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柴可夫斯基:第一號交響曲 ⟪冬之夢⟫ (Winter Daydreams)op.13 介紹
Tchaikovsky: Symphony No. 1 “Winter Daydreams” op.13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關於第一號交響曲

柴可夫斯基的第一號交響曲 冬之夢是他所創作的第一首大型交響曲,也是非常具有浪漫特質的交響作品,創作於 1866年 3月至 1868年初。其標題 ⟪冬之夢⟫ 是作曲家本人所題,也是六首交響曲中唯一一首作曲時即訂下標題之標題音樂。(第六號交響曲標題為 ⟪悲愴⟫,但卻是後來才附加上去之標題。)

 

柴可夫斯基 交響曲創作年份

《G 小調第一交響曲》(1866 年)
《C 小調第二交響曲》(1872 年)
《D 大調第三交響曲》(1875 年)
《F 小調第四交響曲》(1878 年)
《E 小調第五交響曲》(1888 年)
《B 小調第六交響曲》(1893 年)
《曼弗雷德交響曲》(1885 年)

 

 

延伸閱讀

 

關於創作背景

 

第一版 1866年

 ⟪冬之夢⟫ 是柴可夫斯基剛進入莫斯科音樂學院擔任作曲教授時的創作作品,進入莫斯科音樂學院後,柴可夫斯基也盡力力求表現,在莫斯科音樂院院長 尼可拉.魯賓斯坦(Nicola Rubinstein,1835-1881)的鼓勵下,整個夏天柴可夫斯基赴彼得霍夫(Peterhof)埋首於創作第一號交響曲之創作,經歷了大約兩年才完成。

1866年夏天,柴可夫斯基出發前往彼得霍夫附近的別墅,在那他繼續著第一號交響曲的創作工作。

他在 6月7日至19日致 Aleksandra Davydova的信中提到:「我已經創作第一號交響曲,我的健康狀況很好,除了最近太忙了,所以沒辦法整晚睡覺……

再根據柴可夫斯基的弟弟 莫德斯特回憶,創作此交響曲時是柴可夫斯基最痛苦的時期之一:

他的 g小調第一號交響曲,標題為被稱為 ⟪冬之夢⟫ 。當時沒有任何的工作讓他需要付出這樣的努力和痛苦……儘管苦心經營和艱苦的工作,交響曲的構成充滿了困難,在推動交響樂的同時,彼得·伊里奇 的神經變得越來越緊張。由於之前不曾構思如此龐大的樂曲,交響曲這種特別艱苦的工作,導致他開始患上失眠症,不眠之夜使他的創造力在 7月底時陷於癱瘓,可怕的神經性攻擊對他的身體全都爆發。這是他一生中從未經歷過的……這種疾病最令人痛苦的症狀是可怕的幻覺,這是非常可怕的,生病導致了他四肢完全麻木的感覺...」

因為懼怕這些神經緊張的恐懼再次發生,以至於哥哥一生都不想再於晚上工作。」

當他8月底前往聖彼得堡時,將這首未完成的交響曲拿給他的老師安東.魯賓斯坦(Anton Rubinstein)、以及札倫巴(Nikolay Zaremba,1821-1879)過目,結果遭受兩位老師諸多批評,讓柴可夫斯基感到非常沮喪。後於同年 11月, ⟪冬之夢⟫ 完成,這是第一版,或稱 1866年版。儘管並非完美,但 1866這年,柴可夫斯基 26歲,在身體百般煎熬與內外壓力之下,完成了人生中第一首交響曲。

 

第二版 1874年

1866年的版本和1874年的標題和速度都相同,最大的改動在於第1樂章,初版時的第2主題,在第2版時被整個換掉。而第2和4樂章則只是作出一些短小的刪減。

就在 1874年 1月份,柴可夫斯基決定重新改寫第一號交響曲,他的隨身記事本裡記載了幾個新的主題設計與想法,於是他將這些新的想法注入再改寫之後的版本裡。多年後柴可夫斯基 於 1886年 4月 15日寫給出版商朋友 Pyotr Jurgenson 的信件裡,詳細說明了第二版的更動內容:

第一號交響曲的第一版,我寫作於 1866年。由於首演後不夠滿意,當時根據 Nikolay Grigoryevich 的建議之下,我曾作出一些基本修改。然而直到 1874年我才正式改寫第一號交響曲的內容。在 1875年我的生日時,您送了我一份印刷總譜,這讓我非常感動。除了一些樂譜上的小錯誤之外,這份版本是正確的,都是依照我 1874年修改就後的新內容。再後來到 1883年我們準備再次演出第一號交響曲時,我依舊注意到總譜裡有許多小錯誤,不過後來我們演出時一切都已經修正。…

信件裡還有許多針對第一號交響曲的練習彩排修正稿,後來不翼而飛。而信中內容則可見柴可夫斯基擔憂出版商的出版正確性,鉅細彌遺的個性。

在這之後還有一封給出版商 Pyotr Jurgenson 的信,信裡寫著:「我非常喜愛這首第一號交響曲,並以其中充滿許多不愉快為憾。」(”I like this symphony very much, and deeply regret that it’s had such an unhappy existence”

1883時,柴可夫斯基也曾於寫給 Karl Albrecht 之信中,提到第一號交響曲:「儘管這首交響曲有著許多缺點,我仍為他的弱點感到滿足,因為這首交響曲是我甜蜜青春的原罪。」(”Despite all its huge shortcomings, I still nourish a weakness for it, because it was a sin of my sweet youth”)

後來所有的交響樂團演出版,皆以 1874年第二版為主。

 

樂曲結構

  • 第1樂章:「冬旅之夢想」,寧靜的快板(“Dreams of a Winter Journey”,Allegro tranquillo)
  • 第2樂章:「荒涼、多霧之地」,如歌般從容的慢板(“Land of Desolation, Land of Mists”,Adagio cantabile ma non tanto)
  • 第3樂章:諧謔曲,詼諧戲謔的快板(Scherzo,Allegro scherzando giocoso)
三段體樂曲,其中中段部份是選取自學生時代所作的鋼琴奏鳴曲,移調後直接套入的。
  • 第4樂章:終曲,傷感的行板 — 莊嚴的快板(Finale,Andante lugubre — Allegro maestoso)
運用了民歌(俄語:“Распашу ли я млада, младeшенка”)。

編按:柴可夫斯基並未對第一樂章 – 寧靜的快板「冬旅之夢想」與第二樂章 – 如歌般從容的慢板「荒涼、多霧之地」之標題與副標題提出進一步說明。

 

樂曲配器

木管樂器短笛、2長笛、2雙簧管、2單簧管、2低音管
銅管樂器:4法國號、2小號、3長號低音號
打擊樂器定音鼓大鼓(除定音鼓外,只在第4樂章使用)
弦樂器:第1小提琴、第2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

 

關於首演

樂曲完成之後,柴可夫斯基將作品題獻給莫斯科音樂院院長 尼可拉.魯賓斯坦,也就是他的老師 安東.魯賓斯坦的弟弟。

初次第三樂章首演

根據柴可夫斯基的弟弟 Modest Tchaikovsky,1866年 12月10日至 22日,由尼可拉.魯賓斯坦指揮第一號交響曲第三樂章詼諧曲,於第五屆俄羅斯音樂學會音樂會上演出,地點在莫斯科,但演出並未成功獲得好評。

 

初次第二、三樂章首演

1867年 2月 11日至 23日,安東.魯賓斯坦於 聖彼得堡之第九屆俄羅斯音樂學會音樂會上,指揮第二樂章慢板和第三樂章詼諧曲演出。

 

初版全曲首演

初版的全曲首演後於 1868年 2月 3日至15日舉行,尼可拉.魯賓斯坦於莫斯科舉辦之第八屆俄羅斯音樂學會音樂會上,指揮第一號交響曲 ⟪冬之夢⟫ 全曲演出。相較於之前僅安排個別樂章之演出,終於獲得成功。柴可夫斯基寫道:「我的交響曲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特別是Andante和Scherzo。」

1874年修訂版之首演於 1883年 12月 1日,由指揮家 Erdmannsdörfer 指揮於莫斯科舉行。而柴可夫斯基本人也與指揮家共同修正許多樂譜上之印刷錯誤。

 

1874年版首演 

1874年版的第一號交響曲首演於 1883年 11月 19日 / 12月1日。由指揮家 MaxErdmannsdörfer 於 莫斯科第五屆俄羅斯音樂學會音樂會中演出。

另外,有留下紀錄的早期演出有:

聖彼得堡,第二屆俄羅斯交響音樂會,1886年10月22日/ 11月3日,由 GeorgyDütsch 指揮
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愛樂協會音樂會,1896年1月26日/ 2月7日,由 Anton Seidl 指揮
伯恩茅斯(Bournemouth),冬季花園,1900年9月25日/ 10月8日,丹戈弗雷指揮
英國倫敦女王大廳,1902年8月14日至27日,由Henry Wood指揮。

樂章簡說

第一樂章 

「冬旅之夢想」,寧靜的快板

 

在小提琴群的極弱和聲音中,第一主題由長笛與低音管同時奏出。木管裡高低兩種音色,產生出非常美妙的空靈感,彷彿帶領聽眾進入作曲家想像的音樂情境中;而這種非常俄羅斯風味的冷冽音色效果,更是許多歐洲作曲家擁有不同風味,非常值得大家品味:

 

第一主題之回應樂句,由雙簧管、單簧管與低音管同時奏出,非常具有節奏性,讓人充分感受到音樂律動的活力。

 

第一樂章 第二主題。在第一主題段落不斷上行製造出越來越強的張力之後,由單簧管奏出這段美妙的旋律,瞬間平和了音樂的氣氛,也帶來更多音樂中的優美與抒情氛圍:

 

第二樂章

「荒涼、多霧之地」,如歌般從容的慢板

第二樂章第一主題

在開頭加入弱音器的弦樂和聲伴奏之下,逐漸升高音域,由雙簧管獨奏奏出。氣氛非常柔和靜謐,從音樂中我們幾乎也能感受到柴可夫斯基筆下的「荒涼、多霧之地」這樣的世界。

第二樂章第二主題

在雙簧管的獨奏段落之後,中提琴與長笛共同奏出第二主題,加上雙簧管與單簧管與低音弦樂之撥弦伴奏,讓這段音樂聽起來非常悠閒,且帶著豐富的樂趣感受:

 

第三樂章

3/8拍,詼諧的快板。

在第三樂章的設定中,我們可以見到柴可夫斯基曲式的西歐化,他選擇了貝多芬之後常用的詼諧曲作為第三樂章。

樂曲開頭是四小節木管樂器群的 32分音符前奏:

 

接續是小提琴 I、II 之回應:

 

之後再進入木管群的獨奏主題:

 

除了 3/8拍的速度與許多附點節奏變化之外,從弦樂五部的總譜中時而可見在運弓與撥奏之間變化,可見得柴可夫斯基想以更豐富的演奏技法與音色變化,營造出詼諧曲的幽默感。

 

第四樂章

終曲,傷感的行板 — 莊嚴的快板

樂曲一開始,以低音管為主,彷彿緩慢而沈重的腳步般,連續兩次的三小節旋律加上延長記號,讓音樂聽起來是如此感傷。

 

主要的慢板旋律在小提琴 I、II 與中提琴之間輪流演奏、齊奏

在長達兩分多鐘的慢板序奏後,樂曲進入快板,調性也進入大調,在弦樂與管樂皆為上行音程所帶來的益趨明亮效果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似乎剛剛的陰暗情緒已然成為過去。

 

木管群的演奏由低音起始,中、高音逐漸加入,營造明亮的感受:

 

弦樂也由中、低音起始,兩小節後加入小提琴,並以小聲+漸強逐漸演奏上行震音旋律,整體音響效果越來越明亮:

 

第四樂章快板的第一主題,包含許多切分音俄羅斯舞曲味道十足,讓音樂充滿歡樂喜慶的感覺:

 

第四樂章快板第二主題,柴可夫斯基使用了俄羅斯民謠 “Распашу ли я млада, младeшенка” 為藍本,讓本樂章的民族性更加明顯。

這兩個主題的運用,也成為此樂章的旋律主體:歡樂喜慶,似乎告訴大家:在揮別了陰暗與憂傷的冬日(國家政局),俄羅斯也會有春天的(自由民主)~

 

網路上遍尋不著此民謠的原曲音樂,所以放上另一首俄羅斯民謠合唱,來感受原汁原味的俄羅斯民謠氛圍。

 

音樂欣賞

總譜版本音樂欣賞
Tchaikovsky – Symphony No.1 in G Minor “Winter Dreams” with Score

點按↓時間軸可直接進入樂章欣賞

00:00:00 - Movement I. Dreams of a Winter Journey
00:11:29 - Movement II. Land of Desolation, Land of Mists
00:21:23 - Movement III. Scherzo
00:28:57 - Movement IV. Finale

 

2012年 指揮家帕沃.賈維(Paavo Järvi)指揮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 Live’版本
hr-Sinfonieorchester (Frankfurt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
Paavo Järvi, Dirigent ∙ Alte Oper Frankfurt, 14. Dezember 2012

點按↓時間軸可直接進入樂章欣賞

00:23 - Movement I. Dreams of a Winter Journey 
12:09 - Movement II. Land of Desolation, Land of Mists 
23:07 - Movement III. Scherzo 
31:00- Movement IV. Finale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