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普契尼三大歌劇之 ⟪蝴蝶夫人⟫ (Madama Butterfly) 背景與簡介

【BON音樂】普契尼三大歌劇之 ⟪蝴蝶夫人⟫ (Madama Butterfly) 背景與簡介
Madama Butterfly by Giacomo Puccin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筆者以 2017年 Royal Opera House 與 1904年 首演 ⟪蝴蝶夫人⟫ 海報融合之再製照片:

筆者以 2017年 Royal Opera House 與 1904年 首演 ⟪蝴蝶夫人⟫ 海報融合之再製照片

 

普契尼 寫實歌劇頂峰

義大利歌劇大師 普契尼Giacomo Puccini, 1858-1924)是眾所公認的音樂史歌劇大師。寫實主義歌劇到他手中,完全昇華至令人聲淚俱下、肝腸寸斷的境界;而他所譜寫出的美妙旋律,更是聽過難忘,巧妙地與歌劇劇情與角色緊緊相扣,深植於全球歌劇音樂愛好者的心中。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是 普契尼 歌劇三大名作之一,另外兩部作品是是 波希米亞人La Boheme)和 托斯卡Tosca)。

喜愛普契尼作品的人,並不會只聽這三部歌劇;不過在聽過其他普氏的歌劇之後,您也一定夠明白這三部為何總是獨佔鰲頭,甚至是全球歌劇上演率最高的前幾名。



蝴蝶夫人》 故事源起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歌劇劇本由 雷基·伊利卡 及 喬賽普·賈科薩 兩位劇作家根據美國作家 約翰·路瑟·朗(John Luther Long, 1861-1927的 1897年同名短篇小說《蝴蝶夫人》作為藍本。據說 普契尼亦參考了法國小說家並曾任海軍軍官的 皮耶·洛蒂(Pierre Loti, 1850-1923)的 1887年於法國出版之小說《菊夫人》(Madame Chrysanthème)編寫而成。

 

這兩部小說與歌劇之年份關係分別是:

法國小說:皮耶·洛蒂菊夫人Madame Chrysanthème, 1887年

美國小說:約翰·路瑟·朗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 1897年

義大利歌劇: 普契尼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 1904年

 

法國軍官作家皮埃爾·洛蒂之小說《菊夫人》(Madame Chrysanthème)故事:

菊夫人(Madame Chrysanthème)是 皮耶·洛蒂 以海軍軍官之自傳形式出版的一部小說。他以這名海軍上尉軍官在日本長崎駐紮時,短期與一名日本婦女結婚之故事為藍本,時間地點設定在 1885年的日本長崎十善寺(Jūzenji)與十人町(Jūninmachi)地區。菊夫人最初以法文撰寫並於 1887年出版,出版當時獲得非常大的成功,並在出版的前五年內已經發行了 25個版本,翻譯成包括英語在內的多種語言。在20世紀之交,菊夫人》小說也被認為是塑造西方對日本態度的關鍵文本之一。

編按:皮耶·洛蒂本人就是在海軍服役時,曾到過近東遠東,這些經驗,為他的作品提供了豐富的資源。他的作品因為自身經驗,對西方人而言極富異國情調,在當代非常受到歡迎。1900年 八國聯軍進佔北京時,他軍銜是海軍上尉,也曾來到北京,並記述當時來京見聞,寫作成《在北京最後的日子Les derniers jours de Pékin一書。

 

蝴蝶夫人》劇情簡介:

蝴蝶夫人》故事以二十世紀初日本明治時代的九州海岸城市長崎港區為背景。

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經婚姻掮客五郎介紹,娶了年僅 15歲的日本年輕藝妓秋秋桑(即蝴蝶夫人)為妻。但這位短期駐紮的美國軍人,因為享有美軍軍事於當地所帶來的各項特權,對此樁婚事其實僅只抱持嚐鮮的遊戲態度,因此在與秋秋桑新婚不久後便即隨艦隊返回美國,將她留在日本長崎。 

雖然丈夫離開身邊的而獨立生活的秋秋桑,有著東方女性對愛情從一而終的美德與堅韌不拔的性格,不改初衷而終日癡心等待。日復一日臨海遙望,就這樣過了三年,她與平克頓婚姻當時所生的孩子,也慢慢長大。 

終於等到三年後,遠遠望見平克頓之美軍船艦駛回日本時,蝴蝶夫人開心雀躍極了:她堅信自己的好日子終於來臨...沒想到平克頓此行帶來了他的美國妻子,並且要求帶走與蝴蝶夫人所生的小孩...。

心痛並知道事已無可轉圜的蝴蝶夫人,也只能在極度痛心的狀況下,以生命來「應允」她心中的唯一的天,也就是丈夫平克頓的請求。在與孩子做了最後永別之後,她選擇了以自殺的方式,結束了這場大時代異國婚姻悲劇...

 

歌劇主要角色

蝴蝶夫人(女高音) 秋秋桑
鈴木(次女高音)蝴蝶夫人的女僕
平克頓 B. F. Pinkerton(男高音)美國海軍上尉
夏普勒斯 Sharpless(男中音美國駐長崎領事
五郎(男高音)婚姻掮客
山鳥(男中音)蝴蝶夫人的求婚者
和尚(男低音)蝴蝶夫人的叔父

其他登場角色 
蝴蝶夫人的母親、嬸母、表姐妹、親戚、蝴蝶夫人的兒子「小苦惱兒(Sorrow)、皇家事務官,登記官等等。

首演與分幕

《蝴蝶夫人》首演於 1904年 2月 17日,義大利米蘭市的史卡拉歌劇院,原始設定為兩幕歌劇。可惜首演卻未能成功。

然而,首演失敗的 普契尼並沒有氣餒,反而大幅修改劇本,將較為長的第二幕分作兩幕。

重新改編完成的新版本之後於 1904年 5月 28日由烏克蘭著名女高音 索羅米亞·庫舒尼卡於小鎮布雷西亞 演出,最終獲得空前成功。其後該《蝴蝶夫人》再於 1907年以火熱姿態登陸美國紐約市的大都會歌劇院演出。

因此最初於義大利的《蝴蝶夫人》首演有兩幕,經 普契尼修改後在美國演出的版本則有三幕(將原本冗長的第二幕再細分為兩幕)。

最具代表性的蝴蝶,共有兩位:《蝴蝶夫人》首演的演唱者,由 羅西娜·史托爾齊歐(Rosina Storchio, 1872-1945)飾演;上世紀著名的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Tamaki Miura)以真正的東方女性扮演蝴蝶夫人,一直以來被認為最經典,並獲得作曲家普契尼本人的讚賞,稱之為「永遠的蝴蝶」。

 

歷史上第一位蝴蝶夫人

首演者 - 羅西娜·史托爾齊歐 Rosina Storchio

【珍貴照片】

《蝴蝶夫人》首演者:羅西娜·史托爾齊歐(Rosina Storchio, 1872-1945)

 

《蝴蝶夫人》首演者:羅西娜·史托爾齊歐(Rosina Storchio, 1872-1945)

歌劇史上 東方第一位蝴蝶夫人

永遠的蝴蝶 - 三浦環 Tamaki Miura

【珍貴照片】

歷史上第一位飾演《蝴蝶夫人》的東方人是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Tamaki Miura, 1884-1946)。

三浦環 畢生共在舞台上演唱《蝴蝶夫人》達 2000場次以上,也是作曲家本人最愛的「永遠的蝴蝶」。

歷史上第一位飾演《蝴蝶夫人》的東方人: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Tamaki Miura, 1884-1946)與 作曲家普契尼合照

 

因為普契尼偉大的歌劇《蝴蝶夫人》歌劇歌頌表揚日本大和民族女子的忠貞,日本人特別喜歡和感動,一直將這齣歌劇視為國寶。今日,日本政府已經在長崎當年歌劇故事設定發生的日本長崎縣長崎市南山手町地區,修建了「格洛弗花園」(Glover Garden),供世界遊客來訪遊旅參觀。

在「格洛弗花園」內建有西式洋樓一座,樓腳下有一堵用長方形石磚建成的牆壁,牆壁上安裝彩燈和看不見的喇叭,24小時不停歇地播放蝴蝶夫人的詠嘆調 ⟨美好的一日⟩ "Un bel dì vedremo..."。牆壁前屹立着蝴蝶夫人和她孩子的雕像;而這蝴蝶夫人雕像的造型就是以東方第一位蝴蝶夫人 - 三浦環 為藍本而造成。

蝴蝶夫人雕像旁,還屹立着另一個雕像,就是歌劇的作者 普契尼~普契尼的名字,將在此永遠被日本人與來訪的遊客們紀念。

 

格洛弗花園」簡介:

格洛弗花園」| 哥拉巴園日文グラバー園)是位於日本長崎縣長崎市南山手町地區的一個旅遊景點,為1859年長崎開放外國通商後,英國商人湯瑪士·布雷克·哥拉巴弗雷德裡克•林格、William J. Alt在此的住所。現被列為世界遺產九州、山口的近代化工業遺產群

為木造平房,建築面積510.8平方公尺,附屬建築也是木造平屋,建築面積129.2平方公尺。為英國商人湯瑪士·布雷克·哥拉巴(Thomas Blake Glover, 1838年 - 1911年)的住所,現發現有1861年的借地記錄,以及在修理建築時發現有1863年的文件資料,現被認定為日本現存最古老的木造西式建築。

(日文網頁→) 哥拉巴園官方網頁

 

今日,從「格洛弗花園」眺望長崎港之風景:

今日,從「格洛弗花園」眺望長崎港之風景

 

長崎「格洛弗花園」內蝴蝶夫人雕像:

長崎「格洛弗花園」內 蝴蝶夫人(三浦環)雕像

 

日本長崎「格洛弗花園」內 普契尼的雕像:

日本長崎「格洛弗花園」內 普契尼的雕像

 

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 演唱的《蝴蝶夫人》⟨美好的一日⟩  詠嘆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2RkcOlhfo&feature=youtu.be

 

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 榮登 美國《浮華世界》雜誌名人堂。( 1915年9月份,第44頁

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 榮登 美國《浮華世界》雜誌名人堂。( 1915年9月份,第44頁)

《蝴蝶夫人》劇情解說:

第一幕

場景是十九世紀末的日本長崎海港。

幕啟時,為長崎近郊的小山上,遠處可望到長崎海灣,左邊為美國海軍上尉平克頓的新居。平克頓因為要在長崎停留數年之久,於是便想找一位日本妻子。由日本婚姻掮客五郎,介紹與秋秋桑會面認識,說明這件婚姻的有效期間,以男方同意與女方同居為限,分離之後女方仍可再嫁。因平克頓一有調遣命令,即須歸國,由婚姻掮客看定的秋秋桑作為臨時夫人,也不過逢場作戲聊以消遣。

這一天,五郎帶著即將新婚的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走上山丘,前來觀看新房,小小的木屋加上精緻的花園,幽雅大方,美麗而有趣。五郎平克頓解說日本式平房隔間的奧妙,並介紹未來服侍新人的傭人們。不久,美國駐日本領事夏普勒斯揮汗如雨、一步步走上山來,平克頓上前熱情迎接,便將這件事說給他聽:「我們美國佬浪跡天涯,四處為家,不斷尋找歡樂與滿足,擄獲各地美女芳心。」

夏普勒斯覺得平克頓態度有些輕佻,他便很鄭重地這位年輕的海軍軍官,說:「此事不可當兒戲,千萬不能傷了日本姑娘的心,則將會是件大罪過。」倆人展開一段二重唱:《戀愛與遊戲》音韻和藹而帶有輕視和玩笑的意味!

在倆人舉杯慶祝,談笑風生時,遙見一群女子結隊而來,此時,五郎趕來稟報:「新娘隊伍來了!」

一陣美麗的女聲合唱,遠遠地從山坡下傳上山頭,新娘秋秋桑在親友的陪伴下,緩步蓮移,拾階而上,沿途還歌頌著大自然的美景與夢幻般的愛情。

平克頓憐惜地上前慰問一路辛苦的秋秋桑夏普勒斯則是詢問起秋秋桑的家世;秋秋桑回答說:「她原本是長崎當地世家,後來父親逝世,與母親相依為命。家道中落,她早早就學著做一名賣唱獻舞的藝妓,以此謀生。她忍受著痛苦和人們的恥笑。她講述的時候,神情是那樣真摯,讓人不由得產生深深的憐愛。五郎大概是曾經吹噓過秋秋桑的家庭,他怕這傻乎乎的姑娘說漏了嘴,在一旁插話說:「她的母親是一位高貴的太太。」可是秋秋桑歎息道:「她是多麼命苦,貧窮永遠在折磨著她。」

領事夏普勒斯關切地問她:「你的父親在哪裡?」「他死了。」秋秋桑顯得很不安,女友們也都低下了頭,為了打破這尷尬的局面,領事夏普勒斯又問道:「你今年多大了」

秋秋桑俏皮地要兩位美國紳士先猜一猜;平克頓夏普勒斯猜了幾回後,秋秋桑則公佈了正確答案:她今年已經十五歲,算很老了!領事不由得歎了口氣:在美國,這還是無憂無慮的童年呢!還正是玩耍的年紀,眼前這位日本女孩竟然說這樣已經很老了,他們覺得實在不可思議!

隨後日本天皇特使與婚姻公證人駕到。秋秋桑率眾人行跪禮,平克頓在眾人面前簽了婚約,簽過字又照例交出 100元日幣作為禮金。這時候秋秋桑打扮得體,亭亭玉立與美國新娘一般。照例,新娘初次見面,必有禮物贈給新郎,秋秋桑便從大袖口內取出贈品:一條絲巾,一支煙斗,一粒銀鈕,一柄小扇,一瓶香水,最後很慎重地取出來一支匕首鞘。平克頓看見匕首鞘,覺得有些不解,便問五郎五郎含含糊糊地說,匕首鞘是日本天皇賜給秋秋桑父親自盡的紀念品。

平克頓又問:「她父親怎麼啦?」

「光榮地死去。」五郎說完就走了。

秋秋桑不願意繼續這個話題,她又從衣袖裡拿出了幾個小雕像,告訴平克頓,這是她的祖先。然後她懷著敬意講述道:「我要告訴你一件秘密。昨天我一個人走進了教堂。這事誰都不知道,連我的和尚叔父也不知道。我要相信我丈夫的上帝,因為我要把我的一切都交給你。」

秋秋桑忠誠的表情使平克頓的內心震動了,但他其實並不懂得改變信仰對秋秋桑以及對一個日本人,在當時是件多麼嚴重的事。而且,他對這樁婚姻也遠沒有秋秋桑的那種神聖感婚禮舉行後,正當秋秋桑平克頓接受眾人道賀時,忽然傳來一陣怒吼聲,原來是秋秋桑和尚叔父來了。

和尚叔父憤怒地指著秋秋桑對大家說:「諸位聽著,她已經背叛了我們,背叛了自己的祖先。她相信了別人的神!」

這些句話著實讓大家吃了一驚。他們轉過頭去,生氣地對著瑟瑟發抖的新娘秋秋桑發出噓聲。和尚喊著日本神的名字,繼續大聲詛咒秋秋桑道:「你已經背叛了我們,就讓魔鬼把你捉去吧!」平克頓忍不住了,他對這和尚說:「不准在這裡吵鬧!」和尚狠狠地瞪了這美國人一眼,嘴裡繼續罵著。平克頓火了,他大聲命令道:「馬上給我滾出去!我是這裡的主人,不准任何人在這裡瞎喊亂叫!」眾人聞言,紛紛離去,只留下被遺棄的秋秋桑獨自飲泣。

望著可憐的小新娘,平克頓心裡充滿了憐愛,他溫柔地摟住秋秋桑的肩膀,勸慰說:「你們日本的宗教和所有的親戚朋友,都不值得我美麗的姑娘心中難受。我一定要好好地愛你。」這時,屋裡傳來喃喃的低語聲,秋秋桑說,那是女僕鈴木在向神作祈禱。此時夜幕低垂,一輪淡月伴著閃爍著的星星,倆人唱著甜蜜而又令人陶醉的二重唱《月白天青》:「親愛的,你的眼睛這樣明亮,穿上這身潔白的衣裳,就像一支百合花。可愛的姑娘,我的熱情為你而奔放。」秋秋桑柔聲回答道:「我像一個美麗的女神,從天空中月亮裡輕輕地走下來。我親愛的,我願和你一起飛到天堂。」隨後兩人相偕入房,共享新婚之夜的歡愉。

 

第二幕

蝴蝶夫人家中(秋秋桑已婚,筆者改稱之為 蝴蝶夫人)

幕起時,已是平克頓隨艦隊返美三年之後。平克頓返美國杳無消息,蝴蝶夫人已生下一個兒子。母子倆人住在這幢精巧的小屋中倒也舒適,從敞開著的門望進去,只見蝴蝶夫人在榻榻米上躺著,女僕鈴木在神龕前喃喃地祈禱。蝴蝶夫人對女僕鈴木的祈禱感到厭煩,她在一旁諷刺地說:「日本的神明最懶惰,從不聽她的禱告,她相信美國的的上帝比較勤快,只要你去祈禱,他就很快給你回答,但是我擔心,我們受苦,他不知道。」

顯然,他們的日子很拮据,從家裡的擺設和兩人身上的衣裝就看得出來。女僕鈴木歎息道:「如果他把我們都已忘掉,那日子可怎麼過下去?」

這話蝴蝶夫人可不愛聽了,她坐了起來:「為什麼你不相信我的丈夫一定會回來?他決不會拋棄他的小蝴蝶!」「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外國丈夫會重新回來。」蝴蝶夫人真的生氣了,她抓住鈴木的衣領用力地搖:「什麼?你說什麼?」然後,她對著鈴木,更是對著她自己唱道:「當那天我們分別的時候,他曾溫柔地對我講:「啊,小蝴蝶,當那玫瑰花兒開放,當那春暖花開的日子裡小燕子在天空高高地飛翔,我就會回到你的身旁。」

鈴木早就聽夠了她的這些話,對此不抱任何希望,蝴蝶夫人則是堅定地表示:「她心愛的丈夫平克頓一定會回來,「蝴蝶夫人站起身來,對著大海開始表演著她天天幻想的情景(詠歎調:在那美好的一天):「在那晴朗的一天,那遙遠的海面上,我們看見了一縷黑煙,有一隻軍艦出現。那白色的軍艦駛進港灣。禮炮轟鳴,看吧,他已來到!我不去和他相見,站在山坡這邊長久地向海港張望,期待著和他幸福地會面。他快速地奔跑,越來越近,奔向這邊。

「我親愛的小蝴蝶,你在哪裡?」我一句話也不講,悄悄躲在一旁。我的心兒狂跳,滿腔的熱情像火焰在燃燒。他在不停地喊叫:「我最親愛的小蝴蝶,快快投入我的懷抱!」

這聲音還像以前一樣美好,一切的痛苦都會忘掉。相信我吧,鈴木,他一定會來到!主僕倆正討論這件事的時候,美國駐日本領事夏普勒斯登門拜訪,他此番前來就是要告訴蝴蝶夫人:他已經收到平克頓的來信。說他在美國已經結婚,煩夏普勒斯將此事告訴蝴蝶夫人,讓她依照日本手續解除婚約。看到純潔的蝴蝶夫人,對平克頓異常忠貞。夏普勒斯左右為難。

就在此時,婚姻掮客五郎帶著日本貴族山鳥公爵上門,說是要幫蝴蝶夫人再次相親(因為根據日本習俗,如果丈夫遺棄了妻子,就視同離婚);蝴蝶夫人表示,自己嫁給了美國人,就應該依照美國的法律,哪還管日本的習俗呢?說罷,便將五郎山鳥公爵請出門。這時,夏普勒斯才將平克頓的來信慢慢讀給蝴蝶夫人聽:「親愛的朋友,請你幫忙去看看我那美麗的小蝴蝶……」「他這樣說嗎?」蝴蝶夫人高興地叫了起來。「是這樣寫著。事接著讀:「從那個難忘的日子起,已經過了整整三年。」蝴蝶夫人自言自語道:「沒錯!」

「可能我的小蝴蝶已經忘掉了我。」

「忘掉他?鈴木,你說我能嗎?」鈴木沒吭聲。領事接著讀:「如果她還記得我,等我到現在,……」「當然啦,我是在等呀!」「朋友,我請求你,」領事很不情願地繼續讀道,「相信你一定能辦好此事,悄悄準備好一切……」蝴蝶夫人有點不安地問:「他想怎麼樣?」

領事小聲自言自語說:「把她拋棄。」

夏普勒斯試探地問蝴蝶夫人,如果平克頓不再回來時,你將怎麼辦?蝴蝶夫人毫不猶豫地回答:「一種是重理舊業為藝妓賣歌娛客,另一種即是自殺。夏普勒斯聽了大驚,他勸蝴蝶夫人還是答應嫁給山鳥公爵。她聽了這些話,便開始懷疑平克頓是否真的負心了,她叫鈴木將她的兒子抱來。鈴木跑進裡間,從裡面抱出一個金黃色卷髮的小男孩,說孩子的名字叫「苦惱兒

這可把夏普勒斯難住了,滿臉是淚的蝴蝶夫人,緊緊抱著孩子,跪在地上淒惻哀怨地唱著:「我親愛的孩子,你可知道?也許有一天,我和你一起流浪在街頭,在暴風雨中,我們向路人伸出可憐的雙手。也許要忍受著屈辱,不,永遠不!這樣的日子實在太痛苦!想到今後,蝴蝶夫人絕望至極。領事先生也難過地流下了眼淚,他不忍再和 蝴蝶夫人談下去了,便向母子倆道別,離開了這座充滿了悲哀的房子。

這時,女僕鈴木喊叫著衝進來,手裡拽著一個人,原來是五郎。 鈴木告訴蝴蝶夫人,這個該死的傢伙在外面胡說八道,說 蝴蝶夫人的孩子將遭到噩運。蝴蝶夫人氣得衝向五郎,大聲罵他,又從牆上摘下匕首,威脅著要殺了他。趁鈴木去抱孩子的當兒,驚惶失措的五郎跑了。

蝴蝶夫人呆立在房間中央。突如其來的事情讓她發懵。女僕又在喊了,「聽啊,海邊碼頭有炮聲!」

兩人奔向窗口,向外面的大海張望。果然,有一艘白色的軍艦駛進了港灣,上面還飄揚著醒目的星條旗。蝴蝶夫人激動得心都要停止跳動了,她已經看到了軍艦上的字:林肯號

「就是它,我丈夫的軍艦!」她大聲喊道:他馬上就要來啦,啊,我是多麼幸福!」蝴蝶夫人鈴木趕快把花園裡的花朵全部摘下來,擺滿房間,迎接歸來的丈夫。鈴木也被 蝴蝶夫人的快活感染了,她們唱起了一首活潑的花之二重唱:「我們要讓屋子裡,充滿春天的芳香,讓這裡就像花園一樣,春光蕩漾!」

不一會兒,花園裡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子了,而房間裡的地上,榻榻米上,鋪上了一層花瓣。蝴蝶夫人急急地在鏡子前坐下來,讓鈴木幫她化妝。她多麼希望丈夫仍然像過去那樣愛她,叫她「我親愛的小蝴蝶」。她讓鈴木把新婚時的衣服取來,整整齊齊地穿在身上,又在髮際插上了鮮艷的花朵。把孩子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切都準備停當了。

天色漸漸黑了。蝴蝶夫人在面朝大海的那扇紙門上用手指捅了三個洞:一個為自己,一個給鈴木,還有一個低低的,是給孩子的。她們一起靜靜地向外張望,等待著那激動人心的時刻。月亮照進來,把三個佇立的人影映在紙門上。不遠處的大海傳來陣陣濤聲。女僕鈴木孩子禁不住睏倦,倒在榻榻米上睡著了。蝴蝶夫人則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兒,彷彿是一座雕像。

 

第三幕

蝴蝶夫人家中

女僕和孩子睡著,蝴蝶夫人佇立在門前。可是夜已過去,黎明到來了。

海灣裡除了傳來陣陣濤聲以外,還可以隱約聽到水手們的歌聲。太陽升起,照亮了屋子裡滿地的花瓣。

女僕醒了,她站起身來,輕輕碰了碰蝴蝶夫人:「妳等得太疲乏了,去睡一會兒吧。如果他來了,我會叫妳的。」

蝴蝶夫人確實累極了。她彎下身子,抱起沉睡的孩子,一邊唱著搖籃曲,一邊向裡間屋走去。「睡吧,小寶貝,你將要到那遙遠的地方。」

漸漸地,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鈴木跪在神像前開始祈禱。

有人敲門。 鈴木側耳傾聽。敲門聲更響了。她連忙站起身來,拉開門。走在前面的領事先生就打了個手勢讓她別出聲。平克頓跟著走了進來,他們輕手輕腳地,彷彿有什麼秘密,鈴木告訴他們,蝴蝶夫人等了一夜,現在剛剛睡著。平克頓驚奇地問道:「她怎麼知道我會來?」

鈴木回答說:這裡已經三年沒有來過一隻船。蝴蝶夫人天天都在等你回來。瞧,這滿地的花朵,我們昨天就已經準備好。」她高興地想立刻進屋去叫蝴蝶夫人,可是平克頓攔住了她。鈴木偶一回頭,發現門外的花園裡,還有一個外國婦女。「她是誰?」平克頓遲疑著沒說出來,領事回答說:「平克頓的妻子。」鈴木一下子呆住了:「天啊,完了!所有的希望都完了!」

她撲倒在地上哭泣起來。

平克頓很不自在,他感到自己沒臉見蝴蝶夫人,恨不得馬上逃離這間屋子。領事先生也十分生氣,他責備平克頓傷害了蝴蝶夫人的感情。但為了妥善處理這件不幸的事,領事決定由他來面對可憐的蝴蝶夫人,他勸平克頓趕緊離開。

平克頓環顧這間曾經令他度過愉快時光的屋子,望著滿地的花瓣,他內心受到了深深的譴責:「再見吧,安靜的家,再見吧,曾經度過的時光。我忘不了那雙憂鬱的眼睛,她將永遠出現在我的面前。多麼羞恥,多麼痛心,滾滾的熱淚流不盡。再見吧,我此刻只有逃走!平克頓匆匆走了。他的妻子卻走過來對鈴木說,他們想把孩子帶走,並保證說將會好好待他。鈴木悲傷地歎息道:蝴蝶夫人是那樣地愛她的孩子,讓他們分離,實在是太殘忍。

這時,屋子裡傳來蝴蝶夫人的聲音:「鈴木鈴木!你快來一下!」鈴木嚇壞了,她趕緊走過去,試圖阻止蝴蝶夫人走出來,可是,來不及了,只見蝴蝶夫人滿臉激動的神情,在四處張望,可是,她看見的是領事先生,和躲在花園裡的外國太太。好像明白了什麼;鈴木和領事急步走上前來,想扶住她,可蝴蝶夫人推開他們,緊張地問道:想幹什麼?帶走我的孩子?」

領事先生勸道:「就讓他帶走吧,免得孩子受苦,」。蝴蝶夫人的眼神變得十分可怕,但是她的口氣卻是冷靜的:「和孩子分開!……好吧,我會盡我的義務的。」聽到這話,平克頓的妻子走過來,小心翼翼地問她:「你能原諒我嗎?蝴蝶夫人?你願意把孩子交給我?」

蝴蝶夫人筆直地站著,看著她,一字一頓地答道:「我遵從他父親的意志,一定親自交給他。請再等一會兒,我會準備好一切。」領事和平克頓太太退出去了。蝴蝶夫人再也堅持不住了,她倒在地上,絕望地哭泣,鈴木想安慰她,可是她自己也流著淚,說不出話來。

蝴蝶夫人抬起頭來,請鈴木把窗子都關上,她不願意看見明媚的陽光。屋子裡黑下來了,她吩咐鈴木:「你去看看孩子,到他那裡去。」鈴木哭著不肯走,蝴蝶夫人不由分說地推走了她,關上了屋門。

她擦去臉上的淚水,鎮靜地走到日本神像前,跪下來,低頭禱告。

過了好一會兒,她站起身來,從衣櫥裡取出一條長長的白圍巾,掛在屏風上,又從牆上摘下那把匕首。她再次跪倒在神像前,慢慢抽出匕首,聲音低沉卻十分清晰地讀出上面刻的一行字「寧可懷著榮譽而死,決不受屈辱而生。」就把匕首對準自己的喉嚨...,這時,門開了走進來的是她的兒子。

她一下子丟開匕首,撲過去把孩子緊緊摟在懷裡:「啊,我的希望,我的愛情,我的生命和歡樂!」她悲痛欲絕地對著孩子天真的眼睛,唱起最後的歌:我親愛的孩子,你的媽媽再也忍受不了痛苦,因為你就要離開我,到那遙遠的國度,而我卻要走向那黑暗的墳墓。我親愛的孩子,請你記住我,記住你可憐的媽媽,再見吧,再見吧,你要記住我!

蝴蝶夫人泣不成聲,她把孩子放下來,給了他一個小木偶人和一面小小的美國國旗,又用一條手帕把孩子的眼睛蒙了起來,然後退到屏風後面。孩子以為媽媽是和他鬧著玩兒,笑嘻嘻地等著。屏風後面傳來噹啷的一聲。蝴蝶夫人跌跌撞撞地裹著白圍巾走了出來,這時候平克頓夏普勒斯趕了進來,垂死的蝴蝶夫人見到了他們兩人,便用手指著兒子「小苦惱兒」,便倒在血泊中死去。平克頓跪在她身旁痛哭失聲,可是已經晚了,再也喚不回蝴蝶的生命!...(劇終)


音樂欣賞

《蝴蝶夫人》一直以來是暢銷全球的重要歌劇,錄音非常多,以後蹦藝術會再慢慢介紹各版本錄音之特色。

今天分享兩個筆者很喜歡的版本:

ㄧ、

1995年,中國女高音 黃英(b. 1968- )擔任秋秋桑的法國歌劇電影《蝴蝶夫人》版本

 

歌劇電影欣賞(英文字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T_whchilwQ


二、卡拉揚、帕華洛帝、芙蕾妮及維也納愛樂。

卡拉揚、帕華洛帝與芙蕾妮於錄音室

 

卡拉揚、帕華洛帝、芙蕾妮及維也納愛樂這樣超級黃金組合,使本錄音成為同時榮獲英國企鵝唱片評鑑(Penguin Guide)三星帶花、日本唱片藝術三百首名曲第一名的經典之作。本錄音錄音於 1974年一月由錄音師詹姆士.拉克(James Lock)、傑克.勞(Jack Law)及高登.佩利(Gordon Parry)於維也納索芬廳(Sofiensaal)共同合作完成,生動捕捉了錄音現場的空間效果。而帕華洛帝與芙蕾妮之音色更都在黃金鼎盛之時期,絕對值得一聽。

 

帕華洛帝與芙蕾妮於錄音室歌唱

 

歌劇全曲錄音(英國企鵝唱片評鑑 三星帶花版本)

第一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AT22yt8fxY&index=2&list=PLFn0Mh0jSllok5iONukjMhJyEWwq8x30E&t=26s

 

第二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bIgSHdxEjQ&t=31s

 

第三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iuBNRyiRNQ&t=32s


第一幕 經典詠嘆調 ⟨請好好地愛我⟩(Vogliatemi Ben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eelgxhw4nA

 

 


【BON音樂】2018年 帕胡德 «獨奏» 長笛演奏專輯介紹 

【BON音樂】2018年 帕胡德 «獨奏» 長笛演奏專輯介紹 
SOLO by Emmanuel Pahud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8年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介紹 

唱片編號:WARNER 0190295701758.華納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 封面 |SOLO by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 封底|SOLO by Emmanuel Pahud

 

成功專輯 來自源源不絕的現場經驗

記得 2011年,譽滿全球的笛神 帕胡德(Emmanuel Pahud, b.1970-)在台灣國家音樂演奏了一場無伴奏音樂會:

他於音樂當天直接抵達台灣,略事休息後就直接到音樂廳準備。

晚上音樂會開場,只見他拎著一瓶礦泉水上台,然後就這樣以現代作曲家若利維(André Jolivet, 1905-1974)的無伴奏長笛作品”五首咒語”(Cinq incantations),搭配巴洛克時期作曲家泰雷曼(Georg Philipp Telemann, 1681-1767)的12首幻想曲:一個人與一把長笛,在國家音樂廳舞台上完成了一場精彩絕倫的音樂會,終場時那久久不停歇的掌聲,筆者至今仍然印象深刻。

 

泰雷曼 + 百年長笛當代經典

2018年5月4日,帕胡德的最新專輯⟪獨奏⟫(SOLO)以雙CD專輯的更大格局,做出了對一份長笛獨奏音樂曲目的最大敬意:

曲目以巴洛克時期泰雷曼於 1732-1733 年所作的12首無伴奏幻想曲為主軸,再搭配 1917-2017 近一世紀以來的當代長笛音樂;不但經典,而且創新,實在讓人敬佩。

 

向恩師 尼可萊致敬

帕胡德身為瑞士長笛名家 尼可萊(Aurèle Nicolet, 1926 – 2016)最後一位學生,帕胡德與恩師尼可萊皆同樣醉心於當代長笛音樂的曲目拓展:

自2006年開始每年他都委託作曲家為長笛創作不同曲目,例如本專輯作曲家 Mathias Pintscher《Beyond》》與 Jorg Wikdmann《Petite Suite》,皆是為帕胡德而譜寫的創作,展現出精湛的現代長笛演奏各式技巧,讓人佩服不已。

 

帕胡德對於當代作曲家新曲目的積極邀約,不斷開拓長笛演奏曲目,著眼的更是美好的未來:

「灌錄這樣的無伴奏專輯,是非常大的考驗,這更是一個探索的旅程。但,這些新作品應該屬於未來,而不僅僅是為我量身定做。」~ 帕胡德

 

時空穿梭 曲趣橫生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 詳細音軌與曲目|SOLO by Emmanuel Pahud

 

上方為本專輯雙CD之詳細曲目語音軌順序,大家可見到帕胡德在樂曲順序安排上採用交錯式安排:以12首泰雷曼無伴奏幻想曲為主軸,每一首幻想曲搭配一曲現代經典~時而現代、時而巴洛克,聽覺上非常新鮮豐富而且不容易因為風格固定而感覺厭倦,是專輯曲序安排的巧思。

順著專輯曲序聽下來,在穿越古今的樂曲中,我們聽見了長笛的歷史,在音樂的軌跡中一步步探索著長笛音樂的過去與未來,令人感到雀躍。

 

一起欣賞 帕胡德於Youtube上的現場版,演奏細節跟裝飾音與CD錄音裡略有不同,因為他現場演出時都會稍微做出變化:
Emmanuel Pahud performs Fantasias No.2 and No.3 by G. P. Telemann - Liv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BlzxXl8qU0

 

 

[CD冊內頁]

以下為本專輯 CD冊內頁文字檔掃描,方便更有心深入了解本專輯的蹦友們,能夠有更多資料可閱讀。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 CD冊英文解說-1|SOLO by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 CD冊英文解說-2|SOLO by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 CD冊英文解說-3|SOLO by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 CD冊英文解說-4|SOLO by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 «獨奏»長笛演奏專輯 CD冊英文解說-5|SOLO by Emmanuel Pahud

 

滿分 五星專輯

推薦本專輯嗎?當然是肯定的~而且應該列入必敗唱片清單

筆者應邀於 MUZIK 謬斯客古典樂刊 唱片推薦裡曾寫過這篇文章,當時給了「技巧」、「詮釋」、「錄音」、「曲目選擇」與「專輯企劃」每個項目均為五星滿分的完美成績~放眼當今樂壇,以帕胡德演奏與錄音水準,筆者相信他如果謙稱第二,也沒人敢自居第一了。

 

443KHz 亮麗音色的奧秘  

不知道各位發現了沒?本張專輯除了錄音非常準確地錄下長笛音色的動態與帕胡德靈動無比的氣息控制外;為了呈現音色的亮麗感,帕胡德演奏音準是定在443Hz的,這是除了他本身過人的演奏能力外,或許是這張專輯音色如此清亮的另一個小秘密喔~與大家分享。(文:林仁斌)

 

與大家分享專輯中的曲目之一:
Emmanuel Pahud records 'Jade' for Solo Flute (Pierre-Octave Ferroud, 3 Pièce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F8D2HraG7I


【BON音樂】2019年1月 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音樂會

【BON音樂】2019年1月 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音樂會
2019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Taipei concert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9年一開始,就能在台灣聽見正宗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會,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MNA官方簡介:

全球三大、北美第一,芝加哥交響樂團成立於1891年,是美國最早職業管弦樂團。錄音黃金時期,在兩位匈牙利指揮萊納、蕭提的鐵血訓練之下,芝加哥交響殺出重圍,與歐陸的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分庭抗禮。在繼任的巴倫波因、海汀克持續鍛鍊下更站穩「北美第一」。累積超過900次錄音、坐擁62座葛萊美大獎,紀綠輝煌,現任音樂總監慕提(2010-至今),更將樂團帶向另一個高峰。

 

先說個小小內幕

這次芝加哥交響樂團來訪台灣,罕見地在謝幕時讓觀眾可以拍照,喜歡拍照的筆者終於可以在謝幕時光明正大地拍照了~

根據內部人士透露,原因是慕提上次來台灣演出謝幕時,心情大好。看到有現場觀眾拿起手機想拍他,他連pose都擺好了之後,沒想到兩廳院工作人員盡責地衝出擋住拍照...(大家應該都很熟悉這個場景吧...XD)

然後大師就生氣了😆 「為什麼我不能被拍?」

所以這次主辦單位就很貼心地請問大師,這次謝幕可以拍照嗎?回覆是「當然可以~」😍

所以本次音樂會謝幕,可說是「賓主盡歡」,演奏的音樂家愉快,聽音樂的觀眾滿足,拍照的我感覺太幸福了~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先分享兩張謝幕照片~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年78歲的帥氣指揮慕提,一直是古典樂界的天之驕子,獲得的榮譽獎項不勝枚舉,音樂之路上也曾發生過因為過度專注而被歌劇院員工發信要求總監辭職這樣的事件,但是他一路上為藝術執著堅守奉獻。自2010年5月5日起,慕提就任芝加哥交響樂團,成為第十任音樂總監,也一路在這8年多來,帶領芝加哥交響樂團不斷維持在全球高峰水準,連自己的「薪情」也維持在驚人的三百萬美元水準~

根據「紐約時報」2018年7月27日這篇由Zachary Woolfe撰寫之社論報導「水漲船高的指揮薪情:美國樂團指揮薪水創新高」(Baton Inflation: American Conductor Salaries Hit a New High)其中的文字提到:「慕提這位芝加哥交響樂團傑出的義大利領導人,每季在樂團支領300萬美金...」(Riccardo Muti, the septuagenarian Italian eminence who leads the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made just over $3 million that season...),各位就能想像這位來自義大利的超級指揮在樂壇是多麽的輝煌了吧~(歐耶~三百萬美金俱樂部,歡呼一下)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根據據英國留聲機雜誌估計,雖然慕提一年只要待在芝加哥交響樂團10週負責訓練與演出,但年薪應該不下百萬美金;加上去年瑞典知名的妮爾森獎,又頒發一百萬美金獎勵慕提10年來對音樂的奉獻與熱情,因此,慕提也被美國媒體譽為「百萬美金大師」,確實其來有自。(引述自「自由時報副刊」)

 

2019.01.20. 音樂會曲目

| PROGRAMME |
柴可夫斯基:E小調第五號交響曲,作品64
Tchaikovsky: Symphony No.5 in e minor, Op. 64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交響組曲
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交響組曲
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iYdlbP4sRk

 

喜歡被拍照的大師,在謝幕享受掌聲之後,很開心地與台北現場觀眾們聊天,態度親切隨和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大師入場時,走路都有風,真是帥氣啊~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晚在林姆斯基.高沙可夫之⟪天方夜譚⟫交響組曲中擔任小提琴獨奏的樂團首席陳慕融(Robert Chen),與慕提開心地握手,接受指揮恭喜。Robert Chen 1999年起加入芝加哥交響樂團,是台灣第一位擔任美國五大樂團首席人物,歷任樂團三位音樂總監:慕提、 巴倫波英(Daniel Barenboim)與布列茲(Pierre Boulez),演奏實力精湛,也是樂團最核心實力派。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樂團首席 - 陳慕融融(Robert Chen)小檔案(取自MNA facebook)

名師弟子 獲獎無數
陳慕融七歲時開始學小提琴,三年後,與家人搬到美國洛杉磯,向羅伯特‧里普賽學琴,並參加海飛茲大師班;之後考入茱莉亞音樂學院,師承桃樂絲‧狄蕾及川崎雅夫,並得到音樂碩士學位。1994年,陳慕融獲漢諾威國際小提琴大賽首獎;此外,他也獲得國家青年基金會比賽獎、柯曼室內樂演奏比賽獎、艾斯本音樂節演奏比賽獎、台北國際小提琴大賽第二大獎、美國移民法律基金會所頒美國傳統獎和台美基金會人文科學獎得獎人。表演生涯之外,他也在芝加哥羅斯福大學授課。

五大樂團首席 台灣第一人
陳慕融自1999年起即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是第一位進入美國五大樂團擔任首席的台灣人。他也以獨奏家的身分,與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莫斯科愛樂管弦樂團、新日本愛樂管弦樂團、台灣國家交響樂團、柏林歌劇院交響樂團、北德廣播交響樂團和伯恩茅斯交響樂團合作。

陳慕融1996年剛畢業開始求職時,適逢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樂團首席退休,前去報考卻名落孫山;隔年陳慕融成功進入費城交響樂團。一年半後,陳慕融得知芝加哥首席依舊從缺,他便與芝加哥交響樂團當時音樂總監巴倫波英會面試奏;巴倫波英相當讚賞他的琴藝,並邀請他報考樂團首席;這一次順利成功,成為美國頂尖五大樂團中、第一位華裔的樂團首席。陳慕融自己是這麼形容的:「芝加哥交響樂團招募首席的這三年,第一天我去考、最後一天我又去考了,結果就在最後一天考上了!」

芝加哥交響樂團的獨奏明星
2000年,他首次在巴倫波英指揮下與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出協奏曲,又於2003年和樂團舉行艾略特‧卡特的小提琴協奏曲首演,2005年則和樂團、指揮巴倫波英一同演出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而2006年,他也和同樣的組合進行奧古斯塔.瑞德.托馬斯《星之頌歌》的世界首演。此外,他與樂團也在美國南部拉維尼亞與指揮克里斯多夫‧艾森巴哈和詹姆斯‧康隆共同演出。同時他也經常各大交響樂團擔任客席音樂家。

2000年六月拉維尼亞音樂節,陳慕融首次以獨奏家的身分和馬友友、艾森巴哈所指揮的芝加哥交響樂團一同演出聖桑的《謬思和詩人》;同年十一月和十二月,他也在巴倫波英與芝加哥交響樂團的聯票音樂會中,演出莫札特第四號小提琴協奏曲。陳慕融最近一次的對外獨奏表演是在2011年七月的拉維尼亞音樂節,演出曲目為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這次是與指揮康隆合作;贊助音樂會則是在2012年六月慕提指揮的帕格尼尼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

身為室內樂家,陳慕融曾和指揮及鋼琴家巴倫波英、小提琴大師帕爾曼和祖克曼、大提琴巨擘馬友友等知名音樂家,在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廳和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他經常和萬寶路音樂家一同巡迴演出,他同時也是約翰尼斯弦樂四重奏的創始者之一。陳慕融也曾參加許多音樂節,例如聖菲室內樂音樂節、拉荷亞室內樂音樂節和德國莫里茲堡音樂節。

 

之後慕提一一請各聲部首席起立接受觀眾掌聲:

雙簧管首席:William Welter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單簧管首席:Stephen Williamso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長笛首席:Stefán Ragnar Höskuldsso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短笛手:Jennifer M. Gun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法國號首席:Daniel Gingrich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小號首席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長號首席:Jay Friedma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木管群獨奏者: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法國演奏者:

 

打擊組演奏者: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眾聲部接受掌聲之後,主辦單位安排了美少女為大師獻花~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收到花束,開心又滿意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夜的安可曲:義大利歌劇⟪Fedora⟫間奏曲(浪漫又唯美)

Umberto Giordano(1867-1948):“Intermezzo” from Opera ⟪Fedor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jyTKpbN8o

 

演奏安可曲之前,慕提很可愛地不斷提醒大家,這是「義大利音樂喔~」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開心地步出舞台,揮一揮手開心地道別,祝福您身體健康,要趕快再回台灣演出喔~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這次的音樂會謝幕實在太歡樂了。感謝主辦單位開放拍照,筆者才能記錄下完整的音樂會結尾。

其實音樂會謝幕時已經不在演出曲目範圍內,筆者一直認為只要音樂家同意,開放謝幕時拍照,能夠更加完整地留下許多音樂家在台灣表演的身影,保存這份美好的回憶。

幾乎筆者每次貼出音樂家謝幕照時,音樂家看到後都會主動來facebook標籤自己。

因為他們自己也非常感動於自己所投注心力完成的表演,看到自己的演出照片與被用心拍攝,都非常開心。

也因此筆者認識了好多國外獨奏與樂團音樂家,更加拉近距離與友誼。

 

最後分享慕提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全曲
2015/05/07 實況演奏(貝多芬生日: 1824/05/0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OjHhS5MtvA&feature=youtu.be


【BON音樂】國際知名 次女高音 喬伊斯‧狄杜娜朵 台灣音樂會

【BON音樂】國際知名次女高音 喬伊斯‧狄杜娜朵 台灣音樂會
After Joyce DiDonato Taiwan premier 2019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今晚是個很棒的夜晚,剛欣賞完 Joyce DiDonato【戰爭與和平】現場音樂會,心中感動滿滿,於是寫下這篇文章。

 

之前筆者寫過 Joyce DiDonato 的介紹專文,有興趣點閱請按此→【BON音樂】國際知名次女高音 喬伊斯‧狄杜娜朵 首度訪台專文

 

今晚的音樂會是她2017年奪得英國留聲機大獎與德國回聲大獎的經典曲目【戰爭與和平】現場樂團版~原本就知道會以類似劇場的方式演出,沒想到進入音樂廳之後,除了看見已經裝置好的舞台之外,也看見有個很像 Joyce DiDonato 的假人,動也不動就坐在舞台上...

開演前,靜靜坐在舞台上的Joyce DiDonato | 攝影. 林仁斌
開演前,靜靜坐在舞台上的Joyce DiDonato | 攝影. 林仁斌

 

仔細一看,居然是她本人耶...旁邊工作人員告訴我說, Joyce 正在準備,要讓自己完全進入上半場的戰爭情緒...

當然二話不說,隨身相機拿出來就記錄下這開演前的一刻囉~

另一個驚喜,是全身肌肉的小鮮肉舞者 馬奴爾・帕拉索(Manuel Palazzo),也直接側臥在舞台上,陪著 狄杜娜朵 一起培養開演前的情緒...XD

這當然更要直接拍下來造福忠實蹦友們,免猶豫啦~

舞者 馬奴爾・帕拉索(Manuel Palazzo),也直接側臥在舞台上,陪著Joyce 一起培養開演前的情緒 | 攝影. 林仁斌

 

正在拍照的筆者,剛好宣煌被拍下...XD | 攝影. 施宣煌

以下簡介今晚音樂會的主軸

這次來台灣的音樂會製作《美聲之戰爭與和平》,源自喬伊斯‧狄杜娜朵本人的構思,所以她也掛名製作人: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當2015年底巴黎自殺炸彈客的無差別殺戮造成數百人死傷,人心惶惶…動盪恐攻…自殺炸彈…槍枝掃射的火光,彷彿將這世人最愛的浪漫花都變成人間煉獄。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身為音樂家的狄杜娜朵喬伊斯‧狄杜娜朵,想為戰事不斷的世界找到一條通往和平的路。她希望以「戰爭與和平」為題唱出戰爭的殺戮與恐懼,也喚醒世人要有不放棄追求和平的勇氣。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狄杜娜朵表示,恐攻事件之後她思考很多:「音樂家不應該躲在象牙塔裡,雖然這是我個人的構想,但我希望透過這個計畫,帶樂迷尋求如何在亂世找到平靜的答案。」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狄杜娜朵這一系列的「戰爭與和平」曲目已經巡演包括俄羅斯以及美國,聲樂權威雜誌《歌劇世界》樂評就表示,如果說有誰能唱出巴洛克式的曲目還能表現戰爭與和平之間的衝突感,非狄杜娜朵莫屬。評論也說,「狄杜娜朵讓樂迷感受到音樂,不只是因為她演唱巴洛克曲目的美聲技巧,而是她的音樂與樂迷分享了情感。」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在「戰爭」部分,狄杜娜朵找的曲子重現了人類對戰爭的各種情緒反應,包括韓德爾神劇《耶弗他》拿女兒獻祭時,妻子所唱的〈恐怖場景〉、《凱撒大帝》中當凱撒殺了埃及將軍後,他兒子所唱的「憤怒啊,從我心底甦醒」等等。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在「和平」部分,樂曲包括普賽爾戲劇音樂《班杜卡》裡這位居爾特女王祈求和平揭開序幕,最後在歌劇《凱撒大帝》中,埃及豔后克莉奧佩拉因凱撒的拯救,唱出欣喜的「從暴風中歸來」,表達了人類對於和平的無限渴望。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歌劇女皇喬伊斯.狄杜娜朵《美聲之戰爭與和平》

 

這套【戰爭與和平】曲目為她贏得2017年英國留聲機大獎與德國回聲大獎。

曲目如下:

戰爭

韓德爾:<恐怖場景,災難場景>選自神劇《耶弗塔》
George Frideric Handel Jephtha, HWV 70, I: Scenes of horror, scenes of woe

里奧:<拿起那把劍,你這野蠻人!>選自歌劇《安德洛瑪卡》
Leonardo Leo Andromaca, Act I: Prendi quel ferro, o barbaro!

德.卡瓦利耶里:交響曲《靈魂與肉體的描繪》
Emilio de’Cavalieri :Rappresentazione di Anima, et di Corpo, Sinfonia

普賽爾:為3把小提琴與低音提琴所作的g小調夏康舞曲
Henry Purcell:Ciaconna in sol min for 3 violins and basso

普賽爾:<黛朵的悲泣>選自歌劇《黛朵與伊尼亞士》第三幕
Henry Purcell Dido and Aeneas, Act III: Dido’s Lament

韓德爾:<我的思緒折磨我>選自歌劇《阿格碧娜》
George Frideric Handel Agrippina, HWV 6, Act II: Pensieri, voi mi tormentate

傑蘇阿爾多:《我哀傷的靈魂》(器樂曲)
Carlo Gesualdo:Tristis est animam mea (Instrumental)

韓德爾:< 讓我哭泣吧!>選自歌劇《利納爾多》 第二幕第四景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inaldo, HWV 7, Act II Scene 4: Lascia ch’io pianga

和平

普賽爾:<他們告訴我們您至高無上的力量>選自歌劇《印第安女王》第四幕
Henry Purcell The Indian Queen, Z.630, Act IV Scene 2: They tell us that your mighty powers

韓德爾:<晶瑩剔透的溪流潺潺流動著>選自歌劇《蘇珊娜》第二幕
George Frideric Handel Susanna, HWV 66, Act II: Crystal streams in murmurs flowing

帕爾特:《賜我平靜》
Arvo Pärt:Da pacem, Domine

韓德爾:<小鳥們,你們在唱些什麼?>選自歌劇《利納爾多》第一幕第二景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inaldo, HWV 7, Act I Scene 2: Augelletti, che cantate

韓德爾:<深夜過後>選自歌劇《阿里歐唐德》第三幕
George Frideric Handel Ariodante: Dopo Notte

 

讓我們來欣賞開場曲目:

韓德爾:<恐怖場景,災難場景> 選自神劇《耶弗塔》
George Frideric Handel Jephtha, HWV 70, I: Scenes of horror, scenes of woe

韓德爾的最後一部神劇《耶弗他》 取材自舊約聖經士師記。耶弗他向上帝起誓若能率領以色列士兵贏得勝利,就將第一個從家裏出來迎接他的生物獻給神做為獻祭…結果出來的竟是自己的女兒…,這段音樂是耶弗他之妻子所唱的「恐怖場景」…

https://youtu.be/urnksGobOf0

 

然後是上半場結束前充滿感動的:

韓德爾:< 讓我哭泣吧!>選自歌劇《利納爾多》 第二幕第四景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inaldo, HWV 7, Act II Scene 4: Lascia ch’io pianga

https://youtu.be/PrJTmpt43hg


下半場主軸進入「和平」,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曲目是:

韓德爾:<小鳥們,你們在唱些什麼?>選自歌劇《利納爾多》第一幕第二景
George Frideric Handel Rinaldo, HWV 7, Act I Scene 2: Augelletti, che cantate

https://youtu.be/dSAZhfMv7rk

 

演奏 Sopranino 木笛與舞者以及狄杜娜朵互動之「小鳥」為 Anna Fusek,演奏得真棒~而且最酷的是她是小提琴演奏者,木笛獨奏一吹完就坐回樂團繼續拉琴,真是好崇拜啊~(後來才知道她是長笛與大鍵琴琴高手蔡佳璇老師的20年同學~)

感謝佳璇老師分音樂會後與Anna Fusek之合照照片~

蔡佳璇老師(左)與 木笛+小提琴演奏者 Anna Fusek

 

整場音樂會聽下來,來自義大利的金蘋果古樂團音色優美,樂句精緻優美,與狄杜娜朵的美聲非常搭配;而狄杜娜朵首次的台灣音樂會更是讓人驚艷,敬業又熱情的她,今晚的音色變化與表現,讓觀眾飽足了耳福,套句年輕人的話,今晚的音樂會就像「吞CD」一樣精彩,讓人感動無比(大姆指讚~)

狄杜娜朵攜手帥指揮與小鮮肉舞者謝幕時,偶忍不住又來一張...

指揮 / 葉梅里亞尼切夫 (Maxim Emelyanychev)、喬伊斯‧狄杜娜朵 (Joyce DiDonato)
舞者 / 馬奴爾・帕拉索(Manuel Palazzo)、義大利金蘋果古樂團 (il Pomo d’Oro)
攝影 | 林仁斌

 

沒想到謝幕過後,狄杜娜朵拿起麥克風,感性地對觀眾們說起這個計畫的緣由,結合了歌唱、燈光、舞蹈與音樂的整體藝術,企圖呈現出包含戰爭與和平這兩樣反差極大的元素,她也期待這樣音樂帶給大家更多的思考空間,更給觀眾們提出了問題:「我們要繼續混亂?還是以和諧繼續未來呢?

Joyce DiDonato 精彩音樂會後的謝幕神情 | 攝影. 林仁斌

 

在熱烈掌聲中,宣佈了今晚的安可曲目~理查.史特勞斯藝術歌曲: «明天» (Morgen)!

她也說到:「期許每天結束,我們都能期待一個更好的明天到來,就如同這首歌曲裡絕美的意境~」

Joyce DiDonato 精彩音樂會後的謝幕神情 | 攝影. 林仁斌

 

一起欣賞這首筆者非常非常喜愛之歌曲:

理查.史特勞斯藝術歌曲: «明天» (Morgen)
Richard Strauss: «Morgen»  op.27 No.4

https://youtu.be/GV-TRtu9Qec

 

聽完實在感動無比,只覺得聽完女皇真是超療癒,感覺心靈平靜、世界宇宙和平、走路有風、睡覺睡到自然醒🌟

«Morgen» 中德歌詞對照:

理察.史特勞斯:明天
Richard Strauss, Morgen, op.27 No.4

而明天,太陽將再度閃耀
Und morgen wird die Sonne wieder scheinen,

那條我將踏上的道路
Und auf dem Wege, den ich gehen werde,

對喜悅的我們來說,將再度
Wird uns, die Glücklichen, sie wieder einen,

融入這呼吸著陽光的大地…
Inmitten dieser sonnenatmenden Erde…

我們將緩緩地,靜默地走向海
Und zu dem Strand, dem weiten, wogenblauen,

那遼遠的,波動著藍光的海
Werden wir still und langsam niedersteigen,

我們將彼此凝望,不發一語
Stumm werden wir uns in die Augen schauen,

朝我們沉落的,是喜悅的靜謐…
Und auf uns sinkt des Glückes stummes Schweigen…

原詩:約翰·亨利·麥凱
John Henry Mackay 1864-1933

 

女皇謝幕完畢,開心步下舞台 | 攝影. 林仁斌

 

參與演出者:
次女高音&製作人 / 喬伊斯‧狄杜娜朵 (Joyce DiDonato)
指揮 / 葉梅里亞尼切夫 (Maxim Emelyanychev)
義大利金蘋果古樂團 (il Pomo d’Oro)
舞者 / 馬奴爾・帕拉索(Manuel Palazzo)

義大利金蘋果古樂團 (il Pomo d'Oro)
義大利金蘋果古樂團 (il Pomo d’Oro)

 

筆者與茱麗葉很開心地在國家音樂廳中庭的狄杜娜朵大幅海報前留念

 


【BON攝影】2018.12.12. 讀賣日本交響樂團首訪台灣音樂會 - 台北彩排(指揮:小林研一郎)

【BON攝影】2018.12.12. 讀賣日本交響樂團首訪台灣音樂會 - 台北彩排(指揮:小林研一郎)
2018' Yomiuri Nippon Symphony Orchestra Rehearsal Session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非常榮幸應國際沛思文教基金會的邀請安排,2018年12月12日至國家音樂廳拍攝首次來台灣演奏的讀賣日本交響樂團音樂會前彩排。

一抵達國家音樂廳,有別於歐美樂團的地方是:已經有許多團員自主地在音樂廳舞台上練習。

例如這位打擊團員,不斷地練著最輕的pp力度,因為在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三樂章裡,有段雙鈸極輕的段落,需要準確地拍點與鋼琴獨奏對應,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技巧。到了晚上音樂會現場,這幾個極難最輕音,完美地與指揮手勢及鋼琴獨奏相合。(連上個月聖彼得堡愛樂在國家音樂廳音樂會時,打擊樂手都沒有打得這麼準確~)這麼認真練習之後的成果,實在很令人讚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今天的協奏鋼琴家:我的偶像小山實稚惠也提前至舞台上熟悉今天的鋼琴,她快速仔細地練過重要樂段,筆者也趁機開心地與她合照。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筆者開心地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合照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陳建安攝影)

「火焰指揮家」日本著名指揮小林研一郎(Ken-Ichiro Kobayashi, b. 1940-)也進入舞台,與團員寒暄。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準備開始彩排,他抽出他自己特製的長柄指揮棒。(好像日本武士 Samurai啊~~~)

對於小林研一郎的特殊指揮棒,連日本維基百科都有介紹:「グリップの長い、独特の自作指揮棒を使用。」(小林研一郎使用長握把,獨特的自製指揮棒。)

長焦段在身邊,剛好來特寫一下: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細看一次照片,發現他指揮棒盒裡同時有兩支。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指揮棒的握柄,果然特色長(黑色部分):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彩排前置練習結束,樂團人員於17:00準時集結舞台,首席調音準備開始今天的音樂會。

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開練前,小林大師反而先對全體團員鞠躬敬禮,禮數充分週到。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先從管絃樂曲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開始練習,由於筆者也是管弦樂指揮,彩排的進度快得讓筆者訝異:小林只挑選重要的段落讓樂團試音,毫不拖泥帶水。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結構對指揮來說並不複雜,但仍有許多控制與技術的變化。

號稱「不看譜的指揮家」,小林彩排時非常精準地從第一樂章起,要求幾個重要樂段,讓樂手熟悉他要求的效果。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彩排時,小林研一郎不斷地向樂手道謝(每一個樂句喔~)。每一個段落樂句結束,他不厭其煩地說著「謝謝」「太棒了」;雖然禮多,但是相信每一位團員都滿滿地感謝著指揮珍惜他們的演奏。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精緻、準確的要求團員們做到他期待的音樂與細節。對於樂手的重要solo,指揮告知團員希望能夠「投射給觀眾」並實際演練:只要樂手達到要求,立刻給予讚許,完全不在舞台上浪費時間多餘反覆或隨意浪費樂手專注力與體力。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指揮強大的氣場,塑造出樂團強大的能量。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真劍勝負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五第二樂章裡,法國號有一段柔美精彩的長獨奏,獨奏者相當年輕,音色自然清亮,聽著非常舒服。(拍攝當下不知道為何法國號獨奏沒坐在首席位置而坐在第二位,後來知道原因。請續見下方文字會說明)

20181212-法國號獨奏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法國號獨奏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開頭,法國號獨奏在弦樂前奏之後馬上需要演奏一段非常柔美的長主題,這段音樂柴可夫斯基標示了非常多的力度與表情記號,記譜相當清晰精緻更可說是法國號柔美音色代表性的獨奏段落之一。

譜例: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譜

指揮聚精會神閉目凝聽,在法國號手演奏完畢之後,示意全團給予掌聲鼓勵~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備註:
後來與沛思基金會執行長大公子Jeffery訊息聊天,才知道這位年輕的法國號solo,其實是新進樂團的年輕樂手,指揮特地讓他嘗試表現看看,而樂團也對他的表現非常滿意喔~

彩排的樂團照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日本人注重禮節這一點,在音樂會中相信許多人都有看到:柴五的樂章開始前,小林會向樂手鞠躬之後才起手指揮音樂。(是真的彎腰鞠躬,不是點頭示意)

這種注重禮節並尊重樂手的動作,讓每一位樂手在舞台上傾盡自己的全部,彷彿用生命在演奏一般,每一段音樂的音色都讓觀眾非常感動。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打開琴蓋的工作人員,只要搬動椅子或鋼琴,隨身都帶著手帕,擦拭自己製造的指紋。首席彈奏鋼琴的標準音讓樂團調音之後,也拿手帕擦拭鋼琴鍵盤。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接著筆者的偶像~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登場💖

1985年,我開始認識蕭邦國際大賽...當年買了一張CD,是蕭邦鋼琴大賽得獎者音樂會,收錄1985年第11屆首獎到六獎得獎者每位鋼琴家的演奏。

小山實稚惠(Michie Koyama)是當年的第四獎,但她所彈奏的蕭邦練習曲細膩動人,深刻印在我心。

後來知道她是首位在日本完成音樂教育,且同時於柴可夫斯基(1982)及蕭邦(1985)兩項國際大賽中同時獲獎的日本鋼琴家,在日本地位崇高深具代表性,更是佩服不已。

從沒想過會在舞台上遇見她,這麼近的距離欣賞她的演奏~幫她拍照記錄彩排,感謝攝影讓我另類合照,又圓了一個夢。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與指揮進行音樂上的溝通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精彩演奏中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舞台下方往上拍攝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強力和弦後 勝利的手勢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一起以連續照片,欣賞指揮家小林研一郎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兩人在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中,精彩的音樂對話與合作: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光是看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彩排之後的表情,就知道演奏音樂是多麽開心的事情~(我也喜歡看音樂家的樂譜,非常有意思。小山使用的國際版樂譜,光看就知道已經一翻再翻~歷史悠久)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準備退場休息,樂團人員趨前恭喜愉快地與她交談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Bonus 照片. 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筆者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筆者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對於同時聽到彩排與音樂會的我來說,這樣為了音樂全心付出的一群音樂家,衷心敬佩。整個樂團的職人態度,從弦樂到管樂、擊樂,每一位樂手都擁有完全精準的合奏技巧,在指揮的手勢之下,他們就做出積極回應,而且幾乎零失誤。(這好像在看音樂的職棒:教練給予指示,球員全力取勝~噗)

樂團演出結束,舞台上團員彼此互相握手,道謝。

這麼多細節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凌晨三點多才能入眠。無論你看到的是哪一點,昨夜都是感動的一晚。

恭喜沛思國際沛思文教基金會,李執行長您的心願,也在昨日安可曲⟪望春風⟫裡功德圓滿。

撰寫此文同時,也為您獻上永遠的 祝福您🎊


20181127-Pianist: 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and Jen-Pin LIN

【BON攝影】2018.11.27. 法國青年小號大師—羅曼·勒盧 Romain Leleu彩排拍攝

【BON攝影】2018.11.27. 法國青年小號大師—羅曼·勒盧 Romain Leleu彩排拍攝
2018' Romain Leleu Trumpet Rehearsal Session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8.11.27.筆者下午前往國家音樂廳拍攝法國青年小號演奏大師羅曼·勒盧(Romain Leleu, b.1983-)的彩排。

20181127-Pianist: 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and Jen-Pin LIN
20181127-Pianist: 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and Jen-Pin LIN(筆者林仁斌)

羅曼‧勒盧於2009年獲得素有法國葛萊美獎之稱的法國勝利古典音樂桂冠大獎「年度最佳器樂演奏家」,他以其完美音色與超技的演奏,被公認是當代最優秀的小號演奏家之 一。

今年35歲的羅曼‧勒盧,2018年起獲聘進入法國國立里昂高等音樂學院任教,可說是法國青年演奏家裡在演奏與教育方面,都出類拔萃的人物,未來絕對值得大家持續追蹤認識。

而今天的鋼琴家 François Dumont(b.1985-) 也是響噹噹的人物,曾獲2010年第16屆國際蕭邦鋼琴大賽第五獎。


 

L'un des plus brillants interprètes de sa génération. —Direct Matin「這個世代最傑出的演繹者之一。」—法國地鐵早報《直擊早晨》

 

小號演奏家 羅曼‧勒盧(Romain Leleu)簡介:(文字內容取自歐普思音樂藝術網站)

出生於法國,師事小號大師艾力克‧歐畢耶(Eric Aubier),羅曼‧勒盧在15歲時進入 法國巴黎高等音樂院就讀。2003年即榮獲小號首獎與室內樂獎項。隨即赴德國卡爾斯魯 爾音樂院就讀,師事具有德國「小號教父」美譽的弗里德里希(Reinhold Friedrich)教 授。勒盧所演奏的曲目廣泛,從巴洛克協奏曲到二十一世紀的當代作品,讓他成為各大 樂團爭相邀約合作的獨奏家,包括法國國家管絃樂團、法國里爾國立交響樂團、 法國國立洛林管弦樂團 、奧佛涅交響樂團、德國巴登-符騰堡海爾布隆室內樂團、波羅地海巴洛克古樂團、金澤管弦合奏團、斯洛伐克小交響樂團、聖彼得堡室內樂團、薩拉多夫交響 樂團以及科索沃愛樂樂團等...。

羅曼‧勒盧也是許多國際音樂節的常客,曾受邀演出過的有法國狂熱之日音樂節、柯爾 馬國際藝術節、蒙頓音樂節、韋澤爾河古典音樂節、法國電台與蒙彼利爾音樂節、漢斯夏日音樂節等。他曾首演過許多當代新創之作品,包括Martin Mataton的《Trame XII for Trumpet and Orchestra》、Philippe Hersant的《Folk Tunes for Solo Trumpet》、 Karol Beffa的《Concerto for Trumpet and Orchestra, Subway for Trumpet and Piano》 以及Jean Baptiste Robin的《Récits Héroïques for trumpet and organ》等。

他也以室內樂見長,曾與Thierry Escaich、Olivier Vernet、Igor Tchetuev、the Convergences Ensemble等人一起合作。2005年獲得法國阿達米協會的古典音樂新秀獎、法國里昂室內樂大賽、芬蘭Lieksa國際小號大賽,青年演奏家秋季音樂節暨國際大賽 (1999)、法國國民銀行集團基金會大獎(2009)及SAFRAN音樂基金會大獎(2010) 等多項大獎。

羅曼‧勒盧目前由 Aparté/Harmonia Mundi和Sony等公司發行了多張專輯唱片,皆廣獲好評。羅曼‧勒盧同時也經常受邀國內外多所音樂院擔任大師班講座,如法國各區高級 音樂學院、韓國國立首爾大學、日本東京音樂學院、美國辛辛那提音樂學院、墨西哥梅 里達國際銅管學院、卡利亞里國際夏季學院等。2018年開始受聘於法國國立里昂高等音樂院擔任小號教授。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彩排實況:

在不同曲目中,羅曼‧勒盧會使用不同小號,變換調性與音色。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今天也使用了富魯格號,音色非常溫暖而且動聽~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三連拍~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滿滿的都是小號XD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用來演奏阿爾班:「威尼斯狂歡節」幻想與變奏曲的短號

Jean Baptiste Arban: Fantaisie sur Le Carnaval de Venise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他使用Yamaha的系列樂器,也是小號代言人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與鋼琴家彩排後合照(其實彩排好短,只有30分鐘XD)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也如同所有銅管演奏者,在彩排時他音色狀態比較保留,以確認樂曲速度與細節為主,把所有最棒的狀態保留在晚間音樂會時,音色才火力全開。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我非常喜歡他的歌唱風格,音樂的線條充滿迷人的句法,聲音色彩彷彿在空中飛翔,每一個技巧乾乾淨淨又能準確到位~在我心中,這就是標準法國獨奏家的樣子。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一起欣賞他精彩演奏的影片,曲目是 Théo Charlier - Etude No.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6NK0DF3PdI

 

他對於改編作品的感受是如此敏鋭(從選曲到改編,再至演奏),讓聽眾聆聽小號音樂的感度直接提升到全新的層次,給人的感覺是如此美好。

比才⟪卡門幻想曲⟫(錄音室選粹):

Bizet - Fantaisie sur Carmen - Romain Leleu [Studio Sess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SmKVNfle-I

 

皮亞佐拉:⟪自由探戈⟫

Piazzolla: LiberTan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yJRFq72cws

 

Romain是一位很開朗的音樂家,演奏之餘也都笑咪咪的,讓人覺得非常親和。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握住鋼琴家的手,然後拉近~活潑小號手的音樂會的謝幕,也與眾不同😄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cital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cital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cital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citall ©Jen-Pin LIN

晚上音樂會更是聽得非常開心,也很佩服主辦單位歐普思音樂藝術能夠引進這麼棒的音樂家,期待下次這美麗的聚會

 

攝影.文字 /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81107-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林仁斌 攝影)

【BON音樂】2018.11.06-07. 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 音樂會聽感

【BON音樂】2018.11.06-07. 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 音樂會聽感
2018' The St. 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at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反觀觀眾們的熱烈音樂會現場 - 危機,就是轉機!

2018.11.06-07. 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 連續兩天音樂會聽感

20181107-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林仁斌 攝影)
20181107-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林仁斌 攝影)

聖彼得堡愛樂交響樂團(俄語:Симфонический оркестр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ской филармонии)成立於1882年,是俄羅斯最古老的管弦樂團。

台灣時間11/3晚間18:45,也就是音樂會前3天,牛耳藝術接獲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通知,確認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 b.1938-)因身體不適不克來台演出。(OMG,我們都是衝著他來der~)

俄羅斯「人民藝術家」- 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 b.1938-

希望您身體能早日康復~

俄羅斯「人民藝術家」- 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 b.1938-)
俄羅斯「人民藝術家」- 指揮大師泰密卡諾夫(Yuri Temirkanov, b.1938-)

經過緊急商議,指揮確定改為現年82歲的法國指揮大師夏爾‧杜特華(Charles Dutoit, b.1936-),原本的鋼琴獨奏家尼可萊‧盧岡斯基(Nikolai Lugansky, b.1972)則維持不變。(鋼琴家沒變真是萬幸~)

而音樂會來台代打的指揮家,其實也是聖彼得堡愛樂交響樂團2018-19年官方正式合約的首席客席指揮:

Charles Dutoit Principal Guest Conductor of the St.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2018-2019
Charles Dutoit Principal Guest Conductor of the St.Petersbur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2018-2019

所以這場代打,算是九局後半的救援者,提前在六局上任?(XD)

 

兩天的演奏曲目經異動之後如下:

11/06 (Tue)
葛令卡:《盧斯蘭與魯蜜拉》序曲
拉赫曼尼諾夫:c小調第二號鋼琴協奏曲8
*柴可夫斯基:e小調第五號交響曲(異動後)

-
11/07 (Wed)
柴可夫斯基:波蘭舞曲,歌劇《尤金‧奧涅金》 
柴可夫斯基:降b小調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穆索斯基:《展覽會之畫》

 

先說結論,這兩天音樂會聽下來,只有滿滿滿的滿足感~

指揮家杜特華近年因為咪兔風波,引起許多人震驚與無法接受,但我認為這是私領域,不在本文中延續此話題,純粹講音樂會心得。

連續兩天的下半場純交響樂曲柴五與穆索斯基《展覽會之畫》,我認為杜特華的代打指揮可說是接近完美的。

作曲家_柴可夫斯基
作曲家_柴可夫斯基

身為當代指揮大師,杜特華對於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這個充滿肌肉的強力樂團,有著非常準確地掌握與驅動。當然如要細究一些與樂團不夠精準的配合之處,確實還是有(尤其是兩天的序曲與協奏曲),但是在這樣突來的緊急狀況之下,我覺得這兩場救火演出,真的救援非常完美。

第二晚的《展覽會之畫》杜特華整曲背譜指揮。

其實杜特華早在1997年就在DECCA與蒙特利爾交響樂團發行過唱片,國際間評價不俗,細節層次豐富,愛樂朋友們日後或許可以找出來欣賞。

Charles Dutoit_Mussorgsky: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Rimsky-Korsakov:Capriccio_CD
Charles Dutoit_Mussorgsky: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Rimsky-Korsakov:Capriccio_CD

 

在他的雙手與豐富肢體語言之下,信手捻來都是音樂;全身從眼神、腳踝、膝蓋到髖關節,這位老司機顯得處處靈活,令人猜不到舞台上這位正在活躍指揮的音樂家居然已經82歲了...他面對觀眾的台風與舞台動作更是自然流暢,讓人充分感受到這位老牌指揮過人的魅力。

樂團部分,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本身就是充滿強大肌肉的交響機器,從弦樂到銅管,能量豐富充沛(木管部分就比較秀氣一點),每每在強力齊奏時,能夠投射出與歐洲樂團不同的燦爛感與厚實度;用「有血有肉」形容可能還不夠,是「有血有肌肉」。(喜不喜歡就見仁見智囉~)

充滿強大肌肉的交響機器_聖彼得堡愛樂交響樂團
充滿強大肌肉的交響機器_聖彼得堡愛樂交響樂團

繼昨晚的柴五聽得非常感動之後,今晚的《展覽會之畫》在最後的「基輔城門」段落,樂團強齊奏一句又一句邁向音樂高峰,讓我幾乎在音樂裡看見了全日照又金光閃閃的基輔城門~在管弦樂魔法師拉威爾的重新配器之下,俄羅斯昔日音樂榮光,讓人感動滿滿幾乎落淚。

基輔城門_Golden_Gate_Kiev_
基輔城門_Golden_Gate_Kiev

 

金色城門來特寫一下:

La Grande Porte de Kiev
La Grande Porte de Kiev

獨奏家部份,超棒的俄羅斯獨奏家尼可萊‧盧岡斯基(Nikolai Lugansky, b.1972-,是1994年柴可夫斯基國際音樂大賽銀牌得主(金獎從缺),連續兩天給了令人非常滿意的現場精湛演出:第一天的拉赫第二號,雖然因為鋼琴調音因素讓人對琴音產生疑慮,但盧岡兄接近完美的技巧與渾厚的力度,實在讓人非常佩服。

鋼琴家尼可萊.盧岡斯基_Nikolai Lugansky
俄羅斯鋼琴家尼可萊.盧岡斯基_Nikolai Lugansky

 

今晚感謝最專業的顏華容老師告知鋼琴音律問題原因。

原來是因為樂團方面要求調音師要調音至443Hz,但國家音樂廳的鋼琴長期維持在442Hz,結果因為短時間內調音,琴弦音準無法維持定頻而跑掉,導致音律不和諧,也影響了鋼琴原本之共鳴與完整性。但今晚第二天的柴一鋼琴聲音與音律確實改善了非常多。

20181107_音樂會中場休息時與周欣穎老師、林薏蕙老師及顏華容老師合照
20181107_音樂會中場休息時與周欣穎老師、林薏蕙老師及顏華容老師合照

之前提過鋼琴大師席夫所堅持的:「鋼琴音色必須符合音樂氣質,他無法帶著鋼琴走天下,但一定得帶調音師。」可見得果有獨到之處。

話說自從席夫上次音樂會,見識過專屬調音師第一天調八小時,第二天再調四小時的慢工完美烹調音律之後,偶發現不知不覺也對鋼琴聲音更加注重了起來...🤣(這樣挑惕的耳朵其實不好啊...XD)

結論,雖然音樂會的指揮家不在原本計畫中,但是主辦單位能夠危機如此漂亮,真的非常厲害(謎之音:有去年的經驗嘛~)

兩天聽下來,非常非常滿足。

而昨天11月06日,更是柴可夫斯基於聖彼得堡逝世之125週年忌日(當年作曲家於第六號交響曲《悲愴》首演過後9天就過世了),因此能在這樣的時間點,於台灣親炙聖彼得堡愛樂管弦樂團現場演出,我更覺得是令人難忘的安排,這更要感謝主辦單位~

1893.11.06. Composer Tchaikovsky on his deathbed
1893.11.06. Composer Tchaikovsky on his deathbed

 

最後附上兩位音樂家在台灣的合照,照片來自盧岡斯基的facebook網頁,也與網友們分享筆者這兩天的聽感~

Nikolai Lugansky & Maestro Charles Dutoit in Taiwan
Nikolai Lugansky & Maestro Charles Dutoit in Taiwan

 


20181031-指揮家賈維與蘇黎世管弦樂團謝幕合照

【BON音樂】2018.10.31. 卡蒂雅+帕佛.賈維與蘇黎世管絃樂團 音樂會聽感

【BON音樂】2018.10.31. 卡蒂雅+帕佛.賈維與蘇黎世管絃樂團 音樂會聽感
2018' Paavo Järvi, Khatia Buniatishvili and Tonhalle-Orchester Zürich at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8.10.31. 晚間,到國家音樂廳欣賞卡蒂雅+帕佛.賈維與蘇黎世管絃樂團❤️

這場音樂會由美籍愛沙尼亞裔指揮家帕佛.賈維(Paavo Järvi)與蘇黎世管弦樂團(Tonhalle-Orchester Zürich)及新一代鋼琴家卡蒂雅(Khatia Buniatishvili)鐵三角組成,來台演出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與馬勒《第五號交響曲》。對於台灣媒體當然吸睛~分享一下新聞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CFafD_125U

 

音樂會當天的記者會照片 (取自網路/張震洲 攝)

帕佛.賈維(右)與卡蒂雅將在台北國家音樂廳共獻經典。 (張震洲 攝)

 

音樂評論

來自喬治亞的卡蒂雅,不只擁有性感美麗的外表,鋼琴實力曾被英國樂評視為最有希望成為當代最偉大的鋼琴大師之一的阿格麗希接班人,阿格麗希對她曾讚譽:「她有不凡的鋼琴天份,自然流露出音樂性與想像力,以及擁有光輝燦爛的技巧。」

有關於卡蒂雅的介紹,可參閱筆者之前蹦藝術之介紹專文→「按這裏

當晚曲目

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Rachmaninov Piano Concerto No 2 

馬勒第五號交響曲 
Mahler Symphony No 5

從上半場拉赫曼尼諾夫第2號鋼琴協奏曲結果反推,認真覺得如能先以一首開場序曲或管弦小品,讓樂團充分暖身再開始協奏曲,絕對會更好。

拉二鋼是卡蒂雅的「戰馬」,多年來國際間不斷演出~但作為今晚第一首開場曲目,許多地方與樂團明顯不夠整齊;卡蒂雅的觸鍵雖然快速凌厲,但或許受限體力狀態或其他原因,當晚演奏拉赫瑪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的力度與準確度,皆不在筆者熟悉的最佳狀態裡~雖然知道眼前已經是黃金組合,惜遺憾之處著實不少,不過卡蒂雅連彈兩首安可,對觀眾來說可說是開心極了~

下半場馬勒第五號交響曲,是蘇黎世的收復失土大作戰,整體來說非常成功~

第一樂章從一開始的送葬進行曲開始,樂譜上寫著「以精準的步伐,嚴格地、像送葬般地。」音樂情緒應營造出沉重、濃烈的悲愴感。但多處獨奏與合奏樂句之整齊度讓人有點擔憂...

第二樂章,a 小調,2/2 拍子。以德文指示為:「如暴風雨的激烈,並更加的加 激」,奏嗚曲形式。此時樂團似乎逐漸暖身進入狀態,音色張力表現也漸漸回溫。隨著樂章的進行,音響也越來越融合~

到了第三樂章,D 大調、3/4 拍子、詼諧曲,樂譜上指示為:「強有力而不太快地」。賈維在此樂章安排法國號獨奏改至右側獨立站著演奏,讓整個樂章的法國號音色非常畫龍點睛,令人驚艷~

這是法國號獨奏樂句的譜例:

譜例:馬勒第5號交響曲_第三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句
譜例:馬勒第5號交響曲_第三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句

而當樂曲進入到第四樂章稍慢板、F 大調、四四拍、三段體,也是電影「魂斷威尼斯」中知名的配樂樂段時,賈維帶領蘇黎世豎琴與弦樂群有著絕佳的搭配演出~整體聽感透明而優美,也展現出他對樂團的高度敏感與指揮技巧:經典、夢幻到令人只想停留在這段美好時光...

譜例:馬勒第5號交響曲_第四樂章_第一主題樂句
譜例:馬勒第5號交響曲_第四樂章_第一主題樂句

 

第五樂章,輪旋曲,D 大調,2/2 拍子,遊戲式的快板。這是輪旋曲式的終曲。馬勒以各主題賦格曲式展開,然後凝聚各主題,構成最後樂曲的高潮。而蘇黎世不負觀眾期待,在音樂會最後給了精彩的高潮迭起,終於樂團的音色的真正融合、溫暖,達到亮麗的色彩。

 

今晚弦樂的編制:(感謝新象環境文創提供)
小提琴一. 16人
小提琴二. 14人
中提琴. 12人
大提琴. 10人
低音提琴 8人

 

整體聽感來說,仍覺得當天弦樂低頻量感不甚足;木管群少了明星色彩;下半場樂團(尤其是銅管)的音色才真正暖開,進入最佳狀態~Bt the way, 第一小提琴群與法國號獨奏棒極了。

今晚的感受蘇黎世管弦樂團成立於1868年,是歷史超過百年的歐洲老團,由百位來自20個不同國家的音樂家們共同組成~演奏精緻又具有亮麗音色,很秀麗很氣質的歐洲團,呈現出與美國洋基團熱辣快炒完全不同的氣質~台灣觀眾非常熱情支持;以三樓正中央第三排來說,管弦色彩聽覺上非常滿足。

指揮大師帕佛.賈維(Paavo Järvi, b.1962-)曾榮獲兩座葛萊美獎、2010年回聲古典音樂「年度指揮獎」、英國留聲機雜誌及法國金音叉雜誌「年度最佳藝術家獎」、法國評論家協會「年度最佳音樂人物」,獲頒「西貝流士獎章」及德國回聲音叉古典大獎「當代錄音獎」等多樣獎項,現場觀察他對樂團與樂曲的駕馭能力更是高強,清晰的思路與功能性極強的手勢,大開大闔,無怪乎個大樂團爭相與他合作。

Paavo Järvi will become the Tonhalle Orchestra Zurich’s new Chief Conductor and Music Director as of the 2019/20 season.

他往往不求自己最華麗的姿態,把許多預備拍點給得非常非常明確,不斷引導樂團呈現出他預期的效果...;但樂團與指揮兩者間思維仍有些許落差,需要在現場追著細節非常仔細聆聽,才能知道這種差一點點的感受。(主因也是蘇黎世管弦樂團才剛剛與他簽約,兩者之間絕對需要更多時間彼此適應)

從樂團「官網網頁」得知,賈維已經與樂團簽訂從2019/20樂季開始的五年合約,因此這次亞洲巡演算是雙方正式新婚前的「前蜜月旅行」~讓人更加期待下一季兩者開始密切合作之後,更能水乳交融完美合一的境界到來。

在謝幕時,筆者順手拍攝了全團謝幕的照片,根據呂彥慶老師與筆者的分享,當天他看到照片時,就先傳給蘇黎世管弦樂團的銅管音樂家友人,之後全團瘋傳每個人都有照片。團員都說:「怎麼有這麼清楚的音樂會照片?太棒了!」,大家對於在台灣的正式演出非常開心,也珍惜這樣的照片回憶。

20181031-指揮家賈維與蘇黎世管弦樂團謝幕合照(林仁斌 攝影)
20181031-指揮家賈維與蘇黎世管弦樂團謝幕合照(林仁斌 攝影)

意外得知這個開心的小插曲之後,筆者也再次提供更高解析的原檔給呂老師,讓他再提供給團員們更高品質的照片檔案~比起新象.環境.文創在蘇黎世繁忙的亞巡行程中,為台灣爭取安排這麼棒的音樂會,嘉惠愛樂樂迷,這是筆者能做的一點點小事。

最後分享蘇黎世管弦樂團官網上的台灣簽名會:

音樂會主客雙方 -大人物合照時間

音樂會主客雙方 -大人物合照時間
音樂會主客雙方 -大人物合照時間

 

帕佛.賈維(Paavo Järvi)與卡蒂雅(Khatia Buniatishvili)兩位巨星俏皮合照~

帕佛.賈維(Paavo Järvi)與卡蒂雅(Khatia Buniatishvili)at Taipei, 2018
帕佛.賈維(Paavo Järvi)與卡蒂雅(Khatia Buniatishvili)at Taipei, 2018

 

卡蒂雅(Khatia Buniatishvili)福利時間

卡蒂雅(Khatia Buniatishvili)at Taipei, 2018 _福利時間
卡蒂雅(Khatia Buniatishvili)at Taipei, 2018 _福利時間

楊頌斯(左)與卡拉揚 ©Mariss Jansons

【BON音樂】楊頌斯與BRSO 2018年台灣巡迴專題報導 -1

【BON音樂】楊頌斯與BRSO 2018年台灣巡迴專題報導 -1

Mariss Jansons & BRSO 2018 Taiwan tour -1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管弦鋼鐵人– 楊頌斯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 黃金組合即將再次訪台

文. 林仁斌(樂團指揮、蹦藝術 網站執行長)

2018年11月中旬,兩廳院的超級好朋友~楊頌斯Mariss Jansons,  b. 1943)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BRSO)黃金組合即將再次訪台。今年最特別的安排是除了在台北國家音樂廳之外,楊頌斯與BRSO還將首次造訪台中歌劇院與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音樂廳,以五天四場音樂會的規模在北中南遍地開花,讓這全球十大樂團之一的美妙樂音傳遞全台,造福愛樂樂迷。本篇文章將聚焦在明星指揮家楊頌斯的成長背景介紹~

筆者整理今年楊頌斯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台灣巡演的場次如下,詳細售票資訊大家可上兩廳院售票系統,登入日期之後查詢,或按下場次直接進入音樂會售票連結頁面:

筆者註:有關指揮家楊頌斯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筆者之前已經撰寫過一篇專文,大家亦可點閱 →這篇文章【BON音樂】歡慶75歲生日~楊頌斯與BRSO宣佈續約至2024年來補充欣賞喔~


 

鋼鐵之心 · 堅強意志

擁有「鋼鐵之心」的指揮大師 楊頌斯(Mariss Jansons, b. 1943)
擁有「鋼鐵之心」的指揮大師 楊頌斯(Mariss Jansons, b. 1943)

 

許多人都知道,楊頌斯曾於1996年指揮普契尼歌劇《波西米亞人》演出最後一幕時,因為心臟病突發倒在指揮台上,當時引發觀眾震驚。幸而後來匹茲堡的外科醫師在他的胸腔裡安裝了一個「心律調節器」(Artificial pacemaker):這是一個對心臟肌肉發出持續與規律的電擊刺激,以維持心臟的持續跳動正常工作的裝置。

漫威漫畫「鋼鐵人」東尼.史塔克 ©Marvel Studio

咦?怎麼聽起來好像很熟悉:這不就像是漫威漫畫裡著名的「鋼鐵人」東尼.史塔克嗎?原來鋼鐵人也有了管弦樂團指揮版本~~~XD

當年的幸運獲救,他鬼門關前走一遭,死裡逃生,也改變了許多人生觀念:畢竟他的父親阿爾維茲·楊頌斯(Arvīds Jansons, 1917-1984),當年正因為心臟病同樣於舞台上病發,但卻沒像楊頌斯這麼幸運獲救而告別了人世...

言歸正傳,身體康復之後的楊頌斯雖自嘲他的時間是「向上帝借來的」,但是他的音樂詮釋卻是隨著堅強的意志力而日益博大,讓全球樂迷數十年愛他越來越深,也讓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能榮獲「全球十大樂團之一」的高度榮耀。

 

父子傳承 · 指揮世家

楊頌斯(左前)與雙親之珍貴合照 ©Mariss Jansons
楊頌斯(左前)與雙親之珍貴合照 ©Mariss Jansons

 

由於楊頌斯的父親阿爾維茲·楊頌斯(Arvīds Jansons, 1917-1984),曾經擔任指揮大師穆拉汶斯基(Evgeny Alexandrovich Mravinsky, 1903-1988)於列寧格勒愛樂的助理指揮,所以楊頌斯兒時於列寧格勒音樂院(現聖彼得堡)學習鋼琴與指揮。在父親要求之下,他也學習小提琴演奏;而在耳濡目染的教育之下,楊頌斯也惕勵自己走上與父親相同的道路。

 

愛子情深 · 照片會說話

老楊頌斯Arvid Jansons抱著兒子Mariss與鋼琴家李希特練習的珍貴照片

上面這張照片裡可以看到,老楊頌斯Arvid Jansons抱著兒子Mariss,一邊閱讀總譜一邊與鋼琴家李希特(Sviatosla Richter, 1915-1997)排練,不但愛護Mariss,也對他期望甚深:光是這張照片,相信各位就能體會到楊頌斯為何會跟著父親走上同樣的道路了吧~有誰能夠抗拒父親的愛與音樂的美好呢?

 

成為父親的驕傲~阿爾維茲·楊頌斯與馬里斯·楊頌斯 父子檔合照

 

負笈歐洲 · 改變人生

楊頌斯跟隨著父親在俄羅斯一路唸書成長,後因為傑出表現取得歐洲的交換學生身份,終於能夠離開俄國前往歐洲,負笈維也納與薩爾茲堡追隨兩大德國指揮家:漢斯·斯瓦洛夫斯基(Hans Swarowsky, 1899–1975)與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 19081989)學習,他的職業生涯更在1971年贏得柏林「卡拉揚國際指揮大賽」(“Herbert von Karajan” International Conducting Competition)之後逐漸開啟。

楊頌斯(左)與卡拉揚 ©Mariss Jansons
楊頌斯(左)追隨卡拉揚上指揮課 ©Mariss Jansons

 

優秀的成績留下歷史記錄

根據柏林愛樂資料,楊頌斯初次指揮柏林愛樂的日期為1971年9月27日,當時是由卡拉揚基金會於柏林主辦「第二屆卡拉揚指揮大賽」(第一屆為1969年) , 楊頌斯在精彩的四輪比賽後奪得第二獎(當屆首獎為波蘭指揮家 Chmura Gabriel)。評審亦是楊頌斯老師的漢斯·斯瓦洛夫斯基老師下給他的評語是:「徹徹底底的音樂家」(A musician through and through ),也因此楊頌斯逐漸開始了成為職業指揮家之途。

楊頌斯(右二)於1971年第二屆「卡拉揚國際指揮大賽」獲獎照片
楊頌斯(右二)於1971年第二屆「卡拉揚國際指揮大賽」獲獎照片

 

放眼全球 · 笑傲江湖

轉眼至今~楊頌斯指揮資歷已長達半世紀,歷任列寧格勒愛樂助理指揮、奧斯陸愛樂音樂總監、倫敦愛樂交響樂團首席客席指揮、美國匹茲堡交響樂團音樂總監、阿姆斯特丹大會堂管弦樂團首席指揮(2002~2015)與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首席指揮(2003~迄今)等多樣職務,今年75歲的他不但歷練豐富,駕馭樂團能力高強,且被譽為「管弦樂魔術師」,在此不在對他的資歷贅述。

筆者現場幾次欣賞楊頌斯與BRSO的演奏,對於他總是鉅細彌遺地預先讀譜準備音樂內容,以清晰不失感性的指揮手勢,加上出色的管弦樂音色解構,帶出樂團各聲部優異演奏者的出色演奏並給予極大的空間;樂團總以優美又不失爆棚的超高表現能力,在理性與感性的充沛交融之下,為觀眾們帶來頂級的音樂饗宴,感佩之餘,更不難理解為何每每讓「楊頌斯+BRSO」這樣的黃金搭擋音樂會與錄音,歷年來都能獲獎讚譽不斷~因為這是一種發自內心讓人感動的聲音!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評讚譽楊頌斯為當今樂壇「最能表現音樂靈魂」的指揮之一,絕對令人心服口服。

 

再次續約至2024 · 期待延續高峰

早在2015年5月8日,BRSO就曾提前宣布與楊頌斯續約至2021年;而今年2018年BRSO再次提前宣布與楊頌斯續約至2024年,雙方合作關係的水乳交融讓人額手稱慶,也相信這消息會讓許多BRSO的樂迷們,包括筆者都雀躍不已~畢竟楊頌斯自從身體微恙之後,更加注重調養身體並逐漸地減少指揮音樂會的場次。各位了解過大師身體狀況之後,對於在台灣就能現場欣賞這樣的全球頂尖黃金組合,我們能不更加珍惜與期待嗎?(文. 林仁斌)

 

行文至此,相信各位都想知道更多楊頌斯許多音樂上的想法,進一步更加認識他吧~

未來蹦藝術將繼續整理楊頌斯的訪問文字,讓大家透過問答,更加了解認識這位活得精彩的偉大指揮家的各種想法喔~敬請期待~


【BON生活】超棒專輯推薦《Barbara》鋼琴+香頌

【BON生活】超棒專輯推薦《Barbara》鋼琴+香頌

Alexandre Tharaud - 《Barbara》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法國鋼琴家薩洛(Alexandre Tharaud, 1968 - )大家一定很熟悉,仁斌老師在幾年前曾經訪問過他,對他過人的氣質以及優雅的音色真是傾慕不已。

Alexandre Tharaud | Photo: Marco Borggreve

 

薩洛的最新力作《Barbara》是一張結合鋼琴與法文香頌歌曲的專輯:

Barbara
"Barbara" Album

薩洛曾說:「Barbara是改變他一生的女歌手」(Barbara à changé ma vie),2017年適逢Barbara逝世20週年,因此他精心製作了這張唱片來向心中的偶像致敬。


法文香頌女歌手Barbara(Monique Andrée Serf, 1930-1997),是法國人最愛的女歌手之一。

Barbara
"Barbara" Monique Andrée Serf (June 9, 1930 – November 24, 1997)

 

Barbara是藝名,本名是Monique Andrée Serf,二戰期間出生於奧德薩猶太家庭,為逃避德軍追捕猶太人,全家居無定所、家境貧困;但這樣的境遇,卻讓Barbara擁有鴻鵠之志,從小精進琴藝與歌藝,人生的歷練更讓她更是寫出好詩與動人音樂~

開始她的歌唱事業之後,Barbara以摯愛的祖母Varvara Brodsky之名,給自己取了藝名「Barbara」。

Barbara喜愛身穿一襲黑衣,絲毫不招搖炫目,深邃的黑色眼眸與短髮,俐落地展現自信、個性的優雅與個人特質;

Barbara的歌曲多由自己創作詞或曲,如詩的歌詞以及聽似平淡的曲調,卻經常能帶出詩中有畫面、濃濃氛圍的故事感~大部分是別人的,有時是自己的。

這樣講究歌詞,甚至有時是唸唱方式的歌曲,在法國被認為是「Chanson à texte」(重視歌詞品質的歌曲),她的演唱也經常只伴隨鋼琴,但最極簡的元素裡,展現最大的情感~許多音樂人更認為Barbara的歌曲是一種全新風格的香頌(Nouvelle Chanson)。

仁斌老師備註:
英語的國家裡,亦以「敘事歌」(Ballade)來稱呼這樣講究歌詞與故事的歌曲。

今天的文章,讓仁斌老師精選專輯裡《Septembre》這首歌曲,與大家分享:

「九月」(多麼美妙的時光)

《Septembre》Quel joli temps:

Camélia Jordana, Vocal
Alexandre Tharaud, Pian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8izi-sq5w

歌詞中法對譯:

Paroles(詞): S. Makhno
Musique(曲): Barbara


夏日的尾聲從未如此美麗
Jamais la fin d'été n'avait paru si belle.

今年的葡萄將結出甜美果實
Les vignes de l'année auront de beaux raisins.

雖已遠遠看見聚集成群的燕子
On voit se rassembler au loin les hirondelles

但我們即使仍相愛,卻要分開
Mais il faut se quitter. Pourtant, l'on s'aimait bien.

---

多美好的時光 來互道離別
Quel joli temps pour se dire au revoir.

多美好的傍晚 揮灑花樣年華
Quel joli soir pour jouer ses vingt ans.

在煙霧渺渺間
Sur la fumée des cigarettes,

愛情消逝 我心終止
L'amour s'en va, mon cœur s'arrête.

多美好的時光 來互道離別
Quel joli temps pour se dire au revoir.

多美好的傍晚 來揮灑花樣年華
Quel joli soir pour jouer ses vingt ans.

---

花兒已經穿上九月的顏色
Les fleurs portent déjà les couleurs de Septembre

我們聽見遠方傳來的船隻信號聲
Et l'on entend, de loin, s'annoncer les bateaux.

傷心的美麗時光就是這灰暗時光
Beau temps pour un chagrin que ce temps couleur d'ombre.

我留在岸邊,親愛的,待會兒見
Je reste sur le quai, mon amour. A bientôt.

---

多美好的時光,親愛的,再見
Quel joli temps, mon amour, au revoir.

多美好的時光 揮灑花樣年華
Quel joli soir pour jouer ses vingt ans.

在煙霧渺渺間
Sur la fumée des cigarettes,

愛情或許會再重新降臨我們
L'amour nous reviendra peut-être.

或許在春天過境的某個傍晚
Peut-être un soir, au détour d'un printemps.

多美好的時光,我們能再相見的時光
Oh quel joli temps, le temps de se revoir.

五月的花兒將有不曾見過的美麗
Jamais les fleurs de Mai n'auront paru si belles.

這一年的葡萄將結出甜美果實
Les vignes de l'année auront de beaux raisins.

當你隨著燕子回到我身邊
Quand tu me reviendras, avec les hirondelles,

因為你會回到我身邊,親愛的,明天見
Car tu me reviendras, mon amour, à demain...


直接讀中文有時難免不容易感受詩裡那種面對與愛人分離的哀與愁~在原詩裡法文,作詞者以景以物呈現出那種戀人面對離別時無可奈何的愁緒:明明不知何時能再見,卻只能在最美的時刻面對分離,說出「明天見」( à demain ),心中卻是深深無奈......

好美好美的歌,謝謝薩洛與Camélia Jordana為我們帶來如此美麗的歌曲。

Alexandre Tharaud and Camélia Jordana record 'Septembre' by Barbara

 

 

 

 

 

 

 

 

 

 

文. 林仁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