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聽 . 説 班諾德
Philippe  Bernold

 

班諾德老師是仁斌老師當年到法國唸出最大的動力與吸引力,現任教於巴黎高等音樂院的他,音色高貴優雅,音樂層次分明,線條流暢自然,呼吸悠遠流長,實在是全面性之長笛演奏者。

 

音色高貴,當代之最

攝影/ 林仁斌

 

 

牽起橋樑的牧神午後前奏曲

 

 

這麼多年過去了,回想起來,一樣印象深刻…

大學時代,從上揚唱片二樓挖到一張德布西長笛作品集(Debussy: Music for Flute)。這張唱片由法國 Harmonia Mundi 唱片公司出版;黑底+封面唱片,以希臘神話為基礎的幻想畫風,幾位仙女的正面與背影撥挽著長髮,這麼典雅簡潔的封面設計,讓我情不自禁帶了回家。

長笛演奏家名字是 Philippe Bernold,嗯…不太認識(老師老師別生氣~),先放進唱盤裡聽聽看好了…

當第一首曲目德布西《牧神午後前奏曲》的第一個 #C長音出現,空靈中卻帶著無比的空間感;音色更是優雅高貴,令我訝異地合不攏嘴:這真的是我聽過最美的長笛聲音…

從此,Philippe 老師的這張唱片,成為了我天天放在機器裡的首選,當然~法國也成為了我留學嚮往的國度。

除了在法國之外,我曾經追隨菲利普老師到非洲南非摩洛哥南部費茲(Fès)城~是摩洛哥第四大城,也是現在名列世界遺產的城市~參加他的音樂營。一起搭車出去欣賞非洲沙漠草原,那特有的非洲景觀,至今難忘。

留學法國的兩年多時光中,菲利普老師幫助我解決不少演奏上的技術瓶頸,至今亦師亦友,回想起來覺得一切都是美妙的緣份~偶而想著,如果當年沒有買到那張德布西唱片,沒有那份執著:今天的我,或許會是另一個不同的我。


筆者將Philippe的許多重要演奏觀念與話語,藉由這些點點滴滴與大家分享:

 

Part. 1「長笛是閉嘴的藝術」

吹樂器一定要張嘴,但是吹好長笛~卻一定要學會閉嘴。

長笛演奏裡,所有的音色秘訣,就是將吹氣口風集中,以正確的角度吹進樂器吹孔中,而這個技巧廣泛來說,可以直接叫做(La Technique d’Embouchure)~也成為了班諾德老師的長笛教本書名。

Philippe常常說:「真正的技巧,不是手指動得快,舌頭點得快,而是控制音色的技巧。」

透過吹奏角度、口腔與唇控制,精準掌握氣息,練習漸強與漸弱,才能一步一步掌握音色的中心點,吹奏出具有支撐力的音色。

 

 

Part. 2「Full Sound,音色才是一切」

上課演奏時,經常被他要求要「Full Sound」(完整的音色)。

或許以中文翻譯來說,「Full Sound」應該翻譯為「完整的音量」;但是我們演奏「Full Sound」時,也經常需要演奏弱奏或各種力度~所以,完整的音色,比較符合班諾德說的「Full Sound」定義。

 

 

Part. 3「快板,就是很快的慢板」

有幾次,練習吹得太快了(炫耀技術好),導致音色模糊不清(當下不覺得)。

此時,Philippe就會說:「你知道嗎?其實快板…,就是很快的慢板。」

各位光想即可得知,吹太快得我,接下來一定被要求從慢速又開始慢練了…

準備比賽時,他更會直接用節拍器,一週週要求速度,直到每個速度都到完全正確了,才能加快到下一個速度。

看到這邊,各位想想,我們演奏快板時,是否已經真正平均?是否確實演奏好聲音的細節了?平常有落實由慢至快的聲音細節訓練嗎?

演奏任何一首曲目,都應該由慢至快,每個音色演奏得清清楚楚,才是王道。

 

 

Part. 4「錯五個音就換曲」

這是一件令筆者印象深刻的事情~常常有些曲目,要上課時還沒有練很熟,(應該也是很多人的共同經驗吧~)這時不小心就會吹錯音~特別是練習曲… 

當我在課堂上吹奏練習曲,不小心吹錯音時,班諾德老師就會舉起他的手,開始算我的錯音…

記得他說:「如果被我算到五,這首就不用吹了…」(當然那首練習曲我爆掉了,樂譜也被蓋起來,直接換下一首曲目。)

但自從那天被這樣盯過後,筆者就不敢再錯音了…每次上課一定練到熟透透才去。

沒有退路的自我要求,更是嚴以律己的表現。

 

 

Part. 5「小聲需要更多的氣壓」

班諾德老師常說:「演奏音色,必須給予足夠空氣氣流氣壓的支撐,一旦缺少空氣氣流氣壓支撐,音色的密度與音準就會下降,形成音色亮度不足或音準偏低的現象。」

那麼,如何演奏出正確的漸弱呢?

他說:「演奏漸弱,需要吹奏更多的氣壓!」

他示範舞台上的演員,大聲喊叫時,氣流反而不需給非常多,靠著共鳴即可將音量送出去;但如果要小聲說話時,氣流反而需更多,才能夠又小聲又清晰地將聲音傳遞出去。(各位可以試試看小聲,用力說話的感覺)

因此,小聲演奏,其實需要更多空氣;很多人沒弄懂,用更少的氣流(氣壓)吹奏小聲,結果當然是…聲音衰竭囉~

 

 

Part. 6 「八度,是由泛音決定的」

在上一次班諾德老師來台的節目單裡,筆者曾經提過班諾德老師對於長笛八度音的定義:並非由八度音程來定義八度,而是以我們實際演奏的泛音數目來定義八度。

這個觀念普遍獲得閱讀過的長笛家老師們共鳴,所以在本文中再寫一次,給大家參考:

觀念說明:

想像一下,你家裡是住三層樓附屋頂花園的透天別墅。(看~吹長笛多幸福)

所以當你在一樓時,就是在地面樓,下方沒有任何樓層可去~這,就是長笛的第一個八度。

當我們走上二樓,這時候往下你可以到一樓,往上可以到三樓。(第二的八度)

當我們上了三樓,往下你可以走到一、二樓,往上還可以走到屋頂花園~(即第四個八度)。

現在讓我們來印證一下:

請拿出長笛試吹一下,由C1演奏到bE2,是否除了原音之外,完全吹不出任何一個下方的其他泛音?(也代表著你正在平面一樓)

從中音E2開始,是否下方可以吹奏出E1這個聲音?這個可以向下吹奏的低音E1,就是長笛自然的泛音。(也就是你真的在二樓,往下可以走到一樓)

接著請繼續印證,從E2~D3,是否每一個音符,下方都只能吹出一個泛音?(確認每一個音都位在二樓)

再來,從bE3開始,請確實檢查,是否每個聲音都能夠有兩個泛音?(也就是你真的位在三樓了)

因此,當每個音符都印證完畢之後,也就確認了長笛的八度,的確是由泛音數量決定的,而非表面我們所見到的八度音。

 

 

Part. 7 「花團錦簇~長笛的花園」

上一段文章裡,我們提到長笛的三個八度定義,所以舉例說我們都住在一棟三層樓附屋頂陽台的透天別墅~

現在在屋頂上,我們有一個小花園,每一區漂亮的盆栽,分別都是演奏長笛的各項需要技巧:這些盆栽的名字,分別叫做長音、八度音、泛音、漸強、漸弱、單吐、雙吐、三吐、音階、琶音、呼吸…等等:你越專業,花種與盆栽數目就越多樣化。

現在問題來了,如果想要你的花園開得茂盛又美麗,天天花時間維護照顧是否必要?如果我們天天只在「長音」「音階」這兩盆澆水,而忽略了其他的盆栽,一段時間過後,花園勢必失衡,許多花種也會枯萎。

所以身為一個專業職業從業的認真園丁,你勢必天天要給自己的花園專心而均衡的照料與呵護,才能得到一個開得漂亮又茂盛的花園。

不批評每個人的練習時間,但是每天只花30分鐘跟3小時以上照料他,花園的茂盛與精緻度,是看一眼就能明瞭的。

記得一件事:花園是你自己的,別人是無法幫忙照顧的。


P.S.
寫到這邊,突然發現如果用收集寶可夢來做比喻,似乎更能打動現代的年輕人啊~下回要跟Philippe老師建議一下,以後不用花園了,用收集Pokemon來作為練技巧的比喻,絕對大家都能秒懂。

 

 

Part. 8 「熱愛游泳,維持肺活量」

前面一直沒有提到的呼吸與耐力,也是班諾德老師很注重的一環:他喜愛游泳,說:「游泳讓我專心,還能鍛鍊心肺功能。」

演奏長笛的時候,其實你是全程憋氣的~大家有注意到嗎?

如果你常常需要不停的吸氣之後憋氣+吐氣,再吸氣之後—再憋氣+吐氣不停循環,你就會發現呼吸訓練,實在太重要了。

演奏管樂器,不鍛鍊心肺功能嗎?


關於班諾德,仁斌老師還有許多事情可以分享~敬請待續

 

文. 林仁斌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