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夜鶯基金會演講 – 莫札特在巴黎 – 與柴科夫斯基的百年對望
Lecture of Mozart and Tchaikovsky

– 資訊整理共享於網路,一起欣賞音樂與藝術之美 –
蹦藝術 | BONART


莫札特在巴黎

與柴科夫斯基的百年對望

 

夜鶯講堂「莫札特在巴黎」演講將由蹦藝術執行長林仁斌,為您解說莫札特自童年時期起的音樂之旅,結合了兩大名曲歌劇《唐喬望尼》序曲(1787年,布拉格)、長笛與豎笛協奏曲 K.299(1778年,巴黎),再與百年後柴科夫斯基紀念歌劇《唐喬望尼》百週年所創作之第四號組曲-⟨莫札特風格⟩(1887,莫斯科),串連成跨越時代與文化之音樂講座饗宴,不容錯過。

 

 

主講人 林仁斌簡介

從兒童時期開始,莫札特在父親的安排之下,開啟了他成為歐洲最知名音樂神童旅程,光輝燦爛的人生似乎即將就此順利開展;然而,莫札特成年後卻持續載浮載沉於不穩定的工作狀態。

在父親里奧波德強力建議之下,莫札特與母親於1778年一同再次回到巴黎~試圖在這曾於1763至1766年全家留下美好回憶之法國音樂城市,謀求下一份長期工作職位。

但諷刺的是,1778年4月莫札特完成最美的長笛與豎琴協奏曲後,母親生病了,且病情日益加劇; 7月3日,在這個對待他與母親冷酷的城市裡,莫札特只迎來了一生與之相依的母親死亡與永遠的分離:「音樂越是幸福,悲傷卻更加沈重…」

在莫札特創作歌劇《唐喬望尼》百週年的1887年,已成為獨立作曲家且名聲卓著之柴科夫斯基,完成了第四號管弦樂組曲⟨莫札特風格⟩(Mozartiana)向百年前的莫札特致敬。作曲家所選之四段主題皆選自莫札特鋼琴作品主題:吉格舞曲(K.574)、小步舞曲(K.355)、聖體頌(K.618)以及變奏曲(K.455),進而轉化而成全新管弦樂組曲,結構小巧玲瓏,且充滿親切並帶有變奏的特質,由親自指揮柴科夫斯基首演。(林仁斌)

【相關音樂會資訊】

NSO《迴響.莫札特》


時間:2021-11-05 星期五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演出曲目:
莫札特《唐‧喬望尼》序曲
莫札特 長笛與豎琴協奏曲
柴科夫斯基 第四號組曲《莫札特風格曲》 

演出者:
指揮/ 張尹芳
長笛/ 安德石
豎琴/ 解瑄 

演出售票資訊

為配合防疫,請參加學員全程配戴口罩,感謝配合。

莫札特的音樂之旅

 

1761年9月,莫札特在薩爾茲堡大學(Salzburg University)舉行了他人生裡的第一次的公開音樂會。1762年1月,才剛滿6歲的莫札特,就由父親帶著他,全家到慕尼黑旅行並停留三週,在選帝侯馬克⻄米利安‧ 約瑟夫(Maxi mi l i an Joseph)御前獻奏,獲得了貴族們一致好評。1762年9月,啟程轉往維也納,繼續這段宮廷與貴族階層音樂演奏之旅,姐弟兩人傑出的演奏與即興能力,深獲好評。

1763年初,莫札特一家返回薩爾斯堡。由於這一連串演出帶來豐收的結果:「音樂神童莫札特」已在超級經紀人,也就是父親里奧帕德.莫札特的運籌帷幄之下,深入人心且口耳相傳。

1763年6月,里奧帕德.莫札特接到法國巴黎凡爾賽宮之邀約,積極地規劃再次歐洲巡演旅程:從薩爾斯堡出發,途經德國各重要城市慕尼黑、曼海姆、 奧格斯堡、法蘭克福等等,9月份他們自萊茵蘭區科布林茲(Koblenz),經過波昂、科隆,再到達亞琛。10月路經比利時布魯賽爾與荷蘭之後,於11月18日抵達法國巴黎,並停留大約6個月,受到國王熱烈歡與招待~這就是莫札特的第一趟法國巴黎之旅。

莫札特一家於在法國巴黎停留的6個月期間中,接受了皇室凡爾賽宮的招待,並於國王路易十五(Louis XV, 1710 -1774)御前演奏,更有機會接觸許多皇室成員、當代知名音樂家等等~此時的莫札特(6歲)也開始正式創作,在巴黎出版了《第 一號C大調小提琴奏鳴曲》(Violin Sonata No. 1 in C for Keyboard and Violin)。

 

莫札特:《第 一號C大調小提琴奏鳴曲》K.6

 

接下來,1764年4月,莫札特一家在接受建議之後,決定離開巴黎前往倫敦,前往英國探索這個所有人口中18世紀最進步、最富饒的新興音樂之都。

 

Mozart on Tour – Ep. 1 – Mozart in London

 

跨海之旅非常辛苦,帶這是莫札特首度越洋出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抵達倫敦之後,莫札特獲得英國皇帝喬治三世(George III)召見並御前演奏,深獲讚賞。也因此結識了年長莫札特21歲的宮廷音樂家克利斯強.巴赫(Johann Christian Bach, 1735-1782),即是「音樂之父」巴赫之子。

莫札特的音樂天份深深被同為音樂家的克利斯強.巴赫賞識,兩人一見如故,彼此欣賞對方的音樂,克利斯強.巴赫並教導莫札特如何譜寫管弦樂,以及認識義大利的歌劇風格,為年幼的莫札特開啟了另一扇音樂大門~果然,就在8歲時,莫札特的第一號交響曲便於倫敦誕生(Symphony No.1, E-flat major )。

 

莫札特:第一號交響曲 K.16

 

由此可再次印證,父親雷奧帕德帶著莫札特周遊列國,使得他快速吸收各國表演方式,印證管弦樂法與實踐,並且讓莫札特的音樂風格如海綿般不斷茁壯、成長;他的音樂始終不被單一國家的音樂語法束縛,處處充滿著對於音樂的原創性、旋律的美感以及和聲中的前衛。

結束在倫敦停留的15個月之後,一家人終於在1766年回到了家鄉薩爾茲堡,也結束了這趟長達三年的音樂之旅。

 

補充資料

莫札特作品列表


(基本資料整理於網路與維基百科,並附上超連結方便檢索)

11歲至12歲的莫札特,便以創作了他的第一部宗教歌唱劇《第一誡的義務》(Die Schuldigkeit Des ersten und fürnehmsten Gebottes,K.35),以及1767年,11歲的莫札特便寫出第一部歌劇《阿波羅與希亞欽杜斯》(Apollo et Hyacinthus,K.38),可謂天份傲人。

里奧波德為了使兒子能夠與近鄰的音樂先進區義大利(當時仍為分裂的封侯國)有所接觸,特地申請留職停薪的假期,在1769年12月陪著莫札特前往義大利研習。這趟旅程中,里奧波德也熱衷於展示莫札特的演奏才能與其作曲天賦。而後莫札特在教宗國波隆納認識了馬蒂尼,並向他學習對位法。因為傑出的音樂表現,莫札特破例成為波隆納愛樂學院的會員,該組織大致上只接受20歲以上的成人加入。教宗克勉十四世甚至冊封他為金馬刺騎士(Cavaliere del lo speron d’oro)。

1770年,莫札特在米蘭寫下歌劇《本都王米特拉達梯》,演出得到成功,使莫札特陸續接到更多歌劇委託。後來他與父親二度返回米蘭,為了籌劃《阿斯卡尼俄斯在阿爾巴》(1771年)和《盧基烏斯·蘇拉》(1772年)的創作及演出。里奧波德希望這些音樂成果能為自己的兒子謀得合適的職位。據說布賴斯高公爵斐迪南也曾考慮聘用莫札特,但由於其母親瑪麗亞·特蕾莎女皇不同意而作罷。

在義大利這樣一個歌聲的園地裡,無論是莊歌劇(Oper a Seria)、喜歌劇(Opera Buffa)、羅馬的複音音樂和器樂曲,莫札特自然地受到義大利歌劇的強烈影響。雖然16歲之後莫札特再也沒有踏上義大利的土地, 但是他驚人的記憶力早在14歲那年默寫出⻄斯汀教堂的九聲部合唱曲時就得到了證明,也因此他的一些作品融入了義大利的歌唱風格。

音樂欣賞

嬉遊曲,D大調(K.136)- 16歲

 

悲傷的巴黎求職路

當莫札特遊遍了歐洲所有的大城市之後,他希望能找到一份固定的職業。但1773年他去維也納與慕尼黑都未能如願,除了在維也納時接觸到海頓的音樂令他受益良多之外,在工作上一無所獲,只好回到薩爾茲堡待了兩年半之久。在這期間他一共完成了約80首作品。在薩爾茲堡他的情況愈來愈糟,與新任大主教-柯羅雷多(Hieronymus von Colloredo, 1732~1812)的關係愈來愈壞,終於在一次口角後他辭去了工作,在父親的要求之下,1777年莫札特由母親陪同,經由慕尼黑前往法國,希望在巴黎能再次尋回小時候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榮景。

在抵達巴黎之前於曼漢停留期間,莫札特愛上了歌手愛洛西亞.韋伯(Aloysia Weber, c. 1760 -1839),抵達巴黎之後,王室貴族雖然十分欣賞他的才華,但此時已距即將發生的「法國大革命」僅12年,莫札特再次來到巴黎,顯得如此與大環境格格不入,求職仍然遭受拒絕。

從巴黎寄給莫札特的信件中,其中一封提議了在凡爾賽宮擔任管風琴師的職位,但莫札特對這個想法不感興趣。在超過半年的失業下,莫札特開始負債,並變賣了一些貴重物品。

莫札特的母親,則在旅途勞累與水土不服之下,身體日益衰弱,終於在1778年7月3日驟然去世於巴黎。

在巴黎的時日,莫札特除了《長笛與豎琴協奏曲》之外,也寫下了《第八號鋼琴奏鳴曲》與著名的《第三十一號交響曲》(巴黎),後者於當年6月首演。1778年9月,莫札特離開巴黎,前往史特拉斯堡,而後他又逗留於曼海姆及慕尼黑,仍希冀能取得薩爾斯堡以外的新工作,但此時他的經濟狀況依舊不理想,加上莫札特在曼漢愛上之女歌手-愛洛⻄亞移情別戀,這一切均對他產生極大的打擊,飽嚐異鄉冷暖之後,他落寞地再次返回家鄉。

 

長笛與豎琴協奏曲

但諷刺的是,1778年4月莫札特完成最美的長笛與豎琴協奏曲後,母親生病了,且病情日益加劇; 7月3日,在這個對待他與母親冷酷的城市裡,莫札特只迎來了一生與之相依的母親死亡與永遠的分離:「音樂越是幸福,悲傷卻更加沈重…

 

總譜版本欣賞

I. 快板 Allegro 00:10

II. 小行板 Andantino 11:00

III. 輪旋曲 Rondo : Allegro 20:14

 

柏林愛樂雙塔

帕胡德+蘭格拉美


歌劇《唐喬凡尼》

九年後,莫札特歌劇《唐喬凡尼》(Don Giovanni)在布拉格首演,更獲得空前成功

(基本資料整理於網路與維基百科,並附上超連結方便檢索)

創作歷程和首演

自1787年6月劇本完成後,莫札特便開始譜曲,直至同年10月28日完成。而在莫札特作曲的同時便開始彩排,作詞和作曲同時在場,以便即場作出修改,但首演也因此延遲。一般相信,莫札特最後才完成序曲的創作,傳抄人員在首演前一刻才完成抄寫,譜上墨水才剛剛乾,就拿去給樂團,即席視讀演奏。

整套歌劇,以全名「Il Dissoluto Punito ossia il Don Giovanni Dramma giocoso in due atti」於1787年10月29日在布拉格首演,一如既往,反應狂熱。《布拉格邸報》(Prager Oberamtszeitung)報導中指出:「音樂行家和演奏家都說,布拉格從未聽過這樣的(音樂)」,還指出「這套歌劇……表演難度極高。」維也納《省內新聞報》(Provincialnachrichten)指出:「莫札特先生親自指揮,並獲得來自各個階層的愉悅歡迎。」

莫札特的歌劇創作

(基本資料整理於網路與維基百科,並附上超連結方便檢索)

莫札特歌劇作品
Wolfgang-amadeus-mozart 1.jpg

第一誡的義務(1767年)
阿波羅與雅辛托斯(1767年)
巴斯蒂安與巴斯蒂妮(1768年)
善意的謊言(1768年)
本都王米特拉達梯(1770年)
阿斯卡尼俄斯在阿爾巴(1771年)
西庇阿之夢(1772年)
盧基烏斯·蘇拉(1772年)
假扮園丁的姑娘(1774年)
牧羊王(1775年)
埃及王塔莫斯(1779年)
賽蒂(1780年)
依多美尼歐(1781年)
後宮誘逃(1782年)
開羅之鵝(1784年)
失望的新郎(1784年)
劇院經理(1786年)
費加洛的婚禮(1786年)
唐·喬望尼(1787年)
女人皆如此(1790年)
魔笛(1791年)
狄托的仁慈(1791年)

 

“天下最完美的事,莫過於一位熟悉舞台、兼具音效概念的優秀作曲家,能知遇真正的火鳳凰~一位才華出眾的詩人。” – 莫札特

 

莫札特在 1781 年10月13日給父親的信中,曾經表達一個心中的願望:天下最完美的事,莫過於一位熟悉舞台、兼具音效概念的優秀作曲家,能知遇真正的火鳳凰~一位才華出眾的詩人。

羅倫佐.達彭特

詩人羅倫佐.達彭特(Lorenzo da Ponte, 1749-1838)

 

沒想到真的在五年後,他遇見詩人達彭特(Lorenzo da Ponte, 1749-1838),詩與音樂真正達到完美的結合,兩人並留下三部曠世歌劇:

1786年的《費加洛的婚禮》(Le nozze di Figaro) 、1787年的《唐喬凡尼》(Don Giovanni, KV 572)與1790年的《女人皆如此》(Così fan tutte, KV 588)。這三部歌劇,每部都各有千秋,並且都是莫札特歌劇作品中的代表作,也是歌劇領域中成熟的巔峰作品。

 

歌劇資料

(基本資料整理於網路與維基百科,並附上超連結方便檢索)

費加洛的婚禮》(Le nozze di Figaro),作品號K. 492,是莫札特的四幕喜歌劇,完成於1786年,義大利語腳本由洛倫佐·達·彭特根據法國戲劇博馬舍的同名喜劇改編而成。

莫札特歌劇《費加洛的婚禮》演出海報

 

作品背景

法國作家博馬舍的《費加洛的婚禮》是他在1770年代創作「費加洛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於1784年4月27日在巴黎法蘭西劇院首演,其時法國正處於大革命的前夕,這部喜劇對揭露和諷刺封建貴族起了很大的作用。

雖然這部喜劇在整個歐洲都獲得好評,但因為諷刺了貴族,奧地利皇帝約瑟夫二世卻禁止在維也納上演這一劇目。莫札特所邀請的劇本作家達·彭特是當時的宮廷詩人,由於他多次出面爭取,最終皇帝於第二年為了緩和國內的一些衝擊而口頭批准改編版歌劇上演。

莫札特花了兩年時間譜曲,他在創作這部歌劇時保留了原作的基本思想,那愚蠢而又放蕩的貴族老爺與獲得勝利的聰明僕人之間的鮮明對照即為整個劇情發展和聲樂家描寫的基礎。

《費加洛的婚禮》的序曲部分短小精緻,絕對是古典名曲之一。莫札特採用了奏鳴曲式的手法,雖然序曲中的主題並未使用於歌劇中,但喜悅明亮的風格與歌劇保持一致。因為精彩的音樂內容,所以許曲常被管弦樂團單獨選於音樂會中獨立演奏。

《費加洛的婚禮》序曲

 

歌劇《唐喬凡尼》

歌劇的故事情節是好色的唐‧喬凡尼向來以花言巧語與權貴身分來四處勾搭純潔的女性,結果不小心一個失手,殺死了護女心切的老騎士長。然作惡多端的唐‧喬凡尼,沒有任何悔恨與檢討,依舊故我,自由自在的縱情享樂,結果在一次偶然中,在墓地裡竟然遇到了會說話的老騎士長(Elvira)石像,生性鐵齒、根本不信邪的他,此時卻大膽地邀請老騎士長到他家用餐…

到了約定的時刻,化為石像的老騎士長,果真敲門前來赴宴,並且嚴厲要求唐‧喬凡尼應徹底懺悔先前所有的罪過,可眼下毫無悔改之意,認為這充其量只是怪力亂神、屬於「從頭到腳業障重」的他,在老騎士長前一再辯駁!最後,忍無可忍,在熊熊燃起的地獄之火重重包圍之中,唐‧喬望尼被憤怒的老騎士長一把拖入了永無翻身之時的無間地獄...

 

《唐喬凡尼》序曲

序曲全曲採用奏鳴曲式,包含:前奏(Introduction)呈示部(Exposition)、發展部(Development)與再現部(Recapitulation)與尾聲(Coda)段落。

時間軸:

前奏(Introduction)

這段序奏非常精采,取材自歌劇第二幕末尾總督石像出場的音樂,d小調,行板。充滿了陰沉不詳的氣氛,象徵劇中總督遭遇的悲劇性命運,同時也概括了全劇悲劇性的成分。

呈示部(Exposition)

轉入D大調與快板,內容和音樂性格與序奏部形成鮮明對比。

第一主題群旋律輕快而富有活力,也表現了歌劇中的喜劇成分。

第二主題群,五個音為主的重音下行,莊重平穩,帶有宣敘調特點。後半部份活躍的旋律出線在高音區上,輕快活潑,帶有較強的詼諧性。

發展部(Development)

發展部開始,以第二主題群主題的前半部份之五音動機在D大調上再現兩次之後。

接著運用複音音樂(Polyphonie)的作曲手法作出發展,使樂曲充滿了不一樣的生氣。

再之後轉為小調繼續發展第一主題群。

再現部(Recapitulation)

以D大調開朗的音樂,再現出D大調開朗的音樂與主題。

尾聲(Coda)

多次強奏,逐漸形成的熱烈高潮而結束全曲。


柴可夫斯基:《莫札特魂》

延伸閱讀

作曲家介紹

【BON音樂】悲愴俄羅斯作曲家 柴可夫斯基 生平簡介

 

柴可夫斯基一直非常喜愛莫札特的音樂,對這位前輩作曲家敬愛有加,曾在一篇日記中寫道:「莫札特是一個天真可愛的人物,他的音樂充滿難以企及的美。」

而1887年正是莫札特歌劇《唐喬凡尼》創作100週年紀念,因此柴可夫斯基以引用莫札特所創作的音樂,重新改以19世紀管弦樂配器,創作了這套組曲來讚頌與紀念莫札特。

一般來說,這套《第四管弦樂組曲》之副標題,原文”Mozartiana”常被譯為《莫札特魂》或《莫札特風格》,一共分為四樂章,分別為:《吉格舞曲》、《小步舞曲》、《祈禱》、《主題與變奏曲》。

而柴可夫斯基亦曾表示:「莫札特有許多出色的小型樂曲,幾乎沒有受到太大注意,就連大部分音樂家也不清楚。」

因此藉由柴可夫斯基這套改編自莫札特多首樂曲主題之全新管弦組曲,雖然談不上過度精深的全新內容,但從柴可夫斯基的引用選擇用心,以及他的管弦樂法,都讓我們聽見他心中的全新十九世紀莫札特音色,也讓這幾首難得一見的美妙作品,得到重見於樂迷耳中之機會。

 

柴可夫斯基:《莫札特魂》樂譜版本全曲

Tchaikovsky – Suite No. 4, Op. 61 “Mozartiana” (1887)

1. Gigue. Allegro After the Little Gigue for piano, K. 574.

2. Menuet. Moderato (1:40) After the Minuet for piano, K. 355.

3. Preghiera. Andante ma non tanto (6:13) After Franz Liszt’s piano transcription of the Ave verum corpus, K. 618. (In 1862 Liszt wrote a piano transcription combining Gregorio Allegri’s Miserere and Mozart’s Ave verum corpus, published as “À la Chapelle Sixtine” (S.461). Tchaikovsky orchestrated only the part of this work that had been based on Mozart.)

4. Thème et variations. Allegro giusto (11:00) After the piano Variations on a Theme by Gluck, K. 455. (The theme was the aria “Unser dummer Pöbel meint”, from Gluck’s opera La Rencontre imprévue, or Les Pèlerins de la Mecque).

 

第一樂章

莫札特原始音樂

Little Gigue for piano, K. 574.

 

柴可夫斯基

Gigue. Allegro After the Little Gigue for piano, K. 574.

 

第二樂章

莫札特原始音樂

Minuet for piano, K. 355

 

柴可夫斯基

Menuet. Moderato (1:40) After the Minuet for piano, K. 355

 

 

第三樂章

莫札特原始音樂

《聖體頌》Ave verum corpus, K. 618

 

李斯特改編莫札特《聖體頌》Ave verum corpus, K. 618

 

柴可夫斯基

Preghiera. Andante ma non tanto (6:13)

 

 

第四樂章

莫札特原始音樂

Mozart: Ten Variations in G, K.455 on “Unser dummer Pöbel meint” by C.W. Gluck

 

席夫演奏版本

 

柴可夫斯基

 

 

開卷蹦藝術.享受美好閱讀時光

☕️一杯咖啡.一點心意.支持蹦藝術☕️

 

各類合作提案,聯繫方式:

*手機:0917.670.518 
*Line:https://line.me/ti/p/LB1ro0P0AU
*E-mail:jenpin888@gmail.com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