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 Karl-Heinz Schütz 專訪
Interview of Karl-Heinz Schütz Solo Flute of Wiener Philharmoniker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 Karl-Heinz Schütz 與蹦藝術執行長林仁斌
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 Karl-Heinz Schütz 與蹦藝術執行長林仁斌

 

寫在訪問前

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 Karl-Heinz Schütz是近年在國際間受到高度重視的長笛演奏家,他的身型高大,氣息綿長,音色高雅亮麗,兼具德奧與法國學派的圓融演奏,讓所有聽過他演奏的人都難忘他優雅的詮釋與高超的演奏技巧。筆者與他共同都曾是班諾德老師(Philippe Bernold)的學生,聊起天來可以說更加清楚他在音色上所下的苦工與成就,這些也都在訪談中一一呈現。

下面這張照片是他於2017年8月日本長笛年會精彩的獨奏會,謝幕接受觀眾鼓掌時與伴奏長崎麻里香相視微笑時,筆者所拍攝的照片(林仁斌攝影©)

2017年8月Karl-Heinz Schütz於日本長笛年會精彩的獨奏會謝幕照(©林仁斌攝影)
2017年8月Karl-Heinz Schütz於日本長笛年會精彩的獨奏會謝幕照(林仁斌攝影©)

 

卡爾.海因茨.舒茲|長笛(簡介取自NTSO網站)

卡爾.海因茨.舒茲是現任維也納愛樂的獨奏長笛家。除了維也納愛樂之外,他也在維也納國立歌劇院、斯圖加特愛樂(曾任)、維也納交響樂團(2005年到2011年),擔任相同職位。他出生於奧地利因斯布魯克,成長於提洛州的蘭德克,他在奧地利福拉爾貝格州立音樂院受教育,師從依娃.阿姆斯勒,之後前往瑞士受教於奧雷勒.尼可萊,最後考取法國國立里昂高等音樂院,師事菲利浦.班諾德。

卡爾.海因茨.舒茲於1998年贏得卡爾尼爾森國際音樂大賽首獎,1999年又在波蘭克拉科夫國際長笛大賽奪冠。他以獨奏家身份在歐洲與日本各地演出重要的長笛協奏曲,他合作的樂團包括維也納愛樂、維也納交響樂團、NHK東京交響樂團與札幌交響樂團等。指揮家丹尼爾.巴倫波因、法比奧.雷西、雅科夫.克賴芝伯、狄米特里‧齊塔顏柯、以及貝特杭.德.比利等人都曾邀請他擔任音樂會的獨奏家。卡爾.海因茨.舒茲熱愛室內樂,他參與眾多樂團的演出,範圍涵蓋巴洛克到現代音樂樂團。長笛家沃爾夫岡.舒爾茨2013年去世之後,卡爾.海因茨.舒茲便接替他在維也納-柏林木管五重奏與維也納圓環樂團的位置。他也受邀至各大音樂節演出,包括奧地利的薩爾斯堡、布雷根茲、格拉茲,法國蒙佩利爾、德國萊茵高、札幌與布拉格等等。

卡爾.海因茨.舒茲除了擔任維也納愛樂長笛首席之外,也是國立維也納音樂暨表演藝術大學的長笛教授,也在數間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一職。他在歐洲各地舉辦大師班,也為唱片公司錄製音樂,特別是為東京卡梅拉塔錄製了莫札特、浦羅柯菲夫與布拉姆斯的作品。在指揮家內維爾.馬里納爵士的帶領下,他與聖馬丁學院樂團為山度士唱片發行了一張專輯,名稱為「20世紀大協奏曲」。他也擔任奧地利蘭德克視野音樂節的藝術總監。

 

除了傳統長笛曲目之外,他也非常熱衷嘗試各式改編曲目,且非常忠於原味並炫技十足。例如以下這首孟德爾頌長笛協奏曲(原小提琴協奏曲):

 

他的原創改編作品中,筆者最愛的就是這套普羅高菲夫芭蕾舞劇《羅密歐與茱麗葉》音樂幻想曲:


訪談內容

終於有機會在台灣訪問Karl-Heinz,以下就是筆者整理過後的精彩訪談內容:

林仁斌(以下簡稱林):非常喜愛您的演奏。但我第一次現場自聽到你的獨奏是在2017年你在日本川崎長笛年會中的演出,有獨奏會與協奏曲,真的非常非常精彩。

Karl-Heinz:有的,我有印象當時在年會時遇見了一群台灣來的長笛合奏團朋友們。

林:是的~我就是他們的樂團指揮。從時候起便非常期待能有機會與你訪談,多聊聊你對於長笛的各種想法~

Karl-Heinz:對啊~今天我們終於見面了(笑)

林:我知道之前幾次都是國立台灣交響樂團邀請您演奏協奏曲,這次非常開心新象也邀請您在台北,與室內樂夥伴們一起演奏這場《維也納・柏林愛樂木管重奏團》音樂會

Karl-Heinz:對啊!我超開心能夠再次來到台灣,而且又是另一種不同的組合。

下方照片是2019年9月26日 國家音樂廳 -《維也納・柏林愛樂木管重奏團》音樂會謝幕(©林仁斌攝影)

20190926-維也納・柏林愛樂木管重奏團 音樂會謝幕(林仁斌攝影)

Karl-Heinz:我2021還會再來台灣喔~(預告:是下一屆2021年的《台灣長笛藝術節》喔~)

林:今天的訪問,我們就多聊一下有關於你,讓台灣的愛樂朋友們更加認識你,我想首先就先從木管五重奏的演奏感想開始吧~

Karl-Heinz:演奏《維也納・柏林愛樂木管重奏團》是種無上的喜悅。來自不同樂團的好手們,我們熱愛室內樂,也欣賞彼此的演奏。在演奏過程中更是張力十足(是好的Tension),我非常享受這麽棒的音樂與我們的音樂會。

林:你們在練習的過程中,都是如和進行溝通的呢?

Karl-Heinz:我們的溝通,演奏比說話還要多!(哈哈大笑)面對新曲目時,有想法的人會先表述,大家就進行必要的討論,然後我們最愛演奏,一邊演奏一邊相互感受與溝通,找出各自的想法。音樂是流動的藝術,我們覺得不太需要「一直說話」來取代音樂,雖然說話經常是必要的,但我認為音樂本身就是演奏,這是最真實的。

林:嗯嗯~確實。你目前擁有非常忙碌的音樂家生活,如何平衡生活比例呢?

Karl-Heinz:幾年前我開始意識到我幾乎每「1.67」天就站在舞台上演出(笑),但我沒仔細去計算音樂會的比例,當然有許多管弦樂團、室內樂與獨奏,我樂在其中。

林:幾年前我跟班諾德老師聊到,這些年來你教過這麼多學生,最喜愛的是哪一位?他馬上告訴我「Karl-Heinz Schütz!」

Karl-Heinz:真的嗎!?好開心他提到我~

林:真的~因為你很高大,他還模仿你第一次找他時,低頭看著他自我介紹的模樣…

Karl-Heinz:哈哈!真的太好笑了,我自己也印象深刻。

林: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關注你的各項演出,就讓我們接著聊下去吧~你是如何開始你的長笛學習呢?

Karl-Heinz:我在奧地利鄉下奧地利蘭德克出生成長(位於因斯布魯克區),這邊以滑雪度假著名,同時著名的還有我們的「銅管樂團」!小時候我父親樂團因為樂團缺長笛,於是就要我拿起樂器一起進樂團(編按:當地的「銅管樂團」接近我們說的管樂團,團內編制有長笛、單簧管等木管樂器)

林:那時是幾歲?

Karl-Heinz:大概11歲。

林:這對許多管樂學習者很有激勵作用,因為大家常常擔心太晚開始學音樂。

Karl-Heinz:我覺得管樂學習不需要太早,畢竟身體需要發育完全,才會有充足的氣流可以演奏。像我女兒現在8歲也在吹奏長笛,她的氣息的確有點還不夠。

林:你有幾個小孩?

Karl-Heinz:3個。(14歲、11歲與8歲)

林:跟奧爾(Walter Auer)一樣耶~他也是三個小孩。

Karl-Heinz:對啊~有默契。(笑)

林:接下來呢?你的學習歷程是:

Karl-Heinz:我在求學階段非常幸運~每位老師有著非常宏觀的視野,我的音樂學習非常快樂。(筆者補充於下:各位可以看出他的學習一步步從德奧進入瑞士,再到法國,讓他的演奏更加全面,兼具德奧深度與法國華麗)

奧地利 Eva Amsler
瑞士 Aurèle Nicolet
法國 Philippe Bernold

林:你的學習背景,讓你的演奏更加與眾不同。

Karl-Heinz:的確,歐洲的地理位置讓我們從語言到音樂都不同。奧地利的地理位置讓我們更加有義大利、德國、匈牙利、瑞士與法國的影響。當我一路從奧地利到瑞士,再到法國學習時,班諾德的教法與演奏方法,讓我在音色上有更多的亮麗特質,他的教法讓我音色更加去蕪存菁,最終完成我的學習歷程。

林:我真的有這樣的感受。你的音色表現非常法式(亮麗有彈性與豐富變化),音樂句法很德奧,音樂深度很瑞士,哈哈~

Karl-Heinz:哈哈~我從小習慣維也納風味的音樂,但的確在法國的訓練,讓我音色被「Polish」(拋光),而尼可萊在音樂深度上給我的養分,讓我更加完整,我覺得你說得好貼切~(一下子被引為知己了… 顆顆XD)

 

林:現在我們繼續聊長笛話題吧~可否跟我們簡單分享你是如何進行日常練笛方式的?

Karl-Heinz:我建議我們應該分成兩部分來討論個話題(嚴肅)。因為如果我說出來我如何練習,其實對學生們並不好…

林:怎麼說呢?(一起嚴肅)

Karl-Heinz:因為我不練基本練習!(突然哈哈大笑~~~)

林:嚇到吃手手…

Karl-Heinz:我個人幾乎沒練基本練習。因為音樂會的量,已經讓我擁有充分的練習與演奏時間。我也舉一個例子來佐證,例如你讀Michel Debost的書,裡面有關 Warming up的部分,你會讀到「今日的練習就是明日的暖身」。他好有智慧。

這是我回答的第一部份,有關我自己。

但如果是給學生們的建議,如果現在是給有程度的學子們建議,那麼他們的確需要長期而且有效率的練習方法,而這解釋起來其實非常複雜,不能只是拿起長笛吹吹就認為這是好的暖身方式。

每一種技巧都有對應的練習方式,例如「De la Sonorité」裡面的下行漸強練習非常有效,班諾德的「Vocalise」母音音程練習(邊說邊唱),是讓我們練習平均順暢的氣流音程轉換;因此對我來說,鍛鍊技巧都要找到對應的練習方式。

然而,以我的角度而言,最棒的練習推薦,是找到你最愛的一段旋律,或是利用你最喜愛最了解的樂曲來暖身練習練技巧。(也可以拿來練視奏)所以我也很推薦 Marcel Moyse所寫的《Tone development through interpretations》一書

筆者補充:
Marcel Moyse《Tone development through interpretation》封面

 

這本《Tone development through interpretations》樂譜我非常推薦,主因就是我們對其中許多旋律「不熟悉」(笑)

因此為了了解這些旋律,你必須思考,必須了解,必須深入,找到其間因音程、樂句與音色的表現方式,這就是一個最好的訓練。

當然我也非常推薦一定要練習「氣流」(Air Stream)「吹氣」(Air blowing)的練習,因為「氣」才是吹奏管樂器的根本。Paul Taffanel & Philippe Gaubert 所合著的《17首每日長笛日課大練習》(Grands Exercises Journaliers de Mécanisme)更是一定要練的基礎。

林:我超喜歡你所改編的普羅高菲夫芭蕾舞劇《羅密歐與茱麗葉》音樂幻想曲,樂曲好長,但引用與發展精彩無比。我想說:「欣賞這樣的改編真的是很美好的享受~」(Karl-Heinz親自演奏的樂曲,筆者以置於上方,歡迎大家點閱欣賞)

Karl-Heinz:謝謝你~(開心笑)我知道還有一些改編版本,甚至普羅高菲夫自己也有選粹的改編版。不過我的版本除了音樂之外也更著重《羅密歐與茱麗葉》這個知名故事的發展,在幻想曲中讓音樂流動來解釋劇情,總共編了整整21分鐘…(笑,真的有夠長)

林:這就是我坐在觀眾席欣賞時會這麼讚嘆的原因:因為我彷彿欣賞了整齣芭蕾舞劇《羅密歐與茱麗葉》的菁華~而且全部是長笛與鋼琴演奏(私心喜愛不已)

Karl-Heinz:Yes!!! 我所想的正如你所說(又再次被引為知己了…XD)

林:你會想要出版這首幻想曲嗎?

Karl-Heinz:未來一定會的,只要等待相關版權問題能夠解決,我自己也超期待這首樂曲的出版。

林:除了音樂之外,最愛的活動是什麼呢?

Karl-Heinz:我喜歡游泳,喜歡長泳。喜歡登山健行,讓自己重新充電放鬆的行程。

林:聊聊你所使用的長笛好嗎?這把是24K金製,聲音好棒,跟我們分享一下你的樂器?

Karl-Heinz:原本我所使用的Brannen 14K金笛,在一次我到羅馬演出時,被偷了…

林:OMG!!!(當場聽到又嚇到吃手手了)

Karl-Heinz:這是令人難過的一件事…。憑藉那把樂器,陪伴我走過音樂生涯前半段的輝煌(大賽首獎、考取樂團),但我再也沒機會見到她…。

後來樂器被偷之後我先使用身邊的備用長笛,雖然不足但也能先繼續演奏下去。於是我心中開始想著必須再找一把新樂器來使用。

這時候巴黎的樂器公司知道我樂器被偷,打了電話給我,告訴我有一把樂器剛到,一定非常適合我,要我抽空過去試試看。

 

正在拍照的筆者與Karl-Heinz:

 

Karl-Heinz:不誇張~我兩天後就訂了機票飛去巴黎試樂器,才吹了三個音,我就知道這把樂器適合我!於是我就決定要買下這把樂器了~

找到了這把樂器,我心滿意足,使用到現在~這…就是我的真愛❤️

 

林:三個音!!!如果這不是真愛,那什麼才是真愛啊~~(超後悔當時忘記問他「是哪三個音?」)

不過我想這三個音,應該是「I love you」吧~(快樂腦補中 XD)

 

補充:寫在刊出後

文章出刊之後,筆者實在心癢難熬,剛好 Karl-Heinz 也分享了這篇文章,於是就再次提問,問他當初試長笛,愛上這把樂器的三個音,到底是哪三個音?(打破沙鍋問到底 XD)

有圖有真相:(社群真方便,訪完還可以求證)

Voilà~~~就是這段音樂了💖

布魯克納第七號交響曲,長笛首句美妙的中高音弱奏


 

林:今天好開心能夠訪問你,聊這麼多五四三(誤),我們來拍幾張照片邀請大家來聽音樂會好了~

Karl-Heinz:好呀~

因為設定連拍,後來不知不覺照片就變成這樣了…(大誤)

 

 

 

 

 

 

 

 

 

與 Karl-Heinz 充滿笑聲的快樂專訪,希望早日再次見到他~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