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董尼才第 喜歌劇《帕思夸雷先生》(Don Pasquale)介紹
Gaetano Donizetti‘s “Don Pasquale”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喜歌劇《帕思夸雷先生》(Don Pasquale)是一齣三幕喜歌劇,是董尼才第(Gaetano Donizetti,1797-1848)歌劇創作生涯中66部歌劇之第64部,也是作曲家人生中最後一部喜歌劇,創作於 1842-1843年,首演於 1843年。《帕思夸雷先生》

在此劇中,不但有逗趣的劇情,美妙的旋律,作曲家之音樂創作手法也盡臻圓融,是一齣非常成功之喜歌劇。

 

作曲家

作曲家 董尼才第(Gaetano Donizetti,1797-1848)

 

登場角色與首演者

演出角色

歌者音域page1image10549120 page1image10549504

1843年之首演者

帕思夸雷先生
Don Pasquale, an elderly bachelor

bass

馬拉泰斯塔醫生
Dr. Malatesta, his physician

baritone

帕思夸雷的侄子 埃內斯托
Ernesto, Pasquale’s nephew

tenor

諾麗娜 – 美麗寡婦
Norina, a youthful widow, Ernesto’s beloved

soprano

馬拉泰斯塔醫生的廚師
Carlino, Malatesta’s cousin, and a notary

bass

僕人 – Servants

 

1843 年首演時,由 Luigi Lablache 飾演 Don Pasquale 之逗趣造型
1843 年首演時,由 Luigi Lablache 飾演 Don Pasquale 之逗趣造型
1843 年首演時,由 Luigi Lablache 飾演 Don Pasquale 之逗趣造型

 

1843 年歌劇首演時,歌手 Giulia Grisi 擔任女主角 美麗的寡婦 諾麗娜(Norina)繪像(1844年繪)  

1843 年歌劇首演時,擔任女主角 美麗的寡婦Norina 之歌手 Giulia Grisi 繪像(1844年繪)
1843 年歌劇首演時,擔任女主角 美麗的寡婦Norina 之歌手 Giulia Grisi 繪像(1844年繪)

 

飾演擔任女高音 美麗的寡婦 諾麗娜(Norina)之歌手 Giulia Grisi(左)與男高音 姪子埃內斯托(Ernesto)的歌手 Giovanni Mario(右)(歌劇《清教徒》手繪劇照)。

飾演姪子 Ernesto 的歌手 Giovanni Mario(左),與擔任女主角 美麗的寡婦 Norina 之歌手 Giulia Grisi(歌劇《清教徒》劇照)。
飾演姪子 Ernesto 的歌手 Giovanni Mario(左),與擔任女主角 美麗的寡婦 Norina 之歌手 Giulia Grisi(歌劇《清教徒》劇照)。

 

飾演醫生 Dottor Malatesta 角色之男中音 Antonio Tamburini

 

1843年 1月3日於巴黎義大利劇院 Salle Ventadour 廳演出時之舞台場景(Théâtre Italien at the Salle Ventadour)

The premiere of Donizetti's comic opera Don Pasquale as performed by the Théâtre Italien at the Salle Ventadour in Paris, beginning on 3 January 1843
The premiere of Donizetti’s comic opera Don Pasquale as performed by the Théâtre Italien at the Salle Ventadour in Paris, beginning on 3 January 1843

 

<簡談美聲唱法>

「美聲唱法」(Bel Canto),如果我們純粹從字面上的意義來說,「Bel」 是指美的、好的,「Canto」 是 指歌曲、歌謠;因此「Bel Canto」簡單解釋為「美好的歌唱」、「美麗的歌聲」。但如果以聲樂發展歷史與歌劇歷史來說,「Bel Canto」不僅是一種發聲或歌唱的方法,還是一種歌唱的風格與學派。

最初起源於 17世紀,逐漸興盛於18世紀中葉至19世紀初,義大利歌劇(Opera) 盛行起一種講求聲音的華麗與優雅,具有高度藝術性聲樂技巧的演唱法,歌者在演唱時,音與音之間不僅得圓滑流暢,音色音量及力度也要求和諧,這種追求華麗及高超技巧的演唱方式被稱為「美聲唱法」(Bel Canto)。

美聲唱法在音樂表現上有較為嚴格的技術規範,其注重聲音上的技巧,更甚於戲劇的表現與張力。

美聲唱法特色在於發音的圓潤、柔美純淨以及注重呼吸的支撐,並充分利用共鳴控制音量與音色的變化,讓歌聲在高低音之間取得平衡且具有擴張力,近代之之聲樂演唱家與研究者們,更將聲學理論與人的生理特質結合,利用各種解剖生理學、肌肉與神經理論,讓歌唱者更能以科學化之知識,適當減輕喉嚨的負擔,藉以呈現更優異之演唱共鳴,也延續歌者更長的演唱生命。

18、19世紀, 作曲家例如:莫札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羅西尼 (Gioachino Rossini, 1792-1868)董尼才第 (Gaetano Donizetti, 1797-1848)貝里尼 (Vincenzo Bellini, 1801-1835)等人的歌劇作品中常可聽到這類美聲唱法;在這些作曲家們的努力下,美聲唱法直逼器樂音域與舞台表現力,魅力展現達到了巔峰,也造就出當時許多傑出的歌唱家。

美聲唱法中,咬字吐字非常重要。最終真正完美地唱好一部作品,除了聲部明確、聲區統一、音色明亮、通暢、放鬆而連貫,還需要聲情並茂,而歌詞中的吐字咬字與語韻也非常重要,否則就不算是完美的美聲唱法。

至於美聲唱法到底在現代如何區分學派,有關於真音與假音之運用,有無比例上之限制,確實都是非常難以具體回答之問題。因為各個國家聲樂學派皆有特色,從義大利、法國、德國到俄羅斯,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唱法與運用特色。

關於美聲唱法學派與各種方式,聲樂演唱者都會有各自的堅持與訓練方式。不過筆者非常認同一個觀念,就是簡言之,世界上的美聲唱法只有兩個學派:一個是「好學派」,一個是「壞學派」簡單說,就是只分為「唱得好」跟「唱得不好」這兩類…而且純粹以結果論。

認不認同筆者的簡單二元論都無妨,相信對於美,每個人也是見仁見智,無法避免的是應該是永不止息的論爭吧~(笑)

 

<劇情概要>

《帕思夸雷先生》(Don Pasquale)劇情講述富有單身又年長的老富豪 Don Pasquale,與具有繼承權的姪子 Ernesto 住在一起。但這位具有唯一繼承權的姪子因為 Don Pasquale 的財富,過著生活不憂愁而且挺滋潤的遊手好閒日子。

出於對姪子的愛與擔憂,Don Pasquale 想幫他安排一門親事,幫他找個賢妻,免得 Ernesto 揮霍無度,在他死後敗光自己的家產。

Ernesto 因為一直與美麗的寡婦 Norina 交往,於是反對叔叔的親事安排,始終以敷衍了事的態度不斷拖延。

Don Pasquale 知道姪子與寡婦交往,生氣又無奈之下,只能另謀他途。於是他找了家庭醫生兼好友 Dottor Malatesta 作媒,乾脆自己娶妻結婚,生個自己的小孩繼承財產,再把姪子掃地出門,圖個清淨。

但醫生 Dottor Malatesta 心裏覺得 Don Pasquale 想要老夫少妻實在不妥,也因為與 Ernesto 與 Norina 交好,希望能夠藉此機會成全這兩位年輕人。

於是醫生對這次的相親計畫設了一計:他要 Norina 假裝是自己是在英國修道院唸書剛回國的妹妹 Sofronia,答應來嫁給 Don Pasquale,婚約條件是女方完全掌控家務,之後再以離婚方式來讓 Don Pasquale 體會到老夫少妻是一場絕對的災難。

Don Pasquale 一聽到即將與年輕美女結婚,歡懷期待地接受了醫生的相親提議,開心地迎娶了看似溫柔可人的年輕 Sofronia 為妻(事實上是Norina),並同意一切家務由妻子作主。

沒想到一成婚後,Sofronia 馬上變身為潑婦,讓 Don Pasquale 期待的美好婚姻完全變調,在被逼迫至接近瘋狂無法認受之下,Don Pasquale 不得不訴請離婚。這時 醫生 Dottor Malatesta 誠實以告並好言相勸,醒悟後的 Don Pasquale 也就大方地同意侄子 Ernesto 娶 Norina 為妻,不再反對兩人,劇情最後是皆大歡喜的歡樂結局。(果然是歡樂喜歌劇啊~) 


【分幕場景劇情解說】
以下分幕解說場景劇情解說,文字選錄自:殷子雅 碩士論文【探討董尼才悌之作品分析與詮釋 ---以《唐巴斯瓜雷》之女高音詠嘆調為例】

簡介:

歌劇《帕思夸雷先生》總共分為三幕,第一幕及第二幕分別有五個場景,第三幕則有六個場景,除了第三幕的第六個場景為帕思夸雷先生家旁的花園,其餘的場景都是在帕思夸雷先生家中大廳,和其他歌劇相比,場景簡單許多,也能讓觀眾很容易就明白故事的發展。

第一幕 (場景:帕思夸雷先生家中客廳)

第一場
帕思夸雷先生在家中客廳,拿著手錶不斷地走來走去,像是有心事般的焦慮,原來是因為帕思夸雷先生的姪子埃內斯托不顧他的反對,執意要和一個年輕的寡婦結婚,為了要懲罰埃內斯托,帕思夸雷先生決定自己結婚來剝奪埃內斯托的繼承權,所以他正等著好友馬拉泰斯塔醫生的到來,替他帶來找到新娘的好消息。

第二場
醫生馬拉泰斯塔來到家中,帕思夸雷先生急忙地問他結果,馬拉泰斯塔告訴帕思夸雷先生自己已找到了新娘,而且是自己乖巧柔順的妹妹,還生動的描繪了她美麗的容貌,這深深打動了帕思夸雷先生,於是帕思夸雷先生催促馬拉泰斯塔趕快去把他妹妹帶來,此時他掩不住喜悅,感覺自己像是二十歲一樣年輕,並打算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埃內斯托,讓埃內斯托知道任性將會是甚麼下場。

第三場
埃內斯托出場,帕思夸雷先生給他最後一次機會讓他考慮是否願意離開諾麗娜,如果做不到,他就決定剝奪他的繼承權,埃內斯托還是堅決地要和諾麗娜結婚,帕思夸雷先生就把自己準備和馬拉泰斯塔醫生妹妹結婚的消息告訴他,並且決定自己保留所有財產,埃內斯托不敢置信,並提議要找馬拉泰斯塔商量,但帕思夸雷先生告訴他馬拉泰斯塔對自己的支持,埃內斯托覺得被自己的朋友背叛,他將被迫離開家鄉,同時也即將失去愛人,心中難過不堪。

第四場
諾麗娜在房間裡看著小說,用歌唱敘述著自己對愛情的看法,同時形容自己聰明又愛幻想的個性並唱著詠嘆調〈那動人的目光直射騎士的心房〉(Quel guardo il cavaliere),此時她也正在等著醫生馬拉泰斯塔的到來,準備討論著如何捉弄帕思夸雷先生,就在這時僕人送上一封信,是埃內斯托寫的,諾麗娜看著信的內容顯得有些害怕。

第五場
馬拉泰斯塔出場並準備和諾麗娜討論他的計謀並唱出宣敘調〈而那醫生還不來!〉(E il Dottor non si vede!),此時諾麗娜卻告訴他,她不想參與,接著馬拉泰斯塔讀著信的內容,看到信中埃內斯托寫著他將被趕出家門,同時也無法繼承帕思夸雷先生的財產,馬拉泰斯塔安慰著諾麗娜並仔細告訴她自己計畫的計謀,於是諾麗娜就和馬拉泰斯塔唱出宣敘調〈好消息,諾麗娜〉(Buone nuove, Norina), 內容就是要諾麗娜假扮他在修道院的妹妹,並和帕思夸雷先生結婚,最後請自己的表哥卡洛托來扮演公證人,兩人越談越開心於是兩人唱起二重唱〈我準備好了〉 (Pronta io son,purch’io non manchi),結婚之後諾麗娜的任務就是要使帕思夸雷先生失去信心和發瘋,兩人又再度唱起二重唱〈你要我傲慢嗎?〉(Mi volete fiera?), 諾麗娜答應只要不會失去埃內斯托,她願意配合演出,兩個人就這樣滿懷著信心 去找帕思夸雷先生,最後以二重唱〈快去,快跑〉(Vado corro)作為這一場的結束。

第二幕 (場景:帕思夸雷先生家中大廳)

第一場
在憂傷的背景音樂中,埃內斯托獨自一個人在帕思夸雷先生家中大廳,他敘述著自己遭遇到被朋友背叛的不幸,同時也表達即將失去愛人的痛苦,並決定要到異國他鄉去。

第二場
帕思夸雷先生穿著盛裝並期待著醫生馬拉泰斯塔及新娘的到來,同時吩咐僕人,如果馬拉泰斯塔與新娘來的時候千萬不准打擾到他們,如果不聽從吩咐,就小心被辭退,於是他開始得意地打扮自己,並幻想自己仍然很年輕。

第三場 
馬拉泰斯塔帶著戴面紗的諾麗娜進場,諾麗娜假裝是一個害羞、膽小的女人。此時馬拉泰斯塔、帕思夸雷先生與諾麗娜演唱三重唱〈來吧!勇敢些〉(Via, da brava),馬拉泰斯塔解釋著因為妹妹剛從修道院出來,所以感到不安,三人合唱著宣敘〈不要害怕〉(Non abbiate paura)。這時帕思夸雷先生早被諾麗娜的姿態、聲音與舉止所吸引,加上馬拉泰斯塔從旁協助演出,當帕思夸雷先生一見到諾麗娜掀起面紗,立即就決定要娶她為新娘,此時馬拉泰斯塔早就安排好公證人要等著幫帕思夸雷先生和諾麗娜證婚。

第四場
馬拉泰斯塔介紹著公證人並開始準備證婚,合約裡寫著諾麗娜從今天起就是這個房子的女主人,僕人必須對她完全的服從與尊重,另外帕思夸雷先生要把所有財 產的一半都贈與諾麗娜,公證完之後準備簽名時,公證人說現場還少了一個見證人,就在這個時候,埃內斯托正從門外進來,諾麗娜及馬拉泰斯塔開始緊張的不知所措,因為他們擔心不知情的埃內斯托會破壞這一切,五重唱〈一方面為,等等〉 (Fra da una parte et cetera)的音樂響起。

第五場
埃內斯托進來和帕思夸雷先生道別的同時,被帕思夸雷先生要求當婚禮見證人,埃內斯托看到新娘,簡直不敢相信,諾麗娜開始感到焦慮不安,於是四個人唱起重唱〈在我走之前,先生〉(Pria di partir, signore),馬拉泰斯塔立刻把埃內斯托拉到旁邊並告訴他這一切,帕思夸雷先生就在大家的矇騙之下與諾麗娜完婚:五重唱〈現在你們已結為夫妻〉(Siete marito e moglie)。

當證婚人一宣布他們結為夫妻的同時,諾麗娜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不但對帕思夸雷先生冷嘲熱諷,還拒絕帕思夸雷先生的擁抱,最後竟要求要埃內斯托當自己的騎士,帕思夸雷先生反對的同時,終於意會到諾麗娜其實是一個陰險的女人,不斷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受屈辱的帕思夸雷先生想繼續爭辯,但卻被馬拉泰斯塔阻止,四重唱〈看他驚愕的樣子〉(Ah...È rimasto là impietrato)。諾麗娜繼續使壞,命令僕人大肆揮霍錢財,帕思夸雷先生在旁邊看 了非常生氣,深深感覺到被欺騙了,心中有著無限的怒火,四重唱〈我要所有的僕人〉 (Riunita immantinente),但站在一邊的埃內斯托終於明白諾麗娜對自己的心意, 同時醫生馬拉泰斯塔正在打圓場,催促著帕思夸雷先生先上床去睡覺,四重唱〈我? 我?〉(Io? io?)。

第三幕 (場景:唐巴斯瓜雷家中大廳,到處散放著女生的服飾、衣服、帽子、皮毛...等,僕 人們在前後奔忙,邊叫喊邊執行命令,唐巴斯瓜雷坐在一張小書桌旁,書桌幾乎 要被帳單淹沒)。

第一場
僕人們拿著一大堆衣物到諾麗娜房間的同時,帕思夸雷先生翻開桌上的帳單,並說著如果再讓諾麗娜這樣下去,自己很快就會進到貧民窟了,於是他決定不惜代價都要阻止諾麗娜,正當思考的同時,諾麗娜穿著華麗,手裡拿著扇子,匆忙地跑進來準備離開,絲毫沒有注意到帕思夸雷先生。

第二場
帕思夸雷先生見狀就詢問諾麗娜要去哪裡,二重唱〈夫人,這樣匆忙,能告訴我你要去哪裡?〉(Signorina, in tanta fretta dove va vorrebbe dirmi?),諾麗娜告訴帕思夸雷先生自己要到劇院去,但帕思夸雷先生不同意,並表示女人應該要聽從丈夫的話,諾麗娜卻要他保持沉默。此時,帕思夸雷先生大發雷霆並命令諾麗娜回房間,待在家裡休息,諾麗娜不願聽從,催促著帕思夸雷先生先上床睡覺,有什麼事情留到明天再談,帕思夸雷先生不斷怒斥諾麗娜是騷女人,於是諾麗娜狠狠的打了他一個 耳光,並罵他活該,帕思夸雷先生決定一切都該到此為止,二重唱〈完了,帕思夸雷先生〉(E finite, Don Pasquale),就在諾麗娜說要出門的同時,帕思夸雷先生回應她:「走吧!但不要再回來了」。

諾麗娜安撫著他並叫他安靜地去睡一個好覺,二重唱〈阿!丈夫,來吧,親愛的小新郎〉(Ah! Sposo! Via caro sposino),帕思夸雷先生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提出要離婚,諾麗娜還是不理會他的要求,並在離開的同時,掉下了一張紙條,帕思夸雷先生原以為是帳單,打開後讀著內容卻發現是一 封邀請諾麗娜到花園幽會的情書,於是帕思夸雷先生氣得叫僕人去把醫生馬拉泰斯塔找過來。

第三場
僕人們議論紛紛帕思夸雷先生與諾麗娜的爭吵,從僕人眼裡認為帕思夸雷先生對於諾麗娜是不被重視的。(僕人唱完後,全體退場,馬拉泰斯塔和埃內斯托交頭接 耳地在門口出現)。

第四場
馬拉泰斯塔與埃內斯托像在討論甚麼計謀似的,達成了協議,馬拉泰斯塔知道帕思夸雷先生找他來的原因,一定是因為那張要約諾麗娜出去的幽會紙條,果不其然,帕思夸雷先生臉色蒼白的出現。

第五場
帕思夸雷先生一見到馬拉泰斯塔就急著抱怨與哭訴,並訴說著自己因為不願意讓埃內斯托和年輕寡婦結婚而做下錯誤的決定,早知道就應該成全他們,馬拉泰斯塔要帕思夸雷先生解釋清楚一點,帕思夸雷先生述說著諾麗娜的揮霍及不講道理,馬拉泰斯塔假裝不相信這一切,但帕思夸雷先生早已決定要報復諾麗娜,他告訴馬拉泰斯塔他撿到的紙條內容,並要馬拉泰斯塔陪他一起到花園埋伏,等待抓到人之後就立刻把諾麗娜趕出家門,此時的馬拉泰斯塔卻在內心取笑帕思夸雷先生的愚笨。

第六場 (場景:帕思夸雷先生旁邊的花園樹叢裡)
埃內斯托站在一扇柵欄門的外面,看著天上的月亮,唱著歌等待諾麗娜的出現,歌詞不僅表達出他對諾麗娜到來的期盼,也唱出他因為諾麗娜為他犧牲的不捨,不久後,諾麗娜小心地從平台下來,並未埃內斯托打開柵欄門,兩個人一見 到面就互說思念之情,二重唱〈再次告訴我你愛我〉(Tornamia dir che m’ami)。

剛好此時帕思夸雷先生和馬拉泰斯塔手提燈籠走過柵欄門,帕思夸雷先生大叫不要動,並和馬拉泰斯塔以及諾麗娜唱起宣敘調〈不要動!〉(Alto là !),此時埃內斯托已經偷偷的回到房子裡了,帕思夸雷先生用燈籠照著諾麗娜詢問著和他幽會的男人在哪,諾麗娜回答:「沒有人在這裡!」,馬拉泰斯塔假裝要幫帕思夸雷先生,要求帕思夸雷先生雷能授權他處理這件事情,馬拉泰斯塔故意和諾麗娜說,明天將有一位新娘會來到這裡,那就是埃內斯托的愛人。

諾麗娜生氣的表示寧願離開也不願意和寡婦同住,馬拉泰斯塔說服帕思夸雷先生如果想要趕走諾麗娜就必須接受埃內斯托結婚,於是帕思夸雷先生答應並要求埃內斯托去把諾麗娜接來的同時,四個人唱起宣敘調〈我在這兒〉(Eccomi),馬拉泰斯塔解釋了這一個騙局,最後帕思夸雷先生成全了埃內斯托與諾麗娜,並祝福他們,最後四重唱加合唱團唱出〈了不 起,了不起,帕思夸雷先生〉(Bravo, bravo Don Pasquale)作為完美的結局。(全劇終)

【版本推薦】按下↓照片,進入該歌劇中文版本欣賞

美國大都會歌劇院 sold-out performance 2010年現場錄影版本

Don Pasquale 由義大利低男中音 Simone Alaimo 飾演、Dr. Malatesta 是由波蘭男中音 Mariusz Kwiecien 飾演,Norina 是由俄國女高音 Anna Netrebko 飾演,Ernesto 是由秘魯男高音 Juan Diego Florez 飾演。

 

歌劇宣傳海報(馬上看得出誰的人氣最高…XD)

 

Anna Netrebko 多年來的歌劇扮相皆以大膽展現自己為主要方向,在 《帕思夸雷先生》歌劇裡,除了一人要分飾兩角之外,結婚之後所展現的 Norina 潑辣演技與舞台效果,更是本劇女主角歷年之最。

 

精彩劇照欣賞

此段落是女高音諾麗娜在劇中的著名獨唱詠嘆調〈那動人的目光直射騎士的心房〉(Quel guardo il cavaliere)。在歌劇《帕思夸雷先生》第一幕第四場。

此段落詠嘆調可分為慢-快兩部分。第一部分為行板 (Andante),6/8 拍。歌曲一開始前奏10小節之後,坐在躺椅上看書的女主角諾麗娜,嘴中唱出了書裡關於愛情小說的文字內容,「那動人的目光」「直接刺入騎士的心房」作為詠嘆調開頭,「他屈膝跪下說…」「我是你的騎士」…,屬於抒情夢幻的開場序奏。

 

在管弦樂的活潑旋律就奏過後,諾麗娜接著一邊唱出自己對於愛情的看法:「我知道在適當的時間和地點,那美麗目光的魔力」、「我也知道如何點燃一顆心」、「我還知道單純的微笑產生的魔力」「而一滴虛假的眼淚」「一段虛假的溫柔」…「我知道詐欺愛情的千種妙計」「迷人心弦的花言巧語」…

諾麗娜是一位美麗的寡婦,她愛上了男主角埃內斯托,也因為是寡婦,諾麗娜同時也看透人生百態。從歌詞裡知道她對於愛情與男人的個性了如指掌、不屑一顧,同時個性靈巧、活潑,其實對於美好愛情仍然帶有著嚮往與憧憬。 Anna Netrebko 在 2010年版的《帕思夸雷先生》中,更是把這份靈巧與舞台魅力展現十足。

 

 

 

 

 

 

 

 

 

 

 

歌劇演員們生動活潑的歌劇表演方式,讓現場觀眾觀賞本劇時笑聲不斷

John Del Carlo as Don Pasquale and Mariusz Kwiecien as Dr. Malatesta in Donizetti’s “Don Pasquale.”
Photo: Marty Sohl/Metropolitan Opera / Taken during the rehearsal on October 26, 2010 at the Metropolitan Opera in New York City.

 


 

 

 

 

 

 

 

 

 

 

 

【版本欣賞】按下↓照片,進入該歌劇中文版本欣賞

 

 

【版本欣賞】按下↓照片,進入該歌劇中文版本欣賞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