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攝影】2019 貝爾琪亞四重奏Belcea Quartet 首度來台彩排攝影

【BON攝影】2019 貝爾琪亞四重奏Belcea Quartet 首度來台彩排攝影
Belcea Quartet Rehearsal Session 2019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樂團簡介(取自鵬博藝術官網)

德國古典回聲唱片大獎、法國權威古典音樂雜誌最高榮譽金音叉獎得主,來自英國的貝爾琪亞四重奏Belcea Quartet,當今在歐洲聲勢如日中天,他們曾受教於阿班貝爾格四重奏以及阿瑪迪斯四重奏,並且在 EMI 唱片錄下了布列頓、巴爾托克、舒伯特、等人作品。當初四位倫敦皇家音樂學院的同學因為志同道合,組成了貝爾琪亞四重奏,成軍至今25年,只換過一次團員,默契十足,他們的貝多芬弦樂四重奏全集錄音,更是新世代的經典。

樂團本身的兩位創團團員──羅馬尼亞籍的小提琴家柯莉娜.貝爾琪亞(Corina Belcea)以及波蘭籍的中提琴家克里斯多夫.赫雪勒斯基(Krzysztof Chorzelski)──從故鄉帶給樂團獨特而絢麗的東歐演奏藝術傳統;在此同時,樂團也取徑於偉大的弦樂四重奏演奏傳統──阿班貝爾格四重奏以及阿瑪迪斯四重奏的團員,都是貝爾琪亞四重奏重要的音樂導師。在法籍的小提琴家沙赫(Axel Schacher)以及大提琴家雷德林(Antoine Lederlin)加入樂團後,貝爾琪亞四重奏原已相當寬廣的藝術光譜又獲得進一步推展。多采多姿的音樂風格與合奏傳統,在貝爾琪亞四重奏的演奏中獲得自然而完美的揉合,構成該團獨一無二的音樂語彙。

 

音樂會海報

2019 貝爾琪亞四重奏首度來台 貝多芬之夜 海報

 

日本巡迴繞來台灣 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能有機會拍攝這樣的超級國際團體,是幸福的。尤其是屬於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話說原本貝爾琪亞四重奏就預定一月底至二月初在日本巡迴,但中間出現了兩天的空擋,經紀人便詢問鵬博藝術要不要承辦?音樂家願意飛到台北一趟。鵬博一聽他心中的天團居然有空檔可以來台灣,在國家音樂廳檔期能夠配合的情況之下,就大膽地接下了這場農曆年前的演出,並且締造了相當好的票房,大家都開心,可以說是「好心有好報」啊~

 

後來台北國家音樂廳場次就列入貝爾琪亞四重奏官網行程表囉~(取自貝爾琪亞四重奏官網)

貝爾琪亞四重奏 官網行程表

 

抵達音樂廳時,工作人員正在清潔場地

 

大提琴家 雷德林(Antoine Lederlin)第一個入場,正在調整位置。

 

小提琴家柯莉娜.貝爾琪亞(Corina Belcea)接著上舞台,兩人開始準備譜架與 iPad Pro。

 

貝爾琪亞四重奏(Belcea Quartet)的默契是音樂會時全部使用 iPad Pro,從照片中可見他們的譜架上方已經全部改為平板夾具。這樣的好處是譜架佔用面積很小,音樂家彼此之間可以更靠近,聲音聽得更清楚,對於彼此演奏的小動作與呼吸,掌控得更加精確。譜架下方的腳踏板則是「藍牙翻譜器」,這樣就不用擔心演奏時沒有手可以翻譜啦~

 

鵬博開心地拿著精心印製的節目單上台,他的心情也跟今晚的票房成正比~

 

音樂家們開始翻閱精美的節目單~

 

柯莉娜一直說節目單做得好精美呀~

 

中提琴家 克里斯多夫.赫雪勒斯基(Krzysztof Chorzelski),也很認真地翻閱節目單。說實在話,台灣音樂會的節目單普遍做得比歐洲好太多了,這點有在歐洲聽音樂會的朋友們都知道。

 

小提琴家沙赫(Axel Schacher)斯文安靜,巴黎高等畢業,琴藝出眾沒話說~

 

接著全體位置準備定位,要開始彩排囉~

 

最搶眼的就是大提琴家 雷德林(Antoine Lederlin)的白色琴盒,真的非常漂亮。巴黎高等畢業的他,19歲就進入法國國家廣播交響樂團,也是現任瑞士巴塞爾交響樂團大提琴獨奏,他的用琴是 Matteo Gofriller (1722)。

 

中提琴家 克里斯多夫.赫雪勒斯基(Krzysztof Chorzelski)的琴盒,他的用琴是 Nicola Amati (ca.1670),除了中提琴也擔任指揮的他,可以看見琴盒裡還有一支指揮棒~

 

羅馬尼雅籍的小提琴家 柯莉娜.貝爾琪亞(Corina Belcea),是當年 Belcea Quartet 1994年英國倫敦創團至今25年永遠的第一小提琴,用琴是 Giovanni Battista Guadagnini (1755)。

 

小提琴家沙赫(Axel Schacher)的用琴:Nicolas Lupot 製作 (1824)

 

今天音樂會曲目為貝多芬貝多芬早期、中期、晚期各一首四重奏作品。

今日音樂會演出曲目 

貝多芬:D大調第三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8之3 
L. v. Beethoven: String Quartet No. 3 in D Major, Op. 18, No. 3 

貝多芬:F小調第11號弦樂四重奏《嚴肅》,作品95 
L. v. Beethoven: String Quartet No. 11 in F minor "Serioso", Op. 95 

--中場休息-- 

貝多芬:A小調第15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32 
L. v. Beethoven: String Quartet No. 15 in A minor, Op. 132

 

 

純熟的默契,正式逐漸適應國家音樂廳的聲響。

 

我慢慢後退拍攝,讓音樂家們盡量不要意識到攝影師的存在。

 

繼續後退,順便拍攝他們在舞台上完整樣貌。

 

再退後一點~

 

柯莉娜的高音音色柔美,音色控制細膩,在高音域遊走顯得自在游刃有餘


 

小提琴二部是弦樂四重奏重要的內聲部,時而襯托高音主旋律,甚至需要有能力取代第一小提琴,也常需與中提琴演奏精緻和聲,可謂穿針引線重要角色。

 

中提琴則是弦樂四重奏裡的靈魂。好的中提琴直接讓弦四上天堂。克里斯多夫.赫雪勒斯基毫無疑問是最棒的弦四中提琴。



 

大提琴常常擔任低音進行的角色,好的低音能襯托出中高音的清亮。

 

接下來多放一些演奏照片~

 

 

 

 

 

 

 

 

 

 

 

貝爾琪亞四重奏彩排時非常認真,除了樂曲內容已經熟練得不得了之外,他們仍然在許多小細節討論:如何共同演奏出力度?鋪陳樂句?solo聲部與其它聲部的配合?整體音量比例?音準?速度?呼吸?弓法調整...

聽著他們各自主動發表音樂想法時而英文時而法文,以及對許多段落討論許多內容時,對有在帶樂團以及音樂講座的筆者來說,其實也是一堂最棒的課。

 

 

 

 

一起練音階

音準與節奏,更是音樂不可或缺的要素。彩排過程時,他們會一起以非常慢的速度確認彼此的音準,一起練音階,一起拉長弓,絲毫不因為彼此已經熟練樂曲或是合作多年而疏忽細節。他們所使用的APP是「forScore」(按這邊看網頁介紹

 

forScore」專業樂譜APP:

 

這段影片介紹如何把樂譜上傳至 forScore,很實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Am7UDBPINU

 

看柯莉娜的 iPad各位就可以知道,演奏時,隨時可以叫交出節拍器或調音器,確認速度與音準而不需離開樂譜,電子世代真的已經來臨,越來越符合人性化的各種功能整合,也讓以往需要帶一堆樂譜與調音節拍器旅行的音樂家,越來越方便:

 

2018年新版 iPad Pro 12.9,可以把觸控筆吸附於旁邊,磁力非常強不容易掉落,又能同時充電,方便彩排時音樂家記下所有的筆記~看他們已經用得很順手,發現真的很方便喔~

譜架因為使用 iPad而變小,音樂家能夠更靠近彼此,聲音連繫與融合度更好:

 

中提琴身兼指揮的 赫雪勒斯基,喜歡閱讀總譜,分析整體音樂:

 

 

大提琴 雷德林的 iPad 是 Cello 獨奏譜,右側赫雪勒斯基的 iPad 是看總譜。

 

這三位音樂家在看什麼呢?


原來是赫雪勒斯基到觀眾席聽整體音響,告訴團員們舞台下的聽感:

 

中場休息,大家都去喝咖啡了。只剩下柯莉娜在舞台上認真地不斷修正許多細節,身為第一小提琴的自我要求真的很高。


繼續看照片~

中提琴琴頭戴了非常可愛的毛線保護套,彩排時全程都戴著看起來很可愛~

 

柯莉娜這個角度非常嫵媚

 

精彩的齊奏

 

 

赫雪勒斯基 指揮魂上身了~

 

第一小提琴柯莉娜演奏該柔就柔,該放就放,魄力十足:

 

 

然後...弓毛也拉斷了

 

 

 

 

 

繼續看照片:

 



 

 


正在拍照的筆者也入鏡了~

 

取從音樂家後方拍攝觀眾席之角度

 

 

 

 

工作之餘與貝爾琪亞四重奏另類合照一下:

 

拍攝進入尾聲,來一張節目單封面,這麼多照片希望各位蹦友們看得愉快~

下回攝影分享文再見

新增花絮分享

當天晚上音樂會謝幕照片

 

 

 

 

這是鵬博拍攝的彩排實況,剛好都有拍我,就變成本篇攝影花絮了~

 

這張照片的構圖非常神奇,看來鵬博的攝影眼越來越好了~

 

↓是貝爾琪亞四重奏使用的藍芽翻譜器,價格69歐元,點按有連結可看:

 


【BON音樂】2019年1月 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音樂會

【BON音樂】2019年1月 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音樂會
2019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Taipei concert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9年一開始,就能在台灣聽見正宗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會,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MNA官方簡介:

全球三大、北美第一,芝加哥交響樂團成立於1891年,是美國最早職業管弦樂團。錄音黃金時期,在兩位匈牙利指揮萊納、蕭提的鐵血訓練之下,芝加哥交響殺出重圍,與歐陸的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分庭抗禮。在繼任的巴倫波因、海汀克持續鍛鍊下更站穩「北美第一」。累積超過900次錄音、坐擁62座葛萊美大獎,紀綠輝煌,現任音樂總監慕提(2010-至今),更將樂團帶向另一個高峰。

 

先說個小小內幕

這次芝加哥交響樂團來訪台灣,罕見地在謝幕時讓觀眾可以拍照,喜歡拍照的筆者終於可以在謝幕時光明正大地拍照了~

根據內部人士透露,原因是慕提上次來台灣演出謝幕時,心情大好。看到有現場觀眾拿起手機想拍他,他連pose都擺好了之後,沒想到兩廳院工作人員盡責地衝出擋住拍照...(大家應該都很熟悉這個場景吧...XD)

然後大師就生氣了😆 「為什麼我不能被拍?」

所以這次主辦單位就很貼心地請問大師,這次謝幕可以拍照嗎?回覆是「當然可以~」😍

所以本次音樂會謝幕,可說是「賓主盡歡」,演奏的音樂家愉快,聽音樂的觀眾滿足,拍照的我感覺太幸福了~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先分享兩張謝幕照片~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年78歲的帥氣指揮慕提,一直是古典樂界的天之驕子,獲得的榮譽獎項不勝枚舉,音樂之路上也曾發生過因為過度專注而被歌劇院員工發信要求總監辭職這樣的事件,但是他一路上為藝術執著堅守奉獻。自2010年5月5日起,慕提就任芝加哥交響樂團,成為第十任音樂總監,也一路在這8年多來,帶領芝加哥交響樂團不斷維持在全球高峰水準,連自己的「薪情」也維持在驚人的三百萬美元水準~

根據「紐約時報」2018年7月27日這篇由Zachary Woolfe撰寫之社論報導「水漲船高的指揮薪情:美國樂團指揮薪水創新高」(Baton Inflation: American Conductor Salaries Hit a New High)其中的文字提到:「慕提這位芝加哥交響樂團傑出的義大利領導人,每季在樂團支領300萬美金...」(Riccardo Muti, the septuagenarian Italian eminence who leads the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made just over $3 million that season...),各位就能想像這位來自義大利的超級指揮在樂壇是多麽的輝煌了吧~(歐耶~三百萬美金俱樂部,歡呼一下)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根據據英國留聲機雜誌估計,雖然慕提一年只要待在芝加哥交響樂團10週負責訓練與演出,但年薪應該不下百萬美金;加上去年瑞典知名的妮爾森獎,又頒發一百萬美金獎勵慕提10年來對音樂的奉獻與熱情,因此,慕提也被美國媒體譽為「百萬美金大師」,確實其來有自。(引述自「自由時報副刊」)

 

2019.01.20. 音樂會曲目

| PROGRAMME |
柴可夫斯基:E小調第五號交響曲,作品64
Tchaikovsky: Symphony No.5 in e minor, Op. 64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交響組曲
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交響組曲
Rimsky-Korsakov: Scheherazad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iYdlbP4sRk

 

喜歡被拍照的大師,在謝幕享受掌聲之後,很開心地與台北現場觀眾們聊天,態度親切隨和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大師入場時,走路都有風,真是帥氣啊~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晚在林姆斯基.高沙可夫之⟪天方夜譚⟫交響組曲中擔任小提琴獨奏的樂團首席陳慕融(Robert Chen),與慕提開心地握手,接受指揮恭喜。Robert Chen 1999年起加入芝加哥交響樂團,是台灣第一位擔任美國五大樂團首席人物,歷任樂團三位音樂總監:慕提、 巴倫波英(Daniel Barenboim)與布列茲(Pierre Boulez),演奏實力精湛,也是樂團最核心實力派。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樂團首席 - 陳慕融融(Robert Chen)小檔案(取自MNA facebook)

名師弟子 獲獎無數
陳慕融七歲時開始學小提琴,三年後,與家人搬到美國洛杉磯,向羅伯特‧里普賽學琴,並參加海飛茲大師班;之後考入茱莉亞音樂學院,師承桃樂絲‧狄蕾及川崎雅夫,並得到音樂碩士學位。1994年,陳慕融獲漢諾威國際小提琴大賽首獎;此外,他也獲得國家青年基金會比賽獎、柯曼室內樂演奏比賽獎、艾斯本音樂節演奏比賽獎、台北國際小提琴大賽第二大獎、美國移民法律基金會所頒美國傳統獎和台美基金會人文科學獎得獎人。表演生涯之外,他也在芝加哥羅斯福大學授課。

五大樂團首席 台灣第一人
陳慕融自1999年起即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的首席,是第一位進入美國五大樂團擔任首席的台灣人。他也以獨奏家的身分,與洛杉磯愛樂管弦樂團、莫斯科愛樂管弦樂團、新日本愛樂管弦樂團、台灣國家交響樂團、柏林歌劇院交響樂團、北德廣播交響樂團和伯恩茅斯交響樂團合作。

陳慕融1996年剛畢業開始求職時,適逢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樂團首席退休,前去報考卻名落孫山;隔年陳慕融成功進入費城交響樂團。一年半後,陳慕融得知芝加哥首席依舊從缺,他便與芝加哥交響樂團當時音樂總監巴倫波英會面試奏;巴倫波英相當讚賞他的琴藝,並邀請他報考樂團首席;這一次順利成功,成為美國頂尖五大樂團中、第一位華裔的樂團首席。陳慕融自己是這麼形容的:「芝加哥交響樂團招募首席的這三年,第一天我去考、最後一天我又去考了,結果就在最後一天考上了!」

芝加哥交響樂團的獨奏明星
2000年,他首次在巴倫波英指揮下與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出協奏曲,又於2003年和樂團舉行艾略特‧卡特的小提琴協奏曲首演,2005年則和樂團、指揮巴倫波英一同演出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而2006年,他也和同樣的組合進行奧古斯塔.瑞德.托馬斯《星之頌歌》的世界首演。此外,他與樂團也在美國南部拉維尼亞與指揮克里斯多夫‧艾森巴哈和詹姆斯‧康隆共同演出。同時他也經常各大交響樂團擔任客席音樂家。

2000年六月拉維尼亞音樂節,陳慕融首次以獨奏家的身分和馬友友、艾森巴哈所指揮的芝加哥交響樂團一同演出聖桑的《謬思和詩人》;同年十一月和十二月,他也在巴倫波英與芝加哥交響樂團的聯票音樂會中,演出莫札特第四號小提琴協奏曲。陳慕融最近一次的對外獨奏表演是在2011年七月的拉維尼亞音樂節,演出曲目為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這次是與指揮康隆合作;贊助音樂會則是在2012年六月慕提指揮的帕格尼尼第一號小提琴協奏曲。

身為室內樂家,陳慕融曾和指揮及鋼琴家巴倫波英、小提琴大師帕爾曼和祖克曼、大提琴巨擘馬友友等知名音樂家,在芝加哥交響樂團音樂廳和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他經常和萬寶路音樂家一同巡迴演出,他同時也是約翰尼斯弦樂四重奏的創始者之一。陳慕融也曾參加許多音樂節,例如聖菲室內樂音樂節、拉荷亞室內樂音樂節和德國莫里茲堡音樂節。

 

之後慕提一一請各聲部首席起立接受觀眾掌聲:

雙簧管首席:William Welter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單簧管首席:Stephen Williamso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長笛首席:Stefán Ragnar Höskuldsso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短笛手:Jennifer M. Gun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法國號首席:Daniel Gingrich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小號首席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長號首席:Jay Friedma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木管群獨奏者: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法國演奏者:

 

打擊組演奏者: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眾聲部接受掌聲之後,主辦單位安排了美少女為大師獻花~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收到花束,開心又滿意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今夜的安可曲:義大利歌劇⟪Fedora⟫間奏曲(浪漫又唯美)

Umberto Giordano(1867-1948):“Intermezzo” from Opera ⟪Fedor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ajyTKpbN8o

 

演奏安可曲之前,慕提很可愛地不斷提醒大家,這是「義大利音樂喔~」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開心地步出舞台,揮一揮手開心地道別,祝福您身體健康,要趕快再回台灣演出喔~

芝加哥交響樂團與音樂總監慕提台北國家音樂廳謝幕 | 林仁斌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Riccardo Muti ©Jen-Pin LIN

 

這次的音樂會謝幕實在太歡樂了。感謝主辦單位開放拍照,筆者才能記錄下完整的音樂會結尾。

其實音樂會謝幕時已經不在演出曲目範圍內,筆者一直認為只要音樂家同意,開放謝幕時拍照,能夠更加完整地留下許多音樂家在台灣表演的身影,保存這份美好的回憶。

幾乎筆者每次貼出音樂家謝幕照時,音樂家看到後都會主動來facebook標籤自己。

因為他們自己也非常感動於自己所投注心力完成的表演,看到自己的演出照片與被用心拍攝,都非常開心。

也因此筆者認識了好多國外獨奏與樂團音樂家,更加拉近距離與友誼。

 

最後分享慕提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全曲
2015/05/07 實況演奏(貝多芬生日: 1824/05/0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OjHhS5MtvA&feature=youtu.be


【BON攝影】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2018'首次訪台-國家音樂廳彩排

【BON攝影】高塔古樂團 2018'首次訪台-國家音樂廳彩排
 "Capella de la Torre" Taipei Rehearsal session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6年德國回聲(ECHO)古典大獎的年度合奏團大獎得主,深受歐洲樂界肯定之職業古樂團。

愛樂電台製作之樂團介紹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Z7newiopg4

高塔古樂團歷年發行超過二十張專輯。2016年獲得德國古典回聲大獎(ECHO Klassik Prize)「年度最佳室內樂團獎」,2017年,則再度獲得德國古典回聲大獎。

2017年德國古典回聲大獎獲獎專輯 -「和平之音-宗教改革的迴響」(Da Pacem - Echo der Reformation/Capella de la Torre, Florian Helgath)
2017年德國古典回聲大獎獲獎專輯 -「和平之音-宗教改革的迴響」(Da Pacem - Echo der Reformation/Capella de la Torre, Florian Helgath)

 

2018年,高塔古樂團再次以 ⟪威尼斯之夜⟫(Serata Venexiana)專輯,榮獲德國 OPUS Klassik 音樂獎項,可說是好事不斷~

高塔古樂團 ⟪威尼斯之夜⟫(Serata Venexiana)專輯

關於高塔古樂團與音樂特色
高塔古樂團Capella de la Torre」為德國最重要的古樂團之一,2005年由雙簧管家 Katharina Bäuml 成立。成團迄今已演出超過千場,演出曲目廣泛。

高塔古樂團「Capella de la Torre」官網團照

高塔古樂團經常受邀於各大重要音樂節演出,也定期邀請國際古樂音樂家合作。他們的演出曲目以14-17世紀的「世俗」音樂為主,樂團音樂風格親民,深具特色。

文藝復興時期的音樂家除了在教堂演出外,也會融入市民的一般生活,他們常使用小號(Cornett)和鼓,表現各種活動的威武氣勢,使用弦樂器與木管樂器,在社交場合創造愉悅氛圍。

當時城鎮的音樂,大多是由守護城鎮公會的成員提供,每當有事要提醒市民注意時,城塔上的守衛便會吹奏樂器,當時所吹奏的樂器有蕭姆管(Shwam)、小號、古長號(Sackbuts)等。有時,他們也要負責在教堂禮儀前敲鐘、為市民報時辰,或演奏婚禮、葬禮音樂。

高塔古樂團用罕見、正統古樂器,和人聲古調,吟唱這傳唱六百年歷史的人類音樂~


2018年10月29日,在台北愛樂電台的安排之下,筆者赴國家音樂廳拍攝他們的首次訪台演出彩排。

認真的他們,早已在音樂廳舞台上開始彩排著~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古長號(Renaissance trombones (sackbuts))演奏者Falko Munkwitz,本身也非常愛好攝影。一看到我來拍照,在我準備器材時就湊過來跟我聊天,表示自己也很愛拍照,當然我就幫他拍下個人照啦~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女高音 Margaret C. Hunter(Sopran)這次與高塔古樂團一起亞洲巡迴。她經常與高塔古樂團一起合作,出生於新英格蘭的她,於美國完成她的聲樂學習。演唱專長與巴洛克與文藝復興時期歌曲。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樂團團長與音樂總監 Katharina Bäuml 時時帶著笑容,耐心地與團員溝通,在舞台上為大家找到最好的表演方式。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古樂器的實際演奏音量不大,因此正確的聲音投射,是演奏者重要的課題。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小管風琴(Organist)演奏者Martina Fiedler(左,紅衣女性)早年在紐倫堡(Nuremberg)主修長笛與鍵盤,後來她再赴布萊梅(Bremen)專研古樂風格,是長笛與鍵盤兩項專精的演奏者。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魯特琴演奏者 Johannes Vogt 最初則是音樂學與吉他演奏者。分別於 Heidelberg 與 Aachen 兩地完成他的學業。他的專長從文藝復興到巴洛克與古典時期的音樂詮釋。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魯特琴、小管風琴與女高音,真是絕配~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古低音管演奏者 Regina Hahnke 則是從直笛開始,逐漸成為雙簧樂器的古樂權威。她經常於德國各地開設雙簧樂器的大師班課程,並與各種不同的古樂團體合作,推廣各式音樂會。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打擊樂手 Peter A. Bauer 出生於萊比錫,於音樂院主修世界音樂擊樂(Non-European drumming),學習路上更曾前往埃及開羅與紐約。他於1995年起任教於萊比錫孟德爾頌音樂院(Felix M. Bartholdy Conservatory),並曾擔任 “Ensemble für außereuropäische Musik” (Ensemble for non-European music)樂團總監。我非常喜歡他的音色變化與各種韻律的掌握,現場非常享受~

 

這位演奏者 Friederike Otto 所演奏的樂器是「角號」(Cornett)。「角號」這項樂器於文藝復興時期1500-1650年盛行。發音方式是象牙小號吹嘴+直笛按孔+皮革覆蓋的圓錐形木管組成,長約60公分。因此我們會一直聽見小號般的亮麗音色,但是現場又看不見小號,很神奇的感覺~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圖右的直笛演奏者是 Hildegard Wippermann ,她也演奏蕭姆管(古雙簧管)。專長領域從文藝復興到巴洛克,同樣也是多個音樂重奏團成員,也同時是高塔古樂團固定成員。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現場花絮】女高音唱累了,直接躺在地板上休息,真是豪爽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於是我趕快跑過去拍下來...XD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高塔古樂團 Capella de la Torre | 2018國家音樂廳彩排 ©林仁斌 攝影


 

 

 

 



 

 

 

 

 

 

 

 

 

 

 




 

 

 

 



 

 


 

 

 

打擊樂手耍寶中...

 

 

 

 

 


彩排即將進入尾聲,團長正在做最後叮嚀~

 

愛樂電台的智寧姊姊,與樂團團員溝通細節,大家都非常和善~

 

彩排拍攝完畢~幫樂團拍一張國家音樂廳舞台合照

 

再來一張合照,請他們全體來到舞台前合影~

 

最後與美麗的團長&音樂總監 Katharina Bäuml 合照,真開心~

 

活潑的他們,在台灣演出之後接著到日本巡迴演出,還在東京留下了邊演奏邊過馬路的可愛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OGWeNEfGEU

 

高塔古樂團 2018.10.29. 國家音樂廳 演出曲目 
TIME MACHINE – A Musical Journey to the Renaissance 
Anonym(16. cent.): Fanfare 
Emilio de’Cavalieri(1550-1602): O che nuovo miracolo 
Gasparo Zanetti/ Anonym: Aria del Gran Duca 
Girolamo Frescobaldi(1583-1643): Se l’aura spira 
Anonym: Aria sopra la ciaconna 
Anonym: Un sarao de ciaconna 
Diego Ortiz/ Traditional: Passamezzo 
Tomás Luis de Victoria(1548-1611): Introitus 
Diego Ortiz(1510-1570): Recercada Ruggero 
Claudio Monteverdi(1567-1643): Zefiro torna 
Niccolo Piffaro(1480-1566): Di lassar tu divo aspetto 
Claudin de Sermisy(1490-1562): Jouissance je vous donneray 
Anonym: Ciaconna di Paradiso e d Inferno 
Tomás Luis de Victoria: Regina caeli laetare à 8 
Gasparo Zanetti(ca. 1600): La Bergamasca 
Anonym: Le pur morte/ Venni gia la Bergamasca 
Salomone Rossi(1570-1630): Aria sopra la Bergamasca 
Cancionero de Palacio: Rodrigo Martinez

【BON攝影】俠之大者 - 鋼琴家薛巴可夫 2018' 彩排攝影

【BON攝影】俠之大者 - 鋼琴家薛巴可夫 2018' 彩排攝影

Konstantin Scherbakov 2018' Taipei Rehearsal Session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我們這個年代琴藝最佳、最勇於挑戰,彈琴最有興味的音樂家之一。」《薩爾茲堡日報》彼得•柯塞(Peter Cossé)

薛巴柯夫1963年出生於俄國中南部、阿爾泰邊疆區的首府巴爾瑙爾,1978年進入莫斯科的葛涅辛俄國音樂學院(Gnessin Russian Academy of Music)師事瑙莫娃(Irina Naumova),1981年至1986年則在莫斯科音樂學院(Moscow Conservatory)與知名教授瑙莫夫(Lev Naumov)學習。

11歲時他的首次協奏曲登台是與愛樂管弦樂團合作演出貝多芬第一號鋼琴協奏曲;不久後舉家遷居莫斯科,在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跟隨傳奇鋼琴家瑙莫夫(Lev Naumov)學習鋼琴;在奪得蒙特利爾、波札諾、羅馬、蘇黎士等地的鋼琴大賽首獎之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20歲時獲得1983年拉赫曼尼諾夫大賽首獎),薛巴柯夫與前蘇聯的所有著名管弦樂團合作,並且也在俄國本土舉行超過100場獨奏會。

1983年,薛巴柯夫參加首屆的拉赫曼尼諾夫鋼琴大賽(Rachmaninov Competition),決賽時他選擇了拉赫曼尼諾夫鮮少有人演奏的《第四號鋼琴協奏曲》。當時他的老師瑙莫夫不贊同,表示任何平庸的人彈奏較為知名的第二號、第三號鋼琴協奏曲,都比他有機會贏得比賽,但薛巴柯夫仍然堅持自己的選擇,最後勝出奪得冠軍。

特別推薦這篇由蘇立撰寫的訪問介紹,非常深入且值得一讀:
【學英德語】俄國鋼琴家薛巴柯夫:「我不走輕鬆路」

俄國鋼琴家薛巴柯夫:「我不走輕鬆路」

已經拍攝過薛巴柯夫好幾次了,非常感謝他喜歡我幫他拍攝的照片,經常使用在他發表於Youtube的演奏影片中作為影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pNpkODQ6j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CugQVP3_BA

薛巴柯夫一開始的唱片簽入EMI旗下,在EMI Debut系列發行唱片,1995年他即被BBC雜誌稱為「年度最佳國際音樂家」;過去幾年,他曾經在柯隆愛樂廳、慕尼黑攝政王子劇院與Herkulessaal、蘇黎士廳、斯圖嘉特Liederhalle、琉森會議廳,與杜伊斯堡愛樂、慕尼黑交響樂團、斯圖嘉特愛樂、葉卡捷林堡愛樂等合作演出;獨奏行程也同樣頻繁,曾經巡迴德國與瑞士演出,其他部分包括斯德哥爾摩、弗萊堡、東京、柏林、蘇黎士、西西里與波蘭等地。

 

薛巴柯夫2018鋼琴獨奏會(Konstantin Scherbakov 2018 Piano Recital)海報主視覺,本照片即為筆者於國家音樂廳拍攝之前的彩排照片(謝謝鵬博藝術)

薛巴柯夫2018鋼琴獨奏會 海報主視覺
薛巴柯夫2018鋼琴獨奏會 海報主視覺

 

薛巴柯夫2018鋼琴獨奏會 海報主視覺
薛巴柯夫2018鋼琴獨奏會 海報主視覺

 

音樂會當天下午抵達國家音樂廳,開始拍攝行程。換裝完畢,薛巴大爺準備開始練琴囉~XD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先拍攝有管風琴的舞台景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接著上舞台拍攝~

筆者最愛從舞台往觀眾席拍攝,因為有逆光以及觀眾席的景,更能帶出彩排特有的空間感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同樣的拍攝角度,但因為音樂家投入的不同動作與姿態

音樂彩排真的可以是千變萬化~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偶爾當他看向觀眾席時,形成有趣的角度~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彈琴的空擋,薛巴大爺也會抽空對我微笑一下~好暖心啊💖

(所以一定要拍下來~~~)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我很喜歡專注的神情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視覺緊湊的直幅構圖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換個角度拍攝,帶入國家音樂廳的招牌場景~美哉管風琴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這張直幅的照片,我自己非常喜歡

當然薛巴可夫也分享至粉絲頁面了~

 

傾聽空間、傾聽每一個細節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這張照片與下面的黑白色調為同一張照片,一旦裁切調色為黑白,感覺又完全不同了...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薛巴可夫 Konstantin Scherbakov(photo: Jen-Pin LIN 林仁斌)

 

逐漸後退拍攝更完整的場景

 

其實這次薛巴可夫的亞洲巡迴,夫人Nina全程隨行。

在今天的拍攝期間,Nina貼心地幫薛巴可夫換裝,在台下聆聽彩排,夫妻情深很令人感動~她默默地坐在舞台下,欣賞著彩排。(照片中看見Nina了嗎?)

 

曲畢~薛巴大爺開展雙臂,展露勝利姿態~

 

然後就看我這邊,笑一個~(當然要拍起來XD)

薛巴可夫告訴我,國家音樂廳是他彈過最棒的廳之一,他非常享受在這邊練琴以及演出,當然還有台灣熱情的觀眾們~(鵬博要記得常常邀請他來喔~)

 

拍攝空檔,偷偷跑到舞台下拍攝Nina看著薛巴可夫的畫面(照片中垂放在椅子上的「各種衣物」,就是因為我們有專屬服裝造型師~今天拍照才能有多樣服裝造型的原因XD)

 

彩排拍攝完畢,開心地與薛巴夫妻兩人自拍合照,留下2018年難忘的回憶~


【BON攝影】2018.12.12. 讀賣日本交響樂團首訪台灣音樂會 - 台北彩排(指揮:小林研一郎)

【BON攝影】2018.12.12. 讀賣日本交響樂團首訪台灣音樂會 - 台北彩排(指揮:小林研一郎)
2018' Yomiuri Nippon Symphony Orchestra Rehearsal Session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非常榮幸應國際沛思文教基金會的邀請安排,2018年12月12日至國家音樂廳拍攝首次來台灣演奏的讀賣日本交響樂團音樂會前彩排。

一抵達國家音樂廳,有別於歐美樂團的地方是:已經有許多團員自主地在音樂廳舞台上練習。

例如這位打擊團員,不斷地練著最輕的pp力度,因為在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三樂章裡,有段雙鈸極輕的段落,需要準確地拍點與鋼琴獨奏對應,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技巧。到了晚上音樂會現場,這幾個極難最輕音,完美地與指揮手勢及鋼琴獨奏相合。(連上個月聖彼得堡愛樂在國家音樂廳音樂會時,打擊樂手都沒有打得這麼準確~)這麼認真練習之後的成果,實在很令人讚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今天的協奏鋼琴家:我的偶像小山實稚惠也提前至舞台上熟悉今天的鋼琴,她快速仔細地練過重要樂段,筆者也趁機開心地與她合照。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筆者開心地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合照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陳建安攝影)

「火焰指揮家」日本著名指揮小林研一郎(Ken-Ichiro Kobayashi, b. 1940-)也進入舞台,與團員寒暄。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準備開始彩排,他抽出他自己特製的長柄指揮棒。(好像日本武士 Samurai啊~~~)

對於小林研一郎的特殊指揮棒,連日本維基百科都有介紹:「グリップの長い、独特の自作指揮棒を使用。」(小林研一郎使用長握把,獨特的自製指揮棒。)

長焦段在身邊,剛好來特寫一下: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細看一次照片,發現他指揮棒盒裡同時有兩支。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指揮棒的握柄,果然特色長(黑色部分):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彩排前置練習結束,樂團人員於17:00準時集結舞台,首席調音準備開始今天的音樂會。

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開練前,小林大師反而先對全體團員鞠躬敬禮,禮數充分週到。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先從管絃樂曲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開始練習,由於筆者也是管弦樂指揮,彩排的進度快得讓筆者訝異:小林只挑選重要的段落讓樂團試音,毫不拖泥帶水。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結構對指揮來說並不複雜,但仍有許多控制與技術的變化。

號稱「不看譜的指揮家」,小林彩排時非常精準地從第一樂章起,要求幾個重要樂段,讓樂手熟悉他要求的效果。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彩排時,小林研一郎不斷地向樂手道謝(每一個樂句喔~)。每一個段落樂句結束,他不厭其煩地說著「謝謝」「太棒了」;雖然禮多,但是相信每一位團員都滿滿地感謝著指揮珍惜他們的演奏。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精緻、準確的要求團員們做到他期待的音樂與細節。對於樂手的重要solo,指揮告知團員希望能夠「投射給觀眾」並實際演練:只要樂手達到要求,立刻給予讚許,完全不在舞台上浪費時間多餘反覆或隨意浪費樂手專注力與體力。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指揮強大的氣場,塑造出樂團強大的能量。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真劍勝負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五第二樂章裡,法國號有一段柔美精彩的長獨奏,獨奏者相當年輕,音色自然清亮,聽著非常舒服。(拍攝當下不知道為何法國號獨奏沒坐在首席位置而坐在第二位,後來知道原因。請續見下方文字會說明)

20181212-法國號獨奏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法國號獨奏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開頭,法國號獨奏在弦樂前奏之後馬上需要演奏一段非常柔美的長主題,這段音樂柴可夫斯基標示了非常多的力度與表情記號,記譜相當清晰精緻更可說是法國號柔美音色代表性的獨奏段落之一。

譜例: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譜

指揮聚精會神閉目凝聽,在法國號手演奏完畢之後,示意全團給予掌聲鼓勵~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備註:
後來與沛思基金會執行長大公子Jeffery訊息聊天,才知道這位年輕的法國號solo,其實是新進樂團的年輕樂手,指揮特地讓他嘗試表現看看,而樂團也對他的表現非常滿意喔~

彩排的樂團照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日本人注重禮節這一點,在音樂會中相信許多人都有看到:柴五的樂章開始前,小林會向樂手鞠躬之後才起手指揮音樂。(是真的彎腰鞠躬,不是點頭示意)

這種注重禮節並尊重樂手的動作,讓每一位樂手在舞台上傾盡自己的全部,彷彿用生命在演奏一般,每一段音樂的音色都讓觀眾非常感動。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打開琴蓋的工作人員,只要搬動椅子或鋼琴,隨身都帶著手帕,擦拭自己製造的指紋。首席彈奏鋼琴的標準音讓樂團調音之後,也拿手帕擦拭鋼琴鍵盤。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接著筆者的偶像~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登場💖

1985年,我開始認識蕭邦國際大賽...當年買了一張CD,是蕭邦鋼琴大賽得獎者音樂會,收錄1985年第11屆首獎到六獎得獎者每位鋼琴家的演奏。

小山實稚惠(Michie Koyama)是當年的第四獎,但她所彈奏的蕭邦練習曲細膩動人,深刻印在我心。

後來知道她是首位在日本完成音樂教育,且同時於柴可夫斯基(1982)及蕭邦(1985)兩項國際大賽中同時獲獎的日本鋼琴家,在日本地位崇高深具代表性,更是佩服不已。

從沒想過會在舞台上遇見她,這麼近的距離欣賞她的演奏~幫她拍照記錄彩排,感謝攝影讓我另類合照,又圓了一個夢。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與指揮進行音樂上的溝通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精彩演奏中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舞台下方往上拍攝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強力和弦後 勝利的手勢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一起以連續照片,欣賞指揮家小林研一郎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兩人在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中,精彩的音樂對話與合作: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光是看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彩排之後的表情,就知道演奏音樂是多麽開心的事情~(我也喜歡看音樂家的樂譜,非常有意思。小山使用的國際版樂譜,光看就知道已經一翻再翻~歷史悠久)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準備退場休息,樂團人員趨前恭喜愉快地與她交談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Bonus 照片. 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筆者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筆者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對於同時聽到彩排與音樂會的我來說,這樣為了音樂全心付出的一群音樂家,衷心敬佩。整個樂團的職人態度,從弦樂到管樂、擊樂,每一位樂手都擁有完全精準的合奏技巧,在指揮的手勢之下,他們就做出積極回應,而且幾乎零失誤。(這好像在看音樂的職棒:教練給予指示,球員全力取勝~噗)

樂團演出結束,舞台上團員彼此互相握手,道謝。

這麼多細節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凌晨三點多才能入眠。無論你看到的是哪一點,昨夜都是感動的一晚。

恭喜沛思國際沛思文教基金會,李執行長您的心願,也在昨日安可曲⟪望春風⟫裡功德圓滿。

撰寫此文同時,也為您獻上永遠的 祝福您🎊


20181127-Pianist: 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and Jen-Pin LIN

【BON攝影】2018.11.27. 法國青年小號大師—羅曼·勒盧 Romain Leleu彩排拍攝

【BON攝影】2018.11.27. 法國青年小號大師—羅曼·勒盧 Romain Leleu彩排拍攝
2018' Romain Leleu Trumpet Rehearsal Session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8.11.27.筆者下午前往國家音樂廳拍攝法國青年小號演奏大師羅曼·勒盧(Romain Leleu, b.1983-)的彩排。

20181127-Pianist: 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and Jen-Pin LIN
20181127-Pianist: 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and Jen-Pin LIN(筆者林仁斌)

羅曼‧勒盧於2009年獲得素有法國葛萊美獎之稱的法國勝利古典音樂桂冠大獎「年度最佳器樂演奏家」,他以其完美音色與超技的演奏,被公認是當代最優秀的小號演奏家之 一。

今年35歲的羅曼‧勒盧,2018年起獲聘進入法國國立里昂高等音樂學院任教,可說是法國青年演奏家裡在演奏與教育方面,都出類拔萃的人物,未來絕對值得大家持續追蹤認識。

而今天的鋼琴家 François Dumont(b.1985-) 也是響噹噹的人物,曾獲2010年第16屆國際蕭邦鋼琴大賽第五獎。


 

L'un des plus brillants interprètes de sa génération. —Direct Matin「這個世代最傑出的演繹者之一。」—法國地鐵早報《直擊早晨》

 

小號演奏家 羅曼‧勒盧(Romain Leleu)簡介:(文字內容取自歐普思音樂藝術網站)

出生於法國,師事小號大師艾力克‧歐畢耶(Eric Aubier),羅曼‧勒盧在15歲時進入 法國巴黎高等音樂院就讀。2003年即榮獲小號首獎與室內樂獎項。隨即赴德國卡爾斯魯 爾音樂院就讀,師事具有德國「小號教父」美譽的弗里德里希(Reinhold Friedrich)教 授。勒盧所演奏的曲目廣泛,從巴洛克協奏曲到二十一世紀的當代作品,讓他成為各大 樂團爭相邀約合作的獨奏家,包括法國國家管絃樂團、法國里爾國立交響樂團、 法國國立洛林管弦樂團 、奧佛涅交響樂團、德國巴登-符騰堡海爾布隆室內樂團、波羅地海巴洛克古樂團、金澤管弦合奏團、斯洛伐克小交響樂團、聖彼得堡室內樂團、薩拉多夫交響 樂團以及科索沃愛樂樂團等...。

羅曼‧勒盧也是許多國際音樂節的常客,曾受邀演出過的有法國狂熱之日音樂節、柯爾 馬國際藝術節、蒙頓音樂節、韋澤爾河古典音樂節、法國電台與蒙彼利爾音樂節、漢斯夏日音樂節等。他曾首演過許多當代新創之作品,包括Martin Mataton的《Trame XII for Trumpet and Orchestra》、Philippe Hersant的《Folk Tunes for Solo Trumpet》、 Karol Beffa的《Concerto for Trumpet and Orchestra, Subway for Trumpet and Piano》 以及Jean Baptiste Robin的《Récits Héroïques for trumpet and organ》等。

他也以室內樂見長,曾與Thierry Escaich、Olivier Vernet、Igor Tchetuev、the Convergences Ensemble等人一起合作。2005年獲得法國阿達米協會的古典音樂新秀獎、法國里昂室內樂大賽、芬蘭Lieksa國際小號大賽,青年演奏家秋季音樂節暨國際大賽 (1999)、法國國民銀行集團基金會大獎(2009)及SAFRAN音樂基金會大獎(2010) 等多項大獎。

羅曼‧勒盧目前由 Aparté/Harmonia Mundi和Sony等公司發行了多張專輯唱片,皆廣獲好評。羅曼‧勒盧同時也經常受邀國內外多所音樂院擔任大師班講座,如法國各區高級 音樂學院、韓國國立首爾大學、日本東京音樂學院、美國辛辛那提音樂學院、墨西哥梅 里達國際銅管學院、卡利亞里國際夏季學院等。2018年開始受聘於法國國立里昂高等音樂院擔任小號教授。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彩排實況:

在不同曲目中,羅曼‧勒盧會使用不同小號,變換調性與音色。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今天也使用了富魯格號,音色非常溫暖而且動聽~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三連拍~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滿滿的都是小號XD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用來演奏阿爾班:「威尼斯狂歡節」幻想與變奏曲的短號

Jean Baptiste Arban: Fantaisie sur Le Carnaval de Venise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他使用Yamaha的系列樂器,也是小號代言人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與鋼琴家彩排後合照(其實彩排好短,只有30分鐘XD)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20181127_François Dumont, Romain Leleu ©Jen-Pin LIN

也如同所有銅管演奏者,在彩排時他音色狀態比較保留,以確認樂曲速度與細節為主,把所有最棒的狀態保留在晚間音樂會時,音色才火力全開。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我非常喜歡他的歌唱風格,音樂的線條充滿迷人的句法,聲音色彩彷彿在空中飛翔,每一個技巧乾乾淨淨又能準確到位~在我心中,這就是標準法國獨奏家的樣子。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一起欣賞他精彩演奏的影片,曲目是 Théo Charlier - Etude No.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6NK0DF3PdI

 

他對於改編作品的感受是如此敏鋭(從選曲到改編,再至演奏),讓聽眾聆聽小號音樂的感度直接提升到全新的層次,給人的感覺是如此美好。

比才⟪卡門幻想曲⟫(錄音室選粹):

Bizet - Fantaisie sur Carmen - Romain Leleu [Studio Sessi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SmKVNfle-I

 

皮亞佐拉:⟪自由探戈⟫

Piazzolla: LiberTan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yJRFq72cws

 

Romain是一位很開朗的音樂家,演奏之餘也都笑咪咪的,讓人覺得非常親和。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hearsal ©Jen-Pin LIN

 

握住鋼琴家的手,然後拉近~活潑小號手的音樂會的謝幕,也與眾不同😄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cital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cital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citall ©Jen-Pin LIN
20181127_Romain Leleu Recitall ©Jen-Pin LIN

晚上音樂會更是聽得非常開心,也很佩服主辦單位歐普思音樂藝術能夠引進這麼棒的音樂家,期待下次這美麗的聚會

 

攝影.文字 /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BON攝影】2016年 大提琴家丹尼爾.穆勒修特 Daniel Müller-Schott 國家音樂廳彩排攝影

【BON攝影】2016年 德國大提琴家丹尼爾.穆勒修特 Daniel Müller-Schott 國家音樂廳彩排攝影
2016' Daniel Müller-Schott  Rehearsal Session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 b.1976是國內樂迷相當熟悉的大提琴演奏家,他自2012年起應邀來台獨奏與協奏,現場非凡魅力與完整的音樂表現技巧皆讓樂迷深深喜愛。

1976年出生於德國慕尼黑,穆勒-修特曾追隨諾塔斯(Walter Nothas)、海恩里希.席夫、伊瑟利斯特大師學習大提琴;幸運的他很早就受到安-蘇菲.慕特(Anne-Sophie Mutter, b.1963)的賞識,慕特的基金會定期贊助穆勒-修特,經由安-蘇菲.慕特的支持,穆勒-修特有機會向傳奇大提琴家羅斯托波維契學琴整整一年,羅斯托波維契也因此成為影響他最為深遠的大提琴家。

1992年,穆勒-修特以15歲之齡奪得柴可夫斯基青年音樂家大賽的首獎。

穆勒-修特在2000年於紐約卡內基廳舉行首演,那一次他與小提琴家安-蘇菲.慕特她合作演出布拉姆斯的a小調小提琴與大提琴雙協奏曲,以及鋼琴三重奏等曲目,星運大開,全世界的演出邀約紛至沓來。

而今穆勒-修特憑藉著個人持續不懈的努力與非凡的舞台魅力,已然在全球大提琴家裡站穩一席之地,2013年10月份,安-蘇菲.慕特基金會頒發給穆勒-修特艾妲.史杜基(Aida Stucki)獎,以肯定穆勒-修特在探索大提琴曲目上優越的貢獻與成就。

 

全方位生活.全方位擁抱音樂

對於穆勒-修特來說,雖然曾經追隨多位名師習琴,但「影響我最深的老師是羅斯托波維奇!」~這位不論在大提琴、鋼琴、指揮各方面皆精湛絕倫且又學識淵博的大師,啟發了他一件重要的事~想要演奏出動人的音樂,就不能只會拉琴,必須同時接觸其他的事物、認真體驗各樣的生活,如此才能豐富自己的內涵,並轉化到自己的琴音裡!

這些年來,穆勒-修特謹記於心,躬行實踐,努力讓自己成為一位全方位的藝術家。

2016年9月12日,是穆勒-修特在國家音樂廳的獨奏會,今天他的音樂會將以整場無伴奏型態呈現,這可以說是對音樂家最嚴苛的考驗之一,沒有了合作對象(鋼琴或室內樂夥伴,甚至樂團),要如何在舞台上唱獨角戲90分鐘呢?

答案只有一個:「音樂!

接下來讓我們看照片吧~此時音樂家在舞台上已經就緒,但由於整將以無伴奏大提琴進行,於是需要先將大提琴「上台」,讓音色更開闊,視覺焦點也更加集中~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國家音樂廳裝台(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國家音樂廳裝台(林仁斌 攝影)

 

位置就緒後,再來就是燈光的佈置與調整,讓音樂家在聚光燈下,成為唯一焦點。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國家音樂廳燈光調整(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國家音樂廳燈光調整(林仁斌 攝影)

 

上菜時間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他的五官立體,輪廓深邃,真的是最佳模特兒,再搭配他正在演奏音樂,讓整個拍攝過程充滿了無比的享受~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換個角度,看看大提琴上演奏台的效果~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最後這張越看越神奇,為什麼他的側面這樣像 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 b.1962)呢?

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 b.1962)
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 b.1962)

 

不信的話,讓我們再看下去...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看看最後這張,仁斌老師沒騙大家吧!?

這簡直是湯姆克魯斯本尊來拉大提琴,電影海報等級的質感了...

拍攝這張照片時,也讓我想起湯姆克魯斯多年前的電影《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

湯姆克魯斯 電影《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
湯姆克魯斯 電影《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

 

電影裡面的經典台詞「You had me at hello」(你一進門開口時就征服了我)更是愛情電影裡面經典中的經典:

劇情進行到男女主角Jerry Maguire(湯姆克魯斯飾演)與Dorothy(芮妮琪維格飾演)正陷入彼此感情的僵局。

男主角Jerry Maguire鼓起勇氣並企圖向女主角解釋著許多事情的原委,Dorothy在聽Jerry那一長篇大論時候,一臉困惑,(電影裡看到這邊仍然不知道會怎麼發展)直到聽到Jerry最後兩句話時,她叫Jerry閉嘴(「Shut up!」),鏡頭照出了Jerry錯愕的表情。

突然一個強大的轉折,Dorothy說出:「You had me at hello.」

Jerry聽到了馬上放下公事包,走到Dorothy的面前,兩人互相深深擁抱,就是這一幕經典,當年所有在場觀影的人,無論是男性或女性們都發出了讚嘆的聲音。(啊~~~氣音

電影《征服情海》(JERRY MAGUIRE)「You had me at Hello」

 

「You had me at hello」的意思直譯是:「當我們打招呼的時候,你就已經擁有了我。」我們也可以翻譯為:「當你向我問好時,我就已經愛上你了」。

這句話的味道,有點像中文的「一見鍾情」。

中文裡的「一見鍾情」,是第一次見面就愛上對方,第一次見面,可能只有幾秒鐘、幾分鐘、也可能是相處了幾小時、或是幾天,之前可能知道對方,也可能不知道對方。

You had me at hello,這句話就棒在,女主角已經告訴男主角,自己對對方的愛意有多麼的深刻,只要你對我表示一點友好的意思,那怕只是打一聲招呼而已,你就能夠擁有了我。

天啊,這真是太經典的電影,太經典的場景~(大家有空時可以再找出來看喔~)


回歸主題,穆勒修特的側影,您喜歡嗎?(自己先投一票XD)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他的樂譜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種記號,在演奏詮釋一首樂曲時,顯見下足苦功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再來幾張特寫,「抱著大提琴演奏的修特五連拍」滿足所有迷哥迷妹們~(順便賺點點閱率XD)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2016年9月12日 穆勒修特 國家音樂廳演出曲目 

巴赫:G大調第一號無伴奏大提琴組曲,BWV1007 
J. S. Bach: Cello Suite No. 1 in G Major, BWV 1007 

普羅高菲夫:降c小調無伴奏大提琴奏鳴曲,作品134 
S. Prokofiev: Sonata for solo cello in c-sharp minor, Op. 134 

克朗: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G. Crumb: Sonata for Solo Cello

----中場休息----

高大宜:無伴奏大提琴組曲Op.8 
Z. Kodály: Sonata for solo cello, Op. 8

 

再來是特殊攝影,穆勒修特的專屬角度,謝謝大家觀賞到本文最後: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穆勒修特(Daniel Müller-Schott)演奏神情(林仁斌 攝影)

 

喜歡這篇音樂攝影文章嗎?歡迎大家轉發分享喔~


【BON音樂】丹奈爾四重奏 巡禮之年-第二年 Quatuor Danel Trilogy II | 攝影記錄

【BON音樂】丹奈爾四重奏 巡禮之年-第二年 Quatuor Danel Trilogy II | 攝影記錄

Quatuor Danel Trilogy II 2018'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攝影. 文字紀錄 / 林仁斌

丹奈爾四重奏(Quatuor Danel)成立於1991年,以其大膽、濃厚的詮釋海頓、貝多芬、舒伯特、蕭士塔高維契、魏因貝格(Mieczyslaw Weinberg)等人之弦樂四重奏作品為名,以生動及具新意的視角詮釋傳統弦樂四重奏曲目,贏得全球觀眾及媒體的讚譽。

筆者今年於國家演奏廳三度拍攝丹奈爾四重奏的音樂會彩排,能夠再次於現場慢慢聆聽他們彩排準備音樂會,可以說是既享受又磨人的過程。

如果各位曾經現場聽過丹奈爾四重奏,那麼我說那種無比鑽研以及活生生的音樂感受,您一定不難理解。

對於作品的深度詮釋,其實來自於彩排時不斷地「磨」、「拋光」。他們經常對一個樂句不斷嘗試,互相溝通彼此的感受,互相「刺激」以求進步~

由於對於彼此的熟悉與敬重,這樣的互磨不但不傷感情,更能夠在音樂會時產生更多的互動,讓他們的樂音更深層,牢不可破,每一個聲音都能拉進你的心坎裡...。

先來張弦樂四重奏標準的拍照角度:

丹奈爾四重奏的巡禮之年-第二年 Quatuor Danel Trilogy II - 音樂會彩排

 

我喜歡藉由燈光,帶出每個場地不一樣的的特質與光線感覺~

丹奈爾四重奏 彩排 Quatuor Danel Rehearsal ©林仁斌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彩排 Quatuor Danel Rehearsal ©林仁斌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彩排 Quatuor Danel Rehearsal ©林仁斌攝影

 

也喜歡藉由不同的角度,捕捉音樂家的細膩神情: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音樂家練習的過程,其實就是不斷地討論+記筆記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再來一張慢快門的逆光星芒照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大提琴立起來的角度,真的很美~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一個樂句的Ending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討論時光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樂譜特寫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魏因貝格弦樂四重奏的樂譜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Marc演奏姿態連拍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鵬博出現,與音樂家們討論相關事宜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注意到了嗎?弓毛拉斷了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這張有點像拳擊賽場...XD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以下為另一場拍攝,全員著裝,氣勢大不同~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細心地讀譜與討論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不願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感性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我被偷瞄了...XD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來一張筆者的工作實況記錄照

丹奈爾四重奏 Quatuor Danel ©林仁斌 攝影


 2018年 丹奈爾弦樂四重奏 台灣演奏曲目

09月14日
  貝多芬:G大調第二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8之2
  魏因貝格:降B大調第五號弦樂四重奏,作品27
  ----中場休息----
  蕭士塔高維契:F大調第三號弦樂四重奏,作品73

09月15日
  貝多芬:A大調第五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8之5
  蕭士塔高維契:D大調第四號弦樂四重奏,作品83
  ----中場休息----
  魏因貝格:降E大調第四號弦樂四重奏,作品20

09月17日
  魏因貝格:第13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18
  蕭士塔高維契:c小調第八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10
  ----中場休息----
  貝多芬:e小調第八號弦樂四重奏,作品59之2

09月18日
  貝多芬:f小調第11號弦樂四重奏《莊嚴》,作品95
  魏因貝格:F大調第11號弦樂四重奏,作品89
  ----中場休息----
  蕭士塔高維契:降E大調第九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17

09月19日
  魏因貝格:c小調第八號弦樂四重奏,作品66
  蕭士塔高維契:降b小調第13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38
  ----中場休息----
  貝多芬:a小調第15號弦樂四重奏,作品132

2018' 丹奈爾四重奏的巡禮之年 第二年 - Quatuor Danel Trilogy II - 音樂會海報

【BON攝影】全球頂尖假聲男高音 修爾 2018' 國家音樂廳彩排

蹦藝術 | BONART

【BON攝影】全球頂尖假聲男高音 修爾 2018' 國家音樂廳彩排

Andreas Scholl & Edin Karamazov at National Concert Hall in Taiwan 2018'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全球頂尖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 b.1967-)出生於德國威斯巴登的釀酒城市 Kiedrich im Rheingau,在這僅有4000人居住的小城,有著傳統虔誠的羅馬天主教的宗教信仰。城鎮裡的哥德式建築教堂,更是存放著全德國歷史最悠久的管風琴(西元1500年至今)。

自7歲起就參加故鄉裡起源自西元 1333 年的 Kiedricher Chorbuben唱詩班,每週他們演唱文藝復興時期與巴洛克歌曲,更從古經文歌到葛利果聖歌都是演唱範疇。修爾說:「這些古樂,對我而言就如同貝多芬與莫札特一樣自然~」

而從小就參與教堂師班合唱的修爾,13歲時更從2萬名世界各地被挑選的男童歌手中,被選為獨唱而至羅馬參加1981年彌撒合唱音樂會,這項榮譽更是他後來確定人生演唱志向的一項重要原因。

19歲時,修爾前往瑞士知名的音樂學院Schola Cantorum Basiliensis正式學習古樂,並曾受教於古樂演唱家科克比(Emma Kirkby)。1997年留聲機頒獎典禮上演唱韓德爾「懷念的樹蔭」,驚豔全場聲名大噪,當時英國The Times盛讚其「歌聲秀逸、純淨、甜美、靈敏,且結合了最高等級的音樂想像力」,樂評權威留聲機雜誌也寫下「這是我聽過最難忘的好聲音!」。

而魯特琴&吉他演奏家卡拉馬佐夫(Edin Karamazov, B.1965-)於1965年出生於波士尼亞中部的澤尼察,小時候曾接受指揮大師傑利畢達克指導,原學習古典吉他,後前往瑞士巴塞爾古樂研究院學習巴洛克魯特琴,師事霍普金森.史密斯。

1998年他臨時頂替傳奇吉他大師布林姆登台演出,開始躍上國際音樂舞台,現已成為樂壇最活躍、最受讚譽的魯特琴演奏家與吉他演奏家,曲目包括十六世紀文藝復興的經典樂曲到今日的全新創作,不論在歐洲、美洲都受到極高評價。

兩位音樂家合作錄音超過20年,擁有非常好的默契與交情,所灌錄的唱片更是出色。

在欣賞修爾的彩排照片之前,先與大家分享一段假聲男高音修爾(Andreas Scholl)與魯特琴演奏家卡拉馬佐夫(Edin Karamazov)的民謠演唱《流浪的異鄉人 | Wayfaring stranger》音樂,udn製作的這段影片有中文字幕,更容易讓大家了解歌詞的意涵:

https://www.facebook.com/udnperformance/videos/1627576633976158/

 

Youtube裡有修爾的另一個《流浪的異鄉人 | Wayfaring stranger》版本,影片剪接與音樂搭配得非常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lUSgLFCI-o

有關民謠《流浪的異鄉人 | Wayfaring stranger》這首歌曲,音樂學者仍爭論於這首美國傳統民謠的起源:有人認為來自於殖民時期的黑人靈歌,有人認為出自於阿帕拉契地區的白人民歌。但不論如何,十九世紀以來就已被廣泛傳唱並深受世人喜愛,更被美國西部作家協會選為百大西部歌曲之一。


修爾本人非常高有190幾公分,彩排時他穿著其實..."蠻休閒"的,藉由彩排照片,大家也可看見他輕鬆休閒的一面~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一口氣先放了四張修爾的獨唱優美姿態,現場他的聲線更是美極了~


由於現代假聲男高音藉由共鳴方式以及個人的聲音天賦,因此實際觀察修爾演唱時,對於聲音共鳴非常注意。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這次主辦單位同時邀請到修爾與卡拉馬佐夫兩人連袂於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實在是樂迷的福氣。因為這兩位音樂家合作超過20年,默契超一流。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唱著唱著,修爾站起身來,然後招牌手勢也出現了~(笑)

修爾的招牌手勢出現了~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再唱著唱著,招牌手勢的「威力加強版」也出爐了~

招牌手勢「威力加強版」出爐~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時坐時站,修爾在新場地時刻注意著自己聲音的投射與共鳴。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我非常喜歡修爾演唱時陶醉的表情,光是他輕唱時的聲音, 就能拋射到遠方,打到我的心坎裡~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全球第一流假聲男高音-發燒唱片等級的夢幻組合,就站在我的眼前歌唱著!!!(天啊...我要暈倒了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因為魯特琴的音量不大,主辦單位特地安排現場收音麥克風,藉由電子擴音設備增加一點點音量,讓大家都能聽清楚魯特琴的音色。而細膩的修爾也很仔細地時刻注意著歌聲與魯特琴的平衡。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修爾仔細聽著音樂廳裡的聲音,他對於整體音響效果有著非常精確的掌握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試音過後,他非常喜愛國家音樂廳的共鳴,這時他正在說:「這裡(國家音樂廳)的聲音好極了~像"花朵"一樣綻放~」

假聲男高音 修爾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唱完了一段,再次確認聲音~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主辦單位的工作人員也非常仔細地一一回覆修爾的問題(讚~)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從側面看,因為上了音響,感覺有點像「演唱會」~Yeah...好期待!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魯特琴&吉他演奏家卡拉馬佐夫的音樂細膩而迷人,他的演奏總是保留非常多的空間讓人思考,與修爾的搭配更是恰如其分,不過度炫耀自己,兩人亦步亦趨地配合著,真不愧是合作二十年以上的好夥伴~

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一曲奏畢,修爾只能比一個讚了~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我最喜歡這麼自然的神態~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修爾正在整理今天演唱的歌詞,井然有序的編排亦能看出他處理每一件事情專注用心的態度。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貼身攝影的獨家視角~一起與大家分享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西方音樂的起源奠基於宗教的聖樂。而遊唱詩人的歌曲,正是中世紀西方音樂發展史裡,聖樂以外最重要的民間傳唱。修爾的演唱,擁有濃濃的文化傳遞感,他的聲音裡有著深厚的底蘊~尤其文藝復興時期以來的各種歌曲,正是他自小以來在教會合唱團裡最常演唱的。對他來說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像呼吸一樣的自然。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回想起我所擁有的第一張修爾演唱專輯是 «水晶之淚» ~ 約翰.道蘭與16世紀當代作曲家之假聲男高音優秀作品集(Crystal Tears - John Dowland & his contemporaries)。

«水晶之淚 ~ 約翰.道蘭與16世紀當代作曲家之假聲男高音優秀作品集»(Crystal Tears – John Dowland & his contemporaries)

這張專輯當時還幫上揚唱片撰寫CD側標,以介紹音樂家與唱片內容:

在古代「女子禁止在教堂發聲」的宗教禁令之下,歌聲優異的詩班男孩通常會在變聲時期來臨之前進行「去勢」手術,以便保有男童時清亮的高音音色,也使教會詩班的合唱演唱不因女聲的缺席而失色。這種男高音稱為「閹聲男高音」,其演唱方法被稱為「假聲唱法」。 而在現代這種不人道的聲音保留方法雖已不復存在,但以「假聲唱法」演唱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假聲作品為主要演唱範疇的「假聲男高音」,則在現代仍以他們過人的聲音天賦為人們高歌:安德瑞斯.修爾即為其中翹楚。 本輯選錄以文藝復興時期的作曲家約翰.道蘭(1563-1626)為主:「留下吧!水晶之淚」裡 假聲男高音的音色就彷彿如水晶一般透明純淨;「現在,我必需離開」則歌唱出無戀情的悲傷;羅伯.強生「你可曾見過炫麗的百合花成長」裡描述的,則是一份未經塵世污染的美麗淨土;約翰.班乃特的作品「維納斯鳥兒的悲傷旋律」則特別推薦大家一聽,不但旋律清新脫俗,修爾還秀了一手絕妙的口哨,自己幫自己演奏起高音笛的伴奏,堪稱一絕!而本輯特別附贈的錄音幕後花絮集錦DVD一張,豐富的影音資料可說絕對物超所值!(文.林仁斌)

一起欣賞專輯裡筆者最愛的歌曲:約翰.班乃特:«維納斯鳥兒的悲傷旋律»(John Bennet: Venus' Birds Whose Mournful Tunes),修爾的口哨吹得超棒,跟他的歌唱也非常搭配,真的美極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KwHErv7Ryk

«維納斯鳥兒的悲傷旋律» 歌詞:
Venus’ birds, whose mournful tunes
Sing lullaby, lulula lullaby to my unrest,
For so partaking of my wrongs,
In my bosom build your nest.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by,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by
Love live loyal or I die,
Love live loyal or I die.

 

另一首我非常喜歡的歌曲«去吧!水晶之淚»(Go crystal tear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Znn_pbqohI

«去吧!水晶之淚» 歌詞:

Go crystal tears, like to the morning show'rs 
And sweetly weep into thy lady's breast. 
And as the dews rerive the drooping flow'rs, 
So let your drops of pity be address'd,
 To quicken up the thoughts of my desert, 
Which sleeps too sound whilst I from her depart. 
Haste restless sighs, and let your burning breath 
Dissolve the ice of her indurate heart,
 Whose frozen rigour like forgetful Death, 
Feels never any touch of my desert: 
Yet sighs and tears to her I sacrifice, 
Both from a spotless heart and patient eyes

偶爾也出現這麼有戲劇性的畫面~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現場聆聽修爾,真的有種「夢想成真」的感覺,他的歌唱每一個音節與發音都是如此的講究,真的要豎起大拇指說:「假聲男高音世界第一人,修爾當之無愧!」。謝謝主辦單位聯合報系 udn瘋藝術為台灣帶來這麼棒的音樂家與節目,希望未來繼續帶給大家這麼棒的音樂~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最後當然是攝影師放閃福利照時間

2018.06.18. 筆者與修爾合照

【BON攝影】我的首次音樂彩排攝影-柏林愛樂首席 樫本大進

【BON攝影】我的首次音樂彩排攝影-柏林愛樂首席 樫本大進
My First Rehearsal Photography – Daishin Kashimoto 2014′ Concert Taiwan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14.04.29. 下午整理了拍攝裝備,帶了當時使用的相機A7R跟幾顆手動鏡頭,前往國家音樂廳拍攝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Daishin Kashimoto, b.1979.)與鋼琴家列夫席茲(Konstantin Lifschitz, b.1976)的二重奏音樂會。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其實想一想,多少人能這麼幸運,第一次正式拍音樂家彩排照,就拍到這樣的黃金組合。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兩人相識超過20年,私交上可說是超級好朋友,音樂上更是超級好盟友,於2014年兩人也發行了«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全集»雙CD,~在此之前,其實兩人已於2011年起連續三年,巡迴日本演出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全集,為錄音演奏的各項細節做足準備,可說是將兩人巡迴三年的音樂想法錄進專輯中,成為一家之言並寫下優異的專輯銷量,演奏上更是深獲各界好評。

 

先一起欣賞«貝多芬小提琴奏鳴曲全集»專輯的介紹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RtnQcvVeO8


進入音樂廳,在舞台上已經可以見到鋼琴家列夫席茲在舞台上認真地彈著琴。當天是第一次正式拍攝音樂家,帶的全部是手動鏡頭,當時想說這樣比較容易捕捉動作中的音樂家,事後證明拍完眼睛好累好累啊~而且手動對焦照片失敗率確實相當高(技術不佳找正在理由 ><

鋼琴家列夫席茲(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隨後樫本大進也穿著輕鬆地開始準備彩排

樫本大進(Daishin Kashimoto)©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樫本大進是柏林愛樂當家樂團首席,舞台氣勢非同凡響~他仔細地聽著音樂廳裡的聲音迴響,注意著聲音投射的細節。

樫本大進(Daishin Kashimoto)©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日本籍小提琴家樫本大進,其實出生於英國~1979年出生於倫敦,3歲在東京開始學習小提琴;7歲移居紐約並以最年輕學生的身份進入茱莉亞音樂學院的預備學校就讀,師從小提琴教母迪蕾(Dorothy DeLay, 1917-2002)門下。14歲開始,樫本大進連續奪得曼紐因國際青少年小提琴大賽、科隆國際小提琴比賽、克萊斯勒國際小提琴比賽等國際大獎,並成為法國「隆‧提博音樂大賽」,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冠軍得主,2009年進入柏林愛樂並擔任樂團首席至今(現時2018年)。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彩排時亦散發渾身音樂熱力的樫本大進,拉琴百分百投入,不一會兒已經滿臉是汗(音樂廳冷氣溫度正常,大家別擔心),可見得他拉琴時是多麽地專心投入。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回想起第一次與柏林愛樂工作的心情,樫本大進是這樣形容的:「第一次跟柏林愛樂演出時,我真的很緊張。」,「但很快的,音樂讓樂手們合而為一,緊張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身為一個特別團體一份子的感覺。而我身為首席的工作則是調和、連接指揮、客席音樂家與樂團,成為其中溝通的橋樑。」

 

拍攝樫本大進的演奏,張力十足。在他演奏的過程中,可以強烈地感受到「人琴合一」的感受,琴弓在他手中彷彿沒有界限,能讓音樂無止盡地歌唱、延伸,更進一步感受他對待音樂至誠與炙熱的心。

因此筆者僅以這些照片,讓大家專心地從音樂家的演奏神韻中,感受他們的音樂性: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樫本大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柏林愛樂首席樫本大進與鋼琴家列夫席茲 / Daishin Kashimoto in Rehearsal&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列夫席茲最早上舞台,最晚下舞台,真的是盡職敬業又充滿熱忱的音樂家~

鋼琴家列夫席茲 Konstantin Lifschitz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最後放一段兩人精彩的貝多芬第四號小提琴奏鳴曲精彩演奏片段:

(演奏時間地點:2013年1月29日,日本Suntory Hall現場 Liv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C3Vh6WOlSw

能拍攝這兩位音樂家在舞台上的演奏與互動,親炙充滿熱情的音樂,現場總是有著說不出的感動。拍攝過後的音樂會現場兩人更是火力全開,在舞台上徹底展現了最完整的音樂內容,直到今天仍然印象深刻~也要特別謝謝鵬博藝術的安排,能為台灣引介這麼棒的藝術家,Bravo!!!

2018的現在,轉眼間已經四年後重新整理這些照片,感覺當天拍照的顏色調控現在看起來有點偏艷(本篇刻意保留不加再次修圖),四年後的我拍照方式已有所不同,看著自己在攝影上的軌跡,原來是這麼有趣的事情,也期許自己在音樂與攝影上,可以繼續不斷保有這樣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