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來自俄羅斯 ~ 超技長笛獨奏家 – Irina Stachinskaya 專訪
BONART Interview of Irina Stachinskaya 2019′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美麗的超技長笛獨奏家 – Irina Stachinskaya

 

認識 Irina,其實是從網路開始的…

都是因為這段變態的影片的關係…(帕格尼尼隨想曲第5號,長笛獨奏版),請聽她炫技又快速的雙吐。雖然才短短一分鐘,但是紥實無比的基本功夫,準確的音色與音準控制,已經表露無遺。

影片欣賞:
PAGANINI- CAPRICE NO.5 PLAYED ON THE FLUTE | Irina Stachinskaya

 

2019年農曆年後 Irina 在其代言的 Powell長笛公司安排下,來到台灣舉辦長笛大師班,筆者終於在台灣見到 Irina本人並與她訪談,可以說是讓人意外又驚喜。

訪問時在 Irina 同意之下,我們從她的小時候學習歷程開始聊起,一聊就聊了一個多小時。

這一個多小時裡我們盡情談天說地,從小時候學習歷程到她近年的規劃,筆者盡量完整記錄,也希望讓台灣更多的樂迷們能夠認識這位實力一流的超技音樂家。

首先是在寒暄聊天的過程中,我們聊到她後來到法國就讀巴黎師範音樂院,沒想到居然跟筆者同一個長笛老師: Jean Ferrandis!!!

難怪我之前看到她的影片演奏,就有種說不出的親和力,當時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後來才懂得真正的原因,就是詮釋與音樂風格。

沒見面之前只在網路資料上搜尋,知道 Irina 在俄羅斯是小神童出身,從小就資賦優異, 15歲就考取職業交響樂團(莫斯科交響樂團),兩年之後又再考取莫斯科愛樂長笛首席(17歲~俄羅斯最棒的職業交響樂團之首席!!),所以見面前完全沒想到我們居然會在法國是同一位長笛老師~也因為如此,後來我們在聊天溝通音樂想法時,也就更加自然並且擁有更多話題了~

筆者與 Irina訪談互動(攝影/ 吳景騰)

 

我們的訪談就在開心的心情裡,慢慢地展開:(這張照片也許是我正在稱讚她的炫技演奏,她表情有點靦腆)

筆者與 Irina訪談互動(攝影/ 吳景騰)

 

林仁斌:(以下簡稱「林」):Dear Irina,我從妳的演奏中可以感受到妳迷人的音色,以及音樂裡寬廣的胸襟與喜愛音樂的靈魂,妳自己的看法如何呢?

Irina:真的很感謝今天能有這樣的機會接受你的訪問。我們就從小時候的教育開始聊起吧~

我從小在俄羅斯接受音樂教育,我的老師是 Vladimir Kudrya。我很開心你注意到我演奏時的心與音樂靈魂,我認為這就更應該從我所受到的音樂教育開始聊起。

林:當然,這樣太好了。

Irina 美麗的演奏神情(攝影/ 林仁斌)

 

Irina:我的雙親都是音樂家,爸爸是樂團指揮 Vladimir Stachinskiya ,媽媽是鋼琴家 Irina K. Stachinskaya。我覺得我的音樂教育似乎從「胎教」開始,媽媽懷我的時候就一邊演奏一邊與樂團協奏,彈琴等等(摸肚子),所以我認為我的音樂學習應該是從那時候就開始了~(笑)我們小的時候有音樂資賦優異的甄選,那時候觀察鼓掌打節奏以及對於音樂的許多本能反應,老師們會挑出對於音樂反應較為靈敏的學生,我就是被選中的學生(驕傲了一下),就讀於 格涅辛音樂學院(Gnessin Russian Academy of Music)。(編按:俄羅斯專門培育天才兒童的音樂學校,非常非常有名。)

筆者與 Irina訪談互動(攝影/ 吳景騰)

 

那時我最早的樂器是鋼琴。(然後我不太喜歡練習…哈哈)早年的音樂教育總是讓人覺得比較缺少變化,所以有時我常覺得無聊,畢竟小孩子總是愛玩。

後來我們逐漸到了進階的年紀,必須選擇另一項樂器。這時候我遇見了另一位著名的雙簧管老師 Ivan Pushechnikov,他是蘇維埃政府裡第一位決策將直笛演奏放入幼童教育的重要音樂家。我跟著他學習了三年直笛演奏,然後贏得了一大堆獎項(笑)。

Irina Stachinskaya 小時候的 Recorder 表演
J. STRAUSS “VOICES OF SPRING”
指揮就是她父親 Vladimir Stachinskiya喔~

 

接下來到下一階段,我必須從長笛與雙簧管之間選擇一項樂器來繼續我的學習,我選擇了長笛~現在想起來這似乎是命中註定的緣份。然後我就開始與 Vladimir Kudrya 老師上長笛課。我們在課堂上有相當多對於音色的討論,如何把樂器當成自己的聲音,而不是一項樂器。以及許多對於聲音的形成與實驗等等…

筆者與 Irina訪談互動(攝影/ 吳景騰)

 

林:哇~那個時候大概是幾歲?

Irina:我想是 10歲左右。

林:我認為在台灣好像不可能跟這麼小的孩子討論這些耶…

Irina:畢竟我念的學校是格涅辛音樂學院,算是音樂天才專門學校,不是音樂預備班,所有人的程度都非常好。而且入學門檻非常高,非常少數名額能夠被錄取,所以我們能夠在如此小的年紀,就被這樣訓練。(又再一次粉驕傲~)

林:完全了解。

Irina 試完樂器,描述聲音的生動動作(攝影/ 林仁斌)

 

Irina:接下來我就一邊唸音樂院學習,一邊往職業之路邁進。 15歲我還在學校時,就考取莫斯科交響樂團長笛手,兩年之後(17歲)又再考取莫斯科愛樂長笛首席。

林:哇!這真的非常非常厲害。

Irina 美麗的演奏神情(攝影/ 林仁斌)

 

Irina:當然這一切幸運並不是就這麼自然而然發生的~我在莫斯科交響樂團時,其實就不斷累積經驗,能有機會能演奏 ⟪火鳥⟫、⟪彼得洛希卡⟫、⟪達夫尼與克羅埃⟫ 這樣的高難度管弦樂曲目獨奏,藉由至些職業實際經驗不斷的鍛鍊,才讓我有機會更上一層樓。後來經過非常困難的 Audition,我終於通過試驗而進入了莫斯科愛樂,成為長笛首席。

 

接下來的 10年莫斯科愛樂歲月,對我來說是美好的一段時光,好像音樂大冒險,我經歷了並永遠懷念這段時光。因為我們永遠在音樂與聲音中學習:每次有新的指揮與獨奏家,我們總是從他們身上學習,不斷保持進步,這是很棒的事情。像後來我也開始接觸到德國長笛學派,像是 Andreas Blau 他的大師班,都給了我許多演奏上的新啟發。

Irina 美麗的演奏神情(攝影/ 林仁斌)

 

在我考上莫斯科愛樂後(16-17歲),我也認識了詹姆斯.高威(James Galway)。

他是位真正的藝術家,永遠不會把學生當成學習拷貝他的工具,重視學生的特質並給我們高度的啟發,我覺得這是非常棒的學習。

 

認識 詹姆斯.高威之後,他開啟了我更多的視野。因為我從他身上所學到的,非常非常豐富。我從 16歲起就認識他,從第一次去參加他在瑞士韋吉斯(Weggis)的夏令營,獲得他親自頒發的 “Rising star” 獎項以來,我經常受邀再回去音樂營與他共事,這一切都很棒。

還有我現在能夠很驕傲地告訴你說:「我跟他是好朋友」,這些都給我很大的能量。

編按:(按下方↓藍字可進入網頁)

 

Irina 美麗的演奏神情(攝影/ 林仁斌)

 

該怎麼說呢?長笛音色這樣一個小小的「震動」(Vibration),我不是說「Vibrato」喔~

這樣特別的「Vibration」,在我們長笛泛音裡面製造呈現出的這細小震動,傳遞出的不僅僅只是美好的音色,還可以感動更多人的內心,連接更多的人與人之間的美好,實在很感動…。

筆者與 Irina訪談互動(攝影/ 吳景騰)

 

林:那在高威這段故事之後呢?

Irina:2011年我在法國尼斯參加第二屆  Maxence Laurrieu 國際長笛大賽,贏得第三獎。(2nd Maxence Laurrieu Flute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in Nice),開啟了我與 Powell 合作的契機。我覺得在我手中這把全 14K的黃金長笛中,我可以做出所有我想做的音色變化,這讓我更開心。因此自 2014年起我正式加入 Powell大家族,成為正式的國際代言長笛演奏家。

筆者與 Irina訪談互動(攝影/ 吳景騰)

 

 

我在各地音樂營與活動認識了好多長笛演奏家 Davide Formisano, Emmanuel Pahud、Jean Ferrandis, Claude Lefebre 等等,有的成為合作夥伴與同事,後來我則決定要接觸更多的法國學派,便與 Jean Ferrandis 在巴黎學習,攻讀演奏家文憑。

我覺得最開心的是,當時已經 26歲,再次正式學習的我,居然再次發現有可以進步的空間,Jean讓我相信所有演奏的一切,其實都在大腦裡發生,所以我們的身體要能夠讓這些樂音產生…。當然還是要有許多的技巧做成支撐:例如我們練習許多呼吸技巧,來讓身體後背也能感受到呼吸等等,但我很開心我們共同做到了這一切。( Irina 於 2017年順利取得法國巴黎師範音樂院演奏家文憑)

 

2016年,Irina 與 著名鋼琴家 Phillip Moll 合作灌錄了她的第一張演奏專輯  ⟪俄羅斯之夢⟫(Russian Dreams),專輯裡收錄以俄羅斯作曲家為主的長笛作品,是她藝術生涯裡重要的錄音創作。

Irina 與 著名鋼琴家 Phillip Moll 合作灌錄了她的第一張演奏專輯  ⟪俄羅斯之夢⟫(Russian Dreams)

 

讓我們接著欣賞 Irina 精湛而深情的演奏:

 

林:妳在如此年輕時就如此成功,至今仍然不斷在開創新的道路,如果妳有機會向年輕一代說些話,妳會想說些什麼呢?

Irina:多聽音樂,多聽不同的音樂類型。然後好好教育自己,從心靈開始。

去博物館多看,讓自己看得更多。這會讓我們開啟心靈裡的另一道門,並且對於風格詮釋有很大的幫助。因為我們的心裡對已經熟悉的一切會容易習以為常,所以多看新的事物能夠幫助我們觀察事物的另一面…

林:這樣說真棒。

Irina:對~先觀察,然後把這一切逐漸轉換為自己的感受。如果你對自己有足夠的信心,就能把這一切變為自己的動力,然後就可以勇敢的表達自己,做出全新不同的詮釋,這樣就不會「故步自封」,總是走不出自己的框架。

但是這樣(做自己)很危險的一點就是,必須要具備「好的品味」(Good Taste),這就是我們需要接受教育的主要原因。

好的品味」就是「好的教育」。

所以如果你具備了「好的品味」訓練背景,有了足夠的各項知識,你反而能夠更自由。

這聽起來似乎完全相反,又要有「好的品味」,但是又要有「好的教育」與充足的知識,才能更有彈性地演奏,但…演奏就是這麼一回事。

Irina:我會想特別一提的音樂家還有帕胡德(Emmanuel Pahud)。

我相信他所創造的一切。我很榮幸在許多音樂節裡與他相遇並且有機會聊到許多音樂,並且聽他的現場演出。

林:帕胡德棒極了, He is just amazing…

Irina:他有最清澈的音色,許多的音樂表現會讓我非常嚮往,我會感覺到這也是我最想達到的目標。不是指 Copy他,而是想像他那樣可以自由地創造出美妙的音樂。

 

註:蹦藝術曾經寫過幾篇帕胡德訪問,請點閱↓欣賞:

延伸閱讀:

 

林:妳現在正式走向獨奏家之路,也愈來越常出現在各大長笛節與音樂節,妳感覺如何呢?喜歡旅行嗎?

Irina:Yes!!! 我超愛旅行。現在如果要我待在莫斯科超過兩週,我可能就會悶得發慌(哈哈~)我現在也有越來越多的機會在許多音樂節裡表演,還有許多音樂營與大師班,我非常期待在這些活動裡也見到台灣來的同學或音樂家。(筆者統一整理 Irina 今年未來的活動於網頁最下方)

Irina 美麗的演奏神情(攝影/ 林仁斌)

 

Irina 美麗的演奏神情(攝影/ 林仁斌)

 

Irina 美麗的演奏神情(攝影/ 林仁斌)

 

訪談進入尾聲,筆者開心地與 Irina 合照,希望未來能夠趕快再見面~

筆者與 Irina訪談開心後合照(攝影/ 吳景騰)

 

今天的訪談非常感謝 NSO 宮崎千佳老師與日本樂器公司聯繫,筆者才能進行專訪,首先要致謝。另外就是博斯樂器台北店出借場地讓我們進行訪談,也要感謝負責人 Daniel(吳景騰先生),我們才有這麼棒的場地可以輕鬆訪談(還有咖啡可以享用~) 所以最後一定要大家都拿長笛,來個大合照一下~ 

筆者、Irina、宮崎千佳與 Daniel一起合照

 

筆者、Irina、宮崎千佳與 Daniel一起合照

 

採訪完畢,與Irina、宮崎千佳老師一同用餐,很開心被美女長笛家宮崎千佳老師自拍

 

再次欣賞 Irina 精湛炫技的演奏:


補充資料

Irina 暑假的音樂節與夏令營活動

1.KUHMO CHAMBER MUSIC 室內樂音樂節

點選藍色字體進入活動網頁:

 

2. 今年暑假 8月10日 – 21日,於 Crimea之音樂夏令營

音樂營聯絡方式:Irinastach@gmail.com

 

 

前幾天 Irina 私訊又傳來她的Paganini Caaprice No.5 演奏…
一樣…超變態的啦~

И такое бывает: Каприс Паганини на флейте. Играет Irina Stachinskaya

Галерея Нико 發佈於 2018年11月30日 星期五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