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柴可夫斯基  f 小調 第四號交響曲 op.36 創作背景與樂曲簡介
Tchaikovsky Symphony No.4 in f minor Op.36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f小調第4號交響曲(Tchaikovsky Symphony No.4 in f minor Op.36),創作於1877至1878年期間。首演於1878年俄曆2月10日(西元曆2月22日),在聖彼得堡舉行,由尼古萊·魯賓斯坦(Nikolay Rubinstein, 1835-1881) 指揮。

照片解說:柴可夫斯基與第4號交響曲「命運」主題動機

 

第四號交響曲是題獻給他當時最重要的財政資助人 – 俄國鐵路大亨富孀「梅克夫人」(Nadezhda von Meck, 1831-1894)。

對柴可夫斯基作曲之路轉為自由之路產生決定性影響力量,音樂史上皆以「梅克夫人」或「馮梅克夫人」稱呼她。

「梅克夫人」介紹:本名是 娜杰日達.菲拉列托芙娜.弗洛夫斯卡雅(Nadezhda Filaretovna Frolovskaya),是富商卡爾‧費奧羅維科(Karl Feodoroviç von Meck)的遺孀,擁有大片產業及十二個孩子。梅克夫人相當喜歡音樂, 也曾經贊助過俄羅斯音樂協會莫斯科分會,與尼古拉.魯賓斯坦之關係相當不錯。在1876年底,梅克夫人這位富有的鐵路大亨的遺孀 ,透過 尼古萊·魯賓斯坦和 小提琴家 高迪克(Iosif Kotek,柴可夫斯基的好友,亦曾盛傳是作曲家的同性密友)介紹認識年青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並對他的作品頗為欣賞。

尼古拉.魯賓斯坦曾經藉由彈奏柴可夫斯基的作品《暴風雨》(The Tempest,1873),嘗試詢問梅克夫人能否提供贊助以解決柴可夫斯基經濟上的問題,梅克夫人則回答:「我對於你剛才說到這個年輕人的一切感到很大的興趣。但你也不需要替他說那麼多的好話,在你沒有說之前,他的音樂早已說過了。」顯示出梅克夫人對於柴可夫斯基音樂的喜愛。

當注意到柴可夫斯基生活上的經濟問題之後,她請託兩人把書信交給柴可夫斯基,指出願意成為他提供財政上的資助,並開始與柴可夫斯基通信並透過委託他創作作品並給予酬勞。

1877年柴可夫斯基在婚姻期間發生各項悲慘事情時,在柴可夫斯基書信告知梅克夫人並提出要求下,梅克夫人同意給予他每年 6000盧布的定期補助。也因為這樣,柴可夫斯基解決了他一直以來的​​經濟困窘問題,梅克夫人的大方贊助開始讓他全心致力於作曲工作。

但梅克夫人個性喜歡獨來獨往,便提出唯一的條件:兩人永遠不應該見面。柴可夫斯基也同意了在兩人往後持續書信往來的接近 14年歲月(1877年 至 1890年)中,彼此互通信件達 1200多封。據說兩人曾於幾次不同場合偶然地遇見,但卻完全沒有交談。不過在這十餘年中,梅克夫人彷彿是柴可夫斯基心靈上的伴侶,他們在信中無話不談,從創作靈感、藝術想法到內心深處的感覺都能彼此了解對方,也因為這些信件,讓後世有了更多了解認識柴可夫斯基內心世界的機會。

 

儘管當時梅克夫人開出的條件如此奇特,但柴可夫斯基對於這麼慷慨的長期贊助甚為感激,也把第4號交響曲題獻給她,稱之為「我們的交響曲」,並在往來書信裡親自寫出了交響曲架構與音樂動機背後的意涵。

柴可夫斯基與梅克夫人(Nadezhda von Meck, 1831-1894)

 

當年37歲的柴可夫斯基正處在人生的作曲狀況巔峰時期:已完成三首交響曲創作,成著名的芭蕾舞作«天鵝湖»與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等等重要作品。在作曲的1877年底至1878年初,他與兩個雙胞胎巒生弟弟 安納托利(Anatoly, 1850-1915)及 莫德斯特(Modest, 1850-1916)前往法國、瑞士、奧地利與義大利等地遊訪~12月時到訪威尼斯、佛羅倫斯等地,第四號交響曲的絕大部份皆是在這段旅遊期間創作。後來於1890年,他也根據義大利的旅遊經歷,創作了著名的弦樂六重奏 «佛羅倫斯的回憶»(The String Sextet in D minor “Souvenir de Florence“, Op. 70)

柴可夫斯基將本曲獻給「我最好的朋友」,指的就是他的贊助者梅克夫人。

在莫斯科首演當日時,柴可夫斯基正身處佛羅倫斯。

最初他先收到梅克夫人的電報,之後再收到魯賓斯坦及表演音樂家等人的電報,指演出還算成功,但實際的情況是聽眾的反應頗為冷淡。

後來他再發電報詢問另一位作曲家朋友塔涅耶夫才得知首演觀眾反應平平之事實。

同樣地,差不多十年後的美國首演也不太成功,要直至作曲家離世後,才慢慢被聽眾所接受。

本樂曲共分為四個樂章。全曲演奏時間約為45分鐘。

關於第四號交響曲,最佳曲解的詮釋者,絕對是作曲家本人,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寫給梅克夫人的解說文字:

第1樂章:持續的行板(Andante sostenuto)-富生氣的中板(Moderato con anima)-稍快的中板(Moderato assai)-頗似行板(quasi Andante)-活潑的快板(Allegro vivo)

「我們的交響曲擁有一個標題內容,這是可以用文字來表達的。在此我只想為妳—也只能為妳一個人—解說全曲與各樂章的意義。當然我只能按照樂曲的大綱為妳解說:

序奏是整首交響曲核心與精髄,一切都是靠這個樂念來進行。(下譜例為本交響曲主要樂念的譜例,代表『命運』),這個著名的『命運』,就是阻礙我們追求幸福的希望不能實現的力量,它強烈妒忌注視我們,要我們永不安寧,要天空充滿烏雲。這就像達摩克利斯的劍*(The Sword of Damocles),總是掛在頭上搖晃一般,形成一種永無休止的精神折磨。這力量是不可抗拒,無法逃避的。除了默默屈服於不幸的遭遇之中,別無他法。

 

譜例:柴可夫斯基 第4號交響曲「命運」動機譜例(法國號演奏)
譜例:柴可夫斯基 第4號交響曲「命運」動機譜例(法國號演奏)

 

我們絕望和不滿越來越尖銳,這時何不離開現實,沈醉在夢中。

 

達摩克利斯的劍(The Sword of Damocles)©Stefano Bianchetti
圖:達摩克利斯的劍(The Sword of Damocles)©Stefano Bianchetti
筆者註:

達摩克利斯的劍*(The Sword of Damocles)的故事隱喻,是後來才被加入古希臘文化的獨立道德軼事中出現的人物形象。(本典故非希臘神話或真實歷史,乃源自書中軼事。此段故事出現在陶爾米納提麥奧斯(公元前356年-公元前260年)所寫的«西西里島失去的歷史»中)

達摩克利斯是公元前4世紀義大利敘拉古僭主狄奧尼修斯二世的朝臣,他非常喜歡奉承僭主狄奧尼修斯。一日他奉承道:「作為一個擁有權力和威信的偉人,狄奧尼修斯實在很幸運。」

於是狄奧尼修斯提議與他交換一天的身份,那他就可以嘗試到首領的命運。

達摩克利斯欣喜不已。就在晚上的宴會裡,達摩克利斯正享受成為國王的感覺;但當晚餐快結束的時候,他抬頭才注意到王位上方僅用一根馬鬃懸掛著的利劍...。一驚之下,他立即失去了對美食和美女的興趣,並請求僭主放過他,他再也不想得到這樣的幸運了...

 

然而之後的第二主題是多麼喜悅啊~甜美柔和的夢終於擁抱我。光明的世界在向我招呼。我的靈魂沈浸在夢中,忘記了憂愁與失望。幸福就在這裡?可不是嗎?但這卻只是一個夢呢。命運又慘酷地把我們喚醒。我們的生活只是由煩惱的現實與幸福的美夢所交織形成。這當中沒有避難的港口,我們只有在人生的波浪中遭致蹂躪,直到被淹沒為止。」

譜例:柴可夫斯基 第4號交響曲 第二主題譜例(弦樂群演奏)
譜例:柴可夫斯基 第4號交響曲 第二主題譜例(弦樂群演奏)

 

第一樂章表現出灰暗的現實與淡漠的夢想交錯的人生寫照,作曲家認為第1主題是「得不到安慰的絕望感」,第2主題與「脫離現實的幻想」。


第2樂章:如歌曲般的小行板(Andantino in modo di canzona)

第二樂章表現了悲哀的另一面。這是一個工作疲累的人,半夜獨坐在家中時,突然被憂鬱的感情所包圍的情景。他拿出書來想要閱讀,但書卻從他手中掉落,此時湧起了許多回憶。這些美好的回憶一幕幕浮現眼前,但是當知道這些回憶已經是過眼雲煙,又是何等令人悲傷呢。然而我們依然要回憶,因為想念往事是多麼快樂。我們只是消極悔恨過去,卻沒有重新生活的勇氣和意志,我們的生活實在是太疲乏了。

這是歌曲風格的徐緩樂章。雙簧管奏出漂浮寂寞情緒的主題。這段雙簧管獨奏旋律很長,因此常用來作為介紹雙簧管或考試的旋律。這旋律由各種樂器開展,或加上裝飾等來反復數次,變化色彩。不久,弦樂器承受這寂寞奏出副題,並使音樂高昂。這正是柴可夫斯基的浪漫旋律。音樂雖然顯示出高昂,但力量不足以達到高潮,又跌回原先的寂寞。這種對答繼續一陣之後,進入速度略快的中間樂段。雙簧管獨奏的主題是表現奏者演奏技巧的最好的樂段,但是句子很長,因此須要特別注意換氣。

中間樂段是農民舞曲風格的音樂。調性轉為F大調,情緒略為明朗。主旋律出現在管樂器,並由各種樂器繼承下去。情緒漸熱,加上定音鼓與銅管樂器而築起高潮,但馬上恢復冷靜,並回到主部。主部再現,裝飾程度更加強。最後是低音管的寂靜獨奏,沒有其他樂器以副題承接,只好靜靜的結束。


3樂章:諧躍曲(Scherzo):反覆撥絃(Pizzicato ostinato),快板(Allegro

第三樂章中並沒有明顯或確定的情緒表現。這只是一連串的狂想,猶如雜亂無章的花紋。這就像我們喝了一點酒,感覺有點昏暈時,腦海中所浮現的模糊影像一般。這影像的氣氛,有時候是快活的,有時候是悲傷的,不停地變化。這時心靈是空洞的,沒有可以觸摸的形象,想像已經脫了韁,開始愉快地繪畫出一些離奇的圖案。突然間,我心中幻想出一個喝醉的農夫和一首市井之歌的畫面。遠處同時也傳來軍樂隊的奏樂之聲。這些畫面都是不連貫的,像是要入睡時飄過心頭的零散影像。這是脫離現實,沒頭緒而陌生混亂的影像。

這是這首交響曲中,最有獨創性的樂章。3段體的各段,似乎只用弦樂器,或只用銅管,或只用木管來演奏,聽來就是各自為政,散亂而不統一,到最後才一起演奏。

開頭部分只用弦樂器的撥奏演奏。前面兩樂章的氣氛到這裡來一次大轉變,呈現微醉的幽默感。這部分可以說是古典音樂當中,運用弦樂撥奏最有效果的部分。這弦樂撥奏,在本樂章中到處可聽到。

中間樂段開始時只用木管演奏。俄羅斯舞曲風格的旋律逐漸高昂。短笛閃爍的聲音出現後,曲趣轉為進行曲風格。銅管上場。忽然進行曲似的旋律出現,木管也加進來。

之後回到最初弦樂撥奏部分。不過,這一次到最後部分會加進木管與銅管。在撥奏節奏上,把各旋律的片段連接起來演奏,最後以弱奏忽然消失。真的是發奇想的阿拉伯舞曲,莫名而隨便的樂章。


第4樂章:熱情的快板(Allegro con fuoco)

如果妳在自己身上找到不快樂時,妳就到別的地方,或到人群中去找吧。看﹗他們多麼快樂的生活,多麼瞭解如何把歡樂帶給自己。這是民眾節日的描寫。當我們剛在民眾的快樂情景中忘記自己的存在時,無情命運之神又降臨我們面前,教我們想起了自己。這時人們對妳非常冷淡,不太理會妳的寂寞和憂愁。啊﹗他們是多麼愉快歡欣﹗他們的感情是多麼天真無邪﹗但妳卻說世間是悲哀的。其實幸福是非常單純深刻的,它仍然存在,只要妳走進人群的快樂裡面,妳的生活就是好受的。

由此可知,此曲在描述,要以很大的決心超越悲傷,表現出『生存的希望』。

樂章一開始就是全樂器爆炸似的最強音全奏,並急速在音階上下來回演奏。這強烈的第1主題馬上重複一次。接著,木管樂器奏出第2主題。這是使用俄國民謠「在田野間豎立的樺樹」的旋律。再次出現第1主題後,加進銅管華麗的聲音提出狂熱的第3主題。這3個主題以快速節奏反復、開展,漸增緊張感。柴可夫斯基在這裡發揮他多采的樂器使用法。這裡有節日熱烘烘的氣氛。

忽然速度轉慢,樂章進入行板,第1樂章開頭的「命運主題」號曲出現在銅管,打斷正亂的氣氛。之後速度回復,法國號的弱奏演奏第3主題,音樂進入尾聲部。音樂逐漸加強,與這樂章開頭一種呈現爆發,有力的歡樂情緒繼續下去。鈸、定音鼓連打,全曲在跳躍似的節奏下,強烈地結束。

 

*柴可夫斯基 f 小調第四號交響曲 總譜對照版 音樂欣賞

 

*柴可夫斯基 f 小調第四號交響曲 卡拉揚指揮維也納愛樂 音樂欣賞

 

*柴可夫斯基 f 小調第四號交響曲 楊頌斯指揮奧斯陸愛樂 音樂欣賞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