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就科學結果,論 貝多芬之死因~


1827年春天,15歲的猶太裔小男孩費迪南.希勒(Ferdinand Hiller)

與作曲老師胡麥爾(J.N. Hummel)一同從威瑪前往維也納

胡麥爾聽說,他的老友,也是競爭對手貝多芬病重,

即將不久於人世

他希望能在貝多芬死前見上一面,重敘舊誼

3月8日,他們見到貝多芬,和貝多芬聊了好幾個小時

那時貝多芬已經被疾病折磨了許久

前室裡有高櫃數只,並堆滿成捆的樂譜

貝多芬隨身放著一疊四開普通寫字紙而幾隻鉛筆

方便隨時與人交談

他抱怨道:「我已經在這裡躺了四個月…最後一定會把耐性給磨光的」

3月13日,兩人再次拜訪貝多芬,發現他的狀況又差了些

當天貝多芬也收到了一些禮物

有海頓出生的房舍繪製圖,讓他很開心…

也有英國倫敦愛樂協會送來的100英鎊

這意外之舉讓貝多芬更加開心,

不但大大地稱讚了英國人,也表示:

「我要為他們寫一首大型序曲,還有一首交響曲。」

3月23日,當他們再度拜訪貝多芬時,

貝多芬已經躺在床上,氣若游絲,不時還深深嘆氣

胡麥爾夫人這次有隨行,

她拿出手帕為貝多芬拭去前額的汗水

當貝多芬渙散的眼神投以感激的一瞥時

15歲的希勒留下了永難忘懷的印象…

3天之後的星期一晚上,他們得知貝多芬過世的消息

隔天再度前往被稱為「黑西班牙人之屋」(Schwrazspanierhaus)的貝多芬居所

被移入放置在棺木中的貝多芬

他的面容已經變了,
蒼白的臉已轉變為藍紫色

臉的兩側沈陷,
長髮也已被梳理過

頭襯著絲製白色枕頭

戴著一只白玫瑰編成的花冠

驗屍工作由病理學家 約翰.華格納醫師(Dr. Johannes Wagner)進行

他們發現:

貝多芬的肝臟嚴重萎縮,只有常人的一半大

而且硬如皮革,表面長滿小瘤

脾臟韌而硬,且成黑色,卻是常人的兩倍大

腎臟裡有結石無數

聽覺神經已經萎縮

從解剖結果,與當時的病理科學程度
並無法解釋為何貝多芬會耳聾

希勒「可能」問過胡麥爾

能否剪下一撮貝多芬的頭髮

或許胡麥爾低聲答允,我們無從得知…

但希勒拿出身上帶的剪刀

撩起一撮貝多芬濃密的長髮,剪了下去…

將近半世紀後

希勒已經是歐洲知名的音樂家、作曲家與科隆的樂長

他向德國人陳述了當時他剪下貝多芬頭髮

與最後幾次探視貝多芬的過程細節

或許要過那麼久

他才覺得能夠「安心」地說出一切…
(等所有當事人都『就定位』了嗎?)

這撮頭髮在歷經100多年之後

經過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

輾轉由歐陸流浪到丹麥…

1996年,頭髮被轉到美國的化學顯微鏡專家 華爾特.麥克隆

並取出貝多芬部分頭髮進行最頂尖的科學化驗…

我們知道,貝多芬生前飽受各種疾病折磨

除了耳聾之外,

還有風濕症、重眼炎、肺炎、肝炎、腹痛、結節炎、腹部腫脹、黃疸、背痛…

而檢驗頭髮之後的對照結果

發現貝多芬頭髮樣本中的鉛含量超出一般樣本「42倍」之多

這項證據顯示貝多芬在臨死前鉛中毒已深

並且可能中毒有數十年之久(推測)

再值得一提要為貝多芬平反的一點:

有人曾懷疑貝多芬身染梅毒

但頭髮中完全沒有「汞」成分

間接地還了貝多芬一個清白

因為當時的醫學界是以汞作為梅毒的治療劑

故至少在有無感染梅毒這一點上,

貝多芬不需受到後世無謂的推測懷疑

臥榻於病床上的貝多芬最後身影

 


以上文字,精選節錄於《貝多芬的頭髮》一書,

非常值得閱讀的一本書,推薦給大家~

作者:羅素.馬丁(Russell Martin)
譯者:徐昭宇、吳家恆
時報文化出版

By 林仁斌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