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柴可夫斯基 第五號交響曲 op.64 背景與解說
Tchaikovsky Symphony No.5 op.64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柴可夫斯基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
柴可夫斯基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

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一共寫作七首交響曲,其中有編號的六首,整理如下:

G小調 第1號交響曲《冬日之夢》-1866年
c小調 第2號交響曲《小俄羅斯》-1872年
D大調 第3號交響曲《波蘭》-1875年
f小調 第4號交響曲-1878年
b小調 "曼弗雷德"交響曲(Manfred Symphony)-1885年
e小調 第5號交響曲-1888年
b小調 第6號交響曲《悲愴》-1893年

 

先談文學影響音樂

如果讓我們以文學為例,自古至今有眾多的文學家在詩集或創作中反映出了真實的當代社會狀態:特別在十九世紀中葉至二十世紀期間,寫實主義成了文壇的主流。

除了法國雨果的《悲慘世界》以寫實題材,刻畫出當時生活的困苦與社會各種不公不義現象之外,俄國當時的大文豪們也紛紛以現實題材刻畫出社會困苦與各種現象,例如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就以歷史小說的方式,刻畫出了1812 年拿破崙入侵俄國的歷史事件,透過小說中敘述三個貴族家庭在戰爭與和平中的酸甜苦辣,藉由人物角色的遭遇,傳達出道德的訴求。

而文學影響音樂創作的例子更是不少:例如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以詩人席勒 (Johann Christoph Friedrich von Schiller, 1759-1805)的《快樂頌》譜出了空前絕後的第九號交響曲《合唱》的第四樂章;柴可夫斯基也曾經用了俄羅斯文豪普希金的《尤金‧奧涅金》譜寫出了三幕歌劇,至今仍是重要的歌劇作品。柴可夫斯基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幻想序曲(Fantasy overture after Shakespeare)則是源自於古典文學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原著劇本。


第五號之前的交響曲

柴可夫斯基的前三首交響曲是帶有標題的,例如第一號交響曲為《冬日之夢》(Winter Daydreams),第二號是《小俄羅斯》(Little Russian),第三號為《波蘭》(Polish),但從第四、五號交響曲便無明確文字指示標題的名稱,而到第六號才又出現標題《悲愴》。

之前筆者寫過→「柴可夫斯基 f小調 第四號交響曲」介紹,有興趣者可以在蹦藝術裡延伸閱讀欣賞~今天則要介紹繼續創作於 1888 年的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

第五號是他晚期創作中相當成功的交響作品,但同時也充滿著憂鬱氣息與哀傷氣氛之黑暗感。會有這樣偏向絕望的音樂風格,可能因為 1887 年時,作曲家遭受到與親人的生離死別,以及失敗的婚姻所帶來的打擊所造成的影響;再加上俄國在 1880 年代嚴酷的政治氣氛下所給人深厚的絕望感,讓一直以來作品就有著濃濃憂鬱氣質的柴可夫斯基,在音樂中也顯現出了人生的無奈與徬徨。

根據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Nadezhda von Meck, 1831-1894)的通信記錄:柴可夫斯基在1887年末至1888年4月之間在歐洲巡迴,這段時間他在柏林、萊比錫、漢堡、布拉格、巴黎、倫敦進行演出,每場演出都受到了觀眾的熱烈歡迎。在歐洲巡迴演出期間,柴可夫斯基也結識了當代許多有名望的作曲家,例如:布拉姆斯、葛利格、德弗札克…等。

柴可夫斯基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
柴可夫斯基 | 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

 

第五號開始醞釀

柴可夫斯基寫給梅克夫人的信中,提到第五號交響曲創作的心境:

我從現在起要努力工作一番。我不僅要向別人證明,而且也要向自己證明,我還沒有到了不行的地步。我常常產生這樣的疑慮,我問自己,是不是到了該停筆的時候了?我的想像力是否已經耗盡?創作泉源是否已經枯竭?如果我再活十年二十年,這一天終會到來的… 我怎樣才能知道,這樣的時刻何時會降臨到我頭上呢?現在我決定寫一部新的交響曲。開始寫的時後似乎很不容易,但現在靈感已經來了…

第五號交響曲大約於1888年6月開始寫作,於1888年7月初完成草稿,於8月26日完成全曲管弦樂配器,9月底交予出版商尤根森(Pyotr I. Jürgenson)進行發行。 1888年11月17日於聖彼德堡首演,由柴可夫斯基親自指揮。

而與第四號交響曲的創作與首演時間相比(第四號創作於1877至1878年期間,首演於1878年),第五號一晃眼居然已經是十年之後了…在他寫給贊助人梅克夫人的信中亦曾提到:「我力求令此曲盡善盡美。」

本曲題獻給德國漢堡愛樂協會(Committee of Hamburg Philharmonic Society)的總裁亞威.拉勒蒙(Theodor Avé-Lallement, 1806-1890),不過等到第五號交響曲在漢堡演出時(1889年3月15日),拉勒蒙已經病入膏肓(他後於1890年逝世),所以並不知道這首交響曲題獻給他。


關於首演與後續演出評價

第五號交響曲 演出記錄

演出日期地點指揮
1888. 11. 17首演 – 聖彼德堡愛樂協會
Philharmonic Society
柴可夫斯基
1888. 11. 24聖彼德堡之俄羅斯音樂協會
Musical Society
柴可夫斯基
1888. 11. 30布拉格(捷克)柴可夫斯基
1888. 12. 10-11莫斯科俄羅斯音樂協會柴可夫斯基
1889. 03. 15漢堡演出柴可夫斯基

 

雖然此交響曲首演時似乎受到了聽眾的喜愛,但是仍有一些樂評非常不滿此交響曲,甚至對曲子裡面出現的華爾滋,充滿了惡意的批評:「交響曲中有三段華爾滋,而且採用最鄙俗的配器效果! 這是否證明,柴可夫斯基先生已經過氣,如今已是一位才盡技窮的作曲家?

 

而一向反對柴可夫斯基的五人組作曲家之一 庫宜(César Cui, 1835~1918),更是批評如下:「柴可夫斯基在他的新交響曲裡不是把音響當作手段,而是當成目的。音樂只不過是託詞罷了,他對音響的興趣大大超過音樂;即便是音響的課題,他也只成功了一半。因此我們雖然經常聽到新的音響效果,新的樂器組合,但聽見的卻是震耳欲聾的銅管壓倒其他樂器的沈重配器。

 

1888年12 月 10 日與 11 日,第五號交響曲又再次由柴可夫斯基在莫斯科指揮演出。

演出過後,柴可夫斯基於 12 月 26 日致信給梅克夫人:「莫斯科的兩場音樂會進行得順利,但卻給我留下了傷心的回憶。我越來越相信,我最近寫的這部交響曲是一部失敗的作品,……它顯得過份複雜、沈重、虛假、冗長,總之很不得人心。除了塔涅耶夫堅持說第五交響曲是我的優秀作之外,所有誠心關懷我的人都對他評價不高…

 

轉捩點 – 成功來臨

1889 年 3 月 15 日,柴可夫斯基指揮第五號交響曲在德國漢堡演出,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從團員及所有當地音樂家們友善,以及觀眾的熱情回應,終於證明了他這首第五號交響曲的成功,也讓他終於從一連串的失意中清醒過來。

柴可夫斯基當時從漢堡發出給梅克夫人的信,更是表達出心中的想法:「第五號交響曲演得非常出色,我又開始喜歡他 了,要不我還對它抱有過份不滿的意見呢…

日後柴可夫斯基這部傑作真正享有盛名與實至名歸的世界性榮譽,是在 1895 年以後的事,經由匈牙利指揮家尼基什(A. Nikisch, 1855-1922)在歐洲、美國廣泛的演出,取得在各地轟動性的成功,奠定了此曲卓越的地位。可惜作曲家早已不在人間了,無法得知第五號終於成為人類當代重要的交響作品。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一直以來版本眾多,筆者在網路上為大家精選了這個版本(Manfred Honeck指揮 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現場),一來錄音夠新(2018年3月23日),演奏錄音極佳,加上看得到整場音樂會的音樂會與指揮互動,是非常棒的版本:

影片中的樂章時間分軌(按下樂章即可直接欣賞)

 第1樂章:行板(Andante)-富生氣的快板(Allegro con anima)

I. Andante – Allegro con anima (0:34)  

 

第一樂章:貫穿全曲的命運主題

柴可夫斯基在第五號交響曲中的命運思想,顯然來自於 1887 年,與眾多親友之間生離死別的打擊。

1887年,離開將近十年的妻子 安東尼娜‧伊萬諾夫娜‧米留科娃(Antonina Ivanovna Milyukova, 1849-1917)突然又再次出現,並且寫了很多信給他,因此又再次刺痛了柴可夫斯基當年心靈上的瘡疤(當年為了要離開這位妻子,柴可夫斯基在黑夜中於莫斯科的河中企圖自殺…)。

而柴可夫斯基的外甥女—達維多娃,在聖彼得堡貴族會議大廳的舞會上突然暴斃身亡。在夏季,老朋友—康德拉季耶夫在阿恆(Aachen)病危,柴可夫斯基在病榻旁陪伴了許多時日,時時刻刻處於與死神伴隨在身邊的氣氛中…所以可想而知,作曲家無時無刻都感受到了死亡與命運的恐懼感與壓迫感。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序奏主題_總譜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序奏主題_總譜

 

第一樂章採用了奏鳴曲式,但加入了一段37小節的導奏,並非直接以傳統的第一主題作為開場白;在這段導奏中,A調豎笛所吹奏的主題旋律雖然暗示著命運,但是卻沒有第四號交響曲那樣激烈的壓迫感,然而整個命運主題情感的表達也貫徹到了整個交響曲的所有樂章,所以也成為本交響曲裡一個極重要的中心思想。

 

第一主題的旋律以 6/8 拍的節奏呈現,由豎笛與低音管八度齊奏奏出,音樂帶著淡淡波蘭舞曲的味道;因而有此一說,這個主題旋律是來自波蘭民謠的曲調。

↑譜例:6/8 拍 第一主題的旋律
↑譜例:6/8 拍 第一主題的旋律

 


而在樂曲激昂的情緒迸發之後,出現的第二主題美妙的旋律,抒情且充滿著歌唱性,還具備了極其幽雅的風格,可以說是柴可夫斯基本人多愁善感的特質與濃烈情感下的產物。

↑譜例:6/8 拍 第二主題的旋律

 

倫敦愛樂交響樂團製作的 命運主題音樂影片


第二樂章,如歌般的行板,帶著自由風格,採取三段體+尾奏(A-B-A'+Coda)曲式。
↑第2樂章:稍自由的、如歌的行板(Andante cantabile, con alcuna licenza)
↑第2樂章:稍自由的、如歌的行板(Andante cantabile, con alcuna licenza)

首段主題由法國號獨奏娓娓道來真是充滿了濃濃而哀傷的愁緒~這旋律與和聲充滿了感傷之美,但卻也帶著栩栩浪漫的憧憬,也曾被引為電影中配樂。下方是第二樂章之法國號獨奏樂譜,我們可以看見柴可夫斯基畫出許多清晰的音樂詮釋記號,他希望演奏者能夠奏出這段細膩纏綿獨奏之心,不言可喻~也是筆者在此交響曲中的最愛樂段。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譜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譜

 

接著在法國號後又加入一段雙簧管吹奏的動人旋律,並以卡農旋律方式,將雙簧管與法國號兩個樂器之對唱,為動人樂音。(精采管弦樂法的展現)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與雙簧管 卡農樂段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與雙簧管 卡農樂段

 

中段第二主題旋律則以單簧管吹奏,並加入各項樂器進行擴張發展,並在銅管的狂飆中進入高潮。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單簧管演奏之第二主題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單簧管演奏之第二主題

 

並隨即重回開頭主題,最後,「命運主題」再次現身,該樂章結束。

↑第二樂章最後,命運主題再次現身
↑第二樂章最後,命運主題再次現身

第三樂章的音樂為一首美妙的華爾滋舞曲。

第3樂章:圓舞曲:中等的快板(Allegro moderato)
III. Valse. Allegro moderato(29:03)

華爾滋高雅、優美的氣質在柴可夫斯基的筆下,成為了十分令人著迷的樂種~無論是在他的交響曲、芭蕾與各式管弦作品中,只要出現華爾茲,那種柴氏獨到的憂鬱+優雅+抒情,直接就能讓人感受到與眾不同的氣質。

整個樂章大致與第二樂章相同:為三段體+小尾奏。

主題A ,是以華爾滋的第一主題以及第一主題至少六次變化不斷的交織,並搭配伴奏與配器的改變構成;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第一主題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第一主題變化

 

華爾滋的第一主題副題 A’段,在第56小節由低音管奏出: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第二主題(低音管solo)

 

而 B 段Trio段落,以快速音群所構成第二主題跳躍演奏,反覆於不同的樂器上,並且透過配器的運用來創作。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 Trio 中段 第二主題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三樂章_華爾滋 Trio 中段 第二主題

 

整體來說,第三樂章的動機極為精簡扼要,但是其豐富的配器手法所呈現出的音色與改變重音之 Hemiola 效果,都讓人印象深刻~

↑第三樂章最後的命運主題動機與改變重音之 Hemiola 效果
↑第三樂章最後的命運主題動機與改變重音之 Hemiola 效果

 

最後樂曲以全團 ff 的音量齊奏,歡樂喜慶地的結束第三樂章,令聽者目不暇給。


第四樂章:莊嚴的行板-甚快的快板(Andante maestoso-Allegro vivace)
E大調, 4/4拍 – 2/2 拍,奏鳴曲式(呈示-發展-再現-尾奏)

IV. 第4樂章:終曲:莊嚴的行板(Andante maestoso)—活潑的快板(Allegro vivace)—更活潑(Molto vivace)—中板甚為莊嚴的中板(Moderato assai e molto maestoso)—急板(Presto)

Finale. Andante maestoso – Allegro vivace – Moderato assai e molto maestoso – Presto(34:36

第四樂章開頭即出現第一樂章之命運主題動機作為序奏。

↑第四樂章開頭即出現第一樂章之命運主題動機作為序奏
↑第四樂章開頭即出現第一樂章之命運主題動機作為序奏

 

但此命運主題動機在導奏中使用了象徵明亮的大調,比較起第一樂章的小調,同樣的奏鳴曲式卻呈現出兩種不同的情感。

這像極了貝多芬在第五號交響曲中,以彷彿代表命運來敲門的小調主題,經過不斷地進化之後,最終以大調於最後樂章呈現。柴可夫斯基也在本交響曲中,展現出藉由大小調對比的與命運對抗之巨大勇氣。

 

呈示部正式以第一主題開始,此主題充滿了果敢亮麗的氣質,旋律是來自於俄羅斯的民間舞曲,強勁的弦樂與強而有力的管樂演奏,帶給人無比振奮的心情。


 

第一主題樂句到達高潮後,馬上展開新的副題與對題旋律,新的副題旋律出現在雙簧管:

 

第128小節開始,木管群演奏出第二主題:

木管演奏出新的第二主題旋律

 

發展部中,大量運用到第一主題的旋律作為主要素材,同時搭配銅管樂器分解和弦的使用,再藉由弦樂快速音群與銅管組強而有力的演奏力度,維持了音樂中那種與命運對抗的堅毅心情。

 

再現部則以第一主題帶入,同時以新的對旋律同時發展,比起第一主題更加激動,可視為累積了更多的能量來對抗命運,而整個再現樂段中,融合了所有的主題旋律與副題、對題旋律的要素,也出現了美妙的伴奏語法、卡農與對位追逐等多樣管弦語法,實在可說精采紛呈。

 

 

從第472小節開始,木管群開始奏出三連音音型;第 474 小節開始,弦樂以大調再次演奏出命運主題,命運主題就在弦樂寬廣的(largamente) 演奏中,就像是勝利之頌歌般被演奏出來,而銅管全群之小號與法國號則擔任了勝利的號角聲與主題旋律作呼應。木管樂器則持續演奏三連音的伴奏旋律音型,維持固定穩定之節奏感。

 

承接著第474小節開始之命運主題的旋律繼續發展,第482小節開始,由木管與弦樂共同齊奏旋律,此時的低音管與低音大提琴以先前472小節的木管三連音節奏動機概念,變化出新的分解和弦三連音伴奏,低音管第一部也加入演奏命運主題。

 

尾奏段落莊嚴的進行曲風中做出燦爛輝煌的結束樂段,似乎象徵著迎接成功的心情,第546小節開始,小號演奏出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變形樂句,力度達到四個f(ffff),再由法國號銜接演奏,一路狂放奔馳,柴可夫斯基以命運主題動機變化,讓銅管主導樂團奏出勝利的凱歌,樂曲結束在激烈、整齊劃一的極大聲力度(ffff)中,畫下美妙而強烈的終結。

第546小節開始,小號演奏出強力ffff之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變形樂句,並由法國號接續演奏
第546小節開始,小號演奏出強力ffff之第一樂章的第一主題變形樂句,並由法國號接續演奏

除了命運主題貫穿四樂章的設定之外,本交響曲的創作特色大致以下幾個特點: 

1. 優美的主題旋律經不同樂器的交替出現,各樂器在配器之音色調和極富美感,營造聽覺上豐富的色彩。 

2. 大量地使用動機模進與主題穿插,製造出更多的層次與張力。 

3. 連綿不絕的樂句與細膩的音量變化,充分顯示出柴可夫斯基優異的旋律創作能力與多愁善感的情緒。

4. 大量使用弦樂的撥奏,並有效地與木管與銅管樂器呼應。 

5. 強烈的銅管齊奏在音樂發展之強烈情緒時表現出俄羅斯豪放的風格。 

6. 即使在單純的動機發展中,依然維持了一貫濃烈的情感,展現出成熟的創作技法。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