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法國鋼琴詩人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2019′ 訪台介紹
Jean-Marc Luisada 2019 Taiwan Piano Recital Tour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特別感謝

本文特別感謝鵬博藝術安排邀約、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老師訪問文章、蹦藝術執行長林仁斌音樂攝影。

「路易沙達的演奏風格,讓樂曲中每一個音符都成為不可或缺的存在,挖掘出那些埋藏在樂譜最幽深之處、充滿詩意的主題。」

 

🏆1985年華沙蕭邦鋼琴大賽第五獎

🏅1989年受法國政府表彰「藝術與文學騎士勳位」

🎹「我是一個屬於十九世紀的人。這是說我很注意自己內心當下的感受,去發現自己豐富的情緒,不會壓抑它們。」

🎹「蕭邦的音樂中有戲劇鋪陳 (dramaturgy)、有憂鬱、有懷舊 (remembrance),這些都是最原本的『我』的個性。」

 

路易沙達 簡介(整理自鵬博藝術及相關新聞稿)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7©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7©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年畢業於巴黎高等音樂學院,在鋼琴與室內樂演奏兩個主修皆拿到首獎,畢業後向馬加洛夫、保羅.巴杜拉-史寇達等人習琴。1983年,路易沙達拿下Dino Ciani鋼琴大賽二獎,在大賽場地米蘭史卡拉劇院的演奏獲得極佳評價。1985年,路易沙達再獲第11屆國際蕭邦鋼琴大賽第五名,從此開啟了他的頻繁往返於世界各國的演出生涯。

他重視樂譜細節的獨特剔透琴音為他開啟了演奏之路,他持續與唱片大廠環球、索尼等簽約發片,媒體更因他酷似「披頭四」約翰藍儂的外型,暱稱他為「法國鋼琴王子」。

1989年,路易沙達陸續獲得法蘭西藝術文學騎士勳章、法國榮譽軍團騎士團勳章以及法蘭西藝術文學軍官勳位,在法國樂壇地位舉足輕重,目前任教於巴黎師範音樂院(Ecole Normale de Musique de Paris)。

 

1985年的蕭邦鋼琴大賽獲獎歷史畫面:

【路易沙達2019鋼琴獨奏會】

🏆1985年華沙蕭邦鋼琴大賽榮膺第五獎🏆1989年受法國政府表彰「藝術與文學騎士勳位」🏅🇫🇷 法國鋼琴詩人【路易沙達2019鋼琴獨奏會】🎶兩廳院售票系統購票 👉 https://wenk.in/01If3pv1 🎹「我是一個屬於十九世紀的人。這是說我很注意自己內心當下的感受,去發現自己豐富的情緒,不會壓抑它們。」 🎹「蕭邦的音樂中有戲劇鋪陳 (dramaturgy)、有憂鬱、有懷舊 (remembrance),這些都是最原本的『我』的個性。」 🇫🇷路易沙達在巴黎音樂院是齊安皮 (Marcel Ciampi) 的得意門生。齊安皮曾受德布西指導彈奏前奏曲,也常與大提琴家卡薩爾斯、小提琴家隆.提博共同巡迴演出。 📆演出時間9月20日 (五) 19:30 高雄衛武營 表演廳9月22日 (日) 14:30 台中國家歌劇院 中劇院9月23日 (一) 19:30 台北誠品表演廳🎵售票網址:https://wenk.in/01If3pv1

鵬博藝術 Blooming Arts 發佈於 2019年9月4日 星期三

 

 

🇫🇷 法國鋼琴詩人【路易沙達2019鋼琴獨奏會】🎶

兩廳院售票系統購票 👉 https://wenk.in/01If3pv1

2019 台灣北中南巡迴場次&曲目

9月20日 (五) 19:30 高雄衛武營 表演廳
9月22日 (日) 14:30 台中國家歌劇院 中劇院
9月23日 (一) 19:30 台北誠品表演廳

蕭邦:三首夜曲,作品9 
F. Chopin: 3 Nocturnes, Op. 9 

蕭邦:B大調第17號夜曲,作品62之1 
F. Chopin: Nocturne No. 17 in B major, Op. 62 No. 1 

蕭邦:降D大調第八號夜曲,作品27之2 
F. Chopin: Nocturne No. 8 in D-flat major, Op. 27 No. 2 

德布西:〈沈沒的教堂〉,選自《前奏曲第一冊》 
C. Debussy: ‘La Cathédrale engloutie’, from “Préludes Book 1” 

德布西:映像,第二集 
C. Debussy: Image, 2ème série 

──中場休息── 

舒伯特:降B大調第21號鋼琴奏鳴曲,D. 960 
F. Schubert: Piano Sonata No. 21 in B-flat Major, D. 960

幾次幫路易沙達拍攝音樂會彩排照片的奇妙緣份,都要感謝鵬博藝術。

2017.10.08 林仁斌與路易沙達合照(國家音樂廳)
2017.10.08 林仁斌與路易沙達合照(國家音樂廳)

 

2016年 3月 15日, ⟪一代鋼琴聖手~路易沙達首度抵台鋼琴獨奏會⟫海報,音樂會當天是我第一次親自見到他本人。

 

但其實我早在 1985年的高中時期,就透過唱片認識他了

 

這張經典無比的日版 Victor唱片錄音,是1985年第11屆蕭邦鋼琴大賽的實況錄音Live’ 精選輯,收錄了前五獎每人多首精彩的現場演奏。當然當年以19歲掄元的首獎得主 布寧(Stanislav Bunin)可說是當屆超級風雲人物,但這五位青年演奏家在我心中,都是當年剛開始接觸蕭邦國際大賽時,我心中的英雄人物。

 

唱片第一首曲目:蕭邦bE大調 ⟪華麗大圓舞曲⟫,就是由路易沙達演奏,當時深深吸引著我,聆聽這張實況唱片所帶來的美好想像與無數回憶,現在回憶起來都是超棒的時刻:

 

Youtube上的Chopin Institute頻道,放了兩段當年路易沙達在蕭邦鋼琴賽的現場演奏,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這兩段精彩演出吧~

蕭邦:”黑鍵” 練習曲
Jean-Marc Luisada – Etude in G flat major, Op. 10 No. 5 (1985)

 

蕭邦:練習曲 op.10 No.10
Jean-Marc Luisada – Etude in A flat major, Op. 10 No. 10 (1985)

 

影音分享

路易沙達大師班系列- 蕭邦bE大調華麗大圓舞曲

多年後,路易沙達重新檢視並錄製「華麗大圓舞曲」教學,提出許多實用建議與練習方法:


路易沙達此時(2016.3月)就在我的面前,笑著彈著琴,緩緩地展現他細膩無比的指法與音樂線條,這當下的眼神交會,實在是令我感動無比: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回憶,是他母親帶他學琴,為他選擇音樂,「我最早對音樂的認識啟蒙於我母親,她總會在家裡播放各式各樣的音樂,我自然而然就和音樂變得熟悉,加上我比較晚才會說話,可以說在開始與人接觸前我都在接觸音樂。」(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6歲時母親開始帶路易沙達彈琴,十歲贏得一個小比賽後,他便從居住地阿萊(Alès)赴巴黎與巴黎音樂院教授馬索.齊安皮(Marcel Ciampi)和他的助教丹妮絲.希維耶(Denyse Rivière)學習。齊安皮是二十世紀前半相當活躍的鋼琴家,曾受德布西指導彈奏前奏曲、《兒童天地》等作,常與大提琴家卡薩爾斯、小提琴家隆.提博一起巡迴演出,1941年後任教於巴黎音樂院,培育了非常多出色的鋼琴家,像是曼紐因姐妹、洛里奧(Yvonne Loriod,梅湘第二任妻子)等。(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拍照時退後一點看,路易沙達隨身只大著一個裝樂譜的公事包,為人非常樸實,完全沒有架子,說話態度細緻親切,第一時間就讓人對他充滿好感~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十三歲時因為齊安皮受邀至英國曼紐因學校(Yehudi Menuhin School)任教,路易沙達便跟隨老師來到倫敦近郊的薩里(Surrey)學習(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齊安皮和希維耶都是很仔細的老師,他們會告訴我許多可能,無論是指法、表情還是速度,然後最後讓我自己選擇。他們特別注重開發我對音樂要有豐富的想像,我覺得他們都是具有冒險(adventurous)特質的音樂家。」(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的演奏往往能兼顧精密與隨性,似乎就是在這種學習歷程中訓練出的能力。「齊安皮在很老的時候把他所有的錄音都銷毀了,是後人翻出來發行才讓我們現在可以聽到他的琴聲。」路易沙達以此補述了老師對自我的極高要求,而這個作法也令人不禁思索,是否齊安皮不願錄音成為學生或後人模仿的工具?(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三年後路易沙達回到巴黎,進入巴黎音樂院就讀,受教於當時年僅三十六歲的梅赫雷(Dominique Merlet)門下。梅赫雷自十九歲和阿格麗希一起獲得日內瓦大賽首獎後,便展開了成功的演奏生涯,此時他剛剛加入音樂院師資群,路易沙達在這位年輕老師的身上學到了許多演奏實務的技術,「他讓我的聲音更飽滿,也讓我知道『在音樂廳裡演奏』是另一項需要鑽研的課題。」(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多次應法國Pianiste雜誌之邀,錄製線上鋼琴大師班,這次教學的曲目是蕭邦的馬厝卡舞曲op. 7 no. 1。從大師班的教學之中,您更能清楚領略到路易沙達是如何呈現他獨一無二的演奏風格~


生活中的小幽默

大家都知道法國是世界香水發展重要國家,法國人愛香水更是舉世皆知~讓我們從鵬博2016年時接待他的 facebook 文章內容,便可一窺個性超級幽默的路易沙達,其實私底下也非常有趣喔~

 

非常認真地把香水視為衣著的一部分,各位可想見他對於生活細節感受的重視與細膩~


巴黎高等音樂院畢業後,路易沙達陸陸續續參加了舉辦於巴賽隆納、克里芙蘭等地的比賽,起初沒有太大斬獲,直到1983年,他拿下了義大利迪諾.西亞尼鋼琴大賽二獎(Dino Ciani Competition),後年又獲得波蘭蕭邦鋼琴大賽第五獎,演奏事業於焉展開。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影音分享:

筆者個人非常喜歡的 Youtube版本蕭邦第一號協奏曲,以超迷你室內樂團伴奏,鋼琴獨奏就是路易沙達。這個版本貼心地附上鋼琴樂譜,讓觀賞者能夠邊聽按譜索驥,知道樂譜上的每一個細節,真的是很棒的一段影片:

F. Chopin : Piano concerto no. 1 op. 11 in E minor – 1st. mov (1/2). (Luisada)(上)

 

F. Chopin : Piano concerto no. 1 op. 11 in E minor – 1st. mov (1/2). (Luisada)(下)


許多人現在都會拿他與當年得到蕭邦首獎的布寧(S. Bunin)做比較,凸顯路易沙達獨樹一格又穩健長久的演奏生涯,不過路易沙達曾經表示自己對於每一個樂季要彈奏什麼曲目其實是很憑感覺的,沒有太多計劃,唯一確定的是,他對比賽一直是抱持著以下的想法:

得獎並沒有比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重要

從外在看來,路易沙達的音樂生涯可說是從拿下蕭邦獎項後開始起飛的,不過他很坦率地承認:「獲獎確實幫我開啟了一些門,但我還是會說,比賽和名次就是無物(nothing),一個人最後要面對的終究是他/她自己真正想要做什麼事。每一個階段想好目標,然後就瘋狂投入,能做到這樣,有沒有得獎就真的還好。」路易沙達舉了前輩波里尼為例,提到坡里尼拿到蕭邦大賽首獎後,在接下來數年間幾乎推掉所有演出,只為完成他渴望的技藝追求。

路易沙達對於賽後的人生ㄧ如他精密又隨性的風格,「我覺得我必須要去找到、傾聽自己內心究竟要朝著什麼方向去,然後才會開始去做,而這才是真正的『下一步』。」這句話或許有點抽象,但對應到實際行動,可以說藝術家必須找到致力鑽研的目標,有了真正想完成的課題,才是使藝術生命得以長青的關鍵。

回顧他過去的歷程,「蕭邦」顯然是路易沙達想要發展一輩子的主題。身為當代最重要的蕭邦詮釋者之一,他說自己大約在三、四歲時就已經聽熟了蕭邦,「因為我媽媽很常播放蕭邦,特別是霍洛維茲的版本。」9歲時路易沙達開始練習人生中第一首蕭邦樂曲——Op.70 No.1降G大調圓舞曲,「那首曲子帶著蘭德勒曲風,我練習之前已經聽了好久,所以練起來相當愉快。」成年後,他除了參加蕭邦大賽,徹底深入了一輪蕭邦作品,後來為DG、BMG等唱片公司灌錄唱片時也留下了《圓舞曲全集》、《馬厝卡舞曲全集》、《敘事曲全集》等…(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稟著自己突尼西亞的北非熱情,結合國立巴黎高等音樂院的文化薰陶,綜合成一種在細膩高貴的觸鍵音色中,運用大幅度音量對比和始終優美的音色來呈現他的蕭邦演奏。這種對於細節的掌握和要求,是歷來蕭邦演奏者所罕見的,這是一種天份:對於樂譜重現時,演奏者在心像裡浮現樂譜的自信和完美程度,再化之於技巧的執行。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1985年蕭邦大賽獲獎之後,路易沙達開啟巡迴世界演出的職業鋼琴家生涯,至今蕭邦仍是他心中最愛,「蕭邦的音樂中有戲劇鋪陳(dramaturgy)、有憂鬱、有懷舊(remembrance),這些都是最原本的我的個性。」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接著解釋他曾經對自己的形容——我是一個屬於十九世紀的人,「這是說我很注意自己內心當下的感受,去發現自己豐富的情緒,不會壓抑它們,就像十九世紀的人們一樣,然後那是個歌劇的黃金年代,鋼琴也深深被歌曲影響,所以我非常重視彈奏要有歌劇般的唱法(operatic singing)。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他將一般鋼琴家關注的細節,推到更微分的程度,這也是為什麼他的蕭邦演奏永遠那麼發人深省,是許多鋼琴家彈奏蕭邦音樂時的靈感啟發。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表示,「蕭邦所處的時代是歌劇的黃金年代,鋼琴也深深被歌曲影響,所以我也很重視彈奏要有歌劇般的唱法(operatic singing)。」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已經是個不折不扣的巴黎人,他說他屬於19世紀,「這不代表我抗拒當代事物,而是在音樂上,我始終對過去充滿好奇和靈感。」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我記得我看過指揮家福特萬格勒(Wilhelm Furtwangler)的音樂會,他帶來貝多芬的第9號交響曲,緩慢的動作帶來的音樂性讓我哭了,我也選擇了音樂,讓音樂成為我一生的感動。」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懂得「緊張」才能成長

  路易沙達不說話時,看起來總是相當優雅,即使開口說話也毫不費力,但他說他其實是內心常常不斷在掙扎的人,「面對演出要掙扎,和唱片公司協調要掙扎,這些過程不是誇大,它們都是為了讓自己能持續站在頂尖舞台上必備的條件。」

所以,他說他教給學生們的第一課就是告訴他們:「請學會緊張(nervousness),不會緊張,你就難以成為一個敏感的演奏者,你就無法『安全』地走音樂這條路上。」乍聽之下這個教學觀點有些另類,但不得不說它一針見血地道出了演奏家的宿命,「安逸的生活容易使人平庸,蕭邦的生活因為有這麼多波折,於是我們可以聽見他《幻想曲》或是馬厝卡舞曲中那些偉大的人生悲劇寫照。」(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酷愛電影的老派

不過這種焦慮還是會在某些時刻稍稍被稀釋,那就是他看電影的時候。路易沙達多次在訪談中提到他特別愛看老電影,像是義大利導演費里尼所有的影片、雅克.德米(Jacques Demy)的《秋水伊人》(Umbrellas of Cherbourg)、路易.布紐爾(Louis Bunuel)的《中產階級拘謹的魅力》(Le Charme discret de la Bourgeoisie)等。令人意外地,這些片子裡有深邃的藝術作品也有輕巧的文藝愛情片,路易沙達的口味彷彿就像他自己形容的,情緒多變、自由不拘,也難怪他可以在完全投入蕭邦、舒伯特悲劇性的同時,說自己最想隨時哼上一段的音樂是《秋水伊人》配樂。(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我還是那種容易墜入情網的人。」路易沙達突然又冒出了一句自我剖析,說完還淺淺笑了一聲。完全不意外,他是那麼聆聽內在的人,在精準指法與技術之下,始終是豐饒的感性基底。(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談音樂會曲目

今年九月來台演出時,除了蕭邦,他還安排了德布西的《映象第二集》和舒伯特最後一首鋼琴奏鳴曲D.960。這兩部作品除了和他出身法國鋼琴學派和講究歌唱的風格有關,對路易沙達來說,也希望透過它們傳遞一些多年來的感想:「德布西在音色上有很多開發,不過他對重音的講究、小樂句的分割、踏瓣的節制等細節也有非常重要的成就。(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許多人習慣把德布西彈得『水水的』(watery),我完全不認同,這並不是他鋼琴曲的質地。彈奏德布西就是要非常仔細地完成所有樂譜上的指示。」(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對於舒伯特,路易沙達覺得這不是一首可以在年輕時演奏的作品,「D.960情緒太複雜,那些細微的轉調都必須從容呈現出來。(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在我的班上,有三部作品是學生幾乎不能碰的,第一是蕭邦的四首敘事曲,第二是舒曼的《大衛同盟》,再來就是舒伯特最後一首奏鳴曲D. 960,它們都是需要人生歷練才能夠理解的曲子。」只要將路易沙達早期和現在的錄音相比,便完全能夠理解,他所謂人成熟後才有的那份面對「時間」的從容。(PAR表演藝術雜誌,吳毓庭訪問文字)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請學會緊張

「請學會緊張(nervousness),不會緊張,你就難以成為一個敏感的演奏者,你就無法『安全』地走音樂這條路上。」- 路易沙達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路易沙達(Jean-Marc Luisada)1978 | 林仁斌拍攝 2016© Jen-Pin LIN Photography

 

筆者知道他喜歡看電影,有幾張照片不知不覺就修成了電影劇照風格XD…

 

照片風格也去黑,重現懷舊一下的照片風格

 

拍照的歡樂時光

今天路易沙達使用的鋼琴是 Fazioli,台灣總代理也特地過來打招呼致意,也請路易沙達在鋼琴上簽名留念。

 

要幫忙拍攝紀念合照時,路易沙達也俏皮地拿起手機,幫我來個反拍照

 

開心滿足的微笑,非常迷人的個性~


音樂會曲目欣賞:

蕭邦:三首夜曲,作品9
F. Chopin: 3 Nocturnes, Op. 9

 

 

蕭邦:B大調第17號夜曲,作品62之1
F. Chopin: Nocturne No. 17 in B major, Op. 62 No. 1

 

蕭邦:降D大調第八號夜曲,作品27之2
F. Chopin: Nocturne No. 8 in D-flat major, Op. 27 No. 2

 

德布西:〈沈沒的教堂〉,選自《前奏曲第一冊》 
C. Debussy: ‘La Cathédrale engloutie’, from “Préludes Book 1”

 

德布西:映像 C. Debussy: Image
Claude Debussy (1862 – 1918), Images I L105 & Images II L105 (1903 & 1907)
Performed by Pascal Rogé

創作年份

曲目

包含曲目

1905年

《映象第一集》

page19image40552512 page19image40566528〈水的反光〉

00:00 – No. 1 Reflets dans l’eau

page19image40566336 page19image40551360〈拉摩頌〉

 05:02 – No. 2 Hommage à Rameau

page19image40408128 page19image40408512〈運動〉

11:57 – No. 3 Mouvement

1907年

《映象第二集》

page19image40412544 page19image40412928〈葉中鐘聲〉

15:16 – No. 4 Cloches à travers les feuilles

page19image40413504 page19image40413888〈月下荒廟〉

20:08 – No. 5 Et la lune descend sur le temple qui fut

page19image40414464 page19image40414848〈金魚〉

25:47 – No. 6 Poissons d’or


舒伯特:降B大調第21號鋼琴奏鳴曲,D. 960
F. Schubert: Piano Sonata No. 21 in B-flat Major, D. 960
Paul Badura-Skoda (1993)

 

各類合作提案,聯繫方式: 

*手機:0917.670.518 
*Line:https://line.me/ti/p/LB1ro0P0AU 
*E-mail:jenpin888@gmail.com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