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充滿個性與特色之法國作曲家 薩提 – 其人其事
All about Erik Satie

– 資訊整理共享於網路,一起欣賞音樂與藝術之美 –
蹦藝術 | BONART


法國作曲家 薩提

艾瑞克·阿爾弗雷德·萊斯利·薩提(Éric Satie, 1866年5月17日-1925年7月1日),後來自己改名為Erik 薩提,是法國作曲家和鋼琴家。

有片:薩提的音樂與簡易生平

 

早期生平

薩提是20世紀初巴黎前衛藝術中的一位色彩繽紛的人物,一生中話題眾多,也留下許多精彩而啟發後世的音樂:他的作品是後來許多藝術運動的先驅,如極簡主義,超現實主義,重複音樂和荒誕派戲劇,他的音樂也因為極簡風格,被認為是「傢俱音樂」,也被許多人認為是「環境音樂」(Ambiem Music)的先驅。

1866年5月17日薩提出生於法國諾曼地省的一個小城翁弗勒(Honfleur),父親是位船商,母親則來自於蘇格蘭。

四歲時他的父親在巴黎找到一份翻譯的工作,於是全家搬遷到巴黎。1872年母親去世,他和哥哥Conrad 被送回了翁弗勒和祖父母一起居住,這時的小薩提開始上鋼琴課,老師是當地教堂的管風琴師維諾(Vinot),讓小小年紀的薩提有機會接觸不少宗教作品 ,直到祖母於1978年去世後,父親再婚,兩兄弟便在1878年12歲時跟隨父親及繼母搬到巴黎,並在隔年1879年進入巴黎音樂院求學,主要修習課程為鋼琴與和聲學。

當時的薩提不過是個13歲的小男孩,但是對於學習上卻有著自己的主見與態度,以致於在音樂院的表現不盡理想,老師們對這個學生並不看好,甚至老師之一喬治·馬蒂亞斯(Georges Mathias)認為他是音樂院中最懶惰的學生,也有另一位老師ÉmileDecombes 直接稱他為「音樂學院最懶的學生」,因而薩提在一年後就離開了巴黎音樂院;在離開音樂院兩年半之後,他於1885年底(19歲)再次入學巴黎音樂院,但是老師們並沒有給他比過去更好的評價。於是他下定決心改為服兵役一年,但是才幾個星期的時間,他便想辦法讓自己生了場重病,因支氣管發炎,成功的脱離了軍隊生活。

 

蒙馬特時期

1887年,薩提從與父親同住的住所搬到了蒙馬特,當時他已經21歲。此時他已經開始了與西班牙浪漫詩人Patrice Contamine de Latour(1867-1926)長期友誼,並開始發表了他的音樂作品。當時的普法戰爭後,法國國內普遍還在「世紀末的頹廢」與「美好年代的浮華」中載浮載沉,而當時的法國音樂界也在以華格納引領風潮的德系音樂與法國最適模式究竟為何之中,不斷論戰。

薩提是行動派,他很快就在蒙馬特區與的咖啡館與表演俱樂部裡找到自己的另一片天空,與「黑貓俱樂部」(Le Chat Noir Café – Cabaret)的藝術家、藝文工作者、詩人、音樂家等等的交流,讓他逐漸孕育出自己的風格,創作出了多首動聽的歌曲:《我要你》(Je te veux)、《金粉》(Poudre d’or)等等:

 

《我要你》(Je te veux)

鋼琴獨奏版本

 

歌曲版本

 

薩提的音樂,在不同歌手的嗓音之下,化為一段段動人的樂音

Je te veux · Dalton Baldwin

 

《金粉》(Poudre d’or)

 

Satie: Poudre d’or · Pascal Rogé


 

薩提也開始出版他的三首Gymnopédies,其中最知名的就是第一號,當時使用的大七和弦是前衛的設計,到現在都被認為不退流行的極簡浪漫設計,百聽不膩:

 

第一號Gymnopédie

 

第一~三號Gymnopédie 樂譜版本

 

在同一時期,他也與德布西(Claude Debussy)結成為好友。

 

德布西與史特拉汶斯基的這張合照,也是薩提拍攝的:

 

一起聽聽德布西將薩提創作的Gymnopédies No.1與No.3,管弦樂化之後的美妙音樂:

 

法蘭克福廣播交響樂團演奏版本

hr-Sinfonieorchester – Frankfurt Radio Symphony


傷心欲絕的愛情

之後,薩提戀愛了,他與女畫家/模特兒 蘇珊.瓦拉東(Suzanne Valadon)於1893年初,開始了一段婚外情。

蘇珊.瓦拉東是畫家,也是藝術家的模特兒,藝術家Miguel Utrillo的長期朋友,以及知名畫家Maurice Utrillo的母親。

 

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個晚上,他便提出了想要結婚的念頭。

兩人沒有結婚,蘇珊.瓦拉東搬到了薩提位於Rue Cortot 6號旁邊的房子。

 

 

 

在他們的關係中,薩提完全迷上了瓦拉東,寫下關於「她的整個存在,可愛的眼睛,溫柔的手和小腳」的充滿戀愛熱情的各種筆記。

 

在瓦拉東的教導之下,薩提作曲的五線譜紙,也成為了繪畫本:

Erik Satie, Portrait de Suzanne Valadon, 1893

 

而瓦拉東也繪製了她送給薩提的肖像畫。

薩提的肖像畫(蘇珊.瓦拉東繪)

 

六個月後,瓦拉東搬走了,讓薩提傷心欲絕。

他說,他只剩下「只有冰冷的寂寞,充滿了空虛和心靈的悲傷」。

 

蘇珊.瓦拉東擔任模特兒以及執筆畫作的畫集

 

那個時期薩提自己的失戀作品之一,《煩惱》(Vexations),是一首短短不到兩分鐘,但卻要鋼琴家們連續彈自840次的神秘樂曲,在他去世之前一直未公開。

 

《煩惱》(Vexations)樂譜本尊

 

鋼琴家 Igor Lewitt在柏林,以串流直播的方式,彈了將近12的小時,終於將840次全部彈奏完畢…(建議晚上睡不著的蹦友們可以來聽這段音樂XD

 

延伸閱讀:了解更多薩提的愛情與憂鬱

[法國] 薩提的憂鬱


音樂家的日常?

薩提曾經發表一篇文章,他很認真的寫下身為一個音樂人,每天必須該按表操課,該如何仔細分配自己的時間~從《音樂家的一天》(A Day in the Life of a Musician)這篇文章,可以看出薩提仔細而堅持的精神,古怪、逗趣的性格,非常值得與蹦友們分享:

 

以下是我每日活動內容的精確時間表:

起床:早上7點18分準時起床;

上午10點23分到11點47分是靈光乍現、腦力激盪時間。

午餐:中午12點11分開始;12點14分吃飽離席。

在空地上騎馬的健康休閒時間:下午2點19分到2點53分。


更多靈光乍現時間:下午3點12分到4點07分。

各式活動 (劍術、沈思、靜坐、作客、冥想、游泳等):下午4點21分到6點47分。

晚餐時間:晚上7點16分開始,7點20分結束。

交響樂曲朗讀時間:晚上8點09分到9點49分。

我固定於晚上10點37分就寢。

每週二則是凌晨3點19分起身開始工作。 

飲食我只吃白色的食物,像是蛋、砂糖、骨頭、動物屍體的脂肪、牛犢肉、鹽、椰子、白煮雞肉、米、蕪菁、以及義大利麵、白乳酪、白沙拉和某些魚類。

至於酒,我會煮開後放涼,和深紅色果汁一起調製來喝。

我的胃口很好,不過吃飯時絕對不說話, 擔心我會一時衝動嗆死自己。


我一向小心翼翼,每次只呼吸一小口氣。
我可以熟睡同時保持雙眼睜開。

我在床的頭部位置挖了個洞,正好完美符合我的頭型。

每隔一小時,僕人就會進來幫我測量體溫。

我固定訂閱時尚雜誌。頭戴白色遮耳帽、腳穿白色長襪、身著白色西裝背心。

我的醫生經常要求我別忘了抽煙。他的建議如下:「我的好傢伙,來根煙吧。就算你不抽,別人也會抽的。」

奇妙的樂曲標題

薩提另一套著名的《格諾斯第教徒》(Gnossiennes),全套共有七首,皆為極簡音樂甚至帶有冥想哲學之創作。在沒有小節線的樂譜中,薩堤不以「大聲」、「漸強」或「表達情感」等專有用詞,反而他用「疑問」、「打開你的頭」、「自己動腦筋想」等等文字,企圖打破傳統音樂術語的使用,並開啟聽眾們對於音樂的想像力:

 

他也有許多令人困惑的音樂術語,例如:「指尖要輕的像一只蛋」、「要彈得有如一隻牙痛的夜鷹」、「燈要亮起來了」等等…

 

芭蕾舞者與編舞家們也深受薩提啟發

 

還有許多.薩提大小事

畢卡索為薩提繪製的半身肖像

 

 

搬家到巴黎近郊:

30歲左右,薩提因為經濟狀況拮据離開了蒙馬特,搬到巴黎郊區的Arcueil去;因此他幾乎每天早上都會步行十公里左右進巴黎辦事或是拜訪朋友,途中也會在他喜歡的咖啡店逗留,直到凌晨一點才搭末班車回家。如果喝得太醉錯過了末班車,他就會再走上幾個小時返家。

Google Map馬上叫出來看一下 XD:

 

 

或許你還想知道…

薩提開創了自己的宗教。在 1890 年代初期,他為作家 Joséphin Péladan 創立的神秘的玫瑰+聖殿和聖杯十字架創作了樸素而自由流動的音樂。但與作家好友 Péladan 決裂後,他的宗教在創立兩年來,只有他自己一人是 “Église Métropolitaine d’Art de Jésus Conducteur” 的唯一成員。

薩提的鋼琴彈得不太好。他的老師稱他為音樂學院最懶惰的鋼琴家,當年的一份報告寫道:“一文不值。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才學會這首曲子。無法正確閱讀。” 因此…或許受限於鋼琴演奏程度,薩提寫的鋼琴曲往往是非常容易上手和學習。

有一次,當觀眾在薩提開始演奏時,為了聽他的音樂而跑回座位時,薩提非常生氣。他要他們走開,不要聽。他創造了音樂「d’ameublement」這個詞,可翻譯為「傢俱音樂」,「無限重複的音樂」,這更啟發了後來菲利普·格拉斯和史蒂夫·賴希的極簡主義。

薩提總是令人無可挑剔:但在他所居住的房間裡(在 Arcueil,距巴黎 5 公里),房間很髒,裡面有 2 架三角鋼琴,但一架正置可彈奏,另一架鋼琴卻倒置在上,用來存放他收藏的信件和文件。他每天都會穿著 7 套相同的天鵝絨西裝中的其中一套,揮舞著雨傘步行到巴黎,在他最喜歡的咖啡館裡喝咖啡。

薩提有一個文件櫃,裡面放著他畫在小卡片上的一系列虛構建築。有時他會在當地報紙上匿名發布一些圖文,或者販售其中的一些創意(賺錢)。

薩提在奇怪而挑釁的達達主義芭蕾舞《遊行》上演時,非常享受這樣的表演方式:他坐在陽台的前排,在一般的騷動中吹口哨。而這前衛的芭蕾舞,也啟發了詩人紀堯姆·阿波利奈爾創造了「超現實主義」一詞。

薩提於 1925 年死於肝硬化和胸膜炎。如果正如他在半開玩笑的《音樂家的一天》裡提到的,他的「白色飲食」其實不太可能幫助他保持健康,因為這些「白色食物」,幾乎只有:雞蛋、糖、刮下來的骨頭、動物屍體的脂肪、小牛肉、鹽、椰子、白水煮雞、米飯、蘿蔔、意大利面、白奶酪、棉花沙拉和某些魚類。

在他晚年,好友們為他付錢讓他在酒店住了幾個月,直到他生病需要住院治療,過世為止。

 

 

開卷蹦藝術.享受美好閱讀時光

☕️一杯咖啡.一點心意.支持蹦藝術☕️

 

各類合作提案,聯繫方式:

*手機:0917.670.518 
*Line:https://line.me/ti/p/LB1ro0P0AU
*E-mail:jenpin888@gmail.com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
 
  BONART_Webmaster
更多音樂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