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帕胡德談拉威爾《達夫尼與克羅伊》第2號管弦組曲 長笛獨奏詮釋

The Flute solo Interpretations of  “Daphnis et Chloé” by Emmanuel Pahud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法國畫家 Louis Hersent (1777-1860)所繪之"Daphnis et Chloé",布面油畫,收藏於 Musée du Louvre, Paris - Oil on canvas, 140 x 175 cm
法國畫家 Louis Hersent (1777-1860)所繪之”Daphnis et Chloé”,布面油畫,收藏於 Musée du Louvre, Paris – Oil on canvas, 140 x 175 cm

《達夫尼與克羅伊》Daphnis et Chloé)第2號管弦組曲 – 音樂史上最美的日出

莫里斯·拉威爾(Maurice Ravel, 1875-1937)—擁有瑞士和西班牙巴斯克(Basque)血統的法國作曲家,音樂史上公認的管弦樂配器大師、色彩大師。

拉威爾唯一的一部的芭蕾舞劇音樂《達夫尼與克羅伊》(Daphnis et Chloé),應當時風靡歐洲的俄羅斯芭蕾舞團團長迪亞吉列夫之邀,費時3年完成於1912年。

當時由俄羅斯赴法國發展的史特拉汶斯基,已創作出「火鳥」與「彼得洛希卡」兩部現代芭蕾舞劇音樂,廣受好評而被視為20世紀明日之星;在如此具有高度期待之下,只可惜拉威爾《達夫尼與克羅伊》首演時其實並沒有獲得全面的好評,後來拉威爾堅信其音樂的美妙,便將全劇音樂改以兩套交響組曲的形式,果然歷史證明拉威爾傑出的管弦樂法與音樂構思,此兩套組曲從而聞名於世。

而《達夫尼與克羅伊》第1號與第2號管弦組曲,其中又以第2號最為知名。

第2號管弦組曲開章的〈日出〉(Lever du jour, 原芭蕾舞劇第三景),生動地描寫神話世界中雨滴露珠,鳥語花香的神妙世界:在拉威爾精妙絕倫的管弦樂法中,全體管弦樂樂器彷彿被施了魔法一般,木管、銅管與全體弦樂、鋼片琴與打擊組交織出的迷幻與絢麗色彩,如沒有親自聽過,絕對無法置信音樂能將人帶入時空變化的神話場景~令聽者目眩神迷!

此曲亦被公認為20世紀最重要的管弦樂作品之一。

拉威爾《達夫尼與克羅伊》第2組曲,全曲包含三段音樂:

1.「日出」(Lever du jour)
2.「無言劇」(Pantomime – Les amours de Pan et Syrinx)
3.「全體之舞」(Danse générale – Bacchanale)


柏林愛樂長笛首席帕胡德(Emmanuel Pahud)
柏林愛樂長笛首席帕胡德(Emmanuel Pahud)

柏林愛樂長笛首席帕胡德(Emmanuel Pahud)對於管弦樂獨奏詮釋的美感與說服力,相信筆者不用多作介紹了~今天要跟大家分享帕胡德對於第2號管弦組曲裡的「無言劇」(Pantomime – Les amours de Pan et Syrinx)詳細的詮釋介紹。

讓我們先來欣賞帕胡德與柏林愛樂的精彩 Live’ 演奏影片:

 

這是長笛獨奏樂譜,大家可以對照帕胡德與柏林愛樂精彩的演奏:

Ravel – "Daphnis et Chloé" Suite No.2  Flute solo paragraph from "Pantomime"
Ravel – “Daphnis et Chloé” Suite No.2  Flute solo paragraph from “Pantomime”

接下來重頭戲上場~帕胡德的教學與示範影片:

影片中帕胡德先是親切地說明這段音樂的背景:

劇情中由於 Chloé 被海盜擄走,在潘神(Pan)的動員下成功將 Chloé 拯救回鄉。這段「無言劇」(Pantomime – Les amours de Pan et Syrinx)就是 Daphnis 跳舞想喚醒她,兩人並以這段「無言劇」舞蹈來向潘神與希林克斯的愛情傳說致敬。在這段「無言劇」舞蹈結束之後,全劇就會在眾人舞蹈狂歡的「全體之舞 – 飲醉之舞」(Danse générale – Bacchanale)中熱烈結束。

帕胡德先提出這首曲目是長笛管弦樂作品中最重要的獨奏之一,也是拉威爾的最後一首芭蕾作品,並認為這是拉威爾管弦作品中非常值得一吹的重要經典。

讓我們一點一點跟著帕神的說明看下去:

  • 弱起拍64分音符第一句上行旋律。
    Ravel – "Daphnis et Chloé" Suite No.2  Flute solo paragraph from "Pantomime"
    第一句弱起拍獨奏樂句 | Ravel – “Daphnis et Chloé” Suite No.2  Flute solo paragraph from “Pantomime”

    說明:由於之前和弦所呈示,我們可以知道高音E音應該升高沒問題。不過高音D有些指揮會要求「還原D」,有些則要求演奏「#D」。帕神認為:「你應該做好所有的準備!」(指揮怎麼要求就怎麼演奏~)

     

  • 帕神自己的演奏選擇是:「演奏譜上所寫的」→「還原D」。
  • 你知道嗎?  考柏林愛樂當天,連帕神都吹錯音了~他說這是他當天少數犯的錯誤之一…。然後他笑著說:「在這之後所有的演出與錄音,我再也沒有吹錯這個地方!」。所以重點是:「帶著說服力演奏這個地方,別擔心錯音!」「你也不可能因為還原E或#E而考不上樂團,重點是能夠帶著音樂表情地演奏。」「好的指揮能夠分辨你是”不小心吹錯” 還是 “不了解音樂”~」
  • 由於是芭蕾舞音樂,演奏者應該要盡量以芭蕾舞者的舞姿來想像~假裝自己就是芭蕾編舞者。演奏時即使只是長音,也要充滿音色地前進~音符前進的漸強漸弱,可以像是地球自轉時的明暗面一樣,充滿對比(吼~帕神你有點扯太遠喔~XD)
  • 尊重樂譜上面所設計的節奏。一起看一下這個長笛獨奏段落,樂團的基本節奏:
    樂團節奏 | Ravel – "Daphnis et Chloé" Suite No.2  Flute solo paragraph from "Pantomime" 
    樂團的基本節奏 | Ravel – “Daphnis et Chloé” Suite No.2  Flute solo paragraph from “Pantomime”

     

  • 在每個小節第二拍,是作曲家經常改變和聲之處,需要非常小心地演奏不同和聲的色彩明暗來演奏長音。
  • 注意和聲的變化,拉威爾經常在和聲變化時改變節奏。
  • 影片點按→( 4’19″)起,帕胡德以演奏解釋編號178 之前 7小節的和聲變化(請點按前方影片時間軸
  • 影片點按→( 5’09″)現在進行到編號178 前3小節,我們進入樂團最特別的和聲段落。

    5'19" 處,帕胡德鮮明的表情說明了這段音樂,演奏者需要以非常明確的音色,像雷射光一樣的變化來處理
    5’19” 處,帕胡德鮮明的表情說明了這段音樂,演奏者需要以非常明確的音色,像雷射光一樣的變化來處理

     

  • 帕胡德說:「仔細看清楚 Ravel的音樂術語 “retenu légèrement”」 (輕輕地漸慢下來),這段的用意就是因為「和聲」的變化所致。而「retenu」(漸漸地),更是代表演奏者應該有充分的時間與空間去營造音樂和弦的音色表情。

    retenu légèrement
    retenu légèrement

     

  •  即使是最輕的音樂表情,也要試著去填滿整個音樂廳!
  •  影片點按→( 5’59″)編號178 前3小節,我們一路進行到,樂曲來到最美的和聲(力度ppp),請點時間軸聆聽帕胡德示範之音樂。
    帕胡德詮釋編號178 第1小節的神情
    帕胡德詮釋編號178 第1小節的神情

     

  • 178 第1小節的極弱三個ppp,要以超越你能想像之最遠的想像力來演奏。
  • 演奏此樂段是這麼的美好,也是長笛在管弦樂團獨奏裡最具挑戰性的段落~務必讓你的想像力在既有的節奏與和聲上,盡情地馳騁 。

    帕胡德:節奏是有限的,但想像力是無限的
    帕胡德:節奏是有限的,但想像力是無限的

     

  • 關於節奏:帕胡德說他反而希望指揮在這個段落裡「保持速度與節奏」,不要為了他而漸快外或漸慢。這樣他才能夠在穩定的節奏裡「衝浪」(Surf),因為有了基本的步調,他才能夠在這樣的步調裡找到「自由」。有時候他需要「合作 Work with」,有時則需要「對抗 Work against」(神奇吧~真的是超棒的觀念,果然是帕神啊!)
  • 如果樂團試著為長笛獨奏者「伴奏太多」,那麼許多音樂裡靈巧的感受,許多的 Arabesque音型反而會顯得太「數學化」「公式化」「邏輯化」,音樂就不對了~也許舞者反而會跳舞跳得太方方正正,很彆扭。
  • 這段音樂應該要非常「有彈性」(Flexible)、「有表情」( Expressive)、「靈活的」(souple,法文),也是拉威爾所使用的音樂術語。

( 8’00″) 開始,帕胡德整段演奏了這段音樂,大家可以點選影片再次欣賞完整音樂:

最後補充帕胡德說的幾件事情:

  • 他在影片中都偷吹第一部+第二部長笛,然後很自得其樂~
  • 他與許多指揮都合作過這段音樂,他說「基本上指揮們都很開放,皆讓長笛獨奏者自由決定速度。
  • 最危險之處是「越吹越慢」。尤其是切分音連接之後,最容易「越等越慢」。
  • 要精確地控制「旋律的彈性速度」。就像是舞者在空中的彈性速度(Air jumping)與動作暫停(Suspend)一樣。
  • 每個正拍要盡量「輕」,別添加太多重音。多一點漂浮感(Floating)
  • 要想像我們正在演奏舞蹈音樂,真的有舞者在跳舞。
  • 在既定的音樂速度步調(Pace)中,盡可能地自由演奏。
  • 節奏的絕對正確性與流暢度。(32分音符、64分音符、16分音符與三連音節奏)
  • 感受音樂的漂浮時,也需要對時間感展現絕對的控制性。
  • 獨奏中段時的大小調轉換時機,務必小心。
  • 高音「#D-#E」的顫音指法,帕胡德使用左手「3+4+5」指法。(請看下圖)
    高音「#D-#E」的顫音指法,帕胡德使用左手「3+4+5」指法。
    高音「#D-#E」的顫音指法,帕胡德使用左手「3+4+5」指法。

    他說這個指法,三個手指「同方向移動」,是最合乎邏輯的指法,也最簡單。

  • 為了讓高音「#D-#E」的顫音指法的音程更準確,他還會將右手中指故意往旁邊開一點點來微微打開左方 trill Key:「這樣音程會更準,不然高音有點低」。
    為了讓高音「#D-#E」的顫音指法的音程更準確,他還會將右手中指故意往旁邊開一點點,微微打開左方 trill Key「這樣音程會更準,不然高音有點低」。
    為了讓高音「#D-#E」的顫音指法的音程更準確,他還會將右手中指故意往旁邊開一點點,微微打開左方 trill Key「這樣音程會更準,不然高音有點低」。

     

  • 不過如果你的手很小,不一定要這樣嘗試。(反而容易造成手指漏氣)
  • 當你演奏顫音時,永遠要思考「顫音時演奏兩個音,而不是只有一個!」總是思考「樂譜上的另一個音」,才不會顧此失彼:音階準了,音樂也會更加華麗,更有生命力喔~
全部介紹完畢,帕胡德說,想要演奏一下嗎?
全曲解說介紹完畢。帕胡德說:現在您想要來演奏一下了嗎?

實在太精彩了!Bravo!!!

帕神我愛你~~~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
 
  BONART_Webm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