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長笛大賽三冠王 – 洛依克.史奈德 Loïc Schneider專訪 
Interview of Loïc Schneider – International French soloist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洛依克.史奈德(Loïc Schneider, b.1981 – )已經是台灣觀眾們不陌生的長笛演奏家,他的演奏實力驚人,大賽資歷傲人,個性親和迷人,可以說是集結所有優點於一身的當代長笛名家,今天的蹦藝術就要為所有蹦友們進行洛依克的專訪喔~

筆者林仁斌與三冠王長笛家 洛依克.史奈德(Loïc Schneider)訪談合影(攝影:蔡昀修)

 

先欣賞他驚人的笛藝:

羅德利哥⟪牧歌協奏曲⟫第二樂章,洛依克的演奏充滿故事敘事性,非常有內涵:

 

然後是炫技十足的羅德利哥⟪牧歌協奏曲⟫第三樂章:

 

然後是長笛教母 樊曼儂老師「一聽成主顧」的莫札特長笛弦樂四重奏。樊老師回憶說:「當年他的莫札特演奏得棒極了~讓他從所有參賽者中跳出來,後來一舉得到首獎!」


話說從頭

林仁斌:親愛的洛依克,好快一轉眼時間距離你上次造訪台灣已經感覺上好幾年了耶…(因為他才剛到台灣一個小時,護照還在身上…後來我們有翻出護照看出入境資料XD,原來上次來是三年半前了~)

洛依克:是啊,這次我們樂團「瑞士羅曼德管弦樂團」(Orchestre de la Suisse Romande)剛好進行了從 4月 4日到 14日亞洲巡演,我剛結束巡迴,就與太太從日本飛過來台灣渡假(4/15),接下來這週也應新象環境藝術的邀請在台北-高雄舉辦數場大師班,算是非常完美的行程,哈哈!

(以下簡稱):是啊,台灣的藝術環境現在也非常蓬勃多元,尤其今年開始高雄更多了一座葡萄園歐洲式的衛武營音樂廳(打開手機秀了照片給他看),我們衷心期盼未來能有機會在台灣聽見你們交響樂團~

(以下簡稱):有,我們有聽說,也期待之後有機會在這麼棒的音樂廳裡演奏。我們巡迴時印象很深刻的,就是亞洲有許多很棒的音樂廳,像這次中國的上海東方藝術中心音樂廳、韓國樂天音樂廳、日本三多利、大阪等等,每一個廳的音響效果都非常棒。

林:今天的訪問我想讓大家更加了解你,這是蹦藝術持續做音樂家訪問的最大用意。因為我們往往只讀制式化的音樂家簡歷,每個人的資歷真的都很豐富,但是感覺少了一點人的感覺,所以我都希望能夠多聊聊你,拉近你與觀眾的距離。

 

學習音樂之路

洛:哈哈,好呀~那我該從哪裡開始呢?

林:從最早學音樂的開始吧~

洛:好的。我母親是鋼琴老師,所以我從小在音樂的環境裡長大。我們家最早在史特拉斯堡旁邊的山區,所以要學音樂其實要住宿在外好幾天,那時我有一個音樂老師,每次在我們睡前都會吹長笛給大家聽,於是我就這麼愛上長笛了。

後來我向媽媽要求我想學長笛,但是年紀實在太小,媽媽買了直笛給我,我就鬧彆扭不想學。那時候又沒有那種給小孩子專用的彎頭長笛,所以我個子太小真的很吃虧啊~

林:其實好多長笛家真的都從直笛開始沒錯…(筆者剛文字訪問的 Joséphine Olech – 2019尼爾森長笛大賽首獎,也是從直笛開始)

洛:後來我總算度過了直笛這段學習歷程,進入長笛,我還記得第一把樂器是 Yamaha的學生型樂器。然後我就進了史特拉斯堡音樂院。我們小孩子要入學音樂院都要先跟教授面談,確認好彼此的條件與等級,有名額才能進入,後來我在音樂院裡跟隨 Christine Turellier、Philippe Jolivet 與 Sandrine François學習過長笛。

林:史特拉斯堡我去旅行過,是一個好美又寧靜的城市,環境真棒。

洛:謝謝,我也非常喜歡我的故鄉。後來我的學習歷程不是很順利,到十幾歲時,我得了眼睛的疾病,那時候服用的藥物之一「皮質類固醇」(Corticosteroids),會讓我整個人浮腫,我整個喪失了控制長笛音色的能力…

為了眼睛的治療,我必須長期服藥,但是服藥後又讓我嘴唇浮腫無法控制音色,這可以說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碰到這麼沮喪的狀況…

林:天啊,雖然知道後來你的發展是如此順利,但是聽起來真的是一段非常黑暗的時期

洛:當時的老師 Sandrine François是一位天才型長笛家,她年輕就得一堆獎, 26歲成為 史特拉斯堡音樂院長笛教授,她對情況也無可奈何,我從一個長笛吹得不錯的年輕人,突然間變成什麼都吹不好,我回想那時,也許她可能比我還受到驚嚇…(笑~)

接下來我到巴黎區立音樂院,考進 Claude Lefèbvre的班。她對我很嚴格,絲毫不讓我因為服藥的關係而可以偷懶。現在想起來,如果不是她對我的要求,不知道我的音樂路會變成什麼樣子。

 

再接再厲 考上最高學府

再接下來就要講我就考入國立巴黎高等音樂院這段故事(CNSM de Paris),你可能覺得我問題一堆,怎麼會這麼順利就考上對吧!?

林:對啊~

洛:我考了四次才考上巴高…(四年的意思)

筆者林仁斌與三冠王長笛家 洛依克.史奈德(Loïc Schneider)訪談中(攝影:蔡昀修)

 

林:嚇到吃手手+嘴巴合不攏…

洛:這又有段故事可以說。一般來說巴高入學考試有次數限制,最多三次。(他已經看出我想問為什麼他可以考第四次了…)我考第三次時是 21歲,結果有個 20歲的跟我同分,後來評審選擇年紀輕的這位,把我放在備取,也因此我第三次雖然失敗,但是他們讓我考第四次,隔年終於讓我給考上了~

林:我覺得這段故事又是非常勵志,比起跟大家印象中的你,連國際大賽首獎都能比到三冠王~真的多了太多奮鬥的過程;今天才知道你這樣的努力過程,我覺得令人超感動的。

 

在學期間考上職業樂團

洛:考上巴黎高等之後,我下定了決心要成為職業音樂家。大約是在第二年的學期中,我直接考上了 Metz的職業交響樂團長笛首席(Orchestre National de Lorraine à Metz),後來我就開始一邊工作一邊完成學業。

林:哇~這段也很辛苦。

洛:這段時期對我也很重要。搬到 Metz居住之後,其實我就開始了每週與巴黎的通勤之旅,週間在 Metz,週末在巴黎上課。學習上,雖然我們在學校裡學了不少知識,但是這一切都僅只是校園內的學習。現在我進入了職業管弦樂團,身邊坐著吹得很棒的木管獨奏家們,樂團每一位音樂家都是職業演奏者,我需要向他們學習,需要迎頭趕上這些職業音樂家的進度,這些實戰都不是可以在校園裡能有機會學習到的經驗。我總共在 Metz樂團裡待了五年(2004-2009)。

後來為何離開呢?因為我太太不斷鼓勵我應該把自己的格局打開,走出 Metz,迎向更好的未來。

林:太太對你的鼓勵真是太重要了,原來是這樣你才會繼續再參加其他的比賽與職業樂團考試。我可以請問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嗎?

洛:笑~她的哥哥就是我在 Metz樂團的低音大提琴同事。有次我們計畫了要到義大利度假,臨行前他說「我妹妹可以一起參加嗎?」「我出門沒帶她,她就會孤零零在家渡過假期了…」我當然覺得同事的妹妹一起加入旅行是很棒的事情,於是就答應啦~後來…,你知道她就變成我太太了,哈哈!

林:這次太太也跟你一起來台灣,我們也能認識她,真是太棒了。

洛:後來我開始著手準備國際大賽,也不每個都能成功…。

林:嗯嗯(趕快做筆記~)

 

國際賽三冠王之路

筆者整理 洛依克.史奈德 所榮獲國際大賽獎項:

 2006年 第一屆尼可萊國際長笛大賽 首獎(中國北京) 
First Prize at 2006 Nicolet Flute Competition

2007年舉辦的第一屆拉里歐國際長笛大賽 首獎(法國尼斯)
First Prize at Concours International de Flute Maxence Larrieu

2010年德國慕尼黑ARD國際音樂大賽 首獎
First Prize at ARD International Music Competition

2009年 神戶國際長笛大賽 第二獎(日本神戶)
Secone Prize at International Kobe Flute competition

2005年 朗帕爾長笛大賽特別獎(法國巴黎)
Special Prize at Jean-Pierre Rampal Flute competition

 

筆者補充:

看完這些大賽得獎經歷,總算輪到各位吃手手了吧~XD

其實各位在這一份大賽得獎清單裡,看見的是洛依克將近 10年所付出的一切努力綜合成果,這是年輕時努力的印記,更是音樂家一輩子的榮譽。(大拇指)

 

聊國際大賽的準備

林:我會很想知道,你如何準備國際大賽?

洛:這也不是一蹴而就,或者隨便嘗試就能成功的大事。我也曾經在日內瓦時失敗過。但是總歸於在交響樂團裡的實戰與磨練,我發現雖然非常忙碌,但是透過有效率的準備,其實當下我隨時都把自己準備在相當好的狀態中。

在大賽過程中會看到有些參賽者,可能花一年到半年,只專心準備國際大賽。由時當時我已經在職業團裡工作,完全不可能有這麼完整屬於自己的時間,因此就必須讓自己很有效率。

效率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做起來絕不容易。我在有限的時間裡,絕對專心練好每一個樂段,思考全部的詮釋方法,所以當在台上時,我就能夠全力以赴,不帶著任何疑惑來演奏出心中的音樂。

另外就是在舞台上的表現。剛剛提到有些全部時間只用在國際大賽的人,常常演奏上容易緊張,造成患得患失;我自己因為已經非常習慣於舞台,所以在我認為自己已經準備完成之後,在舞台上我是全然享受於音樂演奏之中的,這也會造成很大的不同…

林:嗯~能跟我們說一下你演奏音樂時,有無最大的中心思想或者宗旨呢?

洛:我曾經在樂團中被同事問到這樣的問題,我覺得我演奏的當下,是沒辦法「思考」的。因為我所有的「思考」,都在練習時完成。所以一但上台演奏,就是現場的感覺,與聽眾的互動,而不是在思考要怎麼演奏…

林:我好像能了解你的意思了,做出充足的準備,在台上專心演奏音樂。在練習時完全誠實地面對自己每一個樂句的內容…

洛:另一點有關於練習時間,後來 2007年我的小孩也出生了,我必須是丈夫、爸爸、職業音樂家,因此能夠準備比賽的時間更少了,這個經驗讓我都會非常強調告訴所有學生們,務必要「專心」的練習,而不是不用在意時間隨意的練習。

因為把練習時間無意義地拉長,其實會影響專注力。

我不認為在完全專心的狀態下,我們的精神能夠支撐超過三個小時。

因此,絕對的專注!一旦完成與確認,就不用浪費不必要的時間。

 

林:嗯嗯~時下的年輕學生,只要手機在身邊,就會一直想要打開來看…(笑)

我在教學時,也的確感強烈感受到「專注力」對於年輕學子們變成是一項很重要很訓練。

林:那如果只能有一項基本練習,你最建議學生一定要做的,會是什麼?

洛:我覺得是氣的控制。(伸手指著胸腹之間,橫隔膜的位置)每一次的呼吸務必準備到最好,像你剛剛所說的「誠實面對自己的樂句」。要訓練自己每一次吸氣都要做足最好的準備,才能演奏好音樂。

 

筆者補充:

目前任職於「瑞士羅曼德管弦樂團」(Orchestre de la Suisse Romande)長笛首席的洛依克,擁有兩個小孩,有著幸福美滿的婚姻生活,經常應邀於各地舉辦獨奏會、協奏曲與大師班。個性非常內斂樸實的他,住在離樂團不遠的小鎮,天天騎重機上班,只有一年五天左右會因為下雪而需要開車。他說:「我跟太太都喜歡郊區生活,她喜歡馬跟各種小動物,我也覺得鄉間的感覺比起都市,更讓我覺得舒適。」

筆者再問道:你喜歡自己的生活嗎?

洛:當然~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最幸運的人,擁有幸福的生活。

 

這麼努力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大男孩,對於身邊所擁有的美好一切,深深珍惜著。

各位越了解他一定會越覺得喜歡他。

難怪他的音樂,在完美的技巧演奏之餘,總是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幸福感。

停筆於此,希望未來能夠再多多與他訪談,多聊天南地北與大家分享。

 

晚上一起晚餐時,也見到洛依克的貴人太太 – Anne。看到他們感情真的很好,一股溫暖自在心中~聚會後一起合照留念

筆者林仁斌與 Anne 與 Loïc Schneider 自拍合影

 

最後訪問文章要感謝新象環境藝術的邀約與安排,大家才能更加了解這位風度翩翩長笛三冠王的人生與許多想法~這幾天(到 4/20)他都人還在台灣,要聽課要上課的趕快把握機會去朝聖呀~

 

大師班資訊

洛依克.許奈德Loic Schneider 長笛大師班

台北4/17(三) 16:00-21:00
台北4/18(四) 16:00-17:50
📌地點 : 台北功學社專門家中心
北市復興南路一段322號10樓 02-27090062

高雄4/20(六) 13:40-19:30
📌地點 : 高雄譜集樂器
高雄市新興區大同一路198-4號07-2617733
現場繳交500元,便可現場旁聽,歡迎參加。

 

上課名單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