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海頓 ~ 無聊! 不無聊???
Haydn’s Music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Haydn
作曲家海頓(Franz Joseph Haydn, 1732–1809)

嗯~這究竟是個標點符號的問題,還是個無聊不無聊的問題?

「海頓爸爸」(Papa Haydn)(Franz Joseph Haydn, 1732 – 1809)在音樂史上是位有名的音樂家。之前2009年適逢他逝世200週年,整年都可聽見紀念他的音樂。

隨著他的紀念專輯不斷增加,有人說他的音樂無聊,也有人說他的音樂不無聊,

但究竟是無聊還是不無聊?就讓我們一起來探索下去:

正面思考,積極人生 ~ 勤奮不懈!

早年海頓在父親的表親,也擔任音樂老師的 約翰.馬提亞斯.法蘭克(Johann Mathias Franck)鼓勵下,六歲離開故鄉學習音樂,年輕時曾因傑出嗓音度過順遂的歲月,變聲之後被迫離開合唱團開展了另一段艱苦歲月。

他曾寫下:「我之所以會有今日的成就,完全是形勢所趨…」。更曾有八年左右的時間衣食幾乎無以為繼,後來他憑著自己的努力學習作曲與提琴演奏,終於在1758年爭取到第一份長期的音樂職位(年薪200金幣)。

1761年,他為匈牙利貴族後裔 保羅.安東.艾斯特哈吉(Paul Anton Esterházy)親王擔任樂師,年薪終於提升到來到400金幣,他的工作包含訓練歌者、為親王作曲、保養樂器…等等,海頓以自己的作品經常被演出為樂,並曾表示:「殿下始終很滿意我的作品…」。

由於海頓每天都要請示親王每日需要演奏的音樂與時刻,他為親王創作的最早期三首交響曲中,可以發現一個極有趣的現象:

作品6的D大調「清晨」(Le Matin)
作品7的「中午」(Le Midi)
作品8的G大調「傍晚」(Le Soir)

三首早期交響曲音樂欣賞:

這三首標題皆由親王所取,有趣地反應了曲子的演奏時間,而這些早期的交響曲都承襲著海頓研究自巴洛克大協奏曲風格的手法,給予小提琴以及大提琴相當多的發揮空間。


隨遇而安,盡展所長 ~ 歷史留名!

沒想到才過一年,這位喜愛音樂也賞識海頓的保羅.安東親王不幸過世,繼任的尼可拉親王由於喜愛豪奢,多被人稱為「豪華親王」。

1765年,海頓與他的繕稿員 約瑟夫.艾斯勒(Joseph Elssler),一起整理過去15年來的作品目錄時,已累積了30首交響曲、18首弦樂四重奏、18首弦樂三重奏、大量的嬉遊曲(Divertimento)、許多的室內外輕音樂與隨興之作,顯示他的創作力十分驚人。

海頓大約是1759年開始創作第一首交響曲。

他隨遇而安的心境,隨著工作所需所創作的弦樂重奏音樂,在未來逐漸發展成成熟的弦樂四重奏的音樂,更在曲趣與曲式之中屢有新見,更是弦樂四重奏最重要的發揚者。

交響曲之父、弦樂四重奏的奠基者

帕弗哈斯弦樂四重奏 – Pavel Haas Quart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眾所皆知,海頓一生創作了104首交響曲,80首左右的弦樂四重奏,62首鋼琴奏鳴曲;他更為弦樂四重奏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境界,無論是標題的選用、曲式的開創與音樂內容的幽默有趣與深度:

著名作品:「五度」、「日出」、「刮鬍刀」、「皇帝」、「基督的最後七言」…

他的題材無所不包,對弦樂四重奏與無窮盡的音樂開發,更令人毫無疑問讚賞他是弦樂四重奏的發揚者與奠基者。

而海頓的創作內容與標題,經常與他的生活,認識之人或者他要表達的言下之意不謀而合:

例如作品55號之2的f小調弦樂四重奏,源自於他為一柄遲鈍修面的刮鬍刀所苦,便說:「我願意用我最好的弦樂四重奏來換一把好刮鬍刀」。

而此時一位由英國遠渡重洋,希望得到海頓音樂發行權的出版商 約翰.布蘭德(John Bland),聞言便立即獻上一組上好的鋼製刮鬍刀,言而有信的海頓便真的將這組弦樂四重奏,取名「刮鬍刀」(Razor),手稿送給了約翰.布蘭德。

「全世界都聽懂我的語言」~ 海頓

許多喜愛海頓音樂的朋友都聽過他的「告別」、「驚愕」、「時鐘」、「倫敦」…交響曲的典故或是隱含在樂曲裡的寓意,這回讓筆者來說說海頓的另一個著名作品的故事,是關於他為奧國所寫的國歌,也是他的弦樂四重奏「皇帝」裡的第二樂章:

當海頓訪問英國時,聽見英國人齊唱「天祐女皇」(God save the Queen)時,所呈現出的民族向心力,他深深感動於此曲對英國人民精神上的激勵。

因為相對於英國,奧地利在戰敗給拿破崙之後,一直處在士氣消沈的狀況,海頓便決定為自己的祖國貢獻一首激勵人心的國歌。

於是在1797年1月,以詩人里奧帕德.哈詩卡(Leopold Haschka,1749-1827)的詩為歌詞,創作了「天祐吾皇法蘭茲」(Gott erhalte Franz den Kaiser)。

作品完成之後,聯合了歌劇院現場所有聽眾,在1797年2月12日奧皇法蘭茲二世生日當天一踏入歌劇院時,全場聽眾起立合唱,氣氛肅穆動人。

後來奧皇感激海頓之餘,更贈送海頓一個純金鼻煙盒以示心意。

此曲後來百餘間一直都是奧國國歌。
之後,海頓又將此旋律用於他的絃樂四重奏「皇帝」,編號76第3首的第二樂章裡。

而最後1918年奧匈帝國滅亡之後,這旋律被填上新詞,成為了現在德國的國歌!

偷渡一下足球賽的現場版本~

每當聆聽管弦樂版本時,那種莊嚴宏大的音樂宇宙觀,更讓人彷彿親身感受到海頓舉筆劃下歷史一瞬間的魅力!

70歲之後,傅聰更愛海頓

Haydn
傅聰曾說:「直到70歲時,我更體會了海頓音樂的美…。」

就如大鋼琴家傅聰所說:「直到70歲時,我更體會了海頓音樂的美…。」「音樂家裡恐怕沒有人比海頓更懂得幽默,莫札特的音樂是笑中含淚的,而海頓是真正的幽默。」

傅聰大師一席言,海頓音樂精妙盡在其中。

海頓的音樂,隨著歷史的軌跡卻不落入塵土;他的音樂,猶如夜晚森林的絮語,你必須豎起耳朵,靜下心,才能領略那箇中的美好。平常聽慣了爆棚音效、華麗管弦樂色彩的朋友,不妨選個夜深人靜的夜晚,體驗一下這位海頓爸爸的音樂:不一定要交響,不一定要創世紀,或許只是鍵盤作品、弦樂四重奏,也許您也會有「心」發現~


仁斌老師註,鋼琴家傅聰介紹:(取自兩廳院網站)
 
1934年上海出生。

傅聰7歲開始藝術生涯,他是第一位在國際鋼琴大賽上獲獎的中國人,50年代就成為傑出的青年鋼琴家。
 
豐富的 人生經歷與他深厚的美學涵養,總是能夠自然地把中國文化融入音樂表現中⋯他深入研究蕭邦、莫札特、貝多芬、李斯特與德布西等作曲家,每一次的演奏總能帶給觀眾驚喜,給予許多人心靈上的啟迪。
 
傅聰曾與許多國際著名演奏家合作,也錄製過多張唱片,並擔任過蕭邦國際鋼琴比賽,比利時伊莉莎白皇后國際音樂比賽以及其他國際大型音樂比賽的評審,演奏的足跡遍及世界各地。

(本文亦刊載於「表演藝術雜誌」)

文.  林仁斌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