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攝影】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

蹦藝術 | BONART

【BON攝影】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

Red-crested Cardinal at Taipei city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2015年在新北市中正橋下,有鳥友發現疑似籠中逸出的「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頓時吸引許多愛拍鳥的人士前來朝聖拍照。紅冠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身長約 20 公分,也有人稱「冠紅蠟嘴鵐」,不屬於台灣本地鳥種。

冠紅臘嘴雀的基本資料如下:

特徵
全長約20cm。頭部與延伸至前胸的V型區域是明顯的亮紅色,頸前半部、部份前胸與腹部為白色,腹部後半部、背部、雙翅和尾羽為暗灰色。

原產地
玻利維亞、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烏拉圭。

出現環境
海拔500m以下的灌木叢、樹林、草坪、公園。

生態特性
食性為雜食性,以植物果實、種子、昆蟲為主。

2016年再次聽說冠紅臘嘴雀出現在台北市的彩虹河濱公園,找了一天有空趕緊去拍他~從他左腳的腳環可以判斷出應是引進台灣的籠中逸鳥,至於逸出原因就無法得知了~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天性愛好唱歌的他,有空就一直鳴叫,應該想要呼朋引伴~冠紅臘嘴雀也喜歡跟麻雀、八哥等等鳥類鬼混覓食~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冠紅臘嘴雀唱歌聲音清脆婉轉,蠻好聽的~看他唱歌的樣貌,真是超級可愛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這是冠紅臘嘴雀唱歌的歌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pP3NOw1N_E

 

整個彩虹河濱公園都是他的遊樂場,所以鳥是一定亂飛的,偶爾有這樣「特別」的場景,還是移砲去拍一下~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好奇的他,會一直看我們在做什麼~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近距離欣賞他豔紅的頭冠以及身體羽毛的各種色彩,真是讚嘆造物者的神奇~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大家都說拍他一定要拍到他「開冠」~所以我到訪之前特地喝了一瓶「易開罐」,果然讓我拍到「開冠」了~呵呵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冠紅臘嘴雀(Red-crested Cardinal)©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看到這麼漂亮的外國鳥,真的非常有趣吧~這是拍攝現場的示意圖

彩虹河濱公園一景

 

彩虹河濱公園一景
彩虹河濱公園一景

【BON攝影】短耳鴞(Short-Eared Owl)

【BON攝影】短耳鴞 -日本
Short-Eared Owl in Japan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Short-Eared Owl)頭上的耳狀羽並不明顯,只有警戒時才會豎起,因此扁平的頭部是辨識牠們的重要特徵。短耳鴞通常棲息在中、下游開闊農耕地、草原和機場內,出沒於空曠處,屬平原性貓頭鷹。

短耳鴞和長耳鴞是秋冬期間才會出現在台灣的遷徒性候鳥。分類上同樣都是屬於耳鴞屬的成員,羽毛覆蓋下的耳孔比例大而明顯,除了形狀大小不同、高度也各不相同,有助於產生立體聽覺,對於聽力定位、捕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只要觀察牠們頭頂上的耳羽長短,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二者間的差別。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2017年1月份,仁斌老師與茱麗葉來到日本京都旅遊,也順道來到了郊區的河川敷區域,想要一睹短耳鴞的風采~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下午4:00過後,越來越接近黃昏時分,也是短耳鴞準備現身捕食的最佳時光,果然在鄰近的日本當地拍鳥人的讚嘆聲中,短耳鴞現身了!這邊其實只是廢棄的河岸與一大片乾涸的荒地,但是日本人知道每年短耳鴞都會遠從西伯利亞飛來渡冬,因此總是吸引大批拍鳥與賞鳥人士前來欣賞這自然的生態。

 

分享一下茱麗葉用手機拍攝的現場感受(接近人眼的視角):

↓短耳鴞的飛行現場


我們可以從短耳鴞站枝後面的房子景觀,知道這正是生物與環境自然共生的最佳典範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當短耳鴞出現之後,便會不斷地來回高低飛行以找尋獵物,待覓食完成便躲起來慢慢享用,因此每天都只有這短短幾個小時,能夠如此自然地欣賞這美妙的自然生態~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接著我們一起欣賞多樣的短耳鴞飛行姿態吧~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準備俯衝~是發現獵物了嗎?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搭配著夕陽金光與自然河床長草,現場欣賞這一切真的美極了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主要的食物來源是平地常見鼠類,捕食鳥類和昆蟲的比例較少。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以上全部短耳鴞皆拍攝於日本

攝影/ 文字 林仁斌


我們在京都郊區的河川敷拍攝短耳鴞之現場環境

日本鳥友一字排開,有秩序地拍攝飛翔中的短耳鴞

 

受限於旅遊因素,我只帶了7D2, 100-400mm 大白兔與單腳架

看照片似乎很溫暖,但其實白天溫度大概只有5度C,晚上就降到0度了

 

拍到了,呵呵...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短耳鴞 Short-Eared Owl

 

夕陽西下,準備搭車回京都市區吃晚餐囉~超級滿足的一天

守秩序的日本人,沒人進入短耳鴞活動的草地


【BON攝影】鵂鶹 Barred Owlet

【BON攝影】鵂鶹 Barred Owlet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鵂鶹(Barred Owlet)是台灣特有亞種鳥類,也是台灣最小的貓頭鷹,體型大約只有一個成人的拳頭大喔。鵂鶹習性棲於海拔1000~2600公尺間之濃密森林中,於晚間或清晨常可聽到其鳴叫聲。而鵂鶹最特別的地方有二:第一、他是台灣唯一白天行動的貓頭鷹,第二是他的頭可以轉270度喔~

鵂鶹 Barred Owl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鵂鶹 Barred Owl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鵂鶹是唯一會於白天進行活動、捕食的貓頭鷹,主要以昆蟲和小鳥為主食,所以運氣好的話,可以在中海拔山區見到他的蹤影喔~被大家暱稱「小葫蘆」的他,這張照片頭就轉動了蠻大角度,看起來是不是很可愛呢?

鵂鶹 Barred Owl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鵂鶹 Barred Owl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別看他體型小,其實是不折不扣的猛禽喔~除了蟬、蛾、青蛙等小型動物,鵂鶹也會捕食小型山鳥例如冠羽畫眉或青背山雀,甚至體型比他大的鳥兒,一個不小心也會被他給KO的。

鵂鶹 Barred Owl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鵂鶹 Barred Owl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鵂鶹的"假眼"

鵂鶹頭部正後方有一對"假眼"斑紋。據國外研究測試,"假眼"可降低鵂鶹本身受到攻擊的風險,因為當他正專心尋獵物時,頭部後方的"假眼"可以產生欺敵作用,有時候反而可以嚇阻正要欺負他的敵人喔~

鵂鶹的假眼 Barred Owl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鵂鶹的假眼 Barred Owlet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攝影/文字 林仁斌


【BON攝影】鳥類攝影-喜鵲 Eurasian Magpie feeding his juvenile

【BON攝影】鳥類攝影-喜鵲育雛

Eurasian Magpie feeding his juvenile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喜鵲又名鵲、烏鵲、客鵲、飛駁鳥、干鵲、神女,是雀形目鴉科鵲屬的一種(計有10亞種)。體型大,頭、頸、背至尾均爲黑色,並自前往後分别呈現紫色、綠藍色、綠色等光澤。

俗話說:「喜鵲叫,客人到。」喜鵲屬於大型都市留鳥喜鵲在人類生活中十分常見,很多民眾在住家屋頂常見巨大的黑影,驚鴻一瞥的掠頂而過,飛到遠處十幾層高樓的屋頂上,甚至在看不清是何種鳥類情況下,將叫聲誤認為是斑鳩或烏鴉,其實,這些有著長尾巴,類似台灣藍鵲身型的巨大黑鳥,正是被民間歷來視為吉祥象徵和報喜使者的喜鵲。

為什麼人們會把牠和吉祥、報喜聯繫在一起呢?甚至直接把牠稱為「喜鵲」呢?這恐怕得從這種鳥本身的自然習性說起。喜鵲與中國人的淵源頗深,漢代時人們稱其為乾鵲。李時珍《本草綱目》裡說,喜鵲「靈能報喜,故謂之喜。性最惡濕,故謂之乾」,這種鳥兒最喜歡天晴。每當天氣晴好的時候,喜鵲的活動十分頻繁,經常可以聽到「喳喳嘎嘎」歡暢的叫聲,也預示可以出遠門或有訪客至。

民間常傳說喜鵲能報升官晉級的喜兆。在晉代干寶寫的《搜神記》裡記載了一個故事:常山張顥為梁州州牧,有一天雨後天晴,突然有一隻山鵲從天而降,墜落在地,人們爭相搶奪,山鵲化為圓石。張顥剖開石頭一看,裡面有一塊金印,寫著「忠孝侯印」。後來張顥果然官至太尉,於是人們便說喜鵲能帶來加官進爵的好運。

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的喜鵲幼鳥
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的喜鵲幼鳥

 

物競天擇 - 右邊雛鳥叫得洪亮,親鳥比較容易快速餵食,因此發育與精神體力都很好。拍攝一下午觀察下來,左邊這隻明顯比較不會爭寵,餵食次數少,因此體力也較差。

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的喜鵲幼鳥
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的喜鵲幼鳥

 

喜鵲是適應能力比較強的鳥類,在山區、平原都可棲息,無論是荒野、農田、郊區、城市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一個普遍規律是:在人類活動愈多的地方,喜鵲種群的數量往往也就愈多,而在人跡罕至的密林中則難見喜鵲的身影。

親鳥覓得食物之後,回巢餵養幼鳥
親鳥覓得食物之後,回巢餵養幼鳥

喜鵲屬雜食性,適應力強的鳥類;除秋季結成小群外,全年大多成對生活;鳴聲宏亮(粗啞的嘎嘎聲)。沒想到這次「大隱隱於市」的喜鵲家族,就直接在三重疏洪道旁的木面花樹上築巢,經鳥友通報後,仁斌老師也幫他們留下的難得的育雛畫面。

親鳥覓得食物之後,回巢餵養幼鳥
親鳥覓得食物之後,回巢餵養幼鳥

攝影/ 文字 林仁斌

 


 


【BON攝影】鳥類攝影-河烏餵食 Brown Dipper feeding his juvenile

【BON攝影】鳥類攝影-河烏餵食 Brown Dipper feeding his juvenile

 


 

河烏身長約22公分,全身大致為暗褐色的溪澗鳥,所以在中國大陸稱為「褐河烏」,在台灣鳥友謔稱牠為「巧克力」,其體型圓胖,體態豐滿,雙翼與尾為短,羽毛為不透水,鼻孔上有一可活動的蓋,具有白色透明的瞬膜,這些都適應於半水棲生活。

 

捕到食物河烏媽媽,馬上發出聲音呼喚自己的小孩

 


 

今天要分享的是仁斌老師躲在河邊的迷彩偽帳裡,拍攝的河烏餵食畫面。這六張照片是從幼鳥發出呼喚,親鳥捕食後飛向幼鳥餵食選出的精采連拍。

 

熱烈呼喚媽媽的小河烏

 

媽媽宅配來啦~

 

肚子餓了~~~趕快給我吃

 

餵~~~(嗯,好吃~)

 

吃完了~敬個禮(真是有禮貌的乖寶寶喔~)

 

攝影/文字 林仁斌

 

 


 


【BON攝影】鳥類攝影-「大隱隱於市」大卷尾育雛

【BON攝影】鳥類攝影-「大隱隱於市」大捲尾育雛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不曉得您是否經常留意到,全身黑溜溜的大卷尾(Black Drongo),也被稱為「烏秋」。他們總是喜歡站立在枝頭上,悠然地晃動著牠們的長尾巴;或是三五成群地在電線上,嘎嘎啾啾地閒話家常;他們是以昆蟲為主食的鳥類,飛行技巧良好,往往一個轉身就能將獵物「嘴到擒來」~

雖然大卷尾體型並不大,但在鳥類世界中,牠們的性情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凶猛,在見到掠食性的猛禽經過附近時,更會毫不畏懼地前去追擊;仗著高超的飛行技巧和可靈活轉動的尾巴,大卷尾常常將猛禽打得毫無招之力,即使是在天空稱王稱霸的大型鷲鷹,見到牠們都要皺起眉頭,乖乖地退避三舍呢!

在仁斌老師固定開車去保養廠的路線天空中,有條電纜線特別粗...原來是大卷尾在電線上面築巢了...

膽大的大卷尾,在市區裡面根本幾乎沒有天敵,甚至連鷹、鳶都還是他們的手下敗將~因此常常可以看到他們直接在電線上築巢,這次終於給我遇見啦~

在路旁架好腳架與相機,等了一陣子就可以等到大卷尾爸媽回來餵養小寶寶,無畏天氣晴雨,著實令人對於鳥類的餵養親情感動~也由於就在市區裡拍攝,大家可以看到背景隱約就是玻璃帷幕大樓,果然是「大隱隱於市」的最佳代言鳥類呢~

下次路過家裡附近的電線桿時,不妨抬頭看看,也許大卷尾就正在上面築巢喔~


 


【BON攝影】鳥類攝影-大冠鷲趣味連拍

【BON攝影】鳥類攝影-大冠鷲趣味連拍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大冠鷲(俗名:Crested Serpent Eagle,學名:Spilornis cheela)又名蛇鵰、蛇鷹、冠蛇鵰,廣州俗稱麻鷹,是一種中型猛禽,屬於鷹科。大冠鷲也是厲害的御風者,飛行的姿勢穩重平穩,當他出現時,仰望天空真的覺得非常美麗啊~

幾年前在土城的某釣魚池,出現了一隻非常親民的大冠鷲,因為經常出現在釣魚池撿拾釣客的小魚,慢慢地主人也接納他「天天來」,於是這段神奇的鳥緣除了為人所稱道之外,也吸引了眾多鳥友前往拍攝。

上面的照片,就是在釣魚池飛翔的大冠鷲~因為地點的關係,拍起來實在非常搞笑。難得的二級保育類猛禽居然現身於釣魚池,而且「天天來」~


接下來的連續四張連拍,更是有趣,因為在大冠鷲飛翔時,仁斌老師一起把釣客的表情給拍入了,幾年後檢視這些照片,更覺得非常有趣:

有趣嗎?拍鳥就是這麼有樂趣啊~(噗~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