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攝影】2018.12.12. 讀賣日本交響樂團首訪台灣音樂會 – 台北彩排(指揮:小林研一郎)
2018′ Yomiuri Nippon Symphony Orchestra Rehearsal Session Taipei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非常榮幸應國際沛思文教基金會的邀請安排,2018年12月12日至國家音樂廳拍攝首次來台灣演奏的讀賣日本交響樂團音樂會前彩排。

一抵達國家音樂廳,有別於歐美樂團的地方是:已經有許多團員自主地在音樂廳舞台上練習。

例如這位打擊團員,不斷地練著最輕的pp力度,因為在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三樂章裡,有段雙鈸極輕的段落,需要準確地拍點與鋼琴獨奏對應,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技巧。到了晚上音樂會現場,這幾個極難最輕音,完美地與指揮手勢及鋼琴獨奏相合。(連上個月聖彼得堡愛樂在國家音樂廳音樂會時,打擊樂手都沒有打得這麼準確~)這麼認真練習之後的成果,實在很令人讚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今天的協奏鋼琴家:我的偶像小山實稚惠也提前至舞台上熟悉今天的鋼琴,她快速仔細地練過重要樂段,筆者也趁機開心地與她合照。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筆者開心地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合照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陳建安攝影)

「火焰指揮家」日本著名指揮小林研一郎(Ken-Ichiro Kobayashi, b. 1940-)也進入舞台,與團員寒暄。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準備開始彩排,他抽出他自己特製的長柄指揮棒。(好像日本武士 Samurai啊~~~)

對於小林研一郎的特殊指揮棒,連日本維基百科都有介紹:「グリップの長い、独特の自作指揮棒を使用。」(小林研一郎使用長握把,獨特的自製指揮棒。)

長焦段在身邊,剛好來特寫一下: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細看一次照片,發現他指揮棒盒裡同時有兩支。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指揮棒的握柄,果然特色長(黑色部分):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的指揮棒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彩排前置練習結束,樂團人員於17:00準時集結舞台,首席調音準備開始今天的音樂會。

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開練前,小林大師反而先對全體團員鞠躬敬禮,禮數充分週到。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先從管絃樂曲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開始練習,由於筆者也是管弦樂指揮,彩排的進度快得讓筆者訝異:小林只挑選重要的段落讓樂團試音,毫不拖泥帶水。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結構對指揮來說並不複雜,但仍有許多控制與技術的變化。

號稱「不看譜的指揮家」,小林彩排時非常精準地從第一樂章起,要求幾個重要樂段,讓樂手熟悉他要求的效果。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彩排時,小林研一郎不斷地向樂手道謝(每一個樂句喔~)。每一個段落樂句結束,他不厭其煩地說著「謝謝」「太棒了」;雖然禮多,但是相信每一位團員都滿滿地感謝著指揮珍惜他們的演奏。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精緻、準確的要求團員們做到他期待的音樂與細節。對於樂手的重要solo,指揮告知團員希望能夠「投射給觀眾」並實際演練:只要樂手達到要求,立刻給予讚許,完全不在舞台上浪費時間多餘反覆或隨意浪費樂手專注力與體力。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指揮強大的氣場,塑造出樂團強大的能量。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真劍勝負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五第二樂章裡,法國號有一段柔美精彩的長獨奏,獨奏者相當年輕,音色自然清亮,聽著非常舒服。(拍攝當下不知道為何法國號獨奏沒坐在首席位置而坐在第二位,後來知道原因。請續見下方文字會說明)

20181212-法國號獨奏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法國號獨奏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開頭,法國號獨奏在弦樂前奏之後馬上需要演奏一段非常柔美的長主題,這段音樂柴可夫斯基標示了非常多的力度與表情記號,記譜相當清晰精緻更可說是法國號柔美音色代表性的獨奏段落之一。

譜例:

柴可夫斯基第五號交響曲第二樂章_法國號獨奏樂譜

指揮聚精會神閉目凝聽,在法國號手演奏完畢之後,示意全團給予掌聲鼓勵~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小林研一郎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備註:
後來與沛思基金會執行長大公子Jeffery訊息聊天,才知道這位年輕的法國號solo,其實是新進樂團的年輕樂手,指揮特地讓他嘗試表現看看,而樂團也對他的表現非常滿意喔~

彩排的樂團照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日本人注重禮節這一點,在音樂會中相信許多人都有看到:柴五的樂章開始前,小林會向樂手鞠躬之後才起手指揮音樂。(是真的彎腰鞠躬,不是點頭示意)

這種注重禮節並尊重樂手的動作,讓每一位樂手在舞台上傾盡自己的全部,彷彿用生命在演奏一般,每一段音樂的音色都讓觀眾非常感動。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打開琴蓋的工作人員,只要搬動椅子或鋼琴,隨身都帶著手帕,擦拭自己製造的指紋。首席彈奏鋼琴的標準音讓樂團調音之後,也拿手帕擦拭鋼琴鍵盤。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接著筆者的偶像~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登場💖

1985年,我開始認識蕭邦國際大賽…當年買了一張CD,是蕭邦鋼琴大賽得獎者音樂會,收錄1985年第11屆首獎到六獎得獎者每位鋼琴家的演奏。

小山實稚惠(Michie Koyama)是當年的第四獎,但她所彈奏的蕭邦練習曲細膩動人,深刻印在我心。

後來知道她是首位在日本完成音樂教育,且同時於柴可夫斯基(1982)及蕭邦(1985)兩項國際大賽中同時獲獎的日本鋼琴家,在日本地位崇高深具代表性,更是佩服不已。

從沒想過會在舞台上遇見她,這麼近的距離欣賞她的演奏~幫她拍照記錄彩排,感謝攝影讓我另類合照,又圓了一個夢。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與指揮進行音樂上的溝通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精彩演奏中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舞台下方往上拍攝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強力和弦後 勝利的手勢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一起以連續照片,欣賞指揮家小林研一郎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兩人在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中,精彩的音樂對話與合作: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光是看鋼琴家小山實稚惠彩排之後的表情,就知道演奏音樂是多麽開心的事情~(我也喜歡看音樂家的樂譜,非常有意思。小山使用的國際版樂譜,光看就知道已經一翻再翻~歷史悠久)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指揮家小林研一郎+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準備退場休息,樂團人員趨前恭喜愉快地與她交談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20181212-鋼琴家小山實稚惠_讀賣日本交響樂團彩排(林仁斌攝影)

Bonus 照片. 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筆者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筆者與鋼琴家小山實稚惠的另類合照

對於同時聽到彩排與音樂會的我來說,這樣為了音樂全心付出的一群音樂家,衷心敬佩。整個樂團的職人態度,從弦樂到管樂、擊樂,每一位樂手都擁有完全精準的合奏技巧,在指揮的手勢之下,他們就做出積極回應,而且幾乎零失誤。(這好像在看音樂的職棒:教練給予指示,球員全力取勝~噗)

樂團演出結束,舞台上團員彼此互相握手,道謝。

這麼多細節看在眼裡,感動在心裡,凌晨三點多才能入眠。無論你看到的是哪一點,昨夜都是感動的一晚。

恭喜沛思國際沛思文教基金會,李執行長您的心願,也在昨日安可曲⟪望春風⟫裡功德圓滿。

撰寫此文同時,也為您獻上永遠的 祝福您🎊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