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威爾第歌劇《弄臣》(Rigoletto)介紹  
Verdi – the Opera “Rigoletto”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弄臣》(Rigoletto)是由朱塞佩·威爾第作曲的著名三幕歌劇,與《茶花女》、《遊唱詩人》並稱為威爾第中期的三大傑作

 

1850年左右的威爾第-Verdi

 

筆者的雙長笛演奏專輯《華麗聚焦~雙長笛與鋼琴的歌劇院之夜》,也曾收錄《弄臣》雙長笛歌劇幻想曲:

 

創作源起

1850年,威爾第獲威尼斯鳳凰劇院委託,創作一部新歌劇。由於當時37歲的威爾第已發表過15部歌劇,是頗有名氣的作曲家,因此劇院給了他自由選擇題材的權力。威爾第最初打算以大仲馬的喜劇《凱恩,或紛亂與天才》為藍本,並請劇作家皮亞威(Piave)對原著進行研究。但威爾第始終覺得該劇的主題缺乏足夠活力。

不久以後,威爾第偶然讀到文豪維克多·雨果所作的法語戲劇《逸樂之王》(Le roi s’amuse)的劇本,該劇中《逸樂之王》主角法國國王法蘭西斯一世(François I),似乎諷刺且影射當時法國國王路易·菲利浦(Louis-Philippe)奢華糜爛好色生活,連原著者雨果的劇本本身在法國也飽受爭議,原本就因太具政治爭議性無法通過政府官員的審查,因此一直被禁演。

威爾第卻非常想譜寫這個題材,他認為這部作品擁有對 立、矛盾、因果報應等元素,加上角色個性鮮明、戲劇張力強烈等等,在寫作歌劇多年,此時期創作逐漸轉為社會寫實風格的威爾第而言,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劇本。

後來分析他的決定以《弄臣》為劇本創作時說到:「這劇本包含了好幾個非常有力的命題…,大而深入的主題和一個稱得上戲劇史上最重要的創造人物。」。而最初此劇為了避開政治爭議性,原本標題定為《詛咒》La Maledizione)。

 

維克多·雨果的法語戲劇《逸樂之王》(Le roi s’amuse)的50 週年劇本紀念封面

Victor_Hugo_Fiftieth anniversary production of Le Roi s’amuse at the Comédie-Française.

 

威爾第當時所處的北義大利是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的領地,因此創作阻力自然就來自奧地利派駐北意地區的審查當局。

自創作之始,威爾第與皮亞威二人便一直很注意奧地利當局的反應。威爾第曾在給皮亞威的信中寫到:「我們一起用四條腿走遍全城,找個權貴可以批准我們寫《弄臣》。」在後來的通信中顯示,他們兩人一直出於被捕的危險中,而且他們也低估了奧地利審查當局在義大利執行法律的能力。就連鳳凰劇院的秘書,古里耶摩·布倫南,原先認為他們不會受到審查當局的審查,也變成了錯誤見解。

1850年初夏,開始傳出謠言,說奧地利審查當局將禁止《弄臣》的公演。因為他們認為雨果的原著可能將犯「大不敬罪」(lese majeste),因此他們不會允許這部「有傷風化」的歌劇在威尼斯公演。

於是8月,威、皮二人退居威爾第的家鄉布塞托,繼續創作,並擬定了反制審查當局的措施。而在兩人和劇院的通信中,也以原始劇名《詛咒》La Maledizione)作為該劇的代稱。但很快,奧地利審查當局內部也用了這個名稱稱代威爾第的新作。

皮亞威為免浪費威爾第優美的曲譜,曾設想將劇名再改為《旺多姆公爵》,並把駝背的弄臣和對他的詛咒抹掉:因為在當時的民情,沿襲自中世紀之殘酷法律,凡是駝背者若無貴族收留賦予工作,駝背者一律下放至鄉下,也就是幾乎任其自生自滅。但威爾第完全反對這些變動,並且決心與當局當面談判。

這時,鳳凰劇院的秘書布倫南巧妙地化解了威爾第和當局的紛爭。他站在正面的立場,將威爾第的往來書信轉交當局,顯示威爾第脾氣雖壞,卻是個難得的藝術家。

最後雙方終於達成協議:「歌劇的場景須由法國國王宮廷,轉到法國或義大利某個公國」、並且「人物的名字需要全部更改」、「公爵在女主角家中就寢的場景需刪去」,而「公爵去酒館也不再是有意的,而是上了當」。「弄臣的名字也由『Triboulet』變成『Rigoletto』、,「男主角的新名字則來自法語有趣的(rigolo)』一詞的諧音」,這意示著趣味的名字,成為了該劇的正式名稱~《弄臣》(Rigoletto)。

經過這麼多修改,《弄臣》終於1851年威尼斯首演。

 

「弄臣」原始姓名角色「Triboulet」 J. A. Beaucé 與 Georges Rouget 繪製插畫

“Triboulet”; illustration for “Le Roi s’amuse” by J. A. Beaucé and Georges Rouget

 

 

《弄臣》的1851年首演是空前成功的,下方是演出節目單:

1851年歌劇《弄臣》首演節目單

 

有關首演

首演的陣容如下:

首演於1851年3月11日
(指揮:朱塞佩·威爾第)
弄臣 男中音 菲力斯·瓦雷西(Felice Varesi)
曼切華公爵 男高音 拉菲爾勒·米拉特(Raffaele Mirate)
吉爾達,弄臣之女 女高音 特雷西納·布拉比拉(Teresina Brambilla)
宮廷其他大臣,群眾等等 威尼斯鳳凰劇院合唱團
伴奏 威尼斯鳳凰劇院管弦樂團

 

畫家 Roberto Focosi 所繪製的威爾第歌劇《弄臣》聲樂譜封面

Giuseppe Verdi “Rigoletto” Vocal score illustration by Roberto Focosi

 

威爾第歌劇創作年份

 

主要人物:

  • 弄臣(Rigoletto) – 男中音
  • 吉爾達(Gilda),弄臣之女 – 女高音
  • 曼都瓦公爵(Il Duca di Mantova) – 男高音
  • 斯巴拉夫奇勒(Sparafucile),職業殺手男低音
  • 瑪達蕾娜(Maddalena),殺手之妹 – 女中音
  • 喬凡娜(Giovanna),吉爾達的媬姆 – 女中音
  • 蒙特羅內伯爵 (Il Conte di Monterone) – 男中音
  • 切布蘭諾伯爵 (Il conte di Ceprano) – 男低音
  • 切布蘭諾伯爵夫人(La contessa di Ceprano) – 女中音
  • 馬歇奧·包爾沙(Matteo Borsa),公國朝臣 – 男高音
  • 馬魯洛(Marullo),公國朝臣 – 男中音

 

1851年《弄臣》首演男女主角 服飾手繪圖:

1851年歌劇《弄臣》首演男女主角服飾手繪圖

 

 

弄臣,指的是在貴族身邊的搞笑、寵幸狎玩的臣子,也常昧著良心協助君主進行各種犯罪,古語更常言:「昏君身邊多弄臣」。

 

劇情簡說:
《弄臣》劇中的主角是十六世紀義大利曼都瓦城中的一位老駝子,他是該城風流瀟灑又年輕的曼都瓦公爵(Il Duca di Mantova)身邊的弄臣。他為了取悅公爵,除了耍弄各種機巧、阿諛奉承外,因為公爵幸好漁色,他常常物色各式美女拐騙以滿足公爵本性。當大臣的妻女被公爵看上甚至侵犯後,他還會嘲弄那些滿懷憤怒的丈夫和痛心疾首的父親。
未料,這樣的悲劇終究也發生在他自己身上:弄臣在多行不義之後,被蒙特羅內伯爵 (Il Conte di Monterone) 詛咒報應終將降臨。
原來公爵意外發現弄臣隱藏在郊區之愛女吉爾達,竟喬裝成窮學生暗中追求他那純潔貌美的女兒。待自己珍愛的女兒被風流公爵玩弄後,弄臣氣憤不己、決心僱用刺客要將公爵殺死,未料最後被刺的竟是女扮男裝的女兒吉爾達~原來,隔牆獲悉行刺計劃的吉爾達已對公爵一往情深,心灰意冷之下卻甘願替公爵一死。
向來對朝臣妻女受辱的不幸大加嘲諷的弄臣,最卻讓自己珍愛的女兒成了詛咒之下的犧牲者。

 

歌劇序曲欣賞

這齣劇雖由華麗的宮廷盛會開始,最終卻導向悲劇,是一齣張力十足、歌曲精采的歌劇。我們從歌劇序曲裡,便能聽見威爾第用心鋪陳的戲劇化陰森氣氛,帶著附點節奏的詛咒動機在隱伏的氛圍裡高聲響起,更直接預告了此劇悲劇的色彩:

 

故事分幕解說

地點:義大利北部曼托瓦公國(Mantua)
時代:公元16世紀

第一幕

第一場:宮中豪華大廳

歌劇序曲,暗示了這將是一齣黑暗的悲劇。

第一幕的設定於曼都瓦公爵官邸的豪華大廳,一場奢侈盛大的舞會正在進行。英俊但性好漁色的公爵,與一群阿諛奉承的臣子登場。公爵十分得意地向賓客說,他前幾天在教堂遇見一位貌若天仙的少女,雖然還未知其芳名,卻已經派人去找到她的住處,而且決定要把這位少女弄到手裡…。

公爵在舞會熱鬧氣氛中,開心地唱著《這位還是那位》(Questa o quella),顯示自己喜好泡妞的好心情~突然間,他在眾貴賓中看見年輕貌美的切布蘭諾伯爵夫人,立刻跑上去向她調情。就在這個時候,有一位貴族登場,向其他的貴族說,他發現了弄臣黎果雷多在城外金屋藏嬌。眾臣子一向憎恨黎果雷多,因為黎果雷多不但壞事做盡,還嘲笑和羞辱過他們。於是大家秘密商量,準備在當夜前去綁架黎果雷多的情婦,把她送給公爵享受,一報歷來之仇。

正當眾人也在舞會上尋歡作樂時,白髮蒼蒼的蒙特羅內伯爵衝進大廳,要向公爵討回公道:因為他的女兒也剛被公爵姦污了。不料此舉不但全無結果,反而被站在公爵身邊的弄臣黎果雷多羞辱了一番。憤怒又無力的老伯爵氣得當眾詛咒公爵和黎果雷多,他憤憤的對黎果雷多說:「你這個壞蛋,今天凌辱一位不幸的父親,明天你必也得到同樣的報應!」,這樣的詛咒使同樣為人父親的黎果雷多心裡湧出一陣懼怕。

 

第二景:弄臣於城外的住所

歌劇《弄臣》於1851年場景繪製圖

 

第二景設定於弄臣黎果雷多在城外的房子,時間是深夜。

黎果雷多下朝後拖着疲乏的腳步,對於剛剛的詛咒顯然耿耿於懷,邊走邊抱怨:「蒙特羅內伯爵那個老家伙詛咒我。為甚麼我生得又醜又駝,除了只會用一張嘴去討好那頭專門淫人妻女的豺狼以外,甚麼都不能夠做呢?」突然間,走出一位黑衣男子上前對黎果雷多說:「我是一個職業殺手,看閣下的樣子,心中似乎正在想除掉一個最憎恨的人。假如閣下需要我效勞,可隨時通知。」

黑衣男子走了之後,黎果雷多也不知不覺走到家門了,他深愛的獨生女兒吉爾達跑出來迎接。看見父親似乎有很重的心事,吉爾達正想開口安慰他的時候,卻被父親岔開了話題,查問她是否到過甚麼地方。吉爾達回說:「除了上過教堂以外,甚麼地方都沒有去過。」

黎果雷多警告女兒說,外面十分危險,以後不要再出門,並同時吩咐奶媽,要加緊看顧吉爾達,千萬不要讓任何陌生人進來。

弄臣與吉爾達的二重唱詠嘆調:《我的女兒 ! 我的父親 !》(Figlia!-Mio Padre!),是本劇中最動人的二重唱之一。吉爾達求問父親,她的母親是誰,現在在哪裏?黎果雷多只好告訴女兒說:「你的母親像你一樣美麗,但是她不嫌我長得醜陋,竟然下嫁給我。可惜她紅顏薄命早逝。自從母親去世後,妳就是我的生命,我的一切了。」

黎果雷多與女兒和奶媽講完話之後先行離去。此時公爵打扮成一個窮學生,悄悄地潛入黎果雷多的院子,偷聽到吉爾達與喬凡娜的對話,說自己在教堂邂逅一位令她心儀的男子,但因為瞞著父親,所以心感不安。於是公爵用一袋金錢收買了奶媽,用計把吉爾達弄到公爵的面前。公爵是一個調情聖手,撩妹該說什麼當然是難不倒他,一下子就讓天真無邪的吉爾達不自覺的墮入愛河。公爵在離去之前,還留下了一個假名字「高提耶·馬爾德」。兩人依依不捨,對對方許下承諾。公爵走後,吉爾達獨唱之美聲花腔詠嘆《可愛的名字》(Caro nome)一曲,這是歌劇中最有名的女高音獨唱曲之一。

此時,一群貴族聚集在黎果雷多家的外面,正巧黎果雷多在街上在步行撇見。當他看見一群貴族聚集在他家門口的時候,心裡驚慌了起來,趕緊查問發生了甚麼事。當中有一個回答說:「我們來這裏是要幫助公爵捕捉獵物。這次的對象就是住在你家對面的切布蘭諾伯爵夫人。」黎果雷多聽了,不但安心下來,而且還開心地加入他們綁架美女的行列。黎果雷多被他們戴上耳罩和面紗,坐在自家中的牆邊等候。等了許久,黎果雷多只覺四周靜寂,心中有異,立刻除下耳罩和面紗,終於知道受騙,原來被他們搶走的是他自己的女兒。他雙腿發軟,幾乎癱瘓,高喊一聲:「那老家伙的詛咒應驗了!」

 

第二幕

場景:曼托瓦公爵宮

曼托瓦公爵宮

曼都瓦公爵上場,焦躁不安,因為他聽說他心愛的吉爾達遭人綁架。公爵一向只視女人如玩物,只有慾而沒有情,玩弄完了就把她們忘記。但是,他突然發現自己對吉爾達不一樣。他第一次感受到純潔無瑕的愛,於是他向神禱告,求神保護吉爾達,甚至願意獻出自己的靈魂來換取吉爾達的平安。這是一首感人的男高音名曲:《有人自我身旁奪走她》(ella mi fu rapita!)。此時威爾第與皮亞威可能要我們知道,一個對女人無情無義的壞男人,也會有一刻被真愛所感動。(當然也可能是為了通過演出審查而作出的妥協~)

此時一群臣子出現,興高采烈地稟告公爵,他們剛從黎果雷多家中綁架了一位美麗的姑娘回來,要獻給公爵享受。公爵心想:「從黎果雷多搶回來的姑娘?肯定是我心愛的吉爾達(大心)。」於是轉憂為喜,頭也不回的衝進寢宮裡。眾臣子對公爵的反應與舉動感到莫名其妙。

當然~公爵奪去了吉爾達的貞操。完事後離去不久,黎果雷多走進公爵宮。此時他內心痛如刀割,但是仍然盡量裝着若無其事的樣子。忽然,公爵夫人的僮僕進來詢問公爵的下落,臣子們的回答互相矛盾,黎果雷多一聽,就知道自己的愛女已經被他們綁架到這裏來了。於是他大聲呼喊說:「快把我的女兒還給我!為了我的女兒,我不惜雙手沾滿鮮血,都要把她奪回來。」

同僚們不但無動於衷,還阻擋他強行進入公爵寢宮。他們心裡說:「你這個醜惡的老頭,平日作惡多端,這就是你的報應。」

大聲呼喊無效,黎果雷多跪行到每一個同僚面前,懇求他們說:「可憐這個年老的爸爸吧,因為吉爾達是我的生命和一切。」

突然間,公爵寢宮大門被撞開,衝出一個狼狽疲乏,衣衫不整剛被污辱的可憐少女~她正是吉爾達!吉爾達投進父親的懷裏,痛訴自己今天的遭遇和以往與公爵相遇的過程。黎果雷多聽了,心知肚明,這是自己平日的惡行所導致的悲劇,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黎果雷多一邊擁抱着愛女,一邊在思想怎樣報仇雪恨。就在這個時候,之前詛咒過黎果雷多的蒙特羅內伯爵,正被幾名衛兵押往地牢。當他經過公爵畫像的時候,憤恨的咒罵:「神啊,為甚麼你還不懲罰這個卑劣下流的公爵!」黎果雷多看見這種情景,報仇雪恨的心隨即確定。吉爾達看見父親臉上種憤恨的表情,知道父親已經決意定要殺死公爵,於是懇求父親求情說:「父親啊,請放過他吧~因為我愛他!」。

第三幕

場景:破舊酒店外的街上

為了要證實公爵是一個狼心狗肺的人,黎果雷多在深夜時分帶着愛女來到職業殺手史帕拉弗與妹妹瑪達蕾娜開設的破舊酒店附近。這家酒店雖然破舊,但有兩層,下方圖為1851年首演時的手繪場景圖:

歌劇《弄臣》於1851年場景繪製圖

 

殺手史帕拉弗正在擦拭他那以殺人為生的利刀,公爵從旁門進入酒店,要了一個房間與一瓶美酒,隨性高歌《善變的女人》(La donna è mobile),這可以說是威爾第在此劇為男高音創作最有名的詠嘆調。(據說當年當男主角在台上唱這首歌的時候,台下的觀眾也跟着唱。為了避免這種情形,後來威爾第在這首名歌中間加上一個稍長的休止符,提醒觀眾不要再跟着主角唱下去XD)

當公爵正喝著酒,與殺手妹妹瑪達蕾娜唱歌取樂時,職業殺手走到酒店外與黎果雷多進行交易:他先付了殺手一筆訂金,並約定子夜當鐘聲敲起12下的時候,再前來總結,但是要親自處理公爵的屍體。

談妥交易後,黎果雷多帶着女兒從牆壁縫中觀看偷聽公爵此時撩妹的卑鄙言行。當吉爾達看見公爵和瑪達蕾娜正在相互調情的時候,內心傷痛欲絕。黎果雷多吩咐女兒先行返家,換上男裝,逃到鄰近的小鎮,等他把「事情辦妥」後,便去與她會面。

歌劇《弄臣》於1851年場景繪製圖

職業殺手返回酒店,公爵已經醉臥在床。他告訴妹子說:「公爵這個小子很值錢啊!」瑪達蕾娜此時卻懇求哥哥說:「請不要下手,因為我也不自覺的愛上了他。」史帕拉弗及列說:「我一定要遵守我的承諾。」可是在妹妹央求下,他答應如果在午夜十二點以前有客人前來投宿,他就以這個人來作替死鬼。

原來吉爾達因為不捨得公爵,沒有遵照父親的囑咐先回到酒店,反而躲在門外繼續偷聽。聽見了殺手兄妹的對話之後,雖然悲痛,但善良的吉爾達決定犧牲自己以挽救公爵。當夜正是風雨交襲,打雷閃電,吉爾達上前去敲門,決意甘為情死。

子夜十二點,暴風雨漸停。當時鐘被敲響的時候,黎果雷多依約前來取貨,並將餘款付清。史帕拉弗及列對他說:「公爵的屍體就在這個麻袋裏面。你最好把船開到河中心,才丟進河裏,這樣就人不知鬼不覺了。」

正當黎果雷多乘船至河中,正準備將麻袋推落棄屍之際,遠處卻隱約傳來公爵高唱《善變的女人》的歌聲。他大吃一驚連忙打開麻袋來看,才發現袋中原來是自己心愛的女兒。此時吉爾達還未斷氣,用極其微弱的聲音懇求父親說:「父親啊,女兒求您原諒他,因為女兒實在太愛他了。」說完便死去了。

黎果雷多抱起女兒的遺體,高聲悲喊:「那老傢伙的詛咒應驗了!!!」
(全劇終)

歌劇《弄臣》結局,女兒吉爾達死於父親懷中,弄臣大喊著:「這是詛咒!」

 

《弄臣》著名唱段

  • 公爵詠嘆調:《這位還是那位》(Questa o quella)
  • 弄臣詠嘆調:《我們兩人是同道 ! 他用刀殺人》(Pari siamo!)
  • 弄臣與吉爾達詠嘆調:《我的女兒 ! 我的父親 !》(Figlia!-Mio Padre!
  • 吉爾達詠嘆調:《可愛的名字》(Caro nome)
  • 公爵詠嘆調:《有人自我身旁奪走她》(ella mi fu rapita!)
  • 弄臣詠嘆調:《可恨的朝臣,卑鄙該死的!》(Cortigiani, vil razza dannata)
  • 公爵詠嘆調:《善變的女人》(La donna è mobile)
  • 《弄臣》第三幕四重唱:《美麗的愛之女》(Bella figlia dell’amore)

 

公爵詠嘆調:《這位還是那位》(Questa o quella)

Pavarotti – “Questa O Quella” from Verdi’s, “Rigoletto”. 1964, Moscow

帕華洛帝《這位還是那位》大師班教學

 

Rolando Villazón 2013年,威爾第200週年錄音的MV版本


弄臣詠嘆調:《我們兩人是同道 ! 他用刀殺人》(Pari siamo!)


弄臣與吉爾達詠嘆調:《我的女兒!我的父親!》(Figlia!-Mio Padre!


吉爾達詠嘆調:《可愛的名字》(Caro nome)
葛貝洛娃版

 

瑪莉亞.卡拉絲版

 

Nadine Sierra 演唱吉爾達

 

Diana Damrau 現場版


公爵詠嘆調:《有人自我身旁奪走她》(ella mi fu rapita!)


弄臣詠嘆調:《可恨的朝臣,卑鄙該死的!》(Cortigiani, vil razza dannata)


公爵詠嘆調:《善變的女人》(La donna è mobile)

當年熟被歌劇時,威爾第已知道此曲《善變的女人》必將成為名曲。由於擔心有人在首演前未經批准抄襲,威爾第制定了非常嚴厲的保密措施,並要樂手們遵守某些協定,在首演前幾天才可以使用樂譜,而且還得發誓不能在排練場外唱、甚至哼出《善變的女人》詠嘆調。

《弄臣》首演後果然這首詠嘆調廣受歡迎,據說此曲在首演翌日早上便有人傳唱。(果然威爾第當年的擔心是必要的)

 

《善變的女人》一直是歌劇史上備受矚目的詠嘆調。

歌詞是:

La donna è mobile
qual piuma al vento,
muta d’accento e di pensiero.
Sempre un amabile
leggiadro viso,
in pianto o in riso
è menzognero.La donna è mobil
qual piuma al vento
muta d’accento e di pensier.E sempre misero
qui a lei s’affida,
chi le confida,
mal cauto il core!
Pur mai non sentesi
felice appieno
qui sul quel seno
non liba amore!La donna è mobil
qual piuma al vento
muta d’accento e di pensier
善變的女人
如羽毛飄風中
言不由衷,反覆無常
看起來總是可愛的
誘惑藏於溫柔
你看她剛在哭泣
卻又露出笑容善變的女人
如羽毛飄風中
言不由衷,反覆無常她總裝作可憐模樣
千萬別輕信她
你若輕信她
必心生癡狂
你不會感受不到
那炙熱的歡暢
輕倚在酥胸上
將愛情來品嘗善變的女人
如羽毛飄風中不由衷,反覆無常

 

據說威爾第知道觀眾喜愛跟著唱,因此特意在前奏之後放入一個延長休止符,用以阻止群眾一路唱下去,影響男高音獨唱。

樂譜如下:

la donna e mobile_善變的女人

《弄臣》第三幕四重唱:《美麗的愛之女》(Bella figlia dell’amore)

 

整段劇情連貫起來欣賞


《弄臣》全劇欣賞
帕華洛帝+葛貝洛娃 DG經典版本

製作資訊

Composer: Verdi, Giuseppe
Libretto/Text Author: Piave, Francesco Maria
Libretto Source: Hugo, Victor
Conductor: Chailly, Riccardo
Orchestra: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Chorus: Vienna State Opera Chorus
Chorus Master: Balatsch, Norbert

Borsa: Corazza, Remi
Ceprano: Bracht, Roland
Countess Ceprano: Kuhlmann, Kathleen
Duke of Mantua: Pavarotti, Luciano
Gilda: Gruberova, Edita
Giovanna: Barbieri, Fedora
Maddalena: Vergara, Victoria
Marullo: Otey, Louis
Marullo: Weikl, Bernd
Monterone: Wixell, Ingvar
Rigoletto: Wixell, Ingvar
Sparafucile: Furlanetto, Ferruccio

Producer: Hohlfeld, Horant
Set/Stage Designer: Quaranta, Gianni
Costume Designer: Schlumpf, Martin
Stage Director: Ponnelle, Jean-Pierre
Television Director: Ponnelle, Jean-Pierre

 

如何唱出「美聲唱法」

四位討論主角:

瓊.蘇珊蘭 Joan Sutherland
瑪麗.琳荷恩Marilyn Horne
帕華洛帝 Luciano Pavarotti
李察.波寧 Richard Bonynge

https://youtu.be/mk06RvH96NU

 

各類合作提案,聯繫方式: 

*手機:0917.670.518 
*Line:https://line.me/ti/p/LB1ro0P0AU 
*E-mail:jenpin888@gmail.com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