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白建宇 2019′ 台北鋼琴獨奏會 – ⟪蕭邦的無言歌⟫
Kun Woo Paik 2019 Taiwan Recital – Chopin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國際知名鋼琴家 -白建宇(Kun Woo Paik )

 

國際樂評

名副其實且值得信賴的藝術大師、鋼琴怪傑、完美的音樂家」 — 《費加洛報》

 

電閃雷鳴,能喚醒古老傳奇中的幽魂」— 《紐約時報》

 

白建宇會是『新一代的布梭尼』嗎?」《號角》雜誌

 

他就是這麼不可思議!」— 《法蘭克福彙報》

 

對於白建宇來說,演奏李斯特的作品,是一次神秘之旅,是一種把他的聽眾引向作品核心的方式,去感受它們本質的律動……」—《馬丁報》

 

白建宇的戲劇感、睿智、對細節的掌握、富有內涵的和絃和極致靈活的技巧均值屬非凡。」—《獨立報》


國際知名鋼琴家 白建宇(Kun Woo Paik, 1946 – )現定居法國巴黎,生涯曾獲數個國際鋼琴大賽的首獎,其中最著名的是 1969年布梭尼國際鋼琴大賽的首獎,2010年獲得法國政府頒發的「文學與藝術騎士勳章」,多年來以獨奏與協奏活躍於全球樂壇。

他的演奏曲目甚廣:從巴哈到現代史塔克豪森,從布梭尼到史克里亞賓、拉赫曼尼諾夫,從李斯特到梅湘,幾乎無所不包。

白建宇自稱是「鍵盤上的巡禮者」,不僅具有令人驚歎的技巧,而且擁有出色的音樂感染力。然而他的演奏卻不以炫技為主要訴求,反而以誠懇謙和的態度,豐富的音色層次,帶領聽眾體會音樂真實的感動。

他的蕭邦極富詩意且色彩豐富,欣賞時非如油畫般的厚重,而是展現出如水彩畫的輕盈,具體表現了蕭邦於音樂中如詩如畫的華美瑰麗與落英繽紛,動人心弦。

白建宇的唱片錄音更是愛樂者與樂評家的最愛。知名的系列有:全球評價甚高的 拉赫瑪尼諾夫鋼琴協奏曲全集錄音,以及 1993年榮獲法國「金叉獎」的 普羅高夫鋼琴協奏曲;於 Decca 公司錄製的 布梭尼/巴赫改編曲目以及 佛瑞作品專輯,均贏得法國所有的主要獎項。另外,他與指揮家 維特(Antoni Wit)/華沙愛樂合作發行了蕭邦的鋼琴與管弦樂團作品全集。2005年至 2007年,白建宇亦在 Decca 公司錄製發行貝多芬全套32首鋼琴奏鳴曲,《獨立報》的 Rob Cowan 評論:「白建宇的戲劇感、睿智、對細節的掌握、富有內涵的和絃和極致靈活的技巧均值屬非凡。」,白建宇也曾於全球知名的各大表演音樂廳演出以及眾多樂團協奏演出。

鋼琴家白建宇小檔案
1946年 3月 10日出生於韓國首爾。曾就讀紐約茱莉亞音樂院。十歲時與韓國國家交響樂團演奏個人首場音樂會,演出格里格鋼琴協奏曲。後就讀紐約茱莉亞學院,並曾於英國倫敦及義大利學習。

1969年 義大利布梭尼國際大賽 金牌獎 / Ferruccio Busoni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1971年 美國納姆柏格國際大賽 首獎 / Naumburg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今年73歲的白建宇大師,多年來演出錄音演出無數,是國際樂壇最重要的鋼琴名家。

 

2019年 最新白建宇 蕭邦 ⟪夜曲⟫ 全集 封面

 

我總覺得 蕭邦活在憂傷裡

白建宇本人怎麼說這張最新專輯呢?

「我對蕭邦最感到好奇的,就是他的內在感受與心理細節是什麼,這就是我在演奏裡最想呈現的。」

「那些聲音必須藉由最自然的方式來表達。拿 貝多芬或 普羅高菲夫等人的鋼琴曲來比較,他們是用鋼琴來製造出心中希望的聲響,但是對 蕭邦而言,鋼琴始終是以其自身最原始的音色發聲。

旋律由許多音符組合而成,而我覺得那之中的每一個音都有它自己的生命。特別是當我在彈奏蕭邦的夜曲時,我感到每個活生生的音符都彼此聯繫著,然後它們連接成旋律,最後化為音樂。

~from 白建宇 蕭邦《夜曲》錄音製作特輯 EPK ,白建宇親自講述。

 

 DG 唱片公司為他製作的「回到蕭邦的精髓!」(쇼팽의 본질로 돌아오다! )影片,看了真有 fu 啊~


2019′ 白建宇台北鋼琴獨奏會

⟪蕭邦的無言歌⟫ 海報

2019′ 白建宇 台北鋼琴獨奏會 – ⟪蕭邦的無言歌⟫

 

2019' 台北鋼琴獨奏會 
 ⟪蕭邦的無言歌⟫

日期:2019/04/06 (六)19:30 pm
地點:台北 國家音樂廳
售票連結:https://reurl.cc/34r9O

演出曲目:
蕭邦:升F大調第二號即興曲,作品36
F. Chopin: Impromptu No. 2 in F-sharp Major, Op. 36
蕭邦:升F大調第五號夜曲,作品15之2
F. Chopin: Nocturne No. 5 in F-sharp Major, Op. 15 No. 2
蕭邦:升c小調第七號夜曲,作品27之1
F. Chopin: Nocturne No. 7 in c-sharp minor, Op. 27 No. 1
蕭邦:降A大調波蘭幻想曲,作品61
F. Chopin: Polonaise-fantaisie in A-flat Major, Op. 61
蕭邦:F大調第四號夜曲,作品15之1
F. Chopin: Nocturne No. 4 in F Major, Op 15 No.1
蕭邦:c小調第13號夜曲,作品48之1
F. Chopin: Nocturne No. 13 in c minor, Op. 48 No. 1

------------中場休息------------

蕭邦:F大調華麗的圓舞曲,作品34之3
F. Chopin: Valse brillante in F Major, Op. 34 No. 3
蕭邦:降G大調圓舞曲,作品70之1
F. Chopin: Valse in G-flat Major, Op. 70 No. 1
蕭邦:降E大調華麗的大圓舞曲,作品18
F. Chopin: Grande valse brillante in E-flat Major, Op. 18
蕭邦:降E大調第16號夜曲,作品55之2
F. Chopin: Nocturne No. 16 in E-flat Major, Op. 55 No. 2
蕭邦:降A大調第十號夜曲,作品32之2
F. Chopin: Nocturne No. 10 in A-flat Major, Op. 32 No. 2
蕭邦:g小調第一號敘事曲,作品23
F. Chopin: Ballade No. 1 in g minor, Op. 23

年輕時的回憶

感謝鵬博藝術提供文字

國際知名鋼琴家 -白建宇(Kun Woo Paik )/ 攝影.林仁斌

 

「當我七歲的時候,我們家買了一架鋼琴。我母親開始在家裡教學生鋼琴,而我也開始自己跟著彈,那時只是在模仿她的學生們。我想我父母大概是看到我的進度比起其他學生還快上許多,加上我並沒有上課,所以他們覺得我或許有點天份吧。」

那白建宇得到父母的允許,可以到「音樂咖啡館,在那裡愛樂者可以聆聽黑膠唱片一整天,我還記得在那裡聽了蕭邦的協奏曲、貝多芬的交響曲、布拉姆斯的交響曲。當我白天在咖啡廳聽到了什麼,晚上回家之後就會把它給彈奏出來。對我來說,用鋼琴表達自我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情了。」白建宇特別回憶起他聽到魯賓斯坦、巴克豪斯、布萊勞夫斯基(Alexander Brailowsky)與塞爾金的唱片;

當然,那時候在首爾也有音樂會,「塞爾金、魯賓斯坦、史瓦茲柯芙與塔克(Richard Tucker)來到南韓──史瓦茲柯芙來南韓開獨唱會!──,那真是太棒了,即使當時我們還沒有像樣的音樂廳!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塞爾金在演奏時,音樂廳的燈可能因為電力不穩或什麼因素全都熄滅了,而他竟然在黑暗中繼續演奏!」

「當我20多歲時,南韓政府將我送到紐約。當時我還不覺得我會成為一名鋼琴家,但人們一直和我說,要我一直練下去。羅西娜.列文涅(Rosina Lhevinne)為我在茱莉亞音樂院取得了一個學籍,但我考慮了很久才決定到茱莉亞音樂院。一到那裡,他們就要求我彈《展覽會之畫》、《帕格尼尼狂想曲》,彈拉威爾的協奏曲;我那時候太小了,實在無法了解這些曲子,所以在紐約一開始那段時間,我只想遠離鋼琴。

不過對音樂的喜愛,還是我把拉到了其他領域去-聲樂伴奏、室內樂、歌劇伴奏,甚至芭蕾舞伴奏,所有的東西都好,就是不想要多看貝多芬的奏鳴曲一眼。列文涅夫人那時候經常唸我:『為什麼你不練習呢?』事實上做為最年輕的學生之一,我認為她的鋼琴演奏課是最自然的-注重基本的技巧、基本的曲目。在我的眼中,她就是舒曼、蕭邦、布拉姆斯。」

「身為學生,我想要多聽而且多看任何事物。」白建宇的演出曲目裡,從巴赫到史托克豪森。

他除了在列文涅的課堂之外,也在倫敦拜師伊洛娜.卡波斯(Ilona Kabos),在義大利向圭多.阿戈斯蒂(Guido Agosti)與肯普夫學琴。「阿戈斯蒂對我而言如同啟示,從李斯特到布梭尼的作品都是。至於肯普夫,當然是去和他學習貝多芬作品,他的貝多芬作品詮釋是你所能聽到最高貴的那一種。他很謙遜、優雅,如此地有教養,同時他的思考又如此深邃。阿戈斯蒂則是充滿想像力,而他的想像力是如此具有力量,表現在鋼琴演奏上是如此不同凡響。我想他們兩位都各自對我帶來極大的影響,他們為我開了這道門。」卡波斯則幫助白建宇增加交流與溝通的技巧。

在錄音方面,白建宇對於俄羅斯音樂有特殊的情感  – 史克里亞賓、普羅高菲夫、穆索斯基、拉赫曼尼諾夫。他提到了在 Naxos 灌錄的普羅高菲夫的協奏曲。「我想我是試圖在西方音樂之中找到我的定位吧!俄羅斯的溫度似乎與韓國接近;我們也都不是你想像中的那麼有禮貌且害羞的民族。如果你有看世界盃,他們都是很外向、容易興奮且情緒化的。」

我很享受與這種音樂家交談的過程,「你看看所有這些鋼琴家-潘德瑞夫斯基、霍洛維茲、塞爾金、米開蘭傑里、阿勞-你可以感覺到這些人是住在音樂裡的;而現在你所聽到絕大多數的表演者,則是住在音樂外的。」

 

國際知名鋼琴家 -白建宇(Kun Woo Paik )/ 攝影.林仁斌

 

白建宇的論點下得其實非常貼切:現在的音樂家有太多旅行演出,太少時間用來準備讀譜,「我喜歡把時間空下來與家人一起,花點時間閱讀,花點時間思考。」

對白建宇而言,直接交流是很重要的:「音樂不是純粹智識的,而我們分析得太多了。伯恩斯坦是少數可以解釋音樂,同時帶給人們愉悅的音樂家。我討厭去聊第一主題、第二主題云云,這與音樂關連實在不大。音樂是要與他人內心觸動的,如果它不能先觸動我,那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去做音樂。」

 

國際知名鋼琴家 -白建宇(Kun Woo Paik )/ 攝影.林仁斌

 

在接受《廣州日報》的訪問裡,白建宇也提到自己年情時是如何接近音樂的: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經過多年從唱片、現場演奏會、老師等方面學習後,突然覺得我需要把自己放空,『忘掉』我所有所學而發展我自己的鋼琴演奏語言與意識觀。我必須獨立思考演奏背後的邏輯與道理,更重要的是,我必須傾聽我的心,我能夠為音樂帶來什麼?而什麼又是『我的音樂』?於是,我決定退出舞台數年而住到法國鄉間,我把自己鎖在屋子裡,讓我必須直接且誠實地面對音樂。

那是我人生中非常特別的一段時光,我整個人都沉浸在樂譜裡,把自己奉獻給音樂。在法國的那幾年真是我人生的轉折點。當然了,我現在在法國生活很多年了,法國的文化和法國人的思想似乎也融入我生活中了。除了法國音樂,我對法國的其他藝術,像繪畫、攝影、文學等都非常感興趣,我也很喜歡法語。這些都對我演奏法國音樂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白建宇的現場 蕭邦前奏曲 Live’
Frédéric Chopin:Preluder op.28 no. 4  in e-Minor

 

筆者幫白建宇拍攝過兩次彩排紀錄,這是他演奏時的手。

國際知名鋼琴家 -白建宇(Kun Woo Paik )的手 / 攝影.林仁斌

 

音樂攝影的緣份

白建宇非常喜歡我幫他拍的照片,除了後來指定成為他與 國家交響樂團 (NSO)的音樂會海報之外,見面還會主動說說話聊聊天,開心之餘真的覺得是音樂攝影所帶來的緣份啊~也要謝謝鵬博的安排,台灣才有機會多次欣賞大師的現場音樂會  

筆者於 2017年 5月 3日,國家音樂廳彩排時段與白建宇大師合照

 

延伸閱讀: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