扭斷情慾的鎖鏈?

在斜滑的地面上
是多麼容易跌跤?

CHOR DER BÜSSERINNEN:
(und Una Poenitentium)

Du schwebst zu Höhen
Der ewigen Reiche,
Vernimmt das Flehen,
Du Gnadenreiche!
Du Ohnegleiche!

「贖罪的女人們合唱」
(光榮的聖母飄來)

您在永恆的國度的
高空中飛行
請垂聽我們的懇求
樂賜恩澤的女神
樂賜恩澤的女神

MAGNA PECCATRIX:
(St. Lucae Vll, 36)

Bei der Liebe, die den Füßen
Deines gottverklärten Sohnes
Tränen ließ zum Balsam fließen,
Trotz des Pharisäer-Hohnes:
Beim Gefäße, das so reichlich
Tropfte Wohlgeruch hernieder,
Bei den Locken, die so weichlich
Trockneten die heil'gen Glieder.

「罪孽深重的女人」
(St. Lucae 路加福音Vll, 36))

信徒們曾經不顧法利賽人的嘲笑
使眼淚留在您神話的兒子腳上
以代替香膏
我憑著那種愛向神祈禱
我憑著曾經滴下許多奇香的
那個瓶兒向神祈禱
我憑著柔軟拭乾神聖手足的
那種頭髮向神祈禱

MULIER SAMARITANA:
(St. Joh. IV)

Bei dem Bronn, zu dem schon weiland
Abram ließ die Herde führen:
Bei dem Eimer, der dem Heiland
Kühl die Lippe durft' berühren,
Bei der reinen, reichen Quelle,
Die nun dorther sich ergießet,
Überflüssig, ewig helle,
Rings, durch alle Welten fließet -

「撒瑪莉亞的女人」
(St. Joh. 約翰福音IV)

我憑著亞伯拉罕曾經帶了牲畜去的
那種泉水向神祈禱救世主の御唇に
我憑著曾經清涼
接觸過救主口唇的那個水桶向神祈禱
我憑著從那裡來
充沛地、永遠澄清地
流行於大千世界中的
那種豐富的清泉向神祈禱

MARIA AEGYPTIACA:
(Acta Sanctorum)

Bei dem hochgeweihten Orte,
Wo den Herrn man niederließ,
Bei dem Arm, der von der Pforte,
Warnend mich zurücke stieß,
Bei der vierzigjähr'gen Buße,
Der ich treu in Wüsten blieb,
Bei dem sel'gen Scheidegruße,
Den im Sand ich niederschrieb -

「埃及的瑪莉亞」

我憑著人們曾經將主放下的、
那片聖地向神祈禱
我憑著警告地把我從門口推出來的
那隻手臂向神祈禱
我憑著我忠誠地在沙漠中所做的
四十八年的懺悔向神祈禱
我憑著我在沙渚中所寫的
欣喜的離別之詞向神祈禱

Zu Drei:

Die du großen Sünderinnen
Deine Nähe nicht verweigerst,
Und ein büßendes Gewinnen
In die Ewigkeiten steigerst,
Gönn' auch dieser guten Seele,
Die sich einmal nur vergessen,
Die nicht ahnte, daß sie fehle
Dein Verzeihen angemessen!

「三人」

你不拒絕罪孽深重的女人們
走進你的身邊
而將贖罪的利益
提高以至於永遠
對於這個只忘了自己一次
而不自覺
犯罪的好人
也請予以適當的寬恕!

UNA POENITENTIUM:
(sich anschmiegend)
(Gretchen)

Neige, neige,
Du Ohnegleiche,
Du Strahlenreiche,
Dein Antlitz gnadig meinem Glück!
Der früh Geliebte,
Nicht mehr Getrübte,
Er kommt zurück.

「贖罪女人中的一人」
(以前叫葛麗卿,走近聖母)

無與倫比的女神
光輝燦爛的女神
請仁慈地轉過臉來
俯視我的幸福!
我以前的情侶
他現在不再是混濁
他已經回來了

SELIGE KNABEN:
(in Kreisbewegung sich nähernd)

Er überwächst uns schon
An mächt'gen Gliedern,
Wird treuer Pflege Lohn
Reichlich erwidern.
Wir wurden früh entfernt
Von Lebechören;
Doch dieser hat gelernt,
Er wird uns lehren.

「得救的兒童們」
(圍著圓圈挨近)

他現在手足都很強壯
他已經長得比我們更大了
他對於我們的忠誠看護
必定會予以豐富的酬報
我們很早就
和世人隔離了
這個人以很有修養
將會給我們教導

UNA POENITENTIUM:
(Gretchen)

Vom edlen Geisterchor umgeben,
Wird sich der Neue kaum gewahr,
Er ahnet kaum das frische Leben,
So gleicht er schon der heil'gen Schar
Sieh, wie er jedem Erdenbande
Der alten Hülle sich entrafft.
Und aus ätherischem Gewande
Hervortritt erste Jugendkraft!
Vergönne mir, ihn zu belehren,
Noch blendet ihn der neue Tag!

「贖罪女人中的一人」
(葛麗卿)

被尊貴的精靈之群圍繞身邊
這位新來者似乎還未能將自己分解
新鮮的生活,也似乎還未預感
但他已經類似神聖精靈的夥伴。
請看,他脫離舊軀殼 
以及塵俗的一切羈絆。
有新鮮而年輕的精力 
從大氣般的衣裳裡顯現.。
請讓我來教他。
新的日光仍使它暈眩

MATER GLORIOSA:
(und Chor)

Komm! Hebe dich zu höhern Sphären!
Wenn er dich ahnet, folgt er nach.

「光明的聖母」
(合唱)

來罷!你可向更高的空中飛升! 
他知道你在這裡,就會隨你而行

DOCTOR MARIANUS:
(auf dem Angesicht anbetend)
(und Chor)

Blicket auf zum Retterblick,
Alle reuig Zarten,
Euch zu sel'gem Glück
Dankend umzuarten!
Werde jeder bess're Sinn
Dir zum Dienst erbötig;
Jungfrau, Mutter, Königin,
Göttin, bleibe gnädig!

「崇敬瑪莉亞的博士」
(仰望吧! )
(合唱)

你們這些悔悟的溫良人們
請仰望拯救者的眼光,
感激地改造自己
以求能蒙受天賜的幸福! 
所有優良的人 
都將為你服務 
童女呀,聖母呀,天后呀,女神呀
請永遠慈愛地祐護我們! 

CHORUS MYSTICUS:

Alles Vergängliche
Ist nur ein Gleichnis;

Das Unzulängliche,
Hier wird's Ereignis;

Das Unbeschreibliche,
Hier ist's getan;

Das Ewig-Weibliche
Zieht uns hinan.

「神秘的合唱」

變化無常的一切
僅只是比喻而已。
不能達成的願望
在這裡已經實現
無以名狀的奇事

在這裡已經完成
永恆的女性

引領我們高昇。


參考版本:

杜達美 - 2012' 新版(洛杉磯愛樂+西蒙玻利瓦)

Gustav Mahler, Gustavo Dudamel ‎– Symphony No.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來自委內瑞拉,現任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之指揮家 杜達美Gustavo Adolfo Dudamel Ramírez, b. 1981-),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舉辦音樂會之熱烈實況。為達到「千人」盛況,杜達美將他所帶領的兩大樂團: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組成聯合樂團,再加上委內瑞拉成人與兒童共同組成數百人之合唱團,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委內瑞拉的最大音樂盛事。

 

杜達美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音樂會實況。樂團為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合唱團由四百名委內瑞拉兒童組成。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的音樂盛事。
杜達美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音樂會實況。樂團為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合唱團由委內瑞拉成人與兒童共同組成。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委內瑞拉的最大音樂盛事。

 

音樂會演出實況影音:
Filmed in the Teatro Teresa Carreno, Sala Rios Reyna, in Caracas, Venezuela, 17-18 February 2012

第一部分:(→按這裡)
Part I is based on the (sacred) Latin text of a 9th-century Christian hymn for Pentecost, Veni creator spiritus ("Come, Creator Spirit")
第二部分:(→按這裡)
Part II is a setting of the words from the (secular) closing scene of Goethe's Faust. The depiction of an ideal of redemption through eternal womanhood (das Ewige-Weibliche)

↓整場音樂會欣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hBgoel3_A

音軌與曲目長度:


【BON音樂】國際知名 次女高音 喬伊斯‧狄杜娜朵 台灣音樂會

【BON音樂】國際知名次女高音 喬伊斯‧狄杜娜朵 台灣音樂會
After Joyce DiDonato Taiwan premier 2019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今晚是個很棒的夜晚,剛欣賞完 Joyce DiDonato【戰爭與和平】現場音樂會,心中感動滿滿,於是寫下這篇文章。

 

之前筆者寫過 Joyce DiDonato 的介紹專文,有興趣點閱請按此→【BON音樂】國際知名次女高音 喬伊斯‧狄杜娜朵 首度訪台專文

 

今晚的音樂會是她2017年奪得英國留聲機大獎與德國回聲大獎的經典曲目【戰爭與和平】現場樂團版~原本就知道會以類似劇場的方式演出,沒想到進入音樂廳之後,除了看見已經裝置好的舞台之外,也看見有個很像 Joyce DiDonato 的假人,動也不動就坐在舞台上...

開演前,靜靜坐在舞台上的Joyce DiDonato | 攝影. 林仁斌
開演前,靜靜坐在舞台上的Joyce DiDonato | 攝影. 林仁斌

 

仔細一看,居然是她本人耶...旁邊工作人員告訴我說, Joyce 正在準備,要讓自己完全進入上半場的戰爭情緒...

當然二話不說,隨身相機拿出來就記錄下這開演前的一刻囉~

另一個驚喜,是全身肌肉的小鮮肉舞者 馬奴爾・帕拉索(Manuel Palazzo),也直接側臥在舞台上,陪著 狄杜娜朵 一起培養開演前的情緒...XD

這當然更要直接拍下來造福忠實蹦友們,免猶豫啦~

舞者 馬奴爾・帕拉索(Manuel Palazzo),也直接側臥在舞台上,陪著Joyce 一起培養開演前的情緒 | 攝影. 林仁斌

 

正在拍照的筆者,剛好宣煌被拍下...XD | 攝影. 施宣煌

以下簡介今晚音樂會的主軸

這次來台灣的音樂會製作《美聲之戰爭與和平》,源自喬伊斯‧狄杜娜朵本人的構思,所以她也掛名製作人: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當2015年底巴黎自殺炸彈客的無差別殺戮造成數百人死傷,人心惶惶…動盪恐攻…自殺炸彈…槍枝掃射的火光,彷彿將這世人最愛的浪漫花都變成人間煉獄。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身為音樂家的狄杜娜朵喬伊斯‧狄杜娜朵,想為戰事不斷的世界找到一條通往和平的路。她希望以「戰爭與和平」為題唱出戰爭的殺戮與恐懼,也喚醒世人要有不放棄追求和平的勇氣。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狄杜娜朵表示,恐攻事件之後她思考很多:「音樂家不應該躲在象牙塔裡,雖然這是我個人的構想,但我希望透過這個計畫,帶樂迷尋求如何在亂世找到平靜的答案。」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狄杜娜朵這一系列的「戰爭與和平」曲目已經巡演包括俄羅斯以及美國,聲樂權威雜誌《歌劇世界》樂評就表示,如果說有誰能唱出巴洛克式的曲目還能表現戰爭與和平之間的衝突感,非狄杜娜朵莫屬。評論也說,「狄杜娜朵讓樂迷感受到音樂,不只是因為她演唱巴洛克曲目的美聲技巧,而是她的音樂與樂迷分享了情感。」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在「戰爭」部分,狄杜娜朵找的曲子重現了人類對戰爭的各種情緒反應,包括韓德爾神劇《耶弗他》拿女兒獻祭時,妻子所唱的〈恐怖場景〉、《凱撒大帝》中當凱撒殺了埃及將軍後,他兒子所唱的「憤怒啊,從我心底甦醒」等等。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在「和平」部分,樂曲包括普賽爾戲劇音樂《班杜卡》裡這位居爾特女王祈求和平揭開序幕,最後在歌劇《凱撒大帝》中,埃及豔后克莉奧佩拉因凱撒的拯救,唱出欣喜的「從暴風中歸來」,表達了人類對於和平的無限渴望。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這套【戰爭與和平】曲目為她贏得2017年英國留聲機大獎與德國回聲大獎。

曲目如下:

戰爭

韓德爾:<恐怖場景,災難場景>選自神劇《耶弗塔》
George Frideric Handel Jephtha, HWV 70, I: Scenes of horror, scenes of woe

里奧:<拿起那把劍,你這野蠻人!>選自歌劇《安德洛瑪卡》
Leonardo Leo Andromaca, Act I: Prendi quel ferro, o barbaro!

德.卡瓦利耶里:交響曲《靈魂與肉體的描繪》
Emilio de’Cavalieri :Rappresentazione di Anima, et di Corpo, Sinfonia

普賽爾:為3把小提琴與低音提琴所作的g小調夏康舞曲
Henry Purcell:Ciaconna in sol min for 3 violins and basso

普賽爾:<黛朵的悲泣>選自歌劇《黛朵與伊尼亞士》第三幕
Henry Purcell Dido and Aeneas, Act III: Dido’s Lament

韓德爾:<我的思緒折磨我>選自歌劇《阿格碧娜》
George Frideric Handel Agrippina, HWV 6, Act II: Pensieri, voi mi tormentate

傑蘇阿爾多:《我哀傷的靈魂》(器樂曲)
Carlo Gesualdo:Tristis est animam mea (Instrumental)

韓德爾:< 讓我哭泣吧!>選自歌劇《利納爾多》 第二幕第四景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inaldo, HWV 7, Act II Scene 4: Lascia ch’io pianga

和平

普賽爾:<他們告訴我們您至高無上的力量>選自歌劇《印第安女王》第四幕
Henry Purcell The Indian Queen, Z.630, Act IV Scene 2: They tell us that your mighty powers

韓德爾:<晶瑩剔透的溪流潺潺流動著>選自歌劇《蘇珊娜》第二幕
George Frideric Handel Susanna, HWV 66, Act II: Crystal streams in murmurs flowing

帕爾特:《賜我平靜》
Arvo Pärt:Da pacem, Domine

韓德爾:<小鳥們,你們在唱些什麼?>選自歌劇《利納爾多》第一幕第二景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inaldo, HWV 7, Act I Scene 2: Augelletti, che cantate

韓德爾:<深夜過後>選自歌劇《阿里歐唐德》第三幕
George Frideric Handel Ariodante: Dopo Notte

 

讓我們來欣賞開場曲目:

韓德爾:<恐怖場景,災難場景> 選自神劇《耶弗塔》
George Frideric Handel Jephtha, HWV 70, I: Scenes of horror, scenes of woe

韓德爾的最後一部神劇《耶弗他》 取材自舊約聖經士師記。耶弗他向上帝起誓若能率領以色列士兵贏得勝利,就將第一個從家裏出來迎接他的生物獻給神做為獻祭…結果出來的竟是自己的女兒…,這段音樂是耶弗他之妻子所唱的「恐怖場景」…

https://youtu.be/urnksGobOf0

 

然後是上半場結束前充滿感動的:

韓德爾:< 讓我哭泣吧!>選自歌劇《利納爾多》 第二幕第四景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inaldo, HWV 7, Act II Scene 4: Lascia ch’io pianga

https://youtu.be/PrJTmpt43hg


下半場主軸進入「和平」,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曲目是:

韓德爾:<小鳥們,你們在唱些什麼?>選自歌劇《利納爾多》第一幕第二景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inaldo, HWV 7, Act I Scene 2: Augelletti, che cantate

https://youtu.be/dSAZhfMv7rk

 

演奏 Sopranino 木笛與舞者以及狄杜娜朵互動之「小鳥」為 Anna Fusek,演奏得真棒~而且最酷的是她是小提琴演奏者,木笛獨奏一吹完就坐回樂團繼續拉琴,真是好崇拜啊~(後來才知道她是長笛與大鍵琴琴高手蔡佳璇老師的20年同學~)

感謝佳璇老師分音樂會後與Anna Fusek之合照照片~

蔡佳璇老師(左)與 木笛+小提琴演奏者 Anna Fusek

 

整場音樂會聽下來,來自義大利的金蘋果古樂團音色優美,樂句精緻優美,與狄杜娜朵的美聲非常搭配;而狄杜娜朵首次的台灣音樂會更是讓人驚艷,敬業又熱情的她,今晚的音色變化與表現,讓觀眾飽足了耳福,套句年輕人的話,今晚的音樂會就像「吞CD」一樣精彩,讓人感動無比(大姆指讚~)

狄杜娜朵攜手帥指揮與小鮮肉舞者謝幕時,偶忍不住又來一張...

指揮 / 葉梅里亞尼切夫 (Maxim Emelyanychev)、喬伊斯‧狄杜娜朵 (Joyce DiDonato)
舞者 / 馬奴爾・帕拉索(Manuel Palazzo)、義大利金蘋果古樂團 (il Pomo d’Oro)
攝影 | 林仁斌

 

沒想到謝幕過後,狄杜娜朵拿起麥克風,感性地對觀眾們說起這個計畫的緣由,結合了歌唱、燈光、舞蹈與音樂的整體藝術,企圖呈現出包含戰爭與和平這兩樣反差極大的元素,她也期待這樣音樂帶給大家更多的思考空間,更給觀眾們提出了問題:「我們要繼續混亂?還是以和諧繼續未來呢?

Joyce DiDonato 精彩音樂會後的謝幕神情 | 攝影. 林仁斌

 

在熱烈掌聲中,宣佈了今晚的安可曲目~理查.史特勞斯藝術歌曲: «明天» (Morgen)!

她也說到:「期許每天結束,我們都能期待一個更好的明天到來,就如同這首歌曲裡絕美的意境~」

Joyce DiDonato 精彩音樂會後的謝幕神情 | 攝影. 林仁斌

 

一起欣賞這首筆者非常非常喜愛之歌曲:

理查.史特勞斯藝術歌曲: «明天» (Morgen)
Richard Strauss: «Morgen»  op.27 No.4

https://youtu.be/GV-TRtu9Qec

 

聽完實在感動無比,只覺得聽完女皇真是超療癒,感覺心靈平靜、世界宇宙和平、走路有風、睡覺睡到自然醒🌟

«Morgen» 中德歌詞對照:

理察.史特勞斯:明天
Richard Strauss, Morgen, op.27 No.4

而明天,太陽將再度閃耀
Und morgen wird die Sonne wieder scheinen,

那條我將踏上的道路
Und auf dem Wege, den ich gehen werde,

對喜悅的我們來說,將再度
Wird uns, die Glücklichen, sie wieder einen,

融入這呼吸著陽光的大地…
Inmitten dieser sonnenatmenden Erde…

我們將緩緩地,靜默地走向海
Und zu dem Strand, dem weiten, wogenblauen,

那遼遠的,波動著藍光的海
Werden wir still und langsam niedersteigen,

我們將彼此凝望,不發一語
Stumm werden wir uns in die Augen schauen,

朝我們沉落的,是喜悅的靜謐…
Und auf uns sinkt des Glückes stummes Schweigen…

原詩:約翰·亨利·麥凱
John Henry Mackay 1864-1933

 

女皇謝幕完畢,開心步下舞台 | 攝影. 林仁斌

 

參與演出者:
次女高音&製作人 / 喬伊斯‧狄杜娜朵 (Joyce DiDonato)
指揮 / 葉梅里亞尼切夫 (Maxim Emelyanychev)
義大利金蘋果古樂團 (il Pomo d’Oro)
舞者 / 馬奴爾・帕拉索(Manuel Palazzo)

義大利金蘋果古樂團 (il Pomo d'Oro)
義大利金蘋果古樂團 (il Pomo d’Oro)

 

筆者與茱麗葉很開心地在國家音樂廳中庭的狄杜娜朵大幅海報前留念

 


【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創作與首演

【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創作與首演
Mahler:  Symphony No. 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當花草枯萎凋謝,大地只剩一片沙漠時,人們還是能透過我的交響曲知道大自然是什麼樣子。」~英國導演 Ken Russell 執導之1974年電影《馬勒傳》對白。

 

有關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之樂曲介紹分析,請參閱本篇文章→【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樂曲內容介紹,本篇主要介紹關於«千人»樂曲創作與首演之相關細節~

 

《千人》- 要現場才能體會震撼的交響曲

降E大調第八號交響曲》是由古斯塔夫·馬勒創作,於1906年訂定初稿,並於1907年完成的交響曲。此曲合唱部份貫穿整首交響曲,全首交響曲的演奏時間為80分鐘。由於演出人數眾多,除了7位獨唱家與超大編制的管弦樂團管風琴外,連同男聲、女聲、童聲合唱團,總人數超過一千人(1029人),規模空前達歷史之最。故本曲也有《「千人」交響曲》之別名。

1910年9月12-13日馬勒第八號《千人交響曲》德國慕尼黑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舉辦首演之海報

 

歷史首演 - 慕尼黑轟動大成功

第八號交響曲《千人》是馬勒最偉大的鉅作,此曲於1910年9月12日由馬勒親自指揮於德國慕尼黑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首演時,更是動用7位獨唱家、171人編制交響樂團、858成人與男童合唱團團員等共1029人上舞台演出;在經紀人 埃米爾·古特曼(Emil Gutmann)的強力運作之下,創造出這首馬勒人生最高峰經典之作,第八號交響曲不但有了《千人》封號,實際上台演出人數也真的破千,是百分之百、貨真價實的《千人交響曲》!

參與首演之各界名流眾多,冠蓋雲集人物中,有大作曲家 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 1864-1949),聖賞Camille Saint-Saëns)和安東.魏本Anton Webern);作家 托馬斯·曼Paul Thomas Mann, 1875-1955)和 亞瑟·史尼茲勒Arthur Schnitzler, 1862-1931);戲劇導演 馬克斯·萊因哈特(Max Reinhardt, 1873-1943)以及馬勒的心理醫生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等等。而此曲六年之後的美國首演者:當時28歲的英國指揮家 李奧波德·史托考夫斯基Leopold Anthony Stokowski, 1882 - 1977) 也在現場,無盡的感動讓他於費城成功指揮此偉大作品之美國首演。

馬勒的經紀人 埃米爾·古特曼非常精明,雖然知道馬勒擔心害怕這首曲目被操作成猶如馬戲團般的熱鬧秀,但他仍細心地選擇了可以容納3200人的慕尼黑新落成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再成功安排所有演出人員湊至1029人,間接創造了這首第八號交響曲於音樂史上永遠的崇高歷史地位。當天的最後一個音符都沒還結束,全體觀眾已響起如雷般的掌聲長達20分鐘不停歇,馬勒所有的擔憂煙消雲散,也迎來了身為作曲家以來最成功的首演音樂會。(而馬勒本人並未主動對第八號加上《千人》之標題~這當然也是經紀人 埃米爾·古特曼的商業操作。)

而根據資料,1910年9月12日馬勒當天的指揮演出時間共為85分鐘。

 

參與首演之獨唱家名單與唱段:

Gertrude Forstel (1880-1950) (soprano): Una poenitentium.

Martha Winternitz-Dorda (1880-1958) (soprano): Magna Peccatrix.

Emma Bellwidt (1879-1937) (soprano): Mater Gloriosa (only on 12-09-1910).

Ottilie Metzger-Lattermann (1878-1943) (alto): Mulier Samaritana.

Anna Erler-Schnaudt (1878-1963) (alto): Maria Aegyptiaca.

Felix Senius (1868-1913) (tenor): Doctor Marianus.

Nicola Geisse-Winkel (1872-1932) (baritone): Pater Ecstaticus.

Richard Mayr (1877-1935) (bass): Pater Profundus.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彩排千人交響曲(馬勒站於指揮台上)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彩排千人交響曲(馬勒站於指揮台上)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彩排千人交響曲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彩排千人交響曲(馬勒坐在觀眾席第一排)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演出千人交響曲之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音樂廳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演出千人交響曲之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音樂廳

 

馬勒多樣化的指揮姿態,1901年被半諷刺地畫為漫畫,刊載於雜誌上 | Mahler's conducting style, 1901, caricatured in the humor magazine Fliegende Blätter
馬勒多樣化的指揮姿態,1901年被半諷刺地畫為漫畫,刊載於雜誌上 | Mahler's conducting style, 1901, caricatured in the humor magazine Fliegende Blätter

1916年 美國首演

第八號交響曲《千人》於美國之首演,是由年輕指揮家 李奧波德·史托考夫斯基Leopold Anthony Stokowski, 1882 - 1977)指揮費城管弦樂團,於馬勒慕尼黑首演6年之後於1916年 3月2日正式舉行。由於 李奧波德·史托考夫斯基 1910年時也在馬勒首演現場聆賞此曲,對於馬勒的詮釋心領神會,所以《千人》的美國首演也取得巨大成功,後來他指揮費城管弦樂團多次演奏此曲,並在樂團紐約巡演時於大都會歌劇院成功演出。

下方照片為1916年彩排實況:(拍照當時舞台尚未完全設置完畢):

Rehearsal for the actual performance of Mahler’s 8th, with the expanded stage not yet complete.
Credit: The Philadelphia Orchestra Association Archives.
American Premiere of Gustav Mahler's Symphony No. 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2 March 1916, Leopold Stokowski conducting the Philadelphia Orchestra
Academy of Music, Philadelphia

關於千人 - 作曲家怎麼說?

馬勒在寫給好友:荷蘭指揮家 孟根堡(Willem Mengelberg,1871-1951)信中提到:「這是我作品中最龐大的一部,內容與形式都非常獨特,無法以語言來表示。你試著想像整個宇宙發出聲音並迴響。那不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行星與太陽運行的聲音。」("Try to imagine the whole universe beginning to ring and resound. There are no longer human voices, but planets and suns revolving" - Gustav Mahler

馬勒還提到:「過去我的交響曲只是這首交響曲的序曲,過去的作品都在表現主觀的悲劇性,這部作品卻是歌頌偉大的歡樂與光榮。

 

照片解說:

指揮家孟根堡與馬勒非常知交,在他任職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指揮期間,大力推廣馬勒音樂,更有「馬勒先鋒」(Mahler Pioneer)之稱。照片拍攝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馬勒與指揮家孟根堡相當要好,還稱呼荷蘭為他的「第二故鄉」。

照片拍攝於1909年,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Gustav Mahler with Dutch colleagues: The Netherlands.)。馬勒與指揮家孟根堡相當要好,還稱呼荷蘭為他的「第二故鄉」| 照片自左起為: From left to right: Cornelis Dopper (1870-1939) (second conductor of the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RCO)), Gustav Mahler (1860-1911), Hendrik Freijer (1876-1955) (administrator of the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RCO)), Willem Mengelberg (1871-1951) (principal conductor of the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RCO)) and Alphons Diepenbrock (1862-1921) (composer). Photographer: W.A. van Leer for "Weekblad voor muziek".

 

1906年馬勒拍攝於荷蘭皇家大會堂之照片

 

【威廉‧孟根堡 | Willem Mengelberg,1871-1951】小檔案:

荷蘭指揮家威廉‧孟根堡是早期重要的馬勒詮釋者,1920年他在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就職25週年紀念時,規劃了「阿姆斯特丹馬勒音樂節」(Mahler Festival 1920 Amsterdam),在9場音樂會中演出了全本10首馬勒的交響曲,被譽為「馬勒先鋒」(Mahler Pioneer)。

孟根堡自幼學習音樂,據說十歲就指揮合唱團演出。後來在科隆(Cologne)音樂學院跟隨著 Franz Wüllner, Isidor SeissAdolf Jensen等教授學習。

1891年間,孟根堡以鋼琴家的身分舉辦第一次的公開演出,同時他也任瑞士盧塞恩市(Lucerne)的音樂總監。1895年後,孟根堡被提名擔任阿姆斯特丹音樂廳管弦樂團(Concertgebouw Orchestra Amsterdam)的常任指揮,而在長達五十年的任期內,使該樂團成為世界第一流的交響樂團。在他擔任大會堂的常任指揮期間與作曲家馬勒成為好友,也是因為如此,孟根堡常常大力推展馬勒的管絃樂曲。

在1907年到20年間,孟根堡同時成為多個樂團的指揮,而且也邀請許多指揮家到大會堂來客席指揮,包括華爾特(Bruno Walter)、孟都(Pierre Monteux)等。1921到1930年間經常赴美兼任紐約愛樂交響樂團首席指揮。

音樂靈感繆思 - 艾瑪

事實上,馬勒也將第八號交響曲,獻給妻子艾瑪。

奧地利音樂學者 Alfred Mathis-Rosenzweig(1897-1948)曾展示馬勒在1906年8月所留下的第八號交響曲最初草稿。記載了馬勒將妻子艾瑪視為靈感女神的文字:1906年8月 - 第八交響曲的最初靈感,獻給我的艾瑪 | 靈感的創造者

「1906年8月/第八交響曲的最初靈感,獻給我的艾瑪兒/靈感的創造者」- 馬勒
「1906年8月/第八交響曲的最初靈感,獻給我的艾瑪兒/靈感的創造者」- 馬勒

 

馬樂與妻子艾瑪
馬勒與妻子艾瑪

 

晚年的艾瑪與馬勒照片

 

正在閱讀馬勒樂譜的艾瑪
正在閱讀馬勒樂譜的艾瑪

參考版本:

杜達美 - 2012' 新版(洛杉磯愛樂+西蒙玻利瓦)

Gustav Mahler, Gustavo Dudamel ‎– Symphony No.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來自委內瑞拉,現任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之指揮家 杜達美Gustavo Adolfo Dudamel Ramírez, b. 1981-),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舉辦音樂會之熱烈實況。為達到「千人」盛況,杜達美將他所帶領的兩大樂團: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組成聯合樂團,再加上委內瑞拉成人與兒童共同組成數百人之合唱團,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委內瑞拉的最大音樂盛事。

 

杜達美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音樂會實況。樂團為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合唱團由四百名委內瑞拉兒童組成。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的音樂盛事。
杜達美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音樂會實況。樂團為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合唱團由委內瑞拉成人與兒童共同組成。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委內瑞拉的最大音樂盛事。

 

音樂會演出實況影音:
Filmed in the Teatro Teresa Carreno, Sala Rios Reyna, in Caracas, Venezuela, 17-18 February 2012

第一部分:(→按這裡)
Part I is based on the (sacred) Latin text of a 9th-century Christian hymn for Pentecost, Veni creator spiritus ("Come, Creator Spirit")
第二部分:(→按這裡)
Part II is a setting of the words from the (secular) closing scene of Goethe's Faust. The depiction of an ideal of redemption through eternal womanhood (das Ewige-Weibliche)

↓整場音樂會欣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hBgoel3_A

音軌與曲目長度:


【BON音樂】馬勒 交響曲音樂術語整理

【BON音樂】馬勒 交響曲音樂術語整理
Glossary of Terminology from Mahler Symphonies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List of music terms of Mahler

 

馬勒交響曲中出現的音樂術語,除了有原本對於音樂內容的說明之外,也包含對管弦樂團配器指示、演奏方法,甚至是樂曲情緒與創作心境的表達。可說是理解他作品內容最直接且重要的方法。

感謝 Symphony Orchestra Library Center網站,整理提供了 馬勒 交響曲音樂術語資料筆者也依照英文字母順序整理,提供大家這份重要的資訊。

 

德英翻譯出處:【Glossary of Terminology from Mahler Symphonies

對照方法:
按照英文字母 A-Z排列
粗體字為 德文原文
細體字為 英文翻譯
A

ab
down, away, off ( Sordinen ab  = mutes off)
abdämpfen
damp, dampen down
aber
but
aber deutlich
but clearly, articulate
aber nicht eilen
but don't rush
aber unmerklich
but not obviously/perceptibly
aber wuchtiger
but weightier, heavier
abnehmend
waning
absetzen
remove, move away
abwechselnd
alternating
alle
all, everyone, tutti
alle Betonungen consequent durchführen
all accentuations fully realized
alle Pausen gut gehalten
all rests well sustained
allmählich
gradually
zum Tempo I zurückkehren
gradually returning to Tempo I
als
than
also
thus, so, in such manner
Alt
alto (voice)
alten
old
Alto solo mit Chor
alto solo with chorus
am Griffbrett
on the fingerboard
am Steg
at the bridge, ponticello
An dieser Stelle wirken die Posaunen, Violinen und Viol. nur im Notfalle mit, wenn es gilt den Chor vor "Fallen" zu bewahren.
In this passage the trombones, violins and violas should play only if necessary to keep the chorus from going flat.
am Anfang, zu Anfang
at the beginning, from the beginning
Anfangstakte
opening measures
angebunden
(played) at the same time
anhalten
slower, come to a stop
Anmerkung für den Dirigenten
Note for the conductor
anmuthig
gracefully
anschwellen(d)
crescendo
antwortend
responding, answering
auch
also, too
auf
up, upon, in the air, on [e.g. auf der G-Saite = on the G-string]
auf einem kleinen Piston
on a small Cornet
aufgehoben, aufgehob., aufgeh.
raised, held up
aufgeregt
stirred up
aufgestellt
placed
auf Holz geschlagen
struck on wood
Aufschung
impetus
Aufführungsdauer
duration
Aufführungsrecht vorbehalten
Performance right reserved
aus der Ferne
out of the distance
aus weiter Ferne
from the far distance
Ausdruck
expression
ausdrucksvoll
espressivo
ausgeführt wie bei Ziffer 6
performed as at rehearsal number 6
B

B
B-flat
Bässe
basses, double basses
bedächtig
deliberate
befestigt
attached
behaglich
comodo
beiden Händen
both hands
beides v. Einem geschalgen
both [bass drum & cymbals] played by one person
beinahe
almost
benützt die A- und Des-Pauke des 2. Paukers
use the A and D-flat timpani of the 2nd player
...benützt die kleine Pauke des 2. Spielers
1st player use the small timpano of the 2nd player
beruhigend
becoming calm
besonders leise
especially lightly
bestimmt
exact, distinct, determined
Betonung, (2)betont
emphasis, (2)stressed, emphasized
bewegt
agitated
bewegter
più mosso
bis zum gänzlich Aufhören
until competely ceased
bis zum Schluss (breit)
until the end (broad)
bis zur Unhörbarkeit abnehmen
decrease to inaudibility
bleiben (bleibt) ohne Dämpfer
remains without mute
breit
broad
Brief
letter (correspondence)
C

Cäsur
caesura
"Cäsur" und heirauf plötzlich vorwärts
caesura and then suddenly forward
Celli und Bässe "rhythmisch, " nicht Triolen spielen
cellos and basses play "rhythmically," not triplets
Claviatur
keyboard
D

Dämpfer
mute(s)
Dämpfer ab, Dämpfer abnehmen, Dämpfer absetzen, ohne Dämpfer, keine Dämpfer
without mutes
Dämpfer nach und nach abnehmen
remove the mutes one by one
Das cresc. dauert bis zum Eintritt der Streicher und Holzbläser und muss sehr mächtig sein; der Dirigent muss das Tempo so lange zurückhalten, bis die grösste Kraft erreicht ist. Beim Eintritte der Streicher und Holzbläser treten die Metallinstrumente zurück, um den Eintritt jener night zu "decken."
The crescendo lasts until the entry of the strings and woodwinds and must be very powerful; the conductor must hold the tempo back until the greatest strength is reached. At the entry of the strings and woodwinds, the brasses step back, in order not to cover their entrance.
dehnen
stretch
dem Chor nachgeben
giving way to the chorus
der 1. Ton des Gliss: stark zu betonen
the 1st tone of the glissando: strongly accented
deutlich
clearly, distinctly
Die 2. Bässe nicht eine Octave höher, sonst würde die vom Autor intendierte Wirkung ausbleiben; es kommt durchaus nicht darauf an, diese tiefen Töne zu hören, sondern durch deise Schreibart sollen nur die tiefen Bässe verhindert werden, etwa das obere B zu "nehmen," und so die obere Note zu verstärken.
The 2nd basses not an octave higher, otherwise the effect intended by the composer will be spoiled; it is not a matter of hearing the deep notes, but this manner of writing is only to prevent the low basses from taking the higher B-flat, and thus overemphasizing it.
die 4 Trompeten müssen aus entgegengesetzer Richtung her erklingen
the 4 trumpets must be heard from opposite directions
die andere Hälfte
the other half
Die früher in der Ferne aufgestellten 4 Hörner mögen zur Verstärkung dieses Thema's herangezogen werden, ebenso in allen darauffolgenden eigens bezeichneten Stellen.
The 4 horns that were earlier in the distance may be used to reinforce this theme, as well as all subsequent expressly designated passages.
die mit ^ bezeichneten Noten länger gehalten
the notes indicated with ^ sustained longer
die Posaunen zeit lassen
allow time for the trombones
Die Striche | bedeuten die Stelle, wo die verschiedenen Instrumente im Rhythmus zusammenfallen sollen.
The stroke | indicates the spot where the individual instuments should come together rhythmically.
die Triolenfigur immer gleichschnell, die Pausen breiter ausführen
the triplet figure always equally fast; the rests performed more broadly
die Viertel die zuletzt die Halben
the quarter-notes like the previous half-notes
Diese Instrumente sollen zu dieser Nummer neben einander, am besten im Hintergrunde des Orchestrarraums aufgestellt sein.
These instruments should, in this movement, be placed near each other, preferably in the back of the orchestra.
dito
ditto
Doppelgriff (Dpplgr.)
double-stop
drängend
stringendo, with ungency
dreifach geth[eilt], 3-fach feth.
3-part divisi
duftig
filmy, hazy
durch
(obtained) through, by way of
durchaus zart
tenderly throughout
E

eben
just previously
ebenfalls
likewise
ebenso
just as
Echo
echo
Echoton
echo sound, like an echo
edlen
noble, exalted
Eilend
hurrying
Einleitung
introduction
energisch bewegt
energetically agitated
Entfernung, in weiter
at a greater distance
erreicht
arrived at, which has been reached
erste Mal
first time
ersterbend
morendo, dying, dying away
...Es-Clar. in B umwechseln (ist bis Ziffer 17 als 4. Clar. notiert)
2nd E-flat clarinet change to B-flat (notated as 4th clarinet until rehearsal number 17)
Es_Klarinette druchaus doppelt besetzt
E-flat Clarinet doubled throughout
etwas
somewhat
etwas bewegter
somewhat more moving
etwas drängend(er)
somewhat (more) pressing forward
etwas energisch im Tempo
somewhat energetic in tempo
etwas hervortretend
somewhat to the fore (more emphasized)
etwas näher und stäker
somewhat nearer and stronger
etwas schneller
somewhat faster
etwas schwächer
somewhat weaker
etwas zurückhalten(d)
somewhat held back (holding back) [tempo]
F

...fach getheilt (geth.)
divisi  [e.g. 4 fach geth. = 4-part  divisi]
Falls die Bässe keine C-Saite haben, sind 2 derselben herunter zu stimmen, die Übrigen pausiren.
In case the basses have no C-string, 2 of them tune down; the others rest.
fast unhörbar eintreten
enter almost inaudibly
feierlich
solomn
fern
distant
Feuer
fire, ardor
Fidel
fiddle
Flag. [ = Flageolet ]
harmonic
fliessend (fließend)
flowing
flott
smartly
folgt ohne jede Unterbrechung der 4. (5.) Satz
the 4th (5th) movement follows without any interruption
fort
continuing
fortlaufend(er)
running, continuous
flüchtig
fleetingly
freihängend
suspended
frisch
briskly
fruchtbarer
formidable
früher
earlier, before
G

ganz
entire, altogether, complete, total
ganze Takte schlagen
beat whole bars
gänzlich ersterbend, gänzlich verklingend, gänzlich verschwindend
completely dying away
geblasen
blown
gebrochen
broken, arpeggiated
gedämpft
muted; (drum) muffled
gehalten
sustained, steady, slow, held
gemächlich
comodo, comfortable, leisurely
gerissen
cut off
gesangvoll, gesangsvoll; gesangvoll hervortretend
songful; songfully emphasized
gestopft (gest.)
bouché, stopped [referring to horns & trumpets]
gestrichen
bowed, stroked [referring to string bowing]
gesangvoll
cantabile
gestättigten
saturated
gestimmt
tuned
gesungen
sung
geteilt, getheilt (get., geth.)
divisi
getragen
solemn, measured
Gewalt
power
gewirbelt
rolled
gewöhnlich
ordinary, [indication that previously modified (ex. muted) passage is to be played in the customary manner]
gezogen
drawn [as a bow stroke  lang gezogen  = a long stroke]
gleich
same
gleich abdämpfen
similarly dampened
Glockengeläute
ringing of the bells
grell
shrill
Griffbrett; am Griffbrett
on/at the fingerboard
gross
big, large
grosser Ton, grossen Ton und Wärme
big tone, bigtone and warmth
gut
good, well
gut hervortretend
well emphasized
H

H dur
B major
Halbe breit taktieren
beat broad half-notes
Halbe taktieren
beat half-notes
Halbe taktieren (aber das Zeitmass zunächst noch nicht beschleunigen)
beat half-notes (but above all not yet accelerating the temp)
halbes Werk
reduced organ
Hälfte; die Hälfte
half the section
hart
hard
hart schlagen, hart geschlagen
struck hard
heftig drängend
violently pressing forward
herausgestossen
thrust out
hervortretend (hervortr.)
coming to the fore, emphasized
Hier folgt eine Pause von mindestens 5 Minuten.
Here follows a pause of at least 5 minutes.
Hier ist das Zeitmaß durch die vorangegangene unmerkliche Steigerung bereits "Energisch bewegt" (ohne zu eilen) geworden; dasselbe ist noch immer weiter zu steigern bis zum Eintritt des a tempo (Più mosso)
Here the tempo. through the preceding, imperceptible intensification, has become "energetically moving" (without rushing); it is still to increase even farther until the entry of the a tempo (Più mosso).
hier soll die Musik viel stärker hörbar sein
here the music is to be much more strongly audible
Hier, wie bei der folgende gleichartigen Stelle ist darauf zu achten, dass sich die Triller der 1. u. 2. Geigen dicht an einander schliessen, und keine Pause dazwischen entsteht (einen "Trillerkette") also so:
Here, as in the following passage of the same type, take care that the trills of the 1st and 2nd violins fit seamlessly and thickly together, and that no break occurs between them (a "chain of trills"), therefore thus:
hinaufziehen
approaching from below
hinunterziehen
approaching from above
hoch
high
Holz
wood
Holz Harmonie
woodwinds, woodwind section
Holzinstrumente sehr hervortretend
woodwinds very much emphasized
Holzschlägel(n)
wooden mallet(s)
hörbar
audible
Hörner in möglichst großer Anzahl sehr stark geblasen, und in weiter Entfernung augestellt
horns in the greatest possible number, played very strongly, and placed far in the distance
I

immer
always, still
im Orchester
in the orchestra [as opposed to back stage]
im Tempo des Scherzo; wild herausfahrend
in the tempo of the Scherzo; wildly driving forth
im Tempo nachgeben, im Tempo nachlassen
relaxing into the tempo
Im Verlaufe der letzten Periode ist das Tempo an dieser Stelle durch das natürliche Zurückhalten ein sehr gemässigtes geworden.
In the course of the last passage, the tempo at this spot has, through a natural holding-back, become very moderate.
immer
always
immer bewegter
always more moving [i.e. faster], more animated
immer dasselbe getragene Zeitmass
always the same solemn tempo
immer fern und ferner
always far and farther
immer gestopft (gest.)
always stopped
immer langsamer
always slower
immer mehr und mehr zurückhaltend
ever more and more holding back
immer (mit) Dämpfer, immer mit Sord.
always with mute
immer mit Verstärkung bis zum Schluss
always with reinforcement [doubling] to the end
immer noch (etwas) drängend
always still (somewhat) pressing forward
immer noch etwas vorwärts
always still somewhat forward
immer noch mehr zurückhaltend
ever still more holding back
immer noch unmerklich zurückhaltend
always still imperceptibly holding back
immer offen
always open
immer sehr fließend
always very flowing
immer spring. Bog.
always  spiccato
immer vorwärts (drängend)
always forward (pressing forward)
immer wuchtig
always weighty
In den ersten Takten des Thema's sind die Bassfiguren schnell in heftigem Ansturm ungefähr [Viertel] = 144, die Pausen jedoch im Hauptzeitmass [Viertel] = 84-92 auszuführen. Der Halt im 4. Takte ist kurz -- gleichsam ein Ausholen zu neuer Kraft.
In the first bars of the theme, the bass figures are to be played rapidy in an impetuous onslaught [quarter] = 144; the rests however are in the main tempo [quarter] = 84-92. The hold in bar 4 is short -- as a preparation for new strength.
in der Ferne
in the distance
in ruhig fliessender Bewegung
in peacefully flowing motion
im Tempo I zurückkehren
returning to Tempo I
in weiter Entfernung, in weite Ferne
in the far distance
in weitester Ferne aufgestellt
placed in the farthest distance
innig
intimate, ardent, fervent, sincere
J

ja nicht eilen
just don't rush
je ein Ton von einem Pult
just one note for each desk
jede mehrfach besetzt
each part with multiple players
jeden Ton
each tone
jeden Ton gleich abdämpfen
each note damped equally
jeder mit 3 Pauken
each with 3 timpani
K

kaum hörbar
scarcely audible
keine Dämpfer
no mutes
keine Triole
not a triplet
Keine Verdopplung in der unteren Oktave
no octave doubling
kleine Pauke
small timpano
klingen lassen
let it ring
klingt, wie in allen weiteren Fällen eine Octave höher
sounds an octave higher, as in all further cases
kräftig
strong, robust
kurz
short
kurz gestrichen
short strokes [of the bow]
kurzer Halt; kurze Halte
short hold
L

lang gestrichen, lang gezogen
long strokes [of the bow]
lang, lange
long
lang und verklingend
long and dying away
langsam(er)
slow(er)
langsam steigern
slowly intensifying
langsame Halbe, langsame Halbe taktieren
slow half-notes, beat slow half-notes
leicht
lightly/easily
leicht und duftig gespielt
played lightly and hazily
leidenschaftlich
passionately
leidenschaftlich aber zart
passionate but tender
leise
quielty
Die letzten beiden Takte vor dem Tempowechsel nich zur鰕khaltend
the last two beats before the tempo change, not held back (no ritard)
Links (aufgestellt)
(placed) on the left
Luftpause
breath-pause
M

markig
vigorus
mässiger
more moderate
Mediator
plectrum
mehrfach besetzt
doubled by several players
mit
with
mit aufgehobenen Schalltrichter, mit aufwärts gerichtetem Schalltrichter
bells up
mit Aufschwung, aber nicht eilen
with impetus, but not rushing
mit Ausdruck
with expression
mit Dämpfer(n)
with mute(s)
mit dem Bogen geschlagen, mit dem Bogen schlagen
struck with the bow, strike with the bow
mit durchaus ernstem und feierlichem Ausdruck
with serious and solemn expression throughout
mit einem Finger
with one Finger
mit einem Male etwas wuchtiger
all at once somewhat heavier
mit etwas drängendem Charakter
with somewhat forward-pressing character
mit höchster Kraft
with greatest power
mit höchster Kraftentfaltung
with the greatest unfolding of power
mit Holzschlägel (m. Holzschl.)
with wooden mallet
mit Humor
with humor
mit leidenschaftlichem Ausdruck
with passionate expression
mit Paukenschlägeln
with timpani mallet(s)
mit Schlägel, mit 2 Schlägeln
with mallet, with 2 mallets
mit Schwammschlägel
with sponge [i.e. soft ] mallet
mit Sordinen (Sord.)
with mutes
mit steigerndem Ausdruck
with intensified expression
mit Teller(n)
with plates [i.e. crash cymbals]
mit Verstärkung
with reinforcement [i.e. doubling]
Muss so schwach erklingen, daß es den Charakter der Gesangstelle Celli und Fag. in keinerlei Weise tangiert. Der Autor denkt sich hier, ungefähr, vom Wind vereinzelnd herüber getragene Klänge einer kaum vernehmbaren Music.
Must sound so weak, that it in no way affects the melodic passage of the cellos and bassoon. The composer thinks here, somewhat, of the isolated sounds of a barely audible music, carried by the wind.
mittlere
medium, middle
N

nach
to [in the sense of timpani tuning from one note to another]
nachgeben
give way, relax
nachlassen; nachlassend
relax, relaxing
Nachschläge
notes of a trill
nachzunahmen
immitate
näher (kommend)
(coming) nearer
natürlich
naturally [i.e. cancelling a special effect, such as stopped horns, or  col legno]
neben den beiden Harfen zu placieren
placed hear both harps
nehmen den Platz im Orchester ein
take the place in the orchestra
nehmen den Platz "in der Ferne" ein
occupy the place "in the distance"
nehnem ihren Platz "in weiter Ferne" an
take their place "in farther distance"
nehmen nach und nach die Dämpfer ab
remove mutes one by one [i.e. one by one, one player at a time]
nehmen (nimmt)
take
Nehmen wieder ihren Platz im Orchester ein; doch mit Bedacht darauf, nicht durch Geräusch den "a capella" Gesang zu stören.
Take their place in the orchestra again, but with caution not to disturb the  a capella  singing with any noise.
nicht
not
nicht brechen
non-arpeggio [harp]
nicht dehnen
don't stretch [the time]
nicht eilen; ja nicht eilen
don't rush; don't even think about rushing
nicht eint 8va höher!, (ja) nicht eine Octave höher
not an 8ve higher! [to the basses], not an octave higher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nicht gebrochen
non-arpeggio [harp]
nicht hinaufziehn
not marching
nicht schleppen, nicht schleppend
don't drag, not dragging
nicht theilen (teilen)
unison, non-divisi
nicht trillern
don't trill
nicht zu schnell
not too fast
nicht zurückhalten
not held back [tempo]
nie eilen
never rushing
nimmt (nehmen)
take
nimmt zu diesem Takte das tiefe G des 1. Paukisten zu Hilfe
in this bar take the low G [drum] of the 1st timpanist for help
noch
still
noch etwas langsamer
still somewhat slower
noch immer und allmählich zurückhaltend
still always and gradually holding back
noch mehr
even more
noch mehr drängend
still more pressing forward
noch schneller
still faster
nur
only
Nur 2 Spieler
only 2 players
nur die ersten 2 Pulte
only the first 2 desks
nur die Hälfte
only half [the section]
nur Pedale
only pedals
O

offen
open
ohne
without
ohne Dämpfer
without mute
ohne hervorzutretend
not emphasized
ohne im Geringsten hervorzutreten
without being brought out in the slightest
ohne Nachschlage, ohne Nachschl.
without grace-note [i.e. without the turned ending on a trill]
ohne Verstärkung
without reinforcement [doubling]
P

Paukenschlägel(n)
timpani mallet(s)
Plötzlich sehr breit und leidenschftlichen Ausdruck
suddenly very broad and with passionate expression
prachtvoll
splendid
Pralltriller
mordents
Pulte
desks [of strings]
R

rechts (aufgestellt)
(placed) on the right, really
Resonanz
près de la table
Rücksicht
regard
rufend
calling
ruhig
calmly
Rute
brush, wisk
S

Saite
string [e.g.  G-Saite  = G-string]
Schalltrichter auf (Schalltr. auf; Sch. auf, Schalltrichter in die Höhe, Schalltrichter hoch
bells up
scharf abgerissen, scharf abreissen
sharply ripped off, or broken off
schattenhaft
shadowy
Schlägel
mallet, beater
schlicht
simple, plain
schmetternd
brassy, blaring, resounding, cuivré
schnell; schneller
quick, quickly; more quickly
schnell und schmetternd (wie eine Fanfare)
fast and brassy (like a fanfare)
schon
already
schon etwas stärker hörbar
already somewhat more strongly audible
schwächer
weaker
Schwammschlägeln; Schwannschl.; Schw.
sponge [i.e. soft] mallets
schwer
heavy, weighty, ponderous
schungvoll
driving
sehr
very
sehr ausdrucksvoll (gesungen)
very expressive (very expressively sung)
sehr bestimmt
very resolutely
sehr breit
very broadly
sehr deutlich
very clearly
sehr drängend
very much pressing forward
sehr entfernt
very remote
sehr feierlich aber schlicht (Choralmässig)
very solemn but simple (chorale-like)
sehr gemächlich
very comfortable (leisurely)
sehr gesangvoll (gesangsvoll)
very songful
sehr getragen
very solemn, measured, slow
sehr getragen und gesangvoll
very solemn and songful
sehr herveortretend
very much to the fore
sehr kurz
very short
sehr lang
very long
sehr langsam
very slowly
sehr langsam beginnend
beginning very slowly
sehr langsam und gedehnt
very slow and stretched out
sehr langsam und stetig bis zur höchsten Kraft anschwellend
very slowly and steadily swelling to highest strength
sehr mässig und zurückhaltend
very moderate and held back
sehr scharf rhythmisiert
very sharp rhythms
sehr zart
very tender
sehr zurückhaltend
very much held back [tempo]
sich Zeit lassen
give yourself time
sich (gänzlich) verlierend
disappearing (completely)
siehe unten
see below
sind an den in der Partitur bemerkten Stellen mit im Orch. thätig.
at the place marked in the score they [Horns 1-4 in the distance] are active in the orchestra.
singend
singing
sogar
even
Sollen nicht mindestens 2 Contrabässe das "Contra C" auf ihrem Instrument besitzen, so haben 2 Bassisten die "E Saite" auf D herab zu stimmen. Die fehlenden Töne eine Octave höher zu spielen, wie manchmal Gebrauch ist, ist hier, wie bei allen folgenden Gelegenheiten -- unzulässig.
If there aren't at least 2 basses that possess the low C, then 2 bassists must tune the E string down to D. To play the missing note an octave higher, as is sometimes done, is here -- as in all following occasions -- inadmissable.
so schnell wie(als) möglich
as fast as possible
Sopr. solo mit Chor
soprano solo with chorus
Sordinen ab (Sord. ab)
mutes off
Spieler
player(s)
...Spieler nimmt die As-Pauke des II. Spielers zur benutzung dieser Stelle
1st player takes the A-flat drum of the 2nd player for the execution of this passage
springenden Bogen (spring. Bog.)
bouncing bow, sautillé, spiccato
Stahlstäbe (oder Glocken) von tiefem (und) umbestimmtem Klang(e)
steel bars (or bells) of deep (and) indefinite pitch
stark
strong
stark geblasen
strongly blown
stärker
stronger
Steg.; am Steg
at the bridge [i.e.  ponticello ]
Streng im Tempo
strictly in tempo
Die Streicher sollen die tief liegenden Männerstimmen nicht decken
The strings should not cover the low male voices in the chorus
Strich für Strich
separate bows [i.e. not slurred], détaché
T

teilen (theilen)
divided
Teller(n); mit Teller
plates [refering to cymbals], crash cymbals
tief; tiefer
low, deep; lower
trillern, nicht trillern
trill, don't trill
Triole
triplet
Die Triole ausschlagen. Nach der Triole eine entschiedend Luftpause
Each note of the triplet clearly beaten. After the triplet, a purposeful Break
trochen
dry
U

überall schnell abdämpfen
damp quickly throughout [the orchestra]
Übergange
transition
übergehn in
change over to
Um die Continuität des Tempo's zu befestigen, empfiehlt es sich, in den ersten Takten noch Viertel anzuschlagen.
In order to establish the continuity of the tempo, it is recommended to beat quarters in the first bars.
...und ist als 4. Clar. notiert
...and is notated as 4th clarinet
unmerklich drängend
imperceptibly pressing forward
untere Stimme nur von den mit Contra-C-versehenen Bässen auszuführen
lower voice is to be played only by those basses equipped with a Contra-C string
V

vereint, vereinigt
non-divisi,  unison
verhallend
dying away
verklingend, verklingen lassen
dying away, allow to die away
viel Bogen (wechseln); viel Bogenwechsel
much bow; many bow changes
viel näher und stärker
much nearer and stronger
Viertel taktieren
beat quarters
Vogelstimmen
bird's voice, bird call
Vokal
vowel
volles Werk
full organ
vollziehen
execute
von hier allmählich und unmerklich zu Tempo I zurückkehren
from here gradually and imperceptibly returning to Tempo I
Von hier an breite Halbe schlagen
from here on, beat broad half notes
von heir an unmerklich allmählich in ein etwas strafferes Tempo übergehen
from here on imperceptibly gradually merging into a somewhat more strict tempo
von tiefem untereinander verschiedenem Klange ohne bestimmte Tonhöhe
deep tones of indefinite pitch differing from one another
vorgetragen
played, presented
Vorschläg
grace notes [implies before the beat]
vorwärts, vorwärts drängend, vorwärts gehen
forward, onward pressing forward, going forward
W

wechseln
change, alternate
weich
soft, softly, weak
weiter
continuing, further, "please continue"
wenig, ein
a little
weniger
less
Wenn nicht mindestens 2 Contrabäss das "Contra C" besitzen, so wird von allen Bässen bloß die Oberstimme dieser 5 Takte gespielt.
If there aren't at least 2 basses that possess the low C, then all the basses play only the upper voice for these 5 measures.
Wenn nicht wenigstens ein Bassist das Contra C auf seinem Instrument zur Verfügung hat, so spielen sämmtliche Bassisten unisono die Oberstimme.
If at least one bassist with a low C on his instrument is not available, then all the basses should play the upper voice in unison.
wie eine Vogelstimme
like a bird song
...wie früher (die)...
...as previously (the).. [e.g. quarter-note at the same speed as the previous half-note]
wie vorher
as before
wie zu Anfang
as at the beginning
...wie zuletzt (die)...
...like the previous... [e.g. quarter-note like the previous half-note]
wieder
again
wieder bewegter
again more motion
wieder breit(er)
again broad(er)
wieder etwas gehaltener
again somewhat more sustained
wieder etwas zurückhaltend
again somewhat holding back [tempo]
wieder gehalten
again sustained
wieder in's Tempo zurückgehen
again going back into the tempo
wieder langsam, wie zum Anfang
again slowly, as at the beginning
wieder sehr breit
again very broad
wieder starker
again stronger
wieder unmerklich bewegter
again imperceptibly more animated
wieder unmerklich zurückhaltend
again imperceptibly holding back
wieder zurückhaltend
again holding back [tempo]
wild
wild, wildly
womöglich
if possible
Z

zart
tender, softly
zart betont
tenderly stressed
zart drängend
tenderly pressing forward
zart hervortretend
tenderly emphasized
Zeit lassen
allow time
ziemlich bewegt
quite animated, rather animated
zörgend
hesitatingly
zu eventueller Unterstützung der Hörner
for reinforcement of the horns if necessary
zum Tempo I zurückkehren
returning to Tempo I
Zungenstoss (Zungenst.)
flutter-tongue
Zur Vereinfachung des orchestralen Apparates is darauf Rücksicht genommen, daß diese Trompeten, falls es nötig ist, von den im Orchestra wirkenden Musikern (3.4.5.6. Tr.) ausgeführt werden können und haben dieselben Zeit genug ihre Plätz zu wechseln.
In order to simplify the orchestral logistics, take note that these trumpets if necessary may be taken out of the regular orchestra members (Trp. 3-6) and have enough time to change places.
zurück
back
zurückhalten(d)
holding back or held back [tempo]
zwei davon können durch die 5. u. 6. Orch.-Trp. ausgef. werden
two of these [Trumpets 1-4 in the distance] can perform as the 5th and 6th trumpets in the orchestra

 

 

 

 


【節慶長笛樂團 ⋅ 特別課程】⟪為什麼泛音很重要?⟫ 解說與實戰

【節慶長笛樂團 ⋅ 特別課程系列】

2019年2月份 獻禮

⟪為什麼泛音很重要?⟫ 解說與實戰

⟪為什麼泛音很重要?⟫ 解說與實戰

 

授課師資:

節慶長笛樂團 團長 – 林仁斌老師

節慶長笛樂團 團長 – 林仁斌老師

 

課程簡介:
節慶長笛樂團特別課程自舉辦以來好評不斷~藉由提供正確多元的資訊與方法,讓大家有快速歸納重點以及強化學習的效果。

課程由長笛名家林仁斌老師精心準備泛音教材,搭配實戰演練與譜例講義,讓您快速學會長笛泛音演奏技巧,克服演奏瓶頸~

許多人夢想吹好美妙的長笛聲音,但總是容易犯小失誤...常常感覺自己還可以更好,但總找不到真正原因。這時問題往往是在音色控制方法的訓練。回歸正確的泛音列認識與泛音系統練習,會讓我們更加認識長笛音色的本質,進而鍛鍊出直接命中紅心的超強控制力!

課程時間:2019年2月24日(週日)PM14:00-16:00
課程地點:台北市中山區 節慶長笛樂團
課程費用:課程費用:新台幣1000元整。
早鳥優惠:2/12日前完成匯款報名,優惠價格為800元整
特別提醒:兩小時實際演奏課程,請攜帶長笛與調音器。(含講義)

 

報名表單連結:
https://goo.gl/Sn44AH

掃描QR Code,也可以報名喔~

⟪為什麼泛音很重要?⟫ 解說與實戰- 報名QR Code

【BON音樂】法國作曲家 拉威爾 Maurice Ravel 生平簡介

【BON音樂】法國作曲家 拉威爾 生平簡介
French Composer Maurice Ravel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今天為各位介紹法國作曲家:拉威爾Maurice Ravel, 1875–1937)。

法國作曲家:拉威爾(Maurice Ravel, 1875–1937)

 

很多人說拉威爾是法國印象主義Impressionism)音樂大師,但他自己卻說自己不走德布西道路。當報章說某些年輕作曲家在否定德布西(Achille-Claude Debussy, 1962-1918)的影響時,他又會在報章刊登公開信,表明自己不在其中(拉威爾年紀小德布西12歲)。在同時期的社會中,拉威爾與德布西保持距離,否認自己是他的模倣者;德布西也刻意冷淡對待這位年輕作曲家。

關於拉威爾與德布西兩人的音樂風格,確實在許多音樂條目整理時,皆會將兩人放在印象主義風格裡,原因主要有三:兩人皆是法國人兩人皆身處法國印象樂派發展全盛時期兩人都愛使用全音音階

因此在維基百科的印象主義條目裡,第一行就開宗明義寫著:

印象主義音樂是19世紀主要在法國流行的一種音樂樣式,受象徵主義文學和印象主義繪畫的影響。這些音樂並不描述現實的事件,而是建立在色彩、運動和暗示(Suggestion)之上,這其實是印象主義藝術的共徵。而印象主義者多為法國人。他們認為,純粹的藝術想像力比描寫真實事件具有更深刻的作用。印象主義音樂的代表人物為德布西(Achille-Claude Debussy)和拉威爾(Joseph-Maurice Ravel)。印象主義音樂帶有一種完全抽象的、超越現實的色彩,是音樂進入現代主義的開端。

讀者們有興趣亦可點選進入印象主義條目,更清楚地理解音樂裡的印象主義。


拉威爾(法語:Joseph-Maurice Ravel,1875年3月7日-1937年12月28日),法國作曲家和鋼琴家。1937年拉威爾生於法國南部靠近西班牙的山區小城西布勒Ciboure),他的父親是瑞士人,也是一位出色的汽車工程師。1860 年代時,他發明了以蒸汽推動的汽車。後來他甚至把汽車的性能,提升至每小時六公里。遠赴西班牙,是因為他要負責興建馬德里的鐵路。而拉威爾的媽媽 瑪麗(Marie Delouart, 1840-1917)則是成長於西班牙馬德里的巴斯克 (Basque)人,雖是非法移民且幾乎不識字(illegitimate and barely literate),但雙親的關係相當好,所以拉威爾成長於一個幸福的家庭~拉威爾之雙親於 1847 年結婚, 並於拉威爾出世三個月後全家移居巴黎。

 

Ravel and parents: 父親Joseph Ravel (1875), 母親 Marie Ravel (1870) 與拉威爾4歲時的照片 (1879) <br />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Ravel and parents: 父親Joseph Ravel (1875), 母親 Marie Ravel (1870) 與拉威爾4歲時的照片 (1879)
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拉威爾的父親除了是位工程師,也相當熱愛音樂:他負責了拉威爾早年的教學,也啟導了他的音樂興趣。七歲時,拉威爾就開始學琴。 1889 年拉威爾14歲時進入巴黎音樂院(The Conservatoire de Paris)就讀,並認識了當時也在巴黎音樂院鋼琴與他童年的 維涅斯(Ricardo Viñes, 1875-1943),他也是西班牙人,並與拉威爾非常要好。繼母親以後,維涅斯正是拉威爾與西班牙的一道重要關聯。

日後我們從拉威爾􏰀的音樂創作,會發現他的音樂理念中除了有著濃厚的法國氣息~也受到西班牙籍母親血統的影響,他同時運用大量西班牙巴斯克鄉村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旋律素材來創作,例如:«小丑的晨歌》- 收錄於《鏡》組曲(Miroirs);以及拉威爾於1907年後開始大量創作的西班牙風格曲目:管弦樂曲《西班牙狂想曲》(Rhapsodie espagnole, 1907-1908),獨幕歌劇《西班牙時刻》(L'Heure espagnole, 1907-1909)。在拉威爾作品中所表現的西班牙特徵,甚至連西班牙作曲家法雅(Manuel de Falla, 1876-1946)也感到讚嘆,因此如果把他侷限在印象樂派,確實對他有失公允。

 

1895 年拉威爾被巴黎音樂院退學,1898 年重回學校,跟隨加布里耶‧佛瑞(Gabriel Fauré, 1845-1924)學習作曲,此前他也曾向另一位作曲家吉達茲(André Gédalge, 1856-1926)學習對位法。這段期間拉威爾的著名作品有:《悼念公主之巴望舞曲》(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1899)

 

拉威爾於 1901 首次參加當時最重要的作曲大賽羅馬大賽(Prix de Rome),當年即以清唱劇《米爾哈》(Myrrha)獲得第二獎。但之後 1902 和 1903 年接連經歷兩次失敗。這段期間他仍舊有傑出作品《水之嬉戲》(Jeux d'eau),以嶄新的創意、華麗技巧開啟了法國鋼琴獨奏曲的新頁;此外還有《小奏鳴曲》(Sonatine)以及五首樂曲構成的《鏡》(Miroirs)組曲(1904-1905),這幾首樂曲已然奠定拉威爾在法國音樂界的地位。

然而,1905 年拉威爾已屆30歲,是年紀上最後一次能夠角逐羅馬大獎的機會,居然在初賽時就遭到淘汰:美藝學院之院長 - 作曲家 杜博瓦(Théodore Dubois, 1837-1924)因拒絕讓拉威爾獲獎而引發廣大的公眾抗議和藝文界的批評:甚至連著名作家 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 1866-1944)也投書抗議,寫道:

拉威爾不僅是位前途無量的學生,他已經是法國為數不多的 傑出青年音樂家裡最受好評的一位,我要嚴厲地斥責這些評審委員,我無法理解我們何以能夠在羅馬維持一間學校,而又閉門拒絕創意獨具的罕見藝術家,像他這樣的音樂家,是能為大家帶來榮耀的。

 

1905年的羅馬大獎風波,被稱為「拉威爾事件」(Affaire Ravel),不只藝文界,連新聞界也報導此事為拉威爾抗議,最後成為國家級醜聞:巴黎音樂院院長杜博瓦在強大社會壓力之下,由政府下令辭去巴黎音樂院院長職務,改由佛瑞接任院長,針對音樂院進行重組,才逐漸平息這起風波。


1908年,拉威爾完成繼《鏡》(Miroirs)之後最精采的鋼琴作品:三首與詩有關的《夜之加斯巴》 (Gaspard de la Nuit),此曲將法國鋼琴作品推向更高峰,非常經典。

音樂欣賞:《鏡》(Miroir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A4Lxm3IpvY

 

音樂欣賞:《夜之加斯巴》 (Gaspard de la Nui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spU0vUB_tg

 

繼史特拉汶斯基與德布西之後,拉威爾受俄羅斯芭蕾舞團的狄亞基列夫(Serge Pavlovitch Diaghilev, 1872-1929)邀約,費時3年完成於1912年完成以希臘神話故事《達夫尼與克洛伊》(Daphnis et Chloé),也是拉威爾唯一的一部的芭蕾舞劇音樂。

拉威爾《達夫尼與克羅伊》首演時其實並沒有獲得全面的好評,二人後來也音樂理念不合而產生摩擦,此劇便沉寂無聲。後來拉威爾堅信其音樂的美妙,便將全劇音樂改以兩套交響組曲的形式,果然歷史證明拉威爾傑出的管弦樂法與音樂構思,成為了著名的《達夫尼與克羅伊》(Daphnis et Chloé)第1號與第2號管弦組曲(1913),此兩套組曲從而聞名於世。

 

音樂欣賞:《達夫尼與克羅伊》(Daphnis et Chloé)第2號管弦組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nvv89Nd2pg


而1914年至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拉威爾萌生想為國效勞之想法,因此報名參軍。

1915年他被錄用為救護車駕駛員,正式成為法國軍人。雖然只是駕駛貨車,他卻要在前綫冒着德國隆隆的炮火,運送軍備。

他投入戰綫,見證生離死別,創作也近乎完全停頓。但因患痢疾,於1917年退伍。退伍之後,他相信譜寫音樂就是他能為法國提供最好的貢獻,因而開始專心從事作曲。也在1917年他完成了鋼琴曲《庫普蘭之墓》(Le tombeau de Couperin, 1914-17),獻給為國捐軀的同袍,後來拉威爾也將此曲改編為管弦版本。

音樂欣賞:鋼琴曲《庫普蘭之墓》(Le tombeau de Couperin, 1914-1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_m6hLSpsLc

 

音樂欣賞:管弦樂團版本《庫普蘭之墓》(Le tombeau de Couperin,)
Zoltán Kocsis 指揮 匈牙利國家愛樂交響樂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tP3hSLeN2w

 

從軍期間拍攝下記錄照片的拉威爾:

拉威爾於1915年起(40歲)入伍,並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於第13砲兵團,擔任運輸兵。
拉威爾於1915年起(40歲)入伍,並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於第13砲兵團,擔任運輸兵。

 

拉威爾於1915年起(40歲)入伍,並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於第13砲兵團,擔任運輸兵。
拉威爾於1915年起(40歲)入伍,並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服役於第13砲兵團,擔任運輸兵。

對比起在自己故鄉法國的不順遂,拉威爾卻在國際上受到了相當熱烈的歡迎。

1922年 至1928年間,拉威爾開始在世界各地旅行及演出。1928年,除了接受英國牛津大學頒授給他的榮譽博士學位之外,拉威爾應邀到國外訪問:1928 年赴美國與加拿大,以火車方式展開鋼琴演奏與指揮巡迴演奏,在造訪美國時接觸到爵士樂,也結識了蓋西文(George Gershwin, 1898-1937)。

在此岔題一下說段故事:

蓋希文在爵士樂取得成功之後,功成名就。他醉心於寫作出道地的古典音樂作品,於是趁著法國作曲大師拉威爾(Maurice Ravel, 1875-1937)帶來自己的管弦樂作品來訪美國四個月(當時拉威爾美國巡演作品有:《西班牙狂想曲》、《達夫尼與克羅伊 第2號組曲》與《波麗露》等等經典管弦樂曲目),於20個不同城市參訪、演出等等期間,蓋希文於1928年3月7日,終於與心中的作曲大師碰面了,並留下這張歷史照片:

 

 

1928.03.07. 拉威爾與蓋希文終於見面 Maurice Ravel (at the piano below, with Gershwin himself at right)

 

當時已經是著名爵士音樂作曲家的蓋西文,曾想向拉威爾拜師,但被拒絕了。拉威爾的理由是不想讓蓋西文失去原本的創作力, 但兩人成為好友。據說當蓋希文提出要學習作曲時,拉威爾問了蓋西文作曲的收入,還開玩笑地回覆「你賺的錢遠遠多多於我,應該是我向你學習才對...」

 

蓋希文求教作曲於拉威爾(Maurice Ravel)之故事:

當拉威爾在美國聽過蓋希文的《藍色狂想曲》以及多首歌曲創作以及蓋西文本人的演奏之後,他也拒絕了蓋希文上課的要求,理由是「害怕本人會破壞了自然的蓋希文音樂精神。因為蓋希文的音樂 - 獨特而不可思議的融合美國爵士樂,流行旋律和交響樂傳統。」(fearing that he would destroy the natural spirit of Gershwin’s music- that unique and improbable melding of American jazz, popular melody, and symphonic tradition.)

然後拉威爾幫蓋希文寫了推薦函給巴黎的著名作曲教授納蒂雅.布蘭潔(Nadia Boulanger, 1887-1979 )。這封推薦信的大意是:「喬治蓋希文,這位美國音樂家有著最輝煌,最迷人,也許是最深刻的才能。 他在世界範圍內的成功不再讓他滿意,因為他的目標更高。 他知道他缺乏達到目標的技術手段。 在教他這些作曲技法時,亦可能同時會毀掉他的天賦。妳有勇氣承擔我所不敢承擔這種令人敬畏的責任嗎?」

(There is a musician here endowed with the most brilliant, most enchanting and perhaps the most profound talent: George Gershwin. His worldwide success no longer satisfies him, for he is aiming higher. He knows that he lacks the technical means to achieve his goal. In teaching him those means, one might ruin his talent. Would you have the courage, which I wouldn’t dare have, to undertake this awesome responsibility?)

我們由此可以看出拉威爾對於蓋希文音樂展露出深深的佩服,他明白地了解蓋希文的音樂天賦如果被強加以作曲技法的限制,有可能反而害了他,所以委婉地拒絕了蓋西文上課求教的要求。

整體來說,拉威爾非常讚賞美國爵士樂,後來也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入爵士元素,自巡迴之旅之後,爵士樂的旋律、和聲及節奏,開始出現在他的作品中:例如1924年創作的小提琴作品《吉普賽人》 (Tzigane, 1924)、一九二五年的幻想劇《小孩與魔法》(L’Enfant et les sortileges, 1920-1925)、1929 到 1931 年間完成的兩首鋼琴協奏曲以及第二號小提琴奏鳴曲,還有《西班牙狂想曲》(Rapsodie espagnole)、交響樂曲《波麗露》(Boléro)等。

 

1928年 拉威爾以作曲家與指揮家身份 巡迴美國演出節目單 珍貴資料

【檔案照片出處】:芝加哥交響樂團官網

Maurice Ravel appeared with the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at Orchestra Hall on January 20 and 21, 1928

 

The program including Ravel's Sheherazade (with mezzo-soprano Lisa Roma), Daphnis and Chloe Suite no. 2, Le tombeau de Couperin, La valse, and his orchestration of Debussy’s Sarabande and Dance.
The program including Ravel's Sheherazade (with mezzo-soprano Lisa Roma), Daphnis and Chloe Suite no. 2, Le tombeau de Couperin, La valse, and his orchestration of Debussy’s Sarabande and Dance.

因爲母親和好友的緣故,拉威爾一直對西班牙音樂情有獨鍾。

他一生人最為受歡迎的作品也是最後一首管弦樂舞曲作品:波麗露 (Boléro),寫作於1928年,同樣與西班牙有關。

波麗露 (Boléro) 本來是一種緩慢的三拍西班牙舞蹈,而拉威爾的《波麗露》,受舞蹈家伊達·魯賓斯坦委託而作。採用西班牙民間舞蹈風格,以三拍節奏為基礎,小鼓在整首樂曲中,自始至終反覆地敲着同一反覆節奏,拉威爾則安排不同的獨奏樂器,輪流地重複奏着兩個旋律。

《波麗露》(Boléro)之小鼓節奏譜例

音樂在同一組節奏裡重複,隨著一段一段不同樂器登場獨奏,音樂之織體逾來逾厚,音量漸漸變大。把單純看似僅只單調的重複,發展為凝聚整個交響樂團音樂張力表現之爆棚管弦名作。樂譜裡可見拉威爾編寫管弦樂作品的心思:如何選配旋律出場的樂器(他也採用了當時民間越來越流行的薩克斯風家族樂器作為管弦樂團配器之一),伴奏樂器如何加強頑固節奏,如何逐漸增加低音與音響效果,每一段重複都經過仔細調配。拉威爾以簡單的結構和旋律,發展為龐大而精采的作品,在此曲中完全展現其管弦樂法之精鍊。(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評價拉威爾是「精巧的瑞士鐘錶匠」)

《波麗露》的樂曲特色:

  • 主題及答句同樣地反覆九次,既不展開也不變奏。
  • 全曲始終在C大調上,只是最後的兩小節才轉調。
  • 舞曲前半部分配有和聲,除了獨奏就只有齊奏,後半部分附有少量的和絃;
  • 舞曲自始至終只有漸強的單向變化。

 

芭蕾舞蹈版欣賞:知名芭蕾舞蹈家 Sylvie Guillem 於東京現場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S_WJmLGFrA

音樂欣賞: 杜達美於2010年瑞士琉森音樂節指揮維也納愛樂演出現場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hhkGyJ092E

在《波麗露》首演前,拉威爾前往牛津大學接受榮譽博士學位,事後並舉行一場全場拉威爾曲目的音樂會,觀眾反應熱烈。事後對於這首作品的成功,拉威爾其實有點不以為意。「我只創作了一首傑作:那就是《波麗露》。可惜裡面沒有音樂...」

但這首樂曲被公認為20世紀法國最有代表性的管弦樂作品之一,市面上的錄音錄影作品更是多到不及備載。

 

拉威爾在 1932 年發生一場車禍,頭部因此受傷,健康狀況也每況愈下,事故之後也發生了失語的狀況。

作曲家史特拉溫斯基曾表示,拉威爾的晚年逐漸失去記憶力和協調能力,而且他有意識到這些事情正在發生。拉威爾確切病因為未知,他雖無法再創作,但仍能參加社交活動。拉威爾與 1937 年 12 月 28 日過世。1937年12月30日,拉威爾被埋葬在父母身邊,在巴黎西北郊區勒瓦盧瓦 - 佩雷(Levallois-Perret)墓地的花崗岩墓中。

 

下方筆者同步附上【拉威爾音樂作品總整理】之網頁資訊: 

→【拉威爾作品總整理】←

 

本文撰寫除維基百科【Maurice Ravel】等網路資料之外,亦參考本篇文章【拉威爾:真摯熱情與工整完美的混血兒】,特此標註出處並感謝作者Dennis Wu之辛勞。


【BON音樂】柴可夫斯基 第五號交響曲 op.64 背景與解說

【BON音樂】柴可夫斯基 第五號交響曲 op.64 背景與解說
Tchaikovsky Symphony No.5 op.64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柴可夫斯基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
柴可夫斯基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

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一共寫作七首交響曲,其中有編號的六首,整理如下:

G小調 第1號交響曲《冬日之夢》-1866年
c小調 第2號交響曲《小俄羅斯》-1872年
D大調 第3號交響曲《波蘭》-1875年
f小調 第4號交響曲-1878年
b小調 "曼弗雷德"交響曲(Manfred Symphony)-1885年
e小調 第5號交響曲-1888年
b小調 第6號交響曲《悲愴》-1893年

 

先談文學影響音樂

如果讓我們以文學為例,自古至今有眾多的文學家在詩集或創作中反映出了真實的當代社會狀態:特別在十九世紀中葉至二十世紀期間,寫實主義成了文壇的主流。

除了法國雨果的《悲慘世界》以寫實題材,刻畫出當時生活的困苦與社會各種不公不義現象之外,俄國當時的大文豪們也紛紛以現實題材刻畫出社會困苦與各種現象,例如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就以歷史小說的方式,刻畫出了1812 年拿破崙入侵俄國的歷史事件,透過小說中敘述三個貴族家庭在戰爭與和平中的酸甜苦辣,藉由人物角色的遭遇,傳達出道德的訴求。

而文學影響音樂創作的例子更是不少:例如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以詩人席勒 (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 1759-1805)的《快樂頌》譜出了空前絕後的第九號交響曲《合唱》的第四樂章;柴可夫斯基也曾經用了俄羅斯文豪普希金的《尤金‧奧涅金》譜寫出了三幕歌劇,至今仍是重要的歌劇作品。柴可夫斯基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幻想序曲(Fantasy overture after Shakespeare)則是源自於古典文學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原著劇本。


第五號之前的交響曲

柴可夫斯基的前三首交響曲是帶有標題的,例如第一號交響曲為《冬日之夢》(Winter Daydreams),第二號是《小俄羅斯》(Little Russian),第三號為《波蘭》(Polish),但從第四、五號交響曲便無明確文字指示標題的名稱,而到第六號才又出現標題《悲愴》。

之前筆者寫過→「柴可夫斯基 f小調 第四號交響曲」介紹,有興趣者可以在蹦藝術裡延伸閱讀欣賞~今天則要介紹繼續創作於 1888 年的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

第五號是他晚期創作中相當成功的交響作品,但同時也充滿著憂鬱氣息與哀傷氣氛之黑暗感。會有這樣偏向絕望的音樂風格,可能因為 1887 年時,作曲家遭受到與親人的生離死別,以及失敗的婚姻所帶來的打擊所造成的影響;再加上俄國在 1880 年代嚴酷的政治氣氛下所給人深厚的絕望感,讓一直以來作品就有著濃濃憂鬱氣質的柴可夫斯基,在音樂中也顯現出了人生的無奈與徬徨。

根據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Nadezhda von Meck, 1831-1894)的通信記錄:柴可夫斯基在1887年末至1888年4月之間在歐洲巡迴,這段時間他在柏林、萊比錫、漢堡、布拉格、巴黎、倫敦進行演出,每場演出都受到了觀眾的熱烈歡迎。在歐洲巡迴演出期間,柴可夫斯基也結識了當代許多有名望的作曲家,例如:布拉姆斯、葛利格、德弗札克...等。

柴可夫斯基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
柴可夫斯基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

 

第五號開始醞釀

柴可夫斯基寫給梅克夫人的信中,提到第五號交響曲創作的心境:

我從現在起要努力工作一番。我不僅要向別人證明,而且也要向自己證明,我還沒有到了不行的地步。我常常產生這樣的疑慮,我問自己,是不是到了該停筆的時候了?我的想像力是否已經耗盡?創作泉源是否已經枯竭?如果我再活十年二十年,這一天終會到來的... 我怎樣才能知道,這樣的時刻何時會降臨到我頭上呢?現在我決定寫一部新的交響曲。開始寫的時後似乎很不容易,但現在靈感已經來了...

第五號交響曲大約於1888年6月開始寫作,於1888年7月初完成草稿,於8月26日完成全曲管弦樂配器,9月底交予出版商尤根森(Pyotr I. Jürgenson)進行發行。 1888年11月17日於聖彼德堡首演,由柴可夫斯基親自指揮。

而與第四號交響曲的創作與首演時間相比(第四號創作於1877至1878年期間,首演於1878年),第五號一晃眼居然已經是十年之後了...在他寫給贊助人梅克夫人的信中亦曾提到:「我力求令此曲盡善盡美。」

本曲題獻給德國漢堡愛樂協會(Committee of Hamburg Philharmonic Society)的總裁亞威.拉勒蒙(Theodor Avé-Lallement, 1806-1890),不過等到第五號交響曲在漢堡演出時(1889年3月15日),拉勒蒙已經病入膏肓(他後於1890年逝世),所以並不知道這首交響曲題獻給他。


關於首演與後續演出評價

第五號交響曲 演出記錄

演出日期 地點 指揮
1888. 11. 17 首演 - 聖彼德堡愛樂協會
Philharmonic Society
柴可夫斯基
1888. 11. 24 聖彼德堡之俄羅斯音樂協會
Musical Society
柴可夫斯基
1888. 11. 30 布拉格(捷克) 柴可夫斯基
1888. 12. 10-11 莫斯科俄羅斯音樂協會 柴可夫斯基
1889. 03. 15 漢堡演出 柴可夫斯基

 

雖然此交響曲首演時似乎受到了聽眾的喜愛,但是仍有一些樂評非常不滿此交響曲,甚至對曲子裡面出現的華爾滋,充滿了惡意的批評:「交響曲中有三段華爾滋,而且採用最鄙俗的配器效果! 這是否證明,柴可夫斯基先生已經過氣,如今已是一位才盡技窮的作曲家?

 

而一向反對柴可夫斯基的五人組作曲家之一 庫宜(César Cui, 1835~1918),更是批評如下:「柴可夫斯基在他的新交響曲裡不是把音響當作手段,而是當成目的。音樂只不過是託詞罷了,他對音響的興趣大大超過音樂;即便是音響的課題,他也只成功了一半。因此我們雖然經常聽到新的音響效果,新的樂器組合,但聽見的卻是震耳欲聾的銅管壓倒其他樂器的沈重配器。

 

1888年12 月 10 日與 11 日,第五號交響曲又再次由柴可夫斯基在莫斯科指揮演出。

演出過後,柴可夫斯基於 12 月 26 日致信給梅克夫人:「莫斯科的兩場音樂會進行得順利,但卻給我留下了傷心的回憶。我越來越相信,我最近寫的這部交響曲是一部失敗的作品,......它顯得過份複雜、沈重、虛假、冗長,總之很不得人心。除了塔涅耶夫堅持說第五交響曲是我的優秀作之外,所有誠心關懷我的人都對他評價不高...

 

轉捩點 - 成功來臨

1889 年 3 月 15 日,柴可夫斯基指揮第五號交響曲在德國漢堡演出,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從團員及所有當地音樂家們友善,以及觀眾的熱情回應,終於證明了他這首第五號交響曲的成功,也讓他終於從一連串的失意中清醒過來。

柴可夫斯基當時從漢堡發出給梅克夫人的信,更是表達出心中的想法:「第五號交響曲演得非常出色,我又開始喜歡他 了,要不我還對它抱有過份不滿的意見呢...

日後柴可夫斯基這部傑作真正享有盛名與實至名歸的世界性榮譽,是在 1895 年以後的事,經由匈牙利指揮家尼基什(A. Nikisch, 1855-1922)在歐洲、美國廣泛的演出,取得在各地轟動性的成功,奠定了此曲卓越的地位。可惜作曲家早已不在人間了,無法得知第五號終於成為人類當代重要的交響作品。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一直以來版本眾多,筆者在網路上為大家精選了這個版本(Manfred Honeck指揮 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現場),一來錄音夠新(2018年3月23日),演奏錄音極佳,加上看得到整場音樂會的音樂會與指揮互動,是非常棒的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_B02BZp-5Y&t=1024s

影片中的樂章時間分軌(按下樂章即可直接欣賞)

 第1樂章:行板(Andante)-富生氣的快板(Allegro con anima)

I. Andante – Allegro con anima (0:34)  

 

第一樂章:貫穿全曲的命運主題

柴可夫斯基在第五號交響曲中的命運思想,顯然來自於 1887 年,與眾多親友之間生離死別的打擊。

1887年,離開將近十年的妻子 安東尼娜‧伊萬諾夫娜‧米留科娃(Antonina Ivanovna Milyukova, 1849-1917)突然又再次出現,並且寫了很多信給他,因此又再次刺痛了柴可夫斯基當年心靈上的瘡疤(當年為了要離開這位妻子,柴可夫斯基在黑夜中於莫斯科的河中企圖自殺...)。

而柴可夫斯基的外甥女—達維多娃,在聖彼得堡貴族會議大廳的舞會上突然暴斃身亡。在夏季,老朋友—康德拉季耶夫在阿恆(Aachen)病危,柴可夫斯基在病榻旁陪伴了許多時日,時時刻刻處於與死神伴隨在身邊的氣氛中...所以可想而知,作曲家無時無刻都感受到了死亡與命運的恐懼感與壓迫感。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序奏主題_總譜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序奏主題_總譜

 

第一樂章採用了奏鳴曲式,但加入了一段37小節的導奏,並非直接以傳統的第一主題作為開場白;在這段導奏中,A調豎笛所吹奏的主題旋律雖然暗示著命運,但是卻沒有第四號交響曲那樣激烈的壓迫感,然而整個命運主題情感的表達也貫徹到了整個交響曲的所有樂章,所以也成為本交響曲裡一個極重要的中心思想。

 

第一主題的旋律以 6/8 拍的節奏呈現,由豎笛與低音管八度齊奏奏出,音樂帶著淡淡波蘭舞曲的味道;因而有此一說,這個主題旋律是來自波蘭民謠的曲調。

↑譜例:6/8 拍 第一主題的旋律
↑譜例:6/8 拍 第一主題的旋律

 


而在樂曲激昂的情緒迸發之後,出現的第二主題美妙的旋律,抒情且充滿著歌唱性,還具備了極其幽雅的風格,可以說是柴可夫斯基本人多愁善感的特質與濃烈情感下的產物。

↑譜例:6/8 拍 第二主題的旋律

 

倫敦愛樂交響樂團製作的 命運主題音樂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0REIJNCILE


第二樂章,如歌般的行板,帶著自由風格,採取三段體+尾奏(A-B-A'+Coda)曲式。
↑第2樂章:稍自由的、如歌的行板(Andante cantabile, con alcuna licenza)
↑第2樂章:稍自由的、如歌的行板(Andante cantabile, con alcuna licenza)

首段主題由法國號獨奏娓娓道來真是充滿了濃濃而哀傷的愁緒~這旋律與和聲充滿了感傷之美,但卻也帶著栩栩浪漫的憧憬,也曾被引為電影中配樂。下方是第二樂章之法國號獨奏樂譜,我們可以看見柴可夫斯基畫出許多清晰的音樂詮釋記號,他希望演奏者能夠奏出這段細膩纏綿獨奏之心,不言可喻~也是筆者在此交響曲中的最愛樂段。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譜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譜

 

接著在法國號後又加入一段雙簧管吹奏的動人旋律,並以卡農旋律方式,將雙簧管與法國號兩個樂器之對唱,為動人樂音。(精采管弦樂法的展現)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與雙簧管 卡農樂段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與雙簧管 卡農樂段

 

中段第二主題旋律則以單簧管吹奏,並加入各項樂器進行擴張發展,並在銅管的狂飆中進入高潮。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單簧管演奏之第二主題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單簧管演奏之第二主題

 

並隨即重回開頭主題,最後,「命運主題」再次現身,該樂章結束。

↑第二樂章最後,命運主題再次現身
↑第二樂章最後,命運主題再次現身

第三樂章的音樂為一首美妙的華爾滋舞曲。

第3樂章:圓舞曲:中等的快板(Allegro moderato)
III. Valse. Allegro moderato(29:03)

華爾滋高雅、優美的氣質在柴可夫斯基的筆下,成為了十分令人著迷的樂種~無論是在他的交響曲、芭蕾與各式管弦作品中,只要出現華爾茲,那種柴氏獨到的憂鬱+優雅+抒情,直接就能讓人感受到與眾不同的氣質。

整個樂章大致與第二樂章相同:為三段體+小尾奏。

主題A ,是以華爾滋的第一主題以及第一主題至少六次變化不斷的交織,並搭配伴奏與配器的改變構成;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第一主題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第一主題變化

 

華爾滋的第一主題副題 A'段,在第56小節由低音管奏出: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第二主題(低音管solo)

 

而 B 段Trio段落,以快速音群所構成第二主題跳躍演奏,反覆於不同的樂器上,並且透過配器的運用來創作。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 Trio 中段 第二主題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 Trio 中段 第二主題

 

整體來說,第三樂章的動機極為精簡扼要,但是其豐富的配器手法所呈現出的音色與改變重音之 Hemiola 效果,都讓人印象深刻~

↑第三樂章最後的命運主題動機與改變重音之 Hemiola 效果
↑第三樂章最後的命運主題動機與改變重音之 Hemiola 效果

 

最後樂曲以全團 ff 的音量齊奏,歡樂喜慶地的結束第三樂章,令聽者目不暇給。


第四樂章:莊嚴的行板-甚快的快板(Andante maestoso-Allegro vivace)
E大調, 4/4拍 - 2/2 拍,奏鳴曲式(呈示-發展-再現-尾奏)

IV. 第4樂章:終曲:莊嚴的行板(Andante maestoso)—活潑的快板(Allegro vivace)—更活潑(Molto vivace)—中板甚為莊嚴的中板(Moderato assai e molto maestoso)—急板(Presto)

Finale. Andante maestoso – Allegro vivace – Moderato assai e molto maestoso – Presto(34:36

第四樂章開頭即出現第一樂章之命運主題動機作為序奏。

↑第四樂章開頭即出現第一樂章之命運主題動機作為序奏
↑第四樂章開頭即出現第一樂章之命運主題動機作為序奏

 

但此命運主題動機在導奏中使用了象徵明亮的大調,比較起第一樂章的小調,同樣的奏鳴曲式卻呈現出兩種不同的情感。

這像極了貝多芬在第五號交響曲中,以彷彿代表命運來敲門的小調主題,經過不斷地進化之後,最終以大調於最後樂章呈現。柴可夫斯基也在本交響曲中,展現出藉由大小調對比的與命運對抗之巨大勇氣。

 

呈示部正式以第一主題開始,此主題充滿了果敢亮麗的氣質,旋律是來自於俄羅斯的民間舞曲,強勁的弦樂與強而有力的管樂演奏,帶給人無比振奮的心情。


 

第一主題樂句到達高潮後,馬上展開新的副題與對題旋律,新的副題旋律出現在雙簧管:

 

第128小節開始,木管群演奏出第二主題:

木管演奏出新的第二主題旋律

 

發展部中,大量運用到第一主題的旋律作為主要素材,同時搭配銅管樂器分解和弦的使用,再藉由弦樂快速音群與銅管組強而有力的演奏力度,維持了音樂中那種與命運對抗的堅毅心情。

 

再現部則以第一主題帶入,同時以新的對旋律同時發展,比起第一主題更加激動,可視為累積了更多的能量來對抗命運,而整個再現樂段中,融合了所有的主題旋律與副題、對題旋律的要素,也出現了美妙的伴奏語法、卡農與對位追逐等多樣管弦語法,實在可說精采紛呈。

 

 

從第472小節開始,木管群開始奏出三連音音型;第 474 小節開始,弦樂以大調再次演奏出命運主題,命運主題就在弦樂寬廣的(largamente) 演奏中,就像是勝利之頌歌般被演奏出來,而銅管全群之小號與法國號則擔任了勝利的號角聲與主題旋律作呼應。木管樂器則持續演奏三連音的伴奏旋律音型,維持固定穩定之節奏感。

 

承接著第474小節開始之命運主題的旋律繼續發展,第482小節開始,由木管與弦樂共同齊奏旋律,此時的低音管與低音大提琴以先前472小節的木管三連音節奏動機概念,變化出新的分解和弦三連音伴奏,低音管第一部也加入演奏命運主題。

 

尾奏段落莊嚴的進行曲風中做出燦爛輝煌的結束樂段,似乎象徵著迎接成功的心情,第546小節開始,小號演奏出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變形樂句,力度達到四個f(ffff),再由法國號銜接演奏,一路狂放奔馳,柴可夫斯基以命運主題動機變化,讓銅管主導樂團奏出勝利的凱歌,樂曲結束在激烈、整齊劃一的極大聲力度(ffff)中,畫下美妙而強烈的終結。

第546小節開始,小號演奏出強力ffff之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變形樂句,並由法國號接續演奏
第546小節開始,小號演奏出強力ffff之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變形樂句,並由法國號接續演奏

除了命運主題貫穿四樂章的設定之外,本交響曲的創作特色大致以下幾個特點: 

1. 優美的主題旋律經不同樂器的交替出現,各樂器在配器之音色調和極富美感,營造聽覺上豐富的色彩。 

2. 大量地使用動機模進與主題穿插,製造出更多的層次與張力。 

3. 連綿不絕的樂句與細膩的音量變化,充分顯示出柴可夫斯基優異的旋律創作能力與多愁善感的情緒。

4. 大量使用弦樂的撥奏,並有效地與木管與銅管樂器呼應。 

5. 強烈的銅管齊奏在音樂發展之強烈情緒時表現出俄羅斯豪放的風格。 

6. 即使在單純的動機發展中,依然維持了一貫濃烈的情感,展現出成熟的創作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