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普契尼三大歌劇之 ⟪蝴蝶夫人⟫ (Madama Butterfly) 背景與簡介
Madama Butterfly by Giacomo Puccin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筆者以 2017年 Royal Opera House 與 1904年 首演 ⟪蝴蝶夫人⟫ 海報融合之再製照片:

筆者以 2017年 Royal Opera House 與 1904年 首演 ⟪蝴蝶夫人⟫ 海報融合之再製照片

 

普契尼 寫實歌劇頂峰

義大利歌劇大師 普契尼Giacomo Puccini, 1858-1924)是眾所公認的音樂史歌劇大師。寫實主義歌劇到他手中,完全昇華至令人聲淚俱下、肝腸寸斷的境界;而他所譜寫出的美妙旋律,更是聽過難忘,巧妙地與歌劇劇情與角色緊緊相扣,深植於全球歌劇音樂愛好者的心中。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是 普契尼 歌劇三大名作之一,另外兩部作品是是 波希米亞人La Boheme)和 托斯卡Tosca)。

喜愛普契尼作品的人,並不會只聽這三部歌劇;不過在聽過其他普氏的歌劇之後,您也一定夠明白這三部為何總是獨佔鰲頭,甚至是全球歌劇上演率最高的前幾名。



《蝴蝶夫人》 故事源起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歌劇劇本由 雷基·伊利卡 及 喬賽普·賈科薩 兩位劇作家根據美國作家 約翰·路瑟·朗(John Luther Long, 1861-1927的 1897年同名短篇小說《蝴蝶夫人》作為藍本。據說 普契尼亦參考了法國小說家並曾任海軍軍官的 皮耶·洛蒂(Pierre Loti, 1850-1923)的 1887年於法國出版之小說《菊夫人》(Madame Chrysanthème)編寫而成。

 

這兩部小說與歌劇之年份關係分別是:

法國小說:皮耶·洛蒂菊夫人Madame Chrysanthème, 1887年

美國小說:約翰·路瑟·朗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 1897年

義大利歌劇: 普契尼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 1904年

 

法國軍官作家皮埃爾·洛蒂之小說《菊夫人》(Madame Chrysanthème)故事:

菊夫人(Madame Chrysanthème)是 皮耶·洛蒂 以海軍軍官之自傳形式出版的一部小說。他以這名海軍上尉軍官在日本長崎駐紮時,短期與一名日本婦女結婚之故事為藍本,時間地點設定在 1885年的日本長崎十善寺(Jūzenji)與十人町(Jūninmachi)地區。菊夫人最初以法文撰寫並於 1887年出版,出版當時獲得非常大的成功,並在出版的前五年內已經發行了 25個版本,翻譯成包括英語在內的多種語言。在20世紀之交,菊夫人》小說也被認為是塑造西方對日本態度的關鍵文本之一。

編按:皮耶·洛蒂本人就是在海軍服役時,曾到過近東遠東,這些經驗,為他的作品提供了豐富的資源。他的作品因為自身經驗,對西方人而言極富異國情調,在當代非常受到歡迎。1900年 八國聯軍進佔北京時,他軍銜是海軍上尉,也曾來到北京,並記述當時來京見聞,寫作成《在北京最後的日子Les derniers jours de Pékin一書。

 

《蝴蝶夫人》劇情簡介

蝴蝶夫人》故事以二十世紀初日本明治時代的九州海岸城市長崎港區為背景。

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經婚姻掮客五郎介紹,娶了年僅 15歲的日本年輕藝妓秋秋桑(即蝴蝶夫人)為妻。但這位短期駐紮的美國軍人,因為享有美軍軍事於當地所帶來的各項特權,對此樁婚事其實僅只抱持嚐鮮的遊戲態度,因此在與秋秋桑新婚不久後便即隨艦隊返回美國,將她留在日本長崎。 

雖然丈夫離開身邊的而獨立生活的秋秋桑,有著東方女性對愛情從一而終的美德與堅韌不拔的性格,不改初衷而終日癡心等待。日復一日臨海遙望,就這樣過了三年,她與平克頓婚姻當時所生的孩子,也慢慢長大。 

終於等到三年後,遠遠望見平克頓之美軍船艦駛回日本時,蝴蝶夫人開心雀躍極了:她堅信自己的好日子終於來臨...沒想到平克頓此行帶來了他的美國妻子,並且要求帶走與蝴蝶夫人所生的小孩...。

心痛並知道事已無可轉圜的蝴蝶夫人,也只能在極度痛心的狀況下,以生命來「應允」她心中的唯一的天,也就是丈夫平克頓的請求。在與孩子做了最後永別之後,她選擇了以自殺的方式,結束了這場大時代異國婚姻悲劇...

 

歌劇主要角色

蝴蝶夫人(女高音) 秋秋桑
鈴木(次女高音)蝴蝶夫人的女僕
平克頓 B. F. Pinkerton(男高音)美國海軍上尉
夏普勒斯 Sharpless(男中音美國駐長崎領事
五郎(男高音)婚姻掮客
山鳥(男中音)蝴蝶夫人的求婚者
和尚(男低音)蝴蝶夫人的叔父

其他登場角色 
蝴蝶夫人的母親、嬸母、表姐妹、親戚、蝴蝶夫人的兒子「小苦惱兒(Sorrow)、皇家事務官,登記官等等。

首演與分幕

《蝴蝶夫人》首演於 1904年 2月 17日,義大利米蘭市的史卡拉歌劇院,原始設定為兩幕歌劇。可惜首演卻未能成功。

然而,首演失敗的 普契尼並沒有氣餒,反而大幅修改劇本,將較為長的第二幕分作兩幕。

重新改編完成的新版本之後於 1904年 5月 28日由烏克蘭著名女高音 索羅米亞·庫舒尼卡於小鎮布雷西亞 演出,最終獲得空前成功。其後該《蝴蝶夫人》再於 1907年以火熱姿態登陸美國紐約市的大都會歌劇院演出。

因此最初於義大利的《蝴蝶夫人》首演有兩幕,經 普契尼修改後在美國演出的版本則有三幕(將原本冗長的第二幕再細分為兩幕)。

最具代表性的蝴蝶,共有兩位:《蝴蝶夫人》首演的演唱者,由 羅西娜·史托爾齊歐(Rosina Storchio, 1872-1945)飾演;上世紀著名的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Tamaki Miura)以真正的東方女性扮演蝴蝶夫人,一直以來被認為最經典,並獲得作曲家普契尼本人的讚賞,稱之為「永遠的蝴蝶」。

 

歷史上第一位蝴蝶夫人

首演者 – 羅西娜·史托爾齊歐 Rosina Storchio

【珍貴照片】

《蝴蝶夫人》首演者:羅西娜·史托爾齊歐(Rosina Storchio, 1872-1945)

 

《蝴蝶夫人》首演者:羅西娜·史托爾齊歐(Rosina Storchio, 1872-1945)

歌劇史上 東方第一位蝴蝶夫人

永遠的蝴蝶 – 三浦環 Tamaki Miura

【珍貴照片】

歷史上第一位飾演《蝴蝶夫人》的東方人是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Tamaki Miura, 1884-1946)。

三浦環 畢生共在舞台上演唱《蝴蝶夫人》達 2000場次以上,也是作曲家本人最愛的「永遠的蝴蝶」。

歷史上第一位飾演《蝴蝶夫人》的東方人: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Tamaki Miura, 1884-1946)與 作曲家普契尼合照

 

因為普契尼偉大的歌劇《蝴蝶夫人》歌劇歌頌表揚日本大和民族女子的忠貞,日本人特別喜歡和感動,一直將這齣歌劇視為國寶。今日,日本政府已經在長崎當年歌劇故事設定發生的日本長崎縣長崎市南山手町地區,修建了「格洛弗花園」(Glover Garden),供世界遊客來訪遊旅參觀。

在「格洛弗花園」內建有西式洋樓一座,樓腳下有一堵用長方形石磚建成的牆壁,牆壁上安裝彩燈和看不見的喇叭,24小時不停歇地播放蝴蝶夫人的詠嘆調 ⟨美好的一日⟩ “Un bel dì vedremo…”。牆壁前屹立着蝴蝶夫人和她孩子的雕像;而這蝴蝶夫人雕像的造型就是以東方第一位蝴蝶夫人 – 三浦環 為藍本而造成。

蝴蝶夫人雕像旁,還屹立着另一個雕像,就是歌劇的作者 普契尼~普契尼的名字,將在此永遠被日本人與來訪的遊客們紀念。

 

格洛弗花園」簡介:

格洛弗花園」| 哥拉巴園日文グラバー園)是位於日本長崎縣長崎市南山手町地區的一個旅遊景點,為1859年長崎開放外國通商後,英國商人湯瑪士.布雷克.哥拉巴弗雷德裡克.林格與 William J. Alt在此的住所。現被列為世界遺產九州、山口的近代化工業遺產群

為木造平房,建築面積510.8平方公尺,附屬建築也是木造平屋,建築面積129.2平方公尺。為英國商人湯瑪士·布雷克·哥拉巴(Thomas Blake Glover, 1838年 - 1911年)的住所,現發現有1861年的借地記錄,以及在修理建築時發現有1863年的文件資料,現被認定為日本現存最古老的木造西式建築。

(日文網頁→) 哥拉巴園官方網頁

 

今日,從「格洛弗花園」眺望長崎港之風景:

今日,從「格洛弗花園」眺望長崎港之風景

 

長崎「格洛弗花園」內蝴蝶夫人雕像:

長崎「格洛弗花園」內 蝴蝶夫人(三浦環)雕像

 

日本長崎「格洛弗花園」內 普契尼的雕像:

日本長崎「格洛弗花園」內 普契尼的雕像

 

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 演唱的《蝴蝶夫人》⟨美好的一日⟩  詠嘆調:

 

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 榮登 美國《浮華世界》雜誌名人堂。( 1915年9月份,第44頁

日本女高音 三浦環 榮登 美國《浮華世界》雜誌名人堂。( 1915年9月份,第44頁)

《蝴蝶夫人》劇情解說:

第一幕

場景是十九世紀末的日本長崎海港。

幕啟時,為長崎近郊的小山上,遠處可望到長崎海灣,左邊為美國海軍上尉平克頓的新居。平克頓因為要在長崎停留數年之久,於是便想找一位日本妻子。由日本婚姻掮客五郎,介紹與秋秋桑會面認識,說明這件婚姻的有效期間,以男方同意與女方同居為限,分離之後女方仍可再嫁。因平克頓一有調遣命令,即須歸國,由婚姻掮客看定的秋秋桑作為臨時夫人,也不過逢場作戲聊以消遣。

這一天,五郎帶著即將新婚的美國海軍軍官平克頓走上山丘,前來觀看新房,小小的木屋加上精緻的花園,幽雅大方,美麗而有趣。五郎平克頓解說日本式平房隔間的奧妙,並介紹未來服侍新人的傭人們。不久,美國駐日本領事夏普勒斯揮汗如雨、一步步走上山來,平克頓上前熱情迎接,便將這件事說給他聽:「我們美國佬浪跡天涯,四處為家,不斷尋找歡樂與滿足,擄獲各地美女芳心。」

夏普勒斯覺得平克頓態度有些輕佻,他便很鄭重地這位年輕的海軍軍官,說:「此事不可當兒戲,千萬不能傷了日本姑娘的心,則將會是件大罪過。」倆人展開一段二重唱:《戀愛與遊戲》音韻和藹而帶有輕視和玩笑的意味!

在倆人舉杯慶祝,談笑風生時,遙見一群女子結隊而來,此時,五郎趕來稟報:「新娘隊伍來了!」

一陣美麗的女聲合唱,遠遠地從山坡下傳上山頭,新娘秋秋桑在親友的陪伴下,緩步蓮移,拾階而上,沿途還歌頌著大自然的美景與夢幻般的愛情。

平克頓憐惜地上前慰問一路辛苦的秋秋桑夏普勒斯則是詢問起秋秋桑的家世;秋秋桑回答說:「她原本是長崎當地世家,後來父親逝世,與母親相依為命。家道中落,她早早就學著做一名賣唱獻舞的藝妓,以此謀生。她忍受著痛苦和人們的恥笑。她講述的時候,神情是那樣真摯,讓人不由得產生深深的憐愛。五郎大概是曾經吹噓過秋秋桑的家庭,他怕這傻乎乎的姑娘說漏了嘴,在一旁插話說:「她的母親是一位高貴的太太。」可是秋秋桑歎息道:「她是多麼命苦,貧窮永遠在折磨著她。」

領事夏普勒斯關切地問她:「你的父親在哪裡?」「他死了。」秋秋桑顯得很不安,女友們也都低下了頭,為了打破這尷尬的局面,領事夏普勒斯又問道:「你今年多大了」

秋秋桑俏皮地要兩位美國紳士先猜一猜;平克頓夏普勒斯猜了幾回後,秋秋桑則公佈了正確答案:她今年已經十五歲,算很老了!領事不由得歎了口氣:在美國,這還是無憂無慮的童年呢!還正是玩耍的年紀,眼前這位日本女孩竟然說這樣已經很老了,他們覺得實在不可思議!

隨後日本天皇特使與婚姻公證人駕到。秋秋桑率眾人行跪禮,平克頓在眾人面前簽了婚約,簽過字又照例交出 100元日幣作為禮金。這時候秋秋桑打扮得體,亭亭玉立與美國新娘一般。照例,新娘初次見面,必有禮物贈給新郎,秋秋桑便從大袖口內取出贈品:一條絲巾,一支煙斗,一粒銀鈕,一柄小扇,一瓶香水,最後很慎重地取出來一支匕首鞘。平克頓看見匕首鞘,覺得有些不解,便問五郎五郎含含糊糊地說,匕首鞘是日本天皇賜給秋秋桑父親自盡的紀念品。

平克頓又問:「她父親怎麼啦?」

「光榮地死去。」五郎說完就走了。

秋秋桑不願意繼續這個話題,她又從衣袖裡拿出了幾個小雕像,告訴平克頓,這是她的祖先。然後她懷著敬意講述道:「我要告訴你一件秘密。昨天我一個人走進了教堂。這事誰都不知道,連我的和尚叔父也不知道。我要相信我丈夫的上帝,因為我要把我的一切都交給你。」

秋秋桑忠誠的表情使平克頓的內心震動了,但他其實並不懂得改變信仰對秋秋桑以及對一個日本人,在當時是件多麼嚴重的事。而且,他對這樁婚姻也遠沒有秋秋桑的那種神聖感婚禮舉行後,正當秋秋桑平克頓接受眾人道賀時,忽然傳來一陣怒吼聲,原來是秋秋桑和尚叔父來了。

和尚叔父憤怒地指著秋秋桑對大家說:「諸位聽著,她已經背叛了我們,背叛了自己的祖先。她相信了別人的神!」

這些句話著實讓大家吃了一驚。他們轉過頭去,生氣地對著瑟瑟發抖的新娘秋秋桑發出噓聲。和尚喊著日本神的名字,繼續大聲詛咒秋秋桑道:「你已經背叛了我們,就讓魔鬼把你捉去吧!」平克頓忍不住了,他對這和尚說:「不准在這裡吵鬧!」和尚狠狠地瞪了這美國人一眼,嘴裡繼續罵著。平克頓火了,他大聲命令道:「馬上給我滾出去!我是這裡的主人,不准任何人在這裡瞎喊亂叫!」眾人聞言,紛紛離去,只留下被遺棄的秋秋桑獨自飲泣。

望著可憐的小新娘,平克頓心裡充滿了憐愛,他溫柔地摟住秋秋桑的肩膀,勸慰說:「你們日本的宗教和所有的親戚朋友,都不值得我美麗的姑娘心中難受。我一定要好好地愛你。」這時,屋裡傳來喃喃的低語聲,秋秋桑說,那是女僕鈴木在向神作祈禱。此時夜幕低垂,一輪淡月伴著閃爍著的星星,倆人唱著甜蜜而又令人陶醉的二重唱《月白天青》:「親愛的,你的眼睛這樣明亮,穿上這身潔白的衣裳,就像一支百合花。可愛的姑娘,我的熱情為你而奔放。」秋秋桑柔聲回答道:「我像一個美麗的女神,從天空中月亮裡輕輕地走下來。我親愛的,我願和你一起飛到天堂。」隨後兩人相偕入房,共享新婚之夜的歡愉。

 

第二幕

蝴蝶夫人家中(秋秋桑已婚,筆者改稱之為 蝴蝶夫人)

幕起時,已是平克頓隨艦隊返美三年之後。平克頓返美國杳無消息,蝴蝶夫人已生下一個兒子。母子倆人住在這幢精巧的小屋中倒也舒適,從敞開著的門望進去,只見蝴蝶夫人在榻榻米上躺著,女僕鈴木在神龕前喃喃地祈禱。蝴蝶夫人對女僕鈴木的祈禱感到厭煩,她在一旁諷刺地說:「日本的神明最懶惰,從不聽她的禱告,她相信美國的的上帝比較勤快,只要你去祈禱,他就很快給你回答,但是我擔心,我們受苦,他不知道。」

顯然,他們的日子很拮据,從家裡的擺設和兩人身上的衣裝就看得出來。女僕鈴木歎息道:「如果他把我們都已忘掉,那日子可怎麼過下去?」

這話蝴蝶夫人可不愛聽了,她坐了起來:「為什麼你不相信我的丈夫一定會回來?他決不會拋棄他的小蝴蝶!」「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外國丈夫會重新回來。」蝴蝶夫人真的生氣了,她抓住鈴木的衣領用力地搖:「什麼?你說什麼?」然後,她對著鈴木,更是對著她自己唱道:「當那天我們分別的時候,他曾溫柔地對我講:「啊,小蝴蝶,當那玫瑰花兒開放,當那春暖花開的日子裡小燕子在天空高高地飛翔,我就會回到你的身旁。」

鈴木早就聽夠了她的這些話,對此不抱任何希望,蝴蝶夫人則是堅定地表示:「她心愛的丈夫平克頓一定會回來,「蝴蝶夫人站起身來,對著大海開始表演著她天天幻想的情景(詠歎調:在那美好的一天):「在那晴朗的一天,那遙遠的海面上,我們看見了一縷黑煙,有一隻軍艦出現。那白色的軍艦駛進港灣。禮炮轟鳴,看吧,他已來到!我不去和他相見,站在山坡這邊長久地向海港張望,期待著和他幸福地會面。他快速地奔跑,越來越近,奔向這邊。

「我親愛的小蝴蝶,你在哪裡?」我一句話也不講,悄悄躲在一旁。我的心兒狂跳,滿腔的熱情像火焰在燃燒。他在不停地喊叫:「我最親愛的小蝴蝶,快快投入我的懷抱!」

這聲音還像以前一樣美好,一切的痛苦都會忘掉。相信我吧,鈴木,他一定會來到!主僕倆正討論這件事的時候,美國駐日本領事夏普勒斯登門拜訪,他此番前來就是要告訴蝴蝶夫人:他已經收到平克頓的來信。說他在美國已經結婚,煩夏普勒斯將此事告訴蝴蝶夫人,讓她依照日本手續解除婚約。看到純潔的蝴蝶夫人,對平克頓異常忠貞。夏普勒斯左右為難。

就在此時,婚姻掮客五郎帶著日本貴族山鳥公爵上門,說是要幫蝴蝶夫人再次相親(因為根據日本習俗,如果丈夫遺棄了妻子,就視同離婚);蝴蝶夫人表示,自己嫁給了美國人,就應該依照美國的法律,哪還管日本的習俗呢?說罷,便將五郎山鳥公爵請出門。這時,夏普勒斯才將平克頓的來信慢慢讀給蝴蝶夫人聽:「親愛的朋友,請你幫忙去看看我那美麗的小蝴蝶……」「他這樣說嗎?」蝴蝶夫人高興地叫了起來。「是這樣寫著。事接著讀:「從那個難忘的日子起,已經過了整整三年。」蝴蝶夫人自言自語道:「沒錯!」

「可能我的小蝴蝶已經忘掉了我。」

「忘掉他?鈴木,你說我能嗎?」鈴木沒吭聲。領事接著讀:「如果她還記得我,等我到現在,……」「當然啦,我是在等呀!」「朋友,我請求你,」領事很不情願地繼續讀道,「相信你一定能辦好此事,悄悄準備好一切……」蝴蝶夫人有點不安地問:「他想怎麼樣?」

領事小聲自言自語說:「把她拋棄。」

夏普勒斯試探地問蝴蝶夫人,如果平克頓不再回來時,你將怎麼辦?蝴蝶夫人毫不猶豫地回答:「一種是重理舊業為藝妓賣歌娛客,另一種即是自殺。夏普勒斯聽了大驚,他勸蝴蝶夫人還是答應嫁給山鳥公爵。她聽了這些話,便開始懷疑平克頓是否真的負心了,她叫鈴木將她的兒子抱來。鈴木跑進裡間,從裡面抱出一個金黃色卷髮的小男孩,說孩子的名字叫「苦惱兒

這可把夏普勒斯難住了,滿臉是淚的蝴蝶夫人,緊緊抱著孩子,跪在地上淒惻哀怨地唱著:「我親愛的孩子,你可知道?也許有一天,我和你一起流浪在街頭,在暴風雨中,我們向路人伸出可憐的雙手。也許要忍受著屈辱,不,永遠不!這樣的日子實在太痛苦!想到今後,蝴蝶夫人絕望至極。領事先生也難過地流下了眼淚,他不忍再和 蝴蝶夫人談下去了,便向母子倆道別,離開了這座充滿了悲哀的房子。

這時,女僕鈴木喊叫著衝進來,手裡拽著一個人,原來是五郎。 鈴木告訴蝴蝶夫人,這個該死的傢伙在外面胡說八道,說 蝴蝶夫人的孩子將遭到噩運。蝴蝶夫人氣得衝向五郎,大聲罵他,又從牆上摘下匕首,威脅著要殺了他。趁鈴木去抱孩子的當兒,驚惶失措的五郎跑了。

蝴蝶夫人呆立在房間中央。突如其來的事情讓她發懵。女僕又在喊了,「聽啊,海邊碼頭有炮聲!」

兩人奔向窗口,向外面的大海張望。果然,有一艘白色的軍艦駛進了港灣,上面還飄揚著醒目的星條旗。蝴蝶夫人激動得心都要停止跳動了,她已經看到了軍艦上的字:林肯號

「就是它,我丈夫的軍艦!」她大聲喊道:他馬上就要來啦,啊,我是多麼幸福!」蝴蝶夫人鈴木趕快把花園裡的花朵全部摘下來,擺滿房間,迎接歸來的丈夫。鈴木也被 蝴蝶夫人的快活感染了,她們唱起了一首活潑的花之二重唱:「我們要讓屋子裡,充滿春天的芳香,讓這裡就像花園一樣,春光蕩漾!」

不一會兒,花園裡只剩下光禿禿的枝子了,而房間裡的地上,榻榻米上,鋪上了一層花瓣。蝴蝶夫人急急地在鏡子前坐下來,讓鈴木幫她化妝。她多麼希望丈夫仍然像過去那樣愛她,叫她「我親愛的小蝴蝶」。她讓鈴木把新婚時的衣服取來,整整齊齊地穿在身上,又在髮際插上了鮮艷的花朵。把孩子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切都準備停當了。

天色漸漸黑了。蝴蝶夫人在面朝大海的那扇紙門上用手指捅了三個洞:一個為自己,一個給鈴木,還有一個低低的,是給孩子的。她們一起靜靜地向外張望,等待著那激動人心的時刻。月亮照進來,把三個佇立的人影映在紙門上。不遠處的大海傳來陣陣濤聲。女僕鈴木孩子禁不住睏倦,倒在榻榻米上睡著了。蝴蝶夫人則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兒,彷彿是一座雕像。

 

第三幕

蝴蝶夫人家中

女僕和孩子睡著,蝴蝶夫人佇立在門前。可是夜已過去,黎明到來了。

海灣裡除了傳來陣陣濤聲以外,還可以隱約聽到水手們的歌聲。太陽升起,照亮了屋子裡滿地的花瓣。

女僕醒了,她站起身來,輕輕碰了碰蝴蝶夫人:「妳等得太疲乏了,去睡一會兒吧。如果他來了,我會叫妳的。」

蝴蝶夫人確實累極了。她彎下身子,抱起沉睡的孩子,一邊唱著搖籃曲,一邊向裡間屋走去。「睡吧,小寶貝,你將要到那遙遠的地方。」

漸漸地,聽不到她的聲音了。 鈴木跪在神像前開始祈禱。

有人敲門。 鈴木側耳傾聽。敲門聲更響了。她連忙站起身來,拉開門。走在前面的領事先生就打了個手勢讓她別出聲。平克頓跟著走了進來,他們輕手輕腳地,彷彿有什麼秘密,鈴木告訴他們,蝴蝶夫人等了一夜,現在剛剛睡著。平克頓驚奇地問道:「她怎麼知道我會來?」

鈴木回答說:這裡已經三年沒有來過一隻船。蝴蝶夫人天天都在等你回來。瞧,這滿地的花朵,我們昨天就已經準備好。」她高興地想立刻進屋去叫蝴蝶夫人,可是平克頓攔住了她。鈴木偶一回頭,發現門外的花園裡,還有一個外國婦女。「她是誰?」平克頓遲疑著沒說出來,領事回答說:「平克頓的妻子。」鈴木一下子呆住了:「天啊,完了!所有的希望都完了!」

她撲倒在地上哭泣起來。

平克頓很不自在,他感到自己沒臉見蝴蝶夫人,恨不得馬上逃離這間屋子。領事先生也十分生氣,他責備平克頓傷害了蝴蝶夫人的感情。但為了妥善處理這件不幸的事,領事決定由他來面對可憐的蝴蝶夫人,他勸平克頓趕緊離開。

平克頓環顧這間曾經令他度過愉快時光的屋子,望著滿地的花瓣,他內心受到了深深的譴責:「再見吧,安靜的家,再見吧,曾經度過的時光。我忘不了那雙憂鬱的眼睛,她將永遠出現在我的面前。多麼羞恥,多麼痛心,滾滾的熱淚流不盡。再見吧,我此刻只有逃走!平克頓匆匆走了。他的妻子卻走過來對鈴木說,他們想把孩子帶走,並保證說將會好好待他。鈴木悲傷地歎息道:蝴蝶夫人是那樣地愛她的孩子,讓他們分離,實在是太殘忍。

這時,屋子裡傳來蝴蝶夫人的聲音:「鈴木鈴木!你快來一下!」鈴木嚇壞了,她趕緊走過去,試圖阻止蝴蝶夫人走出來,可是,來不及了,只見蝴蝶夫人滿臉激動的神情,在四處張望,可是,她看見的是領事先生,和躲在花園裡的外國太太。好像明白了什麼;鈴木和領事急步走上前來,想扶住她,可蝴蝶夫人推開他們,緊張地問道:想幹什麼?帶走我的孩子?」

領事先生勸道:「就讓他帶走吧,免得孩子受苦,」。蝴蝶夫人的眼神變得十分可怕,但是她的口氣卻是冷靜的:「和孩子分開!……好吧,我會盡我的義務的。」聽到這話,平克頓的妻子走過來,小心翼翼地問她:「你能原諒我嗎?蝴蝶夫人?你願意把孩子交給我?」

蝴蝶夫人筆直地站著,看著她,一字一頓地答道:「我遵從他父親的意志,一定親自交給他。請再等一會兒,我會準備好一切。」領事和平克頓太太退出去了。蝴蝶夫人再也堅持不住了,她倒在地上,絕望地哭泣,鈴木想安慰她,可是她自己也流著淚,說不出話來。

蝴蝶夫人抬起頭來,請鈴木把窗子都關上,她不願意看見明媚的陽光。屋子裡黑下來了,她吩咐鈴木:「你去看看孩子,到他那裡去。」鈴木哭著不肯走,蝴蝶夫人不由分說地推走了她,關上了屋門。

她擦去臉上的淚水,鎮靜地走到日本神像前,跪下來,低頭禱告。

過了好一會兒,她站起身來,從衣櫥裡取出一條長長的白圍巾,掛在屏風上,又從牆上摘下那把匕首。她再次跪倒在神像前,慢慢抽出匕首,聲音低沉卻十分清晰地讀出上面刻的一行字「寧可懷著榮譽而死,決不受屈辱而生。」就把匕首對準自己的喉嚨…,這時,門開了走進來的是她的兒子。

她一下子丟開匕首,撲過去把孩子緊緊摟在懷裡:「啊,我的希望,我的愛情,我的生命和歡樂!」她悲痛欲絕地對著孩子天真的眼睛,唱起最後的歌:我親愛的孩子,你的媽媽再也忍受不了痛苦,因為你就要離開我,到那遙遠的國度,而我卻要走向那黑暗的墳墓。我親愛的孩子,請你記住我,記住你可憐的媽媽,再見吧,再見吧,你要記住我!

蝴蝶夫人泣不成聲,她把孩子放下來,給了他一個小木偶人和一面小小的美國國旗,又用一條手帕把孩子的眼睛蒙了起來,然後退到屏風後面。孩子以為媽媽是和他鬧著玩兒,笑嘻嘻地等著。屏風後面傳來噹啷的一聲。蝴蝶夫人跌跌撞撞地裹著白圍巾走了出來,這時候平克頓夏普勒斯趕了進來,垂死的蝴蝶夫人見到了他們兩人,便用手指著兒子「小苦惱兒」,便倒在血泊中死去。平克頓跪在她身旁痛哭失聲,可是已經晚了,再也喚不回蝴蝶的生命!…(劇終)


音樂欣賞

《蝴蝶夫人》一直以來是暢銷全球的重要歌劇,錄音非常多,以後蹦藝術會再慢慢介紹各版本錄音之特色。

今天分享兩個筆者很喜歡的版本:

ㄧ、

1995年,中國女高音 黃英(b. 1968- )擔任秋秋桑的法國歌劇電影《蝴蝶夫人》版本

 

歌劇電影欣賞(英文字幕)

東方人的黃英,錄音時聲音稚嫩青春,十分真實還原年幼的蝴蝶夫人,嬌羞中帶著雀躍的音色,讓然看了、聽了,又愛又憐。

 


二、卡拉揚、帕華洛帝、芙蕾妮及維也納愛樂。

卡拉揚、帕華洛帝與芙蕾妮於錄音室

 

卡拉揚、帕華洛帝、芙蕾妮及維也納愛樂這樣超級黃金組合,使本錄音成為同時榮獲英國企鵝唱片評鑑(Penguin Guide)三星帶花、日本唱片藝術三百首名曲第一名的經典之作。本錄音錄音於 1974年一月由錄音師詹姆士.拉克(James Lock)、傑克.勞(Jack Law)及高登.佩利(Gordon Parry)於維也納索芬廳(Sofiensaal)共同合作完成,生動捕捉了錄音現場的空間效果。而帕華洛帝與芙蕾妮之音色更都在黃金鼎盛之時期,絕對值得一聽。

 

帕華洛帝與芙蕾妮於錄音室歌唱

 

歌劇全曲錄音(英國企鵝唱片評鑑 三星帶花版本)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一幕 經典詠嘆調 ⟨請好好地愛我⟩(Vogliatemi Bene)

 

總譜大考究 – 《蝴蝶夫人》裡的日本旋律
特別感謝:NSO長笛副首席宮崎千佳老師提供筆者資料

 

第一幕 Act. 1

段落37,中提琴、大提琴與低音管出現《越後獅子》(Echigo Lion):

《越後獅子》芸妓版本:

 

《越後獅子》兒童版本:
我們可以以此版本想像當時出嫁的秋秋桑唱歌的樣貌

 

段落59,結婚場景,弦樂聲部與低音管Bsn 出現日本國歌(National Anthem )「君が代」:

 

「君が代」音樂欣賞:

 

段落75,雙簧管 Oboe聲部,演奏「櫻花」(さくらさくら / Sakura, Sakura),此曲芸妓表演的必備經典曲目,在台灣大家應該也耳熟能詳:

 

「櫻花」- 宮城道雄/ 曲

 

段落87,小提琴演奏出《お江戸日本橋》(Oedo Nihonbashi):

《お江戸日本橋》原曲調欣賞:

 

 

第二幕 Act. 2

段落3-4之間,長笛聲部奏出日本兒歌《善良好善良》(せっせっせーのよいよいよい)旋律:

 

日本兒歌《善良好善良》曲調:

 

段落50,樂團齊奏奏出《かっぽれ/豊年節》

 

《かっぽれ/豊年節》曲調欣賞(1′ 30″處)

 

另外多處出現這兩首旋律曲調:

《元禄賞花舞/元禄花見踊り》(Genroku flower dance)

 

 

二、三幕之間多處出現《宮さん宮さん》(Miya-san, Miya-san)曲調,這也是日本慶應四年至明治元年間(明治維新時期)的最初軍歌進行曲:

 

 

各類合作提案,聯繫方式: 

*手機:0917.670.518 
*Line:https://line.me/ti/p/LB1ro0P0AU 
*E-mail:jenpin888@gmail.com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