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柴可夫斯基:第三號交響曲⟪波蘭⟫介紹與欣賞
Tchaikovsky’s Symphony No. 3 in D major, Op. 29 “Polish”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唯一的大調交響曲

柴可夫斯基的交響曲系列講座,進行到第三號《波蘭》了~

第三號《波蘭》交響曲也是柴可夫斯基唯一的大調交響曲,一起先看全部交響曲列表:

 

柴可夫斯基交響曲列表

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1893一共寫作七首交響曲,其中有編號的六首,整理年份與調性如下:

交響曲編號順序標題調性完成年份
第1號交響曲《冬日之夢》g小調 1866年
第2號交響曲《小俄羅斯》c小調1872年
第3號交響曲《波蘭》D大調1875年
第4號交響曲f小調1878年
“曼弗雷德”交響曲“曼弗雷德”交響曲b小調1885年
第5號交響曲e小調1888年
第6號交響曲《悲愴》b小調1893年

 

從表格整理可以看出,《波蘭》是唯一一首柴可夫斯基的大調交響曲,不但是特別難得,也是獨一無二的。

 

手繪地圖 1879年的波蘭
Russia in Europe & Poland map, 1879

"European Russia and Poland" by A.K.Johnston, published by W. & A.K.Johnston in their Atlas of General and Descriptive Geography, about 1879. Colour lithographic antique map, with centrefold as published. Good condition. Size 23.5 x 31 cms including title, plus margins.
“European Russia and Poland” by A.K.Johnston, published by W. & A.K.Johnston in their Atlas of General and Descriptive Geography, about 1879. Colour lithographic antique map, with centrefold as published. Good condition. Size 23.5 x 31 cms including title, plus margins.

放大看

Abstract vector color map of Poland country

關於柴可夫斯基的生平,請延伸於另一篇文章閱讀:

延伸閱讀:柴可夫斯基 生平

 

創作時間

這首交響曲創作於1875年6月至8月間,共包含5個樂章。

 

創作背景

此曲創作於 1875年,當時 柴可夫斯基與年輕又家境富有的學生密友 希洛夫斯基(Vladimir Shilovsky)走得相當近,兩人成為同性愛侶的傳言更是甚囂塵上。同年代的記者 亞麗姍卓.斯科洛娃(Alexandra Sokolova)曾撰文回憶:「這段特殊友誼關係的背後,隱藏著男生的崇拜,這是當時大量令人不愉快的討論話題。」(“What lay behind this exceptional friendship, which amounted to schoolboy worship, was the topic of a great deal of quite unpleasant discussion at the time…”

希洛夫斯基對待柴可夫斯基極為友好,除了豐厚的薪水支付之外,也經常邀請柴可夫斯基出國旅遊或至家中位於烏索沃(the village of Ussovo of the Tambov province)的莊園居住度假,讓柴可夫斯基能夠一邊度假一邊安靜地創作。

在幾年下來的烏索沃度假之旅中,柴可夫斯基曾於此完成了第二號交響曲之草稿、《暴風雨》序曲。就在 1875年柴可夫斯基第五次造訪烏索沃的暑假時光,他完成第三號交響曲《波蘭》。也因此《波蘭》題獻給了希洛夫斯基。

 

樂曲編制

本交響曲為二管編制,包含短笛(piccolo) 、2部長笛(flute)、2部 雙簧管(oboes)、2部單簧管(clarinets)、2部低音管(bassoons)、4部法國號(horn)、2部小號(trumpets)、3部長號 trombones、低音號(tuba)、定音鼓(timpani)與弦樂五部(strings)。

 

樂章標題

《波蘭》是一首五樂章架構的交響曲,也是柴可夫斯基所有交響曲中唯一一首五樂章作品,演奏長度為 45-50分鐘,樂章資訊整理如下:

樂章順序樂章名稱調性小節數
第一樂章 – 前奏
前奏與快板 非常中等的
送葬進行曲速度
Introduzione e Allegro. Moderato assai (Tempo di marcia funebre)
d小調1-79
第一樂章 – 快板亮麗的快板

Allegro brillante

D大調80-472
第二樂章
德國風的 中等單純的快板
Alla tedesca.
Allegro moderato e semplice
bB大調289
第三樂章
行板 悲傷的行板
Andante. Andante elegiaco
d小調182
第四樂章
詼諧曲 非常快的快板
Scherzo. Allegro vivo
b小調439
第五樂章
終曲 強而有力的快板
波拉卡舞曲速度
Finale. Allegro con fuoco
(Tempo di polacca)
D大調350

 

樂曲架構

第一樂章(點按←直接聽音樂)

前奏與快板
非常中等的(
送葬進行曲速度)

奏鳴曲快板曲式

段落架構小節數
前奏1-79
快板 呈示部
第一主題80-142
第二主題143-197
結束主題198-207
發展部208-307
再現部
第一主題308-341
第二主題342-410
結束主題411-420
尾聲Coda421-472

 

樂章開頭,前奏段落為 d小調,低音弦樂撥弦(pizz.)搭配高音弦樂的極弱長因+附點節奏,柴可夫斯基在這段前奏速度標示為「非常中等的」(Moderato assai),副標則寫著「送葬進行曲速度」(Tempo di marcia funebre)

 

很快地,這個主題開始出現法國號的回應,以及高音木管的長音和聲。此時弦樂也出現新的三連音填充音型:

 

到了A段,旋律已經完整移轉到木管,弦樂以撥弦演奏柔和地伴奏著:

 

接著轉入 Poco piu mosso,速度開始加快,木管樂器之間的對話也越來越多:

 

音樂進入 前奏 B段,速度更加轉快,先前出現的附點動機也開始使用的更加密集頻繁:

 

一路漸快與動機越來越密集之後,音樂轉為D大調,進入亮麗的快板段落與快板第一主題段落:

 

進入E段,第二主題由柔美的雙簧管呈現:

 

接著進入呈示部結尾主題段落:

 

發展部主題發展,精彩紛呈:

 

先前出現過的前奏主題,與呈示部主題群分別被變化以不同的方式輪流出現:

 

發展部過後,D大調亮麗主題再次以極強(ff)力度重新再現:

 

悄悄地,第二主題也再次由雙簧管演奏,伴以法國號的長音節奏和聲,以及弦樂快速流暢的16分音群各部輪流演奏:

 

進入R段,第二主題由弦樂輪流演奏,木管回應跳躍的和聲,整體音樂非常輕鬆愉快:

 

音樂進入尾聲主題段落,銅管群亦加入讓此段落呈現出壯麗的齊奏:

 

 

隨後音樂一路保持歡騰情緒,直至樂章結束與 D大調一級主和弦:

 

第二樂章(點按←直接聽音樂)

詼諧曲 

德國風的 中等單純的快板
Alla tedesca. Allegro moderato e semplice

三段體 A-B-A+Coda

本樂章無使用小號、長號、低音號與定音鼓

段落架構小節數
A1-82
B(Trio)83-153
A154-233
Coda234-289

 

在樂章上方,除了標示出本樂章速度中等單純的快板(Allegro moderato e semplice)之外,還特別給了「德國風」(Alla tedesca)標題:

 

從樂章開始,A段主題段落就以弦樂撥奏(pizz.),木管旋律的方式進行,音樂在柔美中帶著幽默詼諧之感受:

音樂進入B段 Trio段,轉為快速之三連音音群:

 

三連音音群帶來更加詼諧的樂感以及快速的變化,這主題在各聲部之間輪流出現:

與三連音音形對應之旋律:

 

進入H段,我們可以看到柴可夫斯基巧妙地將三連音音型與旋律音型融合,接著A段第一主題隨之再現:

主題除了在管樂呈現,也於弦樂呈現:

第二樂章最後,旋律逐漸低沈,音色與音域皆然~單簧管演奏之後轉換給低音管,也留下一縷令人會心一笑的幽默感:


第三樂章(點按←直接聽音樂)

無發展部之奏鳴曲式。

本樂章無使用小號、長號、低音號與定音鼓

段落架構小節數
第一主題a1-8
第一主題b17-23
第二主題35-84
小結尾 Codetta68-79
第一主題b85-89
第一主題a90-97
第二主題104-148
小結尾 Codetta137-148
Coda148-182

 

第三樂章開頭,可以聽見長笛一二部演奏之行板速度之第一主題a,帶著憂傷的感覺。伴奏和聲以最低音域之木管樂器低音管兩部,加上單簧管低音域,製造出濃濃的憂傷思緒。

8小節後,旋律開始移往低音管、法國號與雙簧管:

 

進入A段,長笛出現第一主題b,帶有附點節奏的反覆性短旋律,在優美和聲伴奏下,下方中提琴之副旋律亦非常值得得一聽:

 

進入B段,以弦樂為主,演奏出濃情蜜意,非常動人之第二主題,作曲家特別標示此主題為「非常富有表情」(molto espressivo):

 

進入C段小結尾段落(Codetta),是氣質高雅的下行音階旋律,音樂逐漸進行著,準備進入段落結尾,迎向主題再現。

此曲為無發展部之奏鳴曲式,因此只有呈示與再現。除此之外,再現部與前面呈示部不同,且具有巧思之處在於第一主題再現順序為「第一主題b」—>「第一主題a」,可見得在此時期柴可夫斯基的創作手法已經運轉自如,無論是主題的設計與運用,皆已進入無不自得之境界。

 

D段前四小節為「第一主題b」,進入D段開始即為「第一主題a」,兩者旋律出現順序剛好與呈示部相反:

 

接著準備迎來的,是以三連音為基礎節奏伴奏之第二主題再現。此段落再現以弦樂「如歌似地」(Catabile)演奏

 

進入F段,小結尾段落(Codetta)也再次出現:

 

進入樂曲最後的尾聲(Coda),在一片靜謐中逐漸結束本樂章:

第三樂章最後結束在木管極弱奏(pp)與弦樂撥弦效果。同時大家也可以注意本樂章結尾和聲,已經悄悄地從 bB大調,變為D大調主音與三音。因此顯然可見作曲家正為了連接第三與第四樂章,做出順暢的和聲準備。


第四樂章(點按←直接聽音樂)

具有前奏與尾奏之三段體曲式。

段落架構小節數
前奏1-4
A5-136
B(Trio)137-263
A264-395
Coda396-439

 

樂章一開始的4小節,屬於前奏。可看到弦樂加上弱音器,並以撥弦方式演奏出 b小調(D大調關係小調)之音階。在前奏之後,第5小節開始由第一小提琴開啟了流暢的16分音符旋律,A調單簧管接於其後。

在16分音符快速音群流動之餘,仍然以弦樂撥弦在樂句中間轉換,製造出第一樂段快速、歡樂的流動感:

 

 

快速音群不斷流動時,也有一句相當漂亮的長號對應獨奏樂句:

 

進入B段(Trio中段),原本快速的16分音群,也轉為有個性的附點節奏旋律樂句:

 

進入o段,第一段主題預備再現:

 

進入P段,B段的附點主題旋律再現:

就在快速音群不斷在各聲部之間流動下,樂曲自始自終保持著詼諧亮麗的氛圍,最後結束在上行的b小調和聲。

第五樂章(點按←直接聽音樂)

七段體輪旋曲式。

段落架構小節數
A1-65
B66-110
A11-117
C117-157
A158-254
B255-273
A274-301
Coda301-350

樂曲標示為 3/4拍,回到開頭之D大調。

本樂章為較少見之七段體輪旋曲式,A段為活力充沛之快板,B,C段落則為具有對比性之旋律樂段。樂章一開始也直接在「強而有力」(Allegro con fuoco)之後寫著「波蘭舞曲速度」(tempo di Polacca)。

小知識:

根據教育部音樂名詞釋義,「Polacca」為「波蘭舞曲」之義大利文原文。


 

一起欣賞幾段經典的波蘭舞曲舞蹈:

 

 

 

A段後半段,作曲家採取對位手法作出發展:

 

進入B段,旋律轉為歌唱性,下方有弦樂三連音跳弓音型:

 

再現A段之前,以中提琴引領,再加入第二與第一小提琴,音域逐漸上揚,從而帶出A段之再現:

小知識:「對位法」

音樂術語。

「對位法」的英文名稱「Counterpoint」,源自於拉丁文「punctus contra punctum」,意為「音符對音符」。

「對位法」是組合兩個聲部以上的旋律線,同時連續進行時所產生的對位效果。它是西方複音音樂的特色之一。

旋律線與旋律線進行時的水平關係稱為「對位」,上旋律線與下旋律線所產生的垂直關係稱為「和聲」,其間還有「音程」,即音與音之距離,這些都是不可分離的原素。

對位方法可分為:

一、方向的進行。例如一部向上行的旋律對另一部向下行的旋律,或兩聲部平行同時並進。

二、節奏的對位。例如快的節奏對慢的節奏,長的音對短的音。

三、音程的離與合、疏遠和密集、協合與不協合等,都能產生聽覺上的穩定與不穩定的互動效果。

以上是傳統最基本的對位法。在近代音樂中,也有一種稱為「空間對位」的對位法,空間對位是以電子音響媒體來控制聲音的速度與準度,造成多頻道的音響系統,讓聲音在不同的頻道對位,產生一個立體的音響空間。
「對位法」名詞解釋:

「對位法」一詞首先出現在一三三六年佛拉特(Petrus Frater)的論文中,其意義原是「點對點」(punctus contra punctum),即「音符對音符」之意。

至西元1412年,在義大利音樂理論家貝德曼第(Prosdocimo de Beldmandi)之引述下,對位法進而延伸為「曲調對曲調」之意。

因此概括而言,對位法乃是研究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曲調縱橫對應的方法,在創作上尤其重視各聲部曲調的獨立、流暢、律動與呼應,它是複調音樂最主要的創作手法。

按照音樂史的畫分,對位法可區分為下面四個時期:

1.原始對位時期(第九世紀至第十五世紀):曲調在結合上先用較單純的完全一、四、五、八度音程,後來才加進大小三、六度,即和聲上普遍使用了三和絃。代表的曲式從第九世紀最古老的平行調(organum)開始,至十一世紀的假低音(fauxbourdon)、十二世紀的反行調(discantus)克勞蘇拉(Clausula),十三世紀的康都曲式(condustus)經文歌、斷續歌(hocket),十四世紀的輪旋曲、敘事歌(ballade)、重複詩歌(virelai)、牧歌、獵歌,十五世紀的彌撒、香頌(Chanshon)等皆是。這個時期,法荷樂派(Franco-Flemish School)首先立下對位的規則,接著理論家汀克托里斯(Johannes Tinctoris)著說討論華彩對位。

2.調式對位時期(十六世紀):採用中古教會調式,嚴格地限制各聲部音域及不協和音的解決等,規則相當嚴謹繁複,因此亦稱嚴格對位法。代表曲式是多主題式的經文歌及多曲調的無伴奏合唱,皆屬純聲樂式的對位,而將此種技術發展至最高峰的是作曲家帕勒斯替那(Giovanni Pierluigi da Palestrina)。

3.調性對位時期(十七世紀):採用調性和聲為基礎,加重使用七和絃及不協和音的出現等,並以器樂對位為主,使樂曲的音域及曲調進行更具彈性,故亦稱自由對位法。理論家富克斯(J.J. Fux)寫下了第一本對位法的教科書;巴哈(J.S. Bach)更以創作創意曲、觸技曲、賦格等,成為對位法的集大成者。

4.多調性對位時期:十八、十九世紀是和聲學較發達的時期,至二十世紀,對位再度掀起浪潮,為更不協和音的對位,以橫向曲調的節奏設計為主,做十二音、中心音或非調性的對位,代表者為荀伯格(A. Schoenberg)、亨德密特(Paul Hindemith, 1895~1963)。

 

 

杭州交響樂團 2018 Live’演奏
Rico Saccani 指揮
1996年至2005年布達佩斯愛樂樂團音樂總監/藝術顧問
1985年至2005年匈牙利國家歌劇院樂團指揮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