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2019年 長笛家帕胡德 台灣專訪 – Emmanuel Pahud
Emmanuel Pahud 2019′ Interview in Taiwan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一直以來全球長笛家人氣 No.1,不用多說讀者們一定都馬上猜到是 帕胡德Emmanuel Pahud, b. 1970 )。

除了本身是笛癡+是重度樂迷之外,筆者也是台灣寫過最多文章與樂評介紹帕胡德的作者,總最希望能將這音樂家的更多想法帶給大家。

今天這篇文章要寫的重點,是2019年11月27日帕胡德再次旋風來台舉辦國家音樂廳音樂會,音樂會後宵夜時段筆者與他在餐廳裡簡短訪談的內容,以及這些內容所代表的意義,歡迎大家收看~

 

2019年11月27日 帕胡德X雷薩吉 音樂會電子海報(新象環境藝術主辦)

 

關於帕胡德的生平與演奏生涯簡介,大家可以閱讀這篇文章:

 

下方這張於音樂廳後台暖身的側拍照片,樂器箱上鐫刻著柏林愛樂團徽與名稱,是筆者一直非常喜歡的一張照片:

 

全年幾乎無休的帕胡德,總是在各國間來去行色匆匆,但留給觀眾們的,卻往往是一輩子難忘的美妙回憶。

這次終於在音樂會後再次與帕帥坐下來稍微聊幾個話題,在他滿檔的行程裡,這段能近距離的訪談,真可說是極其珍貴的美好時光,在此更要再次感謝主辦單位新象環境藝術之安排。

 

首先澄清誤會

許多人聽到主辦單位於11月23日 facebook粉絲頁宣布帕胡德2021年要暫停獨奏音樂會,紛紛以為這是否為「最後一場獨奏會」時,都嚇了一跳,以為笛神是否要封笛!?

其實不然。

當晚帕胡德說到減少獨奏音樂會的規劃時,也解釋道主要因為他花太多演奏自己獨奏的音樂會,以致非常喜愛的室內樂型態音樂會幾乎沒能好好規劃。喜歡與朋友相聚,享受一起在舞台上創造美好回憶的他,其實減少獨奏會場次,就是為了增加室內樂場次與規劃,以及一些駐團音樂家的行程,因此才有上面的宣布與誤會啦~所以喜愛帕神的樂迷朋友們,是不用過度擔心的~

 

問題來囉~目前使用長笛

林仁斌(以下簡稱林):

大家都很關心,你目前所使用的樂器是?

 

帕胡德(以下簡稱帕):

我目前所使用的仍然是多年以來的Brannen 長笛。

 

林:是的,我知道新吹頭是訂做的,是嗎?

 

帕:對,是 Salvatore Faulisi 特別為我製作的吹頭。全14K 加上 22K的吹口台(Riser)。

 

林:嗯嗯~我之前有看 Salvatore Faulisi 貼出來照片~現在對樂器什麼想法呢?

 

帕:我這把老 Brannen長笛其實已經使用30年了,有時難免會有些小狀況起起落落,因此一直以來我有機會都會試試各式各樣不同的長笛,或是稍微調整一些樂器的細部,嘗試不同的音色表現。我們人畢竟是有生命力的,總是想不斷帶來些許改變,以及一些小驚喜,不是嗎?(笑~)

 

粉絲頁媒體的經營

林:的確是。那下一個問題,你的 facook 粉絲頁,真的是自己維持更新嗎?(其實想知道粉絲們能否直接與帕神交流,顆顆~)

 

筆者補充:

例如寫稿的最近(2020年3月),帕胡德跑到非洲去玩了,facebook 粉絲頁一直有更新喔~

3月18日

 

3月19日

 

 

帕:不是我~(偷笑XD)
照片常都是我拍的沒錯,不過是唱片公司幫我維持更新的~(吼~你不要問那麼細啦)

 

林:人家其實是想知道粉絲們未來有沒有機會直接與你互動嘛~()←其實並沒有,我亂寫的…XD

 

帕:之前我是完全不使用的,但社群媒體越來越活躍,偶爾我會看一下,能留下許多的回憶,是很棒的事情。

 

關於替代指法的運用

林:我自己是柏林愛樂數位音樂廳(Digital Concert hall)的訂閱會員,因此常常有機會不斷欣賞柏林愛樂的最新精彩演出。

 

帕:哇~太棒了,感謝你的支持。

 

林:我最想問的是,你在演奏樂曲時,經常使用替代指法。

 

帕:是的,我經常使用不同的指法。

 

林:想請問這些替代指法的真正用意是?

 

帕:其實我常常忘記我在用不同的指法…(笑)

 

林:吼吼吼…(內心戲),主要是為了改變音色與音準嗎?還是?

 

帕:一直以來我在練習時,會注意許多不同面向的細節。例如音色表現、音樂性的表達以及音準的掌握。

當我從學生時代逐漸建立自己的演奏方法時,這些替代指法不知不覺都成為我所使用的表達方式,甚至手指或思緒常常「自動地」選用一些不一樣的指法,完全看我想表達什麼而定。

 

林:哇~全自動指法…(吃手手)

 

帕:對,視乎我對樂曲的理解而定,我會決定採用怎樣的指法。所以與其說只是為了音準,不如說我經常「改變聲音的色彩」以及「更多的力度變化」。

 

短短的時間只夠我問三個問題(哭哭),只可惜了我還另外準備了300個要問他說…XD

沒關係下次再繼續問(握拳)

 

 —— 訪問終 ——


替代指法的奧妙

以下針對第三個問題「替代指法」,筆者常長期以來的觀察來與大家分享其中奧妙之處:

首先我們要理解的一點,就是長笛其實是有著許多缺點的樂器。

「低音太低」、「高音太高」、「forte太高」、「piano太低」…等等,長笛這項樂器的缺點,真是一籮筐。

受限於演奏氣壓與空氣量,以及物理現象與樂器按鍵經常需要「一鍵多用」等現象,我們經常遇到演奏時的音準問題。

真的要解釋起來會用掉許多篇幅,在此不一一開展敘述,改日再敘,今日僅維持重點在筆者問帕胡德的「替代指法」這項話題。

 

以下分享一些筆者在帕胡德演奏時「截圖」的指法畫面:(嘿嘿柏林愛樂數位音樂廳的忠誠會員不是當假的~)

高音F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替代指法

 

高音F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替代指法

 

高音bB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替代指法

 

高音#F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替代指法

 

中音bE(右手中指靠過去壓住 Trill key)

Emmanuel Pahud 帕胡德替代指法

 

類似這樣的截圖照片,筆者整理了數十張不同的指法。

因此聊到這個話題時,帕神其實嚇了一跳,怎麼會有人特別研究他所使用的指法呢?

沒想到台灣還有位笛癡… 仁斌老師本人吧~(哈)

其實帕神說的一點都沒錯,從小學習長笛時我們的確都有一份正規指法表來提供所謂正確的路線,讓所有人學習追隨。但如果逐漸要走出個人的風格時,聲音的色彩、力度變化與音準控制,都需要從中詳細研究,才能知道自己的需求。

所以他在演奏時,經常為了這些原因而改變指法,進而達到他要的效果~在今天短短的訪問裡,能夠聽他親自印證這點,其實筆者是非常開心的。

這點同時也告訴我們每個人,專業除了是「同樣的事情重複做」之外,更重要是「從中得到樂趣」、「不斷開發新的想法」,我認為帕胡德在音樂,在長笛演奏中,正是不斷地實踐這樣的硬道理。‘

 

高音指法課程

筆者曾於節慶長笛樂團開設的眾多特別課程中,就有兩堂針對這些高音指法與替代指法開講,主要就是因為「長笛缺點太多」,以及「尋求更多的音色與力度變化」的需求。而筆者也認為除了正規的指法知識之外,對於自己樂器的完整認識,更是每位吹笛人都必需要有的知識~

節慶長笛樂團 特別課程 實戰長笛高音指法與應用

 

未來等待疫情趨緩過後,筆者會繼續開課,讓更多長笛演奏者知道這些特殊替代指法的目的與使用方法,敬請期待~


文章寫作今日(3月18日),武漢肺炎疫情已經蔓延歐美與各地政府,台灣政府疫情指揮中已經宣佈以下政策。

#3月19日00時起非本國籍人一律限制入境
#所有入境者無論國籍需進行居家檢疫14天

期盼每一位讀者都能身體健康,大家努力度過這波21世紀以來最強大的疫情風暴,加油 Fihjting!!!

 

延伸閱讀

 

福利時間

以下分享當晚幾張與帕胡德、雷薩吉,以及帕夫人Maya與簽名之照片

筆者、茱麗葉與帕胡德

 

筆者、茱麗葉與雷薩吉

 

筆者、茱麗葉與帕胡德、雷薩吉以及帕夫人Maya(柏林愛樂第一小提琴手)


帕胡德開心地在今晚的節目單上簽名

 

好多份節目單呀~

 

兩位音樂家都簽名完成,超讚啦~

 

期待下次的再相會~

 

各類合作提案,聯繫方式:

*手機:0917.670.518 
*Line:https://line.me/ti/p/LB1ro0P0AU
*E-mail:jenpin888@gmail.com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