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藝術 | BONART

【BON音樂】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天方夜譚》交響組曲簡介

“Scheherazade” Symphonic Suite of Rimsky-Korsakov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Scheherazade_by_toolkitten
Scheherazade_by_toolkitten

故事源起:

一千零一夜》(阿拉伯語:كتابألفليلةوليلة‎,波斯語:هزارویکشب‎,又稱《天方夜譚》),一部源於東方口頭文學傳統、於9世紀左右以阿拉伯文成書的故事集。

《一千零一夜》成書後一直在阿拉伯地區流傳,但只是普通的民間文學,不太受到重視,到18世紀初傳到西方,卻大受歡迎,歷久不衰,影響了西方的文學創作,塑造了西方人心目中阿拉伯世界的形象。這部作品在20世紀初經西方傳到中國,先後有兩個直接從阿拉伯文翻譯的大規模版本,以及無數轉譯、節譯甚至自創的版本。

《一千零一夜》以國王與宰相女兒的故事為骨幹:國王發現後宮荒淫,於是痛恨女人,誓言每晚跟一個女子圓房,到天亮即把她處死;宰相的女兒雪赫拉莎德不忍看到女子受害,於是不顧父親反對,自願陪國王過夜;圓房後她對國王講故事,但天亮時故事還未講完,國王欲知後事如何,暫且留住她的命;第二晚她再跟國王說故事,但說到緊張處又天亮了……《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就這樣由宰相女兒一夜復一夜講出。

故事中又有故事,這是《一千零一夜》的特色,書中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要說,而每個角色都樂意聽別人的故事。《一千零一夜》強調了故事的力量,國王因為要聽故事而不殺宰相女兒,而在宰相女兒對國王說的第一個故事〈漁夫與魔鬼〉中,魔鬼也因為聽到了好故事而饒過漁夫的命。


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在1888年夏天完成這首作品。(圖為畫家Valentin Serov於1898年為林姆斯基.高沙可夫繪製之油畫)

Rimsky-Korsakov at work as painted by Valentin Serov in 1898.
Rimsky-Korsakov at work as painted by Valentin Serov in 1898.

出版樂譜時,總譜上印刷這麼一段話:「土耳其夏李爾王無法相信女性。每次結婚,初夜後,次日就把妻子處死。不過,王后雪赫拉莎德(Scheherazade)每晚都講些有趣的故事,因為故事太有趣,夏李爾王就一天又一天把處死雪赫拉莎德的日期延後,竟延後了1001夜,最後夏李爾王不殺雪赫拉莎德了。」

此曲於1888年11月3日由作曲家本人指揮交響樂團於聖彼得堡首演(Club of Nobility, St. Petersburg)。

全曲一共有四個樂章:

1樂章:《海與辛巴德的船》(莊嚴的最緩板─不太快的快板,e小調─E大調)

The Sea and Sinbad’s Ship

Largo e maestoso – Lento – Allegro non troppo – Tranquillo (E minor – E major)

樂曲一開始,低音部就展現有力的齊奏旋律。這是夏李爾王的主題(譜例 上方)。

Themes of "Scheherazade"
Themes of “Scheherazade”

然後,獨奏小提琴在豎琴的伴奏上,提出纖細又嬌怯的一縷旋律。這是雪赫拉莎德的主題(譜例 下方)。

雪赫拉莎德的主題旋律由小提琴手席奏出,聽來是那麼嫵媚動人,卻又覺得那麼孤單無助。這兩段主題就像主導動機一樣,各自代表夏李爾王與雪赫拉莎德,也將在在每個樂章出現,雪赫拉莎德穿針引線,不斷地在每個樂章講述故事,而國王時而附和,時而像在背景一般聽著故事。

 

2樂章:《卡蘭德王子的故事》(緩板─小行板─很快板─速度略快,b小調)

The Kalandar Prince

Lento – Andantino – Allegro molto – Vivace scherzando – Moderato assai – Allegro molto ed animato (B minor)

卡蘭德王子可能指的是打扮成周遊各地的苦行僧王子,作曲家並未清楚指示故事由來。樂章開頭以4/4拍緩板代表雪赫拉莎德的小提琴獨奏開始,樂譜標示著「像說話般的進行著」,從第二樂章的主題進入,很明顯雪赫拉莎德更有自信了,小提琴以更豐富的裝飾奏發展了主題。

第二樂章開頭的小提琴獨奏 Violin solo of 2nd. Mov.
第二樂章開頭的小提琴獨奏 Violin solo of 2nd. Mov.

 

此樂章進入主題部份由低音管獨奏引領,描繪出卡蘭達王子之形像,訴說著這個阿拉伯夜晚的故事。

第二樂章低音管獨奏旋律 Bassoon solo in the 2nd. Mov.
第二樂章低音管獨奏旋律 Bassoon solo in the 2nd. Mov.

 

3樂章:《小王子與小公主》(接近稍快板的小行板─略為轉快─然後─略加活力,G大調)

The Young Prince and The Young Princess

Andantino quasi allegretto – Pochissimo più mosso – Come prima – Pochissimo più animato (G major)

此樂章以扣人心弦的柔美旋律開啟,描述年輕王子,跟公主墮入愛河的浪漫旋律。

Scheherazade 第三樂章. 小王子與小公主 主題旋律
Scheherazade 第三樂章. 小王子與小公主 主題旋律

 

豎笛的26連音符譜例~釀出自由無邊際之感。

單簧管 clarinet 演奏之精彩華麗自由樂句

 

長笛的26連音與32連音符更增添音樂裡的浪漫色彩

長笛 Flute 演奏之精彩華麗自由樂句
長笛 Flute 演奏之精彩華麗自由樂句

到中間部,豎笛在獨特的小鼓節奏上,跳出有東方色彩的舞曲,似乎是公主為情人送上一段引人遐想的阿拉伯舞蹈。林姆斯基.高沙可夫巧妙的管弦樂法將音樂表現得很華麗並具有舞蹈動感。樂章最後再次參差著雪赫拉莎德的主題,溫柔而靜謐地結束此樂章。

華麗的阿拉伯婚禮場面 “The final marriage procession” from Edmund Dulac’s illustrations
華麗的阿拉伯婚禮場面 “The final marriage procession” from Edmund Dulac’s illustrations

 

第4樂章:《巴格達的節日。海。船在有青銅騎士的岩石上觸礁。終曲》(很快的快板─甚快板─宏大而不太過份的快板)

Festival at Baghdad. The Sea. The Ship Breaks against a Cliff Surmounted by a Bronze Horseman

Allegro molto – Lento – Vivo – Allegro non troppo e maestoso – Tempo come I (E minor – E major)

“The ship struck upon a rock” from Edmund Dulac’s illustrations
巴格達的節日。海。船在有青銅騎士的岩石上觸礁。“The ship struck upon a rock” from Edmund Dulac’s illustrations

第四樂章為本樂曲之尾聲。雪赫拉莎德記起蘇丹王的威脅,遂說出一個使人震驚之故事:描繪熱鬧之巴格達節日,後來有逃亡海上的英俊青銅騎士,他所坐之船隻於海上經歷驚濤駭浪,在激昂又經歷驚濤駭浪的樂聲中,船毀人亡。此時的蘇丹王主題只剩下飽滿氣勢卻不見殺氣,而雪赫拉莎德的主題小提琴以更富張力的雙弦演奏著,小提琴自信的亮麗很巧妙地與第一樂章的柔弱成反比,蘇丹王主題亦然。小提琴再奏出雪赫拉莎德之主題,引向平靜優美之終結—似乎蘇丹王被雪赫拉莎德之美妙故事打動,兩人最後更成為夫妻。

欣賞2005年葛濟夫指揮維也納愛樂之現場版本:

 


成稿於14世紀的《一千零一夜》手稿(現藏巴黎國立圖書館)

成稿於14世紀的《一千零一夜》手稿(現藏巴黎國立圖書館)
成稿於14世紀的《一千零一夜》手稿(現藏巴黎國立圖書館)

 

《一千零一夜》手稿(取自維基百科)

《一千零一夜》的書名和骨幹,來自一部名為《赫扎爾─艾福薩那》(Hazar Afsaneh)或稱《千個故事》的波斯故事集,這部書在早於10世紀已譯成阿拉伯文,成為《一千零一夜》的雛型,馬蘇第在他的名著《黃金草原》,書商伊本‧納迪姆(Ibn al-Nadim)在他的《索引書》(Kitab al-Fihrist)中已有提及。[3]現存的阿拉伯文手稿分為兩批,一批在敍利亞產生,一批在埃及產生。最古老的《一千零一夜》手稿(不計殘篇),是成稿於14世紀的敍利亞本,藏於巴黎國立圖書館(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有學者認為兩批手稿來自同一個已散失的母本,敍利亞手稿因為在內容與風格上的統一,實為「善本」,而埃及手稿的編者隨意修改、增訂原來的母本,雖然故事增多了(包括〈辛巴歷險記〉),但引起了風格上了的歧異,不足為訓;然而,也有學者認為兩批手稿未必同源,埃及手稿可能來自更古老的手稿,不應貿然將敍利亞手稿推為善本。

第一個印刷版本的《一千零一夜》,並非阿拉伯原文,而是法國東方學家、古物學家加朗(Antoine Galland)於1704至1717年間出版的法文譯本(Mille et une nuits)。加朗的版本依據的主要是敍利亞手稿,但他自由地刪改原文,以配合當時的文學口味與道德尺度。加朗的版本一紙風行,歐洲各國的出版商紛紛據此轉譯、改寫,推出各種語言的《一千零一夜》。

值得注意的是,〈阿拉丁與神燈〉與〈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這兩個有名的故事,首次出現在加朗的譯本中,在敍利亞手稿或任何別的手稿中都沒有這兩個故事。據加朗說,這兩個故事是由一個阿拉伯基督徒口授,再由他筆錄的。加朗的版本問世後,兩度有人聲稱發現〈阿拉丁〉的手稿,但經過檢驗,證實都是從加朗的法文「反譯」回阿拉伯文的贗品。

首個阿拉伯文版本的《一千零一夜》,於1814、1818年在加爾各答發行,全兩冊,由當地的威廉堡學院(Fort William College)出版,編者是該學院一名阿拉伯文教授,他以敍利亞手稿為底本,並自行添加了一些新故事。

1824年,第二個版本在佈雷斯勞(Breslau),即現在波蘭的弗羅茨瓦夫(Wrocław)發行,全12冊,出版經年,直至1843年才出全,這個版本的文本來源是敍利亞手稿與一分近代的埃及手稿。該分埃及手稿包含大量近代材料,雖然湊足了一千零一夜,但風格參差不齊,跟最古的十四世紀敍利亞手稿相去甚遠。

正是根據這分「足本」手稿,1835年有人在埃及城市布拉克(Bulaq)出版了第三個版本的《一千零一夜》。1839至1842年,再有人根據該分埃及手稿的一個抄本,並參照之前的加爾各答本、佈雷斯勞本,在加爾各答出版了第四個版本的《一千零一夜》,通常稱為「第二加爾各答本」。

由於「布拉克本」和「第二加爾各答本」所收的故事最多,百多年來各地的翻譯者多以這兩版本作為翻譯的文本。19世紀較為名的西方譯本,要數英國探險家、翻譯家伯頓爵士(Sir Richard Francis Burton)的16冊「全譯本」(A Plain and Literal Translation of the Arabian Nights' Entertainments, Now Entituled The Book of The Thousand Nights and a Night),這個譯本包括大量以至過量的情慾描寫,跟同時代的保守版本大為不同。伯頓的譯筆跨張,愛用古詞兼自鑄偉詞,字裡行間極力營造異國情調。評論家幾乎眾口一辭,將伯頓譯本評為不忍卒讀,唯阿根廷作家博爾赫士對伯頓本另眼相看,加以讚賞。

在象徵派詩歌鼻祖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的鼓勵下,生於開羅的法國醫生兼文人馬爾迪魯斯(Joseph Charles Mardrus)重譯了《一千零一夜》,於1898至1904年間出版,這個版本收錄的故事比加朗的多得多,而且保留了所有情慾的描寫,以「足本」、「原味本」自居,得到同代文人如紀德的大力推崇。然而,後世論者指出,馬爾迪魯斯不只隨意刪改原文,而且他的阿拉伯文水準壓根就不行,錯譯、死譯的地方比比皆是。

1984年,哈佛的阿拉伯文教授馬哈迪(Muhsin Mahdi),將上述的14世紀敍利亞手稿校定出版(Alf Layla wa Layla, Leiden),為求盡忠於原稿,甚至不加標點與變音符號。1990年,巴格達出生的哈達維(Husain Haddawy)根據這個「古本」譯出新的英文本;2001年,法國的卡瓦姆(René R Khawam)根據藏在巴黎的敍利亞手稿,譯出全新的四冊本;2004年,德國的奧特(Claudia Ott)也根據馬哈迪的版本譯出了新的《一千零一夜》。

《天方夜譚》“Scheherazade” 帶給藝術家們無比的靈感~

《天方夜譚》(Scheherazade)
《天方夜譚》(Scheherazade)

 

欣賞俄羅斯芭蕾舞團的DVD版本:

從小《一千零一夜》就是筆者喜愛的讀物,這麼精彩而豐富的主題,總是讓人想像力無邊際,直到現在仍然非常喜歡,也因為各式藝術的結合,讓《一千零一夜》隨著時間不但歷久彌新,還能夠讓人越來越喜愛~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