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攝影】古典芭蕾舞劇《舞姬》(La Bayadere) 2019 台北國家戲劇院彩排
2019 Classical Ballet “La Bayadere” at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知名的古典芭蕾舞劇《舞姬》(La Bayadere),也另外翻譯為《印度寺廟的舞女》。

《舞姬》創作時間比《天鵝湖》還要早,搭配融合了印度的婆羅多舞及古典芭蕾的超高技巧動作,是芭蕾舞迷一生一定要看的經典舞劇。

改編自印度著名詩人迦梨陀娑的七幕詩劇《莎恭達羅》,並融合了西方童話故事《泥人卡爾》中的劇情;由被譽為「古典芭蕾之父」和「俄羅斯學派奠基人」的馬里烏斯·彼季帕(Marius Petipa)編導,著名奧地利作曲家路德維希·明庫斯(Ludwig Minkus)作曲。

 

《舞姬》於1877年在聖彼得堡帝國劇院(今之「馬林斯基劇院」)由俄羅斯帝國芭蕾舞團(今「馬林斯基劇院芭蕾舞團」)首演,比《天鵝湖》(1895年復排新版)歷史更悠久,更是俄羅斯古典芭蕾最輝煌時期的代表作之一。

 

劇情介紹

“故事的地點發生在古老印度皇宮,是關於侍奉神廟的舞姬尼姬雅Nikiya與英勇的戰士索洛爾Solor的愛情故事。

第一幕

*場景ㄧ
婆羅門祭司與神廟舞者們正在慶祝印度聖火的祭拜儀式,Nikiya是所有的舞者中最美的一位,也因此被選為神廟的主要舞者,婆羅門祭司不但傾倒於Nikiya的美貌,並對他強烈釋出愛意,但確被Nikiya所拒絕,因Nikiya已有心儀的對象。Nikiya與Solor在夜間幽會,並在聖火前發誓兩人堅貞不渝的愛情,卻被婆羅門祭司撞見這一幕,祭司心生妒忌,並懷恨要將Solor置於死地。

*場景二
印度國王正在決定要如何嘉賞他神勇的戰士Solor,最後決定將它的寶貝女兒加姆莎蒂(Gamzatti)嫁給Solor,Gamzatti看到了Solor的畫像後立即墜入情網,當他們初次見面後,Solor也被公主Gamzatti的美貌所迷惑,即使他已經和Nikiya在聖火前許下了誓言,而為了不違背國王的好意,Solor也答應了與Gamzatti結婚。這時,婆羅門祭司告訴國王Solor與Nikiya的祕密戀情,希望國王能夠因此將Solor處死,但出乎祭司的意料,國王反而是下令要將Nikiya處死。這段談話的內容,恰巧被Gamzatti偷聽到,她立即昭喚Nikiya到她的房間,並告訴Nikiya立刻離開Solor將可免於一死,而Nikiya此時確試圖要將Gamzatti殺死,以和Solor長相廝守,但Nikiya未能得逞而逃跑,心地善良的Gamzatti在此時也誓言要將Nikiya除掉。

*場景三
在Solor與Gamzatti的盛大婚禮上,Nikiya被命令必須在婚禮上表演,Gamzatti送給了Nikiya一籃花,而花籃中卻藏著一條致命的毒蛇,而不知情的Nikiya卻以為是Solor要送給她的,Nikiya被毒蛇咬到,並拒絕了祭司所提供的解藥而死去。

 

第二幕
Nikiya的死,讓傷痛欲絕的Solor以吸時鴉片的方式將自己麻醉,心神恍惚並幻想著與Nikiya共度美好時光,當他清醒後,也瞭解到必須要面對即將要舉行的婚禮。

 

第三幕
在神廟所舉行的盛大結婚典禮,Nikiya的身影卻一直不斷浮現在Solor的眼前,正當Solor與Gamzatti在婆羅門祭司的見證下許下諾言的這一刻,突然一陣巨響,神殿倒塌,將所有的人埋葬在瓦礫堆下。Nikiya的幽靈正在空中飄蕩,柔情地望著躺在自已腳下的戀人,並從此延續她與Solor永恆的愛。

— 取自「兩廳院藝術中心」

 

在古典芭蕾芭蕾舞界,《舞姬》被稱為難度最大的劇碼,具有複雜的故事情節,豐富而立體的角色,與難度極高的技巧。

 

2019年 國家戲劇院正式演出前彩排

照片出現順序非劇情,係當天彩排順序排序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br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彩排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正式演出劇照 精選

晚間於國家劇院拍攝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正式演出,真是開心又興奮

拍攝前正在準備的筆者

 

今晚出動雙系統雙機,左為Sony A7R 3+70-200GM,右為 Canon EOS-R+200mm F2,相機皆為靜音快門機種,方能在表演過程中維持拍攝絕對地無聲安靜

今天在國家劇院使用雙機拍攝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br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俄羅斯第一天鵝」伊蓮娜下午受訪時說:舞姬得到花籃,誤以為是愛人所贈,深信他仍遵守誓約,開心地跳起「蛇舞」;沒想到卻遭花籃中公主暗藏的毒蛇所噬。這一段「蛇舞」從甜美到心碎、從希望到絕望,舞者須透過舞蹈展現情緒的轉折,相當高難度,卻是她最喜歡的一段劇情。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br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劇照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演出謝幕照片

20190801-聖彼得堡芭蕾舞團《舞姬》演出謝幕照片 |
攝影. 林仁斌 |Photography. Jen-Pin LIN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