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藝術 | BONART

【BON攝影】全球頂尖假聲男高音 修爾 2018′ 國家音樂廳彩排

Andreas Scholl & Edin Karamazov at National Concert Hall in Taiwan 2018′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全球頂尖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 b.1967-)出生於德國威斯巴登的釀酒城市 Kiedrich im Rheingau,在這僅有4000人居住的小城,有著傳統虔誠的羅馬天主教的宗教信仰。城鎮裡的哥德式建築教堂,更是存放著全德國歷史最悠久的管風琴(西元1500年至今)。

自7歲起就參加故鄉裡起源自西元 1333 年的 Kiedricher Chorbuben唱詩班,每週他們演唱文藝復興時期與巴洛克歌曲,更從古經文歌到葛利果聖歌都是演唱範疇。修爾說:「這些古樂,對我而言就如同貝多芬與莫札特一樣自然~」

而從小就參與教堂師班合唱的修爾,13歲時更從2萬名世界各地被挑選的男童歌手中,被選為獨唱而至羅馬參加1981年彌撒合唱音樂會,這項榮譽更是他後來確定人生演唱志向的一項重要原因。

19歲時,修爾前往瑞士知名的音樂學院Schola Cantorum Basiliensis正式學習古樂,並曾受教於古樂演唱家科克比(Emma Kirkby)。1997年留聲機頒獎典禮上演唱韓德爾「懷念的樹蔭」,驚豔全場聲名大噪,當時英國The Times盛讚其「歌聲秀逸、純淨、甜美、靈敏,且結合了最高等級的音樂想像力」,樂評權威留聲機雜誌也寫下「這是我聽過最難忘的好聲音!」。

而魯特琴&吉他演奏家卡拉馬佐夫(Edin Karamazov, B.1965-)於1965年出生於波士尼亞中部的澤尼察,小時候曾接受指揮大師傑利畢達克指導,原學習古典吉他,後前往瑞士巴塞爾古樂研究院學習巴洛克魯特琴,師事霍普金森.史密斯。

1998年他臨時頂替傳奇吉他大師布林姆登台演出,開始躍上國際音樂舞台,現已成為樂壇最活躍、最受讚譽的魯特琴演奏家與吉他演奏家,曲目包括十六世紀文藝復興的經典樂曲到今日的全新創作,不論在歐洲、美洲都受到極高評價。

兩位音樂家合作錄音超過20年,擁有非常好的默契與交情,所灌錄的唱片更是出色。

在欣賞修爾的彩排照片之前,先與大家分享一段假聲男高音修爾(Andreas Scholl)與魯特琴演奏家卡拉馬佐夫(Edin Karamazov)的民謠演唱《流浪的異鄉人 | Wayfaring stranger》音樂,udn製作的這段影片有中文字幕,更容易讓大家了解歌詞的意涵:

流浪的異鄉人Wayfaring Stranger

【 讓大家久等了二十年的修爾 】九零年代就急速竄紅的假聲男高音修爾(Andreas Scholl),終於要在今年首度來台演出!還記得1995年Harmonia Mundi公司的《三大假聲男高音》專輯?仿照帕華洛帝、多明哥、卡列拉斯的三大男高音組合,在唱片市場獲得極大成功,而這僅是修爾叫好又叫座的眾多錄音中的一張。被BBC雜誌稱「罕能與他絕對優美又充滿戲劇性的歌聲匹敵」的修爾,即將於今年6月18日,端午節當天,首度訪台舉行獨唱會!演出訊息與早鳥預售訊息即將公布,敬請密切鎖定!【 流浪的異鄉人Wayfaring Stranger 】音樂學者仍爭論於這首美國傳統民謠的起源,有人認為來自於殖民時期的黑人靈歌,有人認為出自於阿帕拉契地區的白人民歌,不論如何,十九世紀以來就已廣泛傳唱的歌曲,廣受世人喜愛,更被美國西部作家協會選為百大西部歌曲之一。如同其他民謠,《流浪的異鄉人Wayfaring stranger》也有各種版本留傳,影片是修爾與他的長年搭檔、魯特琴大師卡拉馬佐夫(Edin Karamazov)在排練時的錄影。這首民謠娓娓道出充滿哀傷又複雜的心情,感嘆人生的艱困以及生命將逝,卻又懷抱救贖希望。修爾以細膩而感性的歌聲,將歌詞中的情緒恰如其分地揮灑在每個音符上,彷彿帶領聽者一起踏上這段旅人的歸途,這種充滿濃厚感情卻又不過份渲染的演唱,正是他多年來享譽樂壇的拿手好戲!

udn x 瘋表演發佈於 2018年2月23日 星期五

 

Youtube裡有修爾的另一個《流浪的異鄉人 | Wayfaring stranger》版本,影片剪接與音樂搭配得非常好:

有關民謠《流浪的異鄉人 | Wayfaring stranger》這首歌曲,音樂學者仍爭論於這首美國傳統民謠的起源:有人認為來自於殖民時期的黑人靈歌,有人認為出自於阿帕拉契地區的白人民歌。但不論如何,十九世紀以來就已被廣泛傳唱並深受世人喜愛,更被美國西部作家協會選為百大西部歌曲之一。


修爾本人非常高有190幾公分,彩排時他穿著其實…”蠻休閒”的,藉由彩排照片,大家也可看見他輕鬆休閒的一面~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一口氣先放了四張修爾的獨唱優美姿態,現場他的聲線更是美極了~


由於現代假聲男高音藉由共鳴方式以及個人的聲音天賦,因此實際觀察修爾演唱時,對於聲音共鳴非常注意。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這次主辦單位同時邀請到修爾與卡拉馬佐夫兩人連袂於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實在是樂迷的福氣。因為這兩位音樂家合作超過20年,默契超一流。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唱著唱著,修爾站起身來,然後招牌手勢也出現了~(笑)

修爾的招牌手勢出現了~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再唱著唱著,招牌手勢的「威力加強版」也出爐了~

招牌手勢「威力加強版」出爐~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時坐時站,修爾在新場地時刻注意著自己聲音的投射與共鳴。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我非常喜歡修爾演唱時陶醉的表情,光是他輕唱時的聲音, 就能拋射到遠方,打到我的心坎裡~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全球第一流假聲男高音-發燒唱片等級的夢幻組合,就站在我的眼前歌唱著!!!(天啊…我要暈倒了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因為魯特琴的音量不大,主辦單位特地安排現場收音麥克風,藉由電子擴音設備增加一點點音量,讓大家都能聽清楚魯特琴的音色。而細膩的修爾也很仔細地時刻注意著歌聲與魯特琴的平衡。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修爾仔細聽著音樂廳裡的聲音,他對於整體音響效果有著非常精確的掌握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試音過後,他非常喜愛國家音樂廳的共鳴,這時他正在說:「這裡(國家音樂廳)的聲音好極了~像”花朵”一樣綻放~」

假聲男高音 修爾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唱完了一段,再次確認聲音~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主辦單位的工作人員也非常仔細地一一回覆修爾的問題(讚~)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從側面看,因為上了音響,感覺有點像「演唱會」~Yeah…好期待!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魯特琴&吉他演奏家卡拉馬佐夫的音樂細膩而迷人,他的演奏總是保留非常多的空間讓人思考,與修爾的搭配更是恰如其分,不過度炫耀自己,兩人亦步亦趨地配合著,真不愧是合作二十年以上的好夥伴~

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一曲奏畢,修爾只能比一個讚了~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我最喜歡這麼自然的神態~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修爾正在整理今天演唱的歌詞,井然有序的編排亦能看出他處理每一件事情專注用心的態度。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貼身攝影的獨家視角~一起與大家分享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西方音樂的起源奠基於宗教的聖樂。而遊唱詩人的歌曲,正是中世紀西方音樂發展史裡,聖樂以外最重要的民間傳唱。修爾的演唱,擁有濃濃的文化傳遞感,他的聲音裡有著深厚的底蘊~尤其文藝復興時期以來的各種歌曲,正是他自小以來在教會合唱團裡最常演唱的。對他來說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像呼吸一樣的自然。

假聲男高音 修爾與卡拉馬佐夫 | Edin Karamazov & 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回想起我所擁有的第一張修爾演唱專輯是 «水晶之淚» ~ 約翰.道蘭與16世紀當代作曲家之假聲男高音優秀作品集(Crystal Tears – John Dowland & his contemporaries)。

«水晶之淚 ~ 約翰.道蘭與16世紀當代作曲家之假聲男高音優秀作品集»(Crystal Tears – John Dowland & his contemporaries)

這張專輯當時還幫上揚唱片撰寫CD側標,以介紹音樂家與唱片內容:

在古代「女子禁止在教堂發聲」的宗教禁令之下,歌聲優異的詩班男孩通常會在變聲時期來臨之前進行「去勢」手術,以便保有男童時清亮的高音音色,也使教會詩班的合唱演唱不因女聲的缺席而失色。這種男高音稱為「閹聲男高音」,其演唱方法被稱為「假聲唱法」。 而在現代這種不人道的聲音保留方法雖已不復存在,但以「假聲唱法」演唱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的假聲作品為主要演唱範疇的「假聲男高音」,則在現代仍以他們過人的聲音天賦為人們高歌:安德瑞斯.修爾即為其中翹楚。 本輯選錄以文藝復興時期的作曲家約翰.道蘭(1563-1626)為主:「留下吧!水晶之淚」裡 假聲男高音的音色就彷彿如水晶一般透明純淨;「現在,我必需離開」則歌唱出無戀情的悲傷;羅伯.強生「你可曾見過炫麗的百合花成長」裡描述的,則是一份未經塵世污染的美麗淨土;約翰.班乃特的作品「維納斯鳥兒的悲傷旋律」則特別推薦大家一聽,不但旋律清新脫俗,修爾還秀了一手絕妙的口哨,自己幫自己演奏起高音笛的伴奏,堪稱一絕!而本輯特別附贈的錄音幕後花絮集錦DVD一張,豐富的影音資料可說絕對物超所值!(文.林仁斌)

一起欣賞專輯裡筆者最愛的歌曲:約翰.班乃特:«維納斯鳥兒的悲傷旋律»(John Bennet: Venus’ Birds Whose Mournful Tunes),修爾的口哨吹得超棒,跟他的歌唱也非常搭配,真的美極了。

«維納斯鳥兒的悲傷旋律» 歌詞:
Venus’ birds, whose mournful tunes
Sing lullaby, lulula lullaby to my unrest,
For so partaking of my wrongs,
In my bosom build your nest.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by,
Lulla, lulla, lulla,
Lulla, lullaby
Love live loyal or I die,
Love live loyal or I die.

 

另一首我非常喜歡的歌曲«去吧!水晶之淚»(Go crystal tears)

«去吧!水晶之淚» 歌詞:

Go crystal tears, like to the morning show'rs 
And sweetly weep into thy lady's breast. 
And as the dews rerive the drooping flow'rs, 
So let your drops of pity be address'd,
 To quicken up the thoughts of my desert, 
Which sleeps too sound whilst I from her depart. 
Haste restless sighs, and let your burning breath 
Dissolve the ice of her indurate heart,
 Whose frozen rigour like forgetful Death, 
Feels never any touch of my desert: 
Yet sighs and tears to her I sacrifice, 
Both from a spotless heart and patient eyes

偶爾也出現這麼有戲劇性的畫面~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現場聆聽修爾,真的有種「夢想成真」的感覺,他的歌唱每一個音節與發音都是如此的講究,真的要豎起大拇指說:「假聲男高音世界第一人,修爾當之無愧!」。謝謝主辦單位聯合報系 udn瘋藝術為台灣帶來這麼棒的音樂家與節目,希望未來繼續帶給大家這麼棒的音樂~

假聲男高音 修爾(Andreas Scholl )©Photography Jen-Pin LIN 林仁斌

 

最後當然是攝影師放閃福利照時間

2018.06.18. 筆者與修爾合照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