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世界知名管弦樂團介紹 -維也納愛樂(Wiener Philharmoniker
All about
 Wiener Philharmoniker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維也納愛樂樂團(德語:Wiener Philharmoniker),簡稱維也納愛樂,是位於奧地利維也納管弦樂團,成立於1842年。

維也納愛樂樂團歷史與歐洲古典音樂的發展歷史、傳統幾乎是一致同步且密切相關。 在這海頓、莫札特、貝多芬與舒伯特都曾生活於此的音樂之都裡,維也納由於擁有眾多才華橫溢的作曲家和演奏家,一直被公認為古典音樂歷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華格納 (Richard Wagner) 形容該樂團是世界上最傑出的樂團之一。 布魯克納稱其為「最優秀的音樂協會」; 布拉姆斯將自己視為「維也納之友」和「仰慕者」; 馬勒與樂團合作時稱之為「音樂藝術的至高結合」…等等珍貴歷史,是樂團獨一無二之處。

 

 

巧妙的共生關係: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與維也納愛樂樂團

維也納愛樂的成員來自於維也納國家歌劇院(Wiener Staatsoper)[1],音樂會演出時改稱為維也納愛樂,屬於私人組織。

根據維也納愛樂章程,只有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管弦樂團的成員才能成為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成員。

因此,在加入維也納愛樂之前,必須首先成功成為國家歌劇院管弦樂團團員,通過三年試用期留任之後,始具備資格申請成為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成員。樂團音樂家們透過歌劇演出享受的獨立性。因此這樣的共生關係極為特別:沒有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就沒有我們所熟知的維也納愛樂樂團;在維也納,眾所周知,這樣的共生對兩個機構都有利,並且極大地豐富了這座城市的音樂生活。

 

1864年維也納愛樂紀念團照

直到 1842 年3月28日第一場維也納愛樂音樂會之前,維也納市尚未有職業管弦樂團存在,儘管這是海頓、莫札特與貝多芬都待過的城市。因此,終於在1842年,維也納愛樂成立了~終於有專門演奏交響音樂的職業合奏團隊。

Erste Orchester-Photographie der Wiener Philharmoniker mit ihrem Dirigenten Otto Dessoff. Photographie. 1864.

 

草創歷史

追溯樂團的草創初期,奧托·尼可萊(Otto Nicolai, 1810-1849) 於1841年被任命為克恩頓劇院(Kärntertortheater)的指揮。在當時維也納音樂界有影響力的人物的鼓舞下,他於1842年3月28日在 Großer Redoutensaal 舉辦了一場以皇家霍夫歌劇院( imperial “Hof-Operntheater”. )管弦樂團成員為主體之盛大音樂會。這個最初的演出就是現在「愛樂學院」(Philharmonic Academy)的樂團起源;直到今日,「愛樂理念」(Philharmonic Idea)仍是樂團中心理念,因此這也被視為維也納愛樂的演出起源。(根據官網資料)

 

首任指揮:奧托·尼可萊(Otto Nicolai, 1810-1849)

 

樂團早期節目單

 

藝術與管理

自1842年奧托·尼可萊指揮了樂團第一場音樂會並成立愛樂協會以來,維也納愛樂就以其獨特魅力吸引著世界的作曲家指揮家和聽眾。一方面,這得益於樂團代代相傳的優秀藝術底蘊,另一方面,樂團獨特的組織機構和歷史也是成功的因素:為了在這座音樂之都保證莫札特貝多芬的作品能被最優秀的詮釋出來,1842年歌劇院成員決定,除了在歌劇院的演出之外,還要組織「維也納愛樂」音樂會,並自理其藝術和經營職責。要實現這一切,只可能有一種組織形式:民主

 

民主自治

樂團在藝術上、組織上和財務上都是自主的,所有決定都是在全體成員大會的民主基礎上達成決議。而樂團營運管理由民主選舉產生的行政委員會負責。這種自治與民主在一個半世紀以來經歷各種討論,但未曾動搖。協會的最高權力機構是全體股東大會。每樂季除了舉行一次例行的全體股東大會外,還會有5到6次全體特別會議。理論上在這個委員會上,成員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作出任何決議,但實際上有些許修改,就是一個12人管理委員會負責處理大部分事務。這一直進行到下一次選舉。這就要看該委員會是否願意繼續騰出時間處理事務和是否繼續得到其他成員的信任。除了修改章程需要獲得4/5多數方能通過外,其他在委員會上的投票都是遵循簡單的少數服從多數原則,而其實行則是12人委員會的責任。1997年後,樂團開始有女性樂團團員。

 

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的共生關係

漢斯·卡納匹茲布希形容樂團是「無與倫比」的,這句話可謂一石二鳥,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樂團和維也納愛樂協會的關係確實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按當時維也納愛樂協會的入會準則,進入這個私人性質的協會之前,必須通過一次試奏,先進入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樂團才能進行後續的申請程序。隨著越來越多的樂手成功跨過這道門檻,規則被修改成:必須在申請會員資格前在樂團服務三年。

在國家歌劇院的工作使得樂團的財政得以穩定。因為樂團的私人性質很難確保自身收入,而其獨立性也難保。反過來,有穩定工作的樂團成員又會保證了歌劇院的演出質量,在音樂會上的經驗與練就的技巧反過來又會用到歌劇演奏方面。沒有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就沒有今天的維也納愛樂管弦樂團。在維也納,有一個共識,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維也納愛樂的共生關係是雙贏的,為這音樂之都帶來極大的藝術享受。

 

獨特的客席指揮制度

維也納愛樂無常任首席指揮制度。

1847年,奧托·尼古拉 (Otto Nicolai) 被任命為宮廷和大教堂合唱團指揮和皇家歌劇院指揮而離開維也納時,這個剛成立不久的樂團,因為失去了藝術領袖與最有魄力的行政領導者,導致幾乎十二年的停滯。幸好在1860年有了全新的局面:1月15日,在當時的歌劇院總監卡爾·埃克特(Carl Eckert, 1820-1879)的指揮下,樂團於克恩頓劇院(Theater am Kärntnertor)成功舉行四場音樂會:從那時起,「維也納愛樂」終於復活,至今不間斷地持續規劃演出。

克恩頓劇院(Theater am Kärntnertor

 

但唯一的重大變化,就是樂團從此不再設常任指揮,而是樂季中由樂團選擇多位不同的客席指揮合作的全球職業樂團裡的獨特系統。(或許…是歷史創傷XD)

 

 

持續成長期

在1860年起擔任維也納宮廷歌劇院的職位奧托.德索夫(Otto Dessoff, 1835-1892)傑出的指揮的領導,樂團曲目不斷擴大,樂團章程與重要組織原則(音樂演出資料檔案、樂團議事規則)也被引入。 1870/71 樂季開始時,樂團也開始移入維也納音樂協會大樓全新落成的「金色大廳」(Musikverein)演出,其優異的聲學效果,逐漸讓樂團有了自己的聲音與風格。

 

維也納愛樂的總部此時期開始設於維也納金色大廳Musikverein

指揮家布魯諾·華爾特曾說:「一百年過去了,當時建團的樂手都已離去。現在的團員已是全新的一批音樂家。但維也納愛樂仍是維也納愛樂。全因這份傳統一代一代保留了下來。」

維也納金色大廳

 

有趣花絮

在德索夫與維也納愛樂樂團合作期間,每個星期天的音樂會結束後,他都會邀請布拉姆斯到家中共進晚餐~因為德索夫的妻子—弗雷德里克夫人,是一位好廚師~難怪布拉姆斯提到維也納愛樂時,都是滿口好話😆。

其實德索夫也是當代優秀的作曲家,因此喜歡與布拉姆斯多多親近是很自然的事情(德索夫位於照片右下)

Johannes Brahms und seinen Zeitgenossen Friedrich Gernsheim, Heinrich von Herzogenberg und Felix Otto Dessoff

 

樂團進入黃金時期

在維也納愛樂樂團的早期歷史上,沒有其他指揮家像漢斯·里希特(Hans Richter, 1843 – 1916)這樣與維也納愛樂維持如此長久的合作關係。里希特除了是華格納《指環》四部曲在拜魯特首演的傳奇指揮家,其指揮風格更是廣受各界擁戴。
指揮家像漢斯·里希特(Hans Richter, 1843 – 1916

 

維也納愛樂與漢斯·里希特的時代,被稱為「黃金時代」:里希特與維也納愛樂多年間至少合作了243場音樂會,他們之間的擁有極其強大而深厚藝術深度:在里希特 (Hans Richter) 的指揮領導下,樂團正式建立了無與倫比傳統的世界級管弦樂團的地位。
樂團除了曾與華格納、威爾第、布魯克納、布拉姆斯、李斯特等偉大音樂家一起合作,「維也納愛樂+漢斯·里希特」也分為於1877年與1883年指揮布拉姆斯第二號與第三號交響曲之世界首演;1881年指揮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世界首演與布魯克納的第四和第八交響曲首演等等,皆為樂團活躍之「黃金時代」代表作。
漢斯·里希特與維也納愛樂合作至1897-1911年前往倫敦交響樂團擔任指揮為止。

照片為漢斯·里希特與維也納愛樂於1885年留下之珍貴合照

漢斯·里希特與維也納愛樂於1885年留下之珍貴合照

 

邁入二十世紀

維也納愛樂於 1900 年在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的指揮下,於巴黎萬國博覽會上首次至國外演出。(好想知道當年的德布西有沒有聽過這個黃金組合啊~扭)樂團更於1908年被奧地利政府正式承認協會組織,但直到1922年才開始規劃定期巡演。

馬勒之後的下一任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總監:費利克斯·馮·溫加特納(Felix von Weingartner, 1863-1942)則帶領樂團遠至南美洲巡演。

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還有維也納愛樂與理查.史特勞斯的密切合作,更加具有歷史意義,並且代表了樂團豐富歷史中的亮點之一。

1923年維也納愛樂與理查.史特勞斯的合照(於里約 Rio, 1923)

 

1906年至1944年間,維也納愛樂在理查·史特勞斯 (1864-1949) 的指揮下,一共有85場音樂會和無數歌劇表演。這樣密切的關係絕對是樂團歷史上的一大亮點,史特勞斯在1942年維也納愛樂樂團100週年慶典音樂會上這樣描述樂團:「讚美愛樂樂團的最佳言詞,就像小提琴出現維也納一般,是如此自然的事情。 […] 今天我想表達兩個想法:「只有指揮過維也納愛樂的人才能充分欣賞它,但這仍然是我們的秘密!」「 你們應能明白我的意思—因為我就在這裡,就在音樂會舞台上!」(“Praising the Philharmonic is like taking violins to Vienna. […] I would like to pay tribute today with two thoughts: ‘Only one who has conducted the Vienna Philharmonic can appreciate it fully, but that remains our secret!’ You understand what I mean – here, as on the concert stage!”)

理查·史特勞斯指揮維也納愛樂(1937)

 

樂團與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 1867-1957)更於1930年至1937年間維持緊密合作關係,

托斯卡尼尼指揮維也納愛樂(1930)

 

下為1937年托斯卡尼尼指揮維也納愛樂之現場錄音:

 

樂團與福特萬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 1886-1954年)的藝術合作也非常長久:儘管並非正式音樂總監與樂團之關係,但福特萬格勒實際上是1933年至1945年間維也納愛樂的主要指揮,以及戰後從1947年到1954年再次合作。

福特萬格勒指揮維也納愛樂(1935)

 

特萬格勒於1954年薩爾茲堡音樂節指揮維也納愛樂錄影畫面

Furtwängler conducting Mozart’s Don Giovanni Overture Salzburg 1954

 

特萬格勒指揮維也納愛樂錄音-華格納《女武神的飛行》

 

社會主義時期

1938年,政治以最殘酷的方式侵占了維也納愛樂。國家社會主義者讓納粹主義者擔任主席,逕行解雇了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所有猶太籍藝術家,並進一步欲解散維也納愛樂。此時因為福特萬格勒和其他有力人士之介入干預,才使樂團免於解散的命運。並且拯救了多位「半猶太籍」與「猶太姻親」等樂團相關人士免於被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管弦樂團解僱。

然而,在這段二戰風雨欲來的時期,樂團十餘位猶太籍團員被驅逐開除,至少五名團員於集中營中喪生,另外兩名團員被驅逐和迫害而在維也納死亡。

 

十餘位猶太籍團員被驅逐開除名單:

 

五名團員於集中營中喪生:

 

兩名團員被驅逐和迫害而在維也納死亡

 

福特萬格勒一肩承擔起樂團保護音樂家的責任,雖然在戰爭結束時仍須面臨被軍事法庭審判,但最終許多音樂家出面作證他於戰爭期間的許多義行,最終獲判無罪。

二戰社會主義期間的福特萬格勒與維也納愛樂(The Vienna Philharmonic under National Socialism (1938 – 1945))

 

1942年的維也納愛樂

1942年的維也納愛樂

 

二十世紀的維也納愛樂

二戰後,樂團延續了1933年開始的政策,與每一位著名指揮家客席合作。

在1945年後樂團的歷史上,特別重要的是與兩位名譽指揮卡爾·貝姆和赫伯特·馮·卡拉揚,以及名譽成員伯恩斯坦的藝術合作。

維也納愛樂與時俱進,在當代維持一貫豐富的音樂會、電影配樂、唱片錄音、世界巡演以及在重要國際音樂節上的定期演出,不局限於傳統,更強化現代多媒體音樂方向,同時仍維持一貫獨特的音色與表現力個性。名聞遐邇的一年一度的新年音樂會,每年夏天在薩爾茲堡音樂節的演出,都是樂團的年度重要事項。

 

下方照片左起:卡拉揚、Dimitri Mitropoulos(紐約愛樂音樂總監)與伯恩斯坦

照片左起:卡拉揚、Dimitri Mitropoulos(紐約愛樂音樂總監)與伯恩斯坦

 

卡拉揚與維也納愛樂

卡拉揚與維也納愛樂

 

柴可夫斯基《悲愴》交響曲 | 卡拉揚指揮維也納愛樂

 

德弗札克《新世界》交響曲 | 卡拉揚指揮維也納愛樂

 

1987年卡拉揚最後一次指揮維也納愛樂新年音樂會,也是經典名演:

 

 

伯恩斯坦與維也納愛樂

伯恩斯坦與維也納愛樂(1978年)Leonard Bernstein / Vienna Philharmonic 1978

 

莫札特第25號交響曲 | 伯恩斯坦指揮維也納愛樂

 

貝多芬《皇帝》鋼琴協奏曲(齊瑪曼) | 伯恩斯坦指揮維也納愛樂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 | 伯恩斯坦指揮維也納愛樂

 

世界的維也納愛樂

在維也納至世界各地的音樂會上,維也納愛樂樂團不僅僅代表著奧地利的頂級文化藝術水準。愛樂音樂家們在他們的演出中,表達了和平、人性和共榮的理想,這些人類至高理想與音樂藝術緊密地交織在一起。

 

名家如雲

指揮過維也納愛樂的名家有:漢斯·馮·彪羅漢斯·里希特馬勒布拉姆斯尼基什魏恩加特納瓦爾特福特萬格勒奧托·克倫佩勒理查·史特勞斯卡納匹茲布希肯普卡拉揚卡爾·貝姆蕭提伯恩斯坦卡洛斯·克萊伯普列文馬澤爾梅塔阿巴多喬治·塞爾馬里斯·楊頌斯里卡多·慕提拉圖基士揚·蒂勒曼等等。同時,維也納愛樂參與很多演出錄音活動。樂團錄下的名唱多不勝數,有:蕭提尼伯龍根的指環卡拉揚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布魯諾.華爾特馬勒第九交響曲大地之歌等等。

 

2005年樂團在薩爾斯堡音樂節上,卡爾羅·尼齊的指揮下,配合安娜·涅翠貝可演出了威爾第茶花女。演出引起轟動。

2006年1月1日,在楊頌斯的指揮下,樂團為世人奉獻了一場精彩的新年音樂會,同時也標誌著2006年莫扎特年的開始。出席嘉賓有德國女總理梅克爾

維也納愛樂樂團曾在1973年和1996年由兩度來華演出。前者由阿巴多帶領。

 

維也納愛樂與蒂勒曼經常合作

Vienna Philharmonic and Christian Thielemann

 

2020年新年音樂會精華

 

2021年新年音樂會(因疫情音樂廳空無一人)

2021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由指揮家慕提六度指揮。慕提也在指揮維也納愛樂150周年紀念音樂會之後,獲得樂團贈予象徵情誼的金戒指,意義非凡。也是唯一六度指揮維也納愛樂新年音樂會者。

●史上首度現場無觀眾的新年音樂會。
●慕提六度指揮,名列廿一世紀第一人。
●九十餘國同步轉播,超過五千萬名樂迷同賀。

1:54 Franz von Suppè – Fatinitza-Marsch
5:28 Johann Strauß II. – Schallwellen. Walzer, op. 148
17:38 Johann Strauß II. – Niko-Polka, op. 228
21:09 Josef Strauß – Ohne Sorgen. Polka schnell, op. 271
23:12 Carl Zeller – Grubenlichter, Walzer
31:15 Carl Millöcker – In Saus und Braus. Galopp
35:12 — Intermission —
1:03:10 Franz von Suppè – Ouvertüre zu “Dichter und Bauer”
1:14:46 Karl Komzák – Bad’ner Mad’ln. Walzer, op. 257
1:24:22 Josef Strauß – Margherita-Polka, op. 244
1:28:19 Johann Strauß I. – Venetianer-Galopp, op. 74
1:30:36 Johann Strauß II. – Frühlingsstimmen. Walzer, op. 410
1:39:06 Johann Strauß II. – Im Krapfenwaldl. Polka française, op. 336
1:43:52 Johann Strauß II. – Neue Melodien-Quadrille. op. 254
1:48:19 Johann Strauß II. – Kaiser-Walzer, op. 437
2:01:57 Johann Strauß II. – Stürmisch in Lieb’ und Tanz. Polka schnell, op. 393
2:06:30 Johann Strauß II. – Furioso-Polka, op. 260
2:13:00 Johann Strauß II. – 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 Walzer (On the Beautiful Blue Danube), op. 314
2:24:20 Johann Strauß I. – Radetzky-Marsch op. 228

 

慕提指揮維也納愛樂

慕提指揮維也納愛樂150周年紀念音樂會

 

 

影音欣賞

杜達美指揮維也納愛樂於義大利斯卡拉歌劇院(2019)

 

2020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輕騎兵序曲》

 

今日,全世界的觀眾、合作的獨奏家與指揮們,皆認為維也愛樂團獨特傑出的「維也納之聲」,在眾多樂團中獨樹一幟。

 

 

延伸閱讀

【BON音樂】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 Karl-Heinz Schütz 專訪

【BON音樂】特約專訪 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 – 奧爾 Interview of Walter Auer

【BON音樂】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 – 奧爾(Walter Auer)2019年訪台演出與教學行程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