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馬勒各交響曲之最美片段賞析(上)
The beauty of Mahler’s symphonies -1

– 資訊整理共享於網路,一起欣賞音樂與藝術之美 –
蹦藝術 | BONART


馬勒的交響曲,雖然常常出現許多「大爆炸XD」,其尤像第一號第四樂章與第二號第五樂章的開頭…,但更有許多不可思議的美感隱藏於其中,而馬勒那種「悲喜參半」的猶太式思維,如果您能找到並仔細聆聽,更會發現似乎進進入他的內心世界,最快的捷徑。

 

先讓我們來看知名Youtuber的影片:

0:11 – Symphony #1

4:22 – Symphony #2

8:08 – Symphony #3

11:24 – Symphony #4

16:20 – Symphony #5

20:09 – Symphony #6

23:22 – Symphony #7

26:01 – Symphony #8

28:26 – Symphony #9

 

第一號交響曲 第四樂章 段落16

真心認為段落16-20是馬勒交響曲中,一段最初的純真與最初的愛戀,是非常非常美的段落,這短短3分鐘左右的音樂令人百聽不厭(至21的下行四度再現為止),在心中心起的漣漪更是久久難忘:段落18尾聲的終止,段落19的中提琴與大提琴旋律與法國號副旋律,段落20的「永遠動機」,實在浪漫唯美~

樂譜版本

 

音樂會版本(39:45起)


第二號交響曲《復活》

【BON音樂】馬勒第二號交響曲《復活》(Resurrection)

 

補充:第二號交響曲《復活》的手稿

 

一生只愛《復活》!

馬勒一曲天王:吉伯特.卡普蘭與馬勒第二號的故事

Gilbert E Kaplan 1984: 240R-01X-02X
New York, USA 1984

 

一輩子只指揮馬勒第二號的業餘人士,但是是馬勒超級名人的吉伯特.卡普蘭(Gilbert Kaplan, 1941-2016),他的這段奇妙的故事是這樣的:

1965年的某一天,當時仍在華爾街工作的吉伯特.卡普蘭陪著一位朋友來到紐約市的卡內基音樂廳,聆聽當時德高望重的指揮家利奧波德·斯托科夫斯基(Leopold Stokowski)指揮美國交響樂團正在進行中的馬勒第二交響曲《復活》的排練。

隨著馬勒的作品漸漸被越來越多人認識,第二號《復活》更是被視為19世紀音樂的一座音樂里程碑:因為這是一首由五個樂章組成的龐大交響作品,需要一個百人編制的超大管弦樂團、200人的合唱團與兩名優秀獨唱者(女高音與女中音),而其超越一般交響曲長達80-90分鐘的演出長度,帶領著聽眾對生與死的意義,進行著超越性的探索,更進入神的領域。

「事情就是這樣,我走出那個音樂廳,從此變成了另一個人。無可救藥地瘋狂愛上馬勒!」卡普蘭在1989年接受波士頓環球日報訪問時這樣回答。

卡普蘭全身心投入《復活》的研究中,並在他即將迎來 40 歲生日時醒來,他說,他堅信自己必須指揮這首曲子——他認為唯一的方法就是「解開謎團」。 他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周遭朋友,朋友們告訴他這「太瘋狂了」。 他告訴環球報。 「我試著讀了一本關於指揮的書,但無法理解指揮到底是什麼?…儘管我安慰自己說,如果我試圖讀一本關於繫鞋帶的書,我可能也無法理解。」

為了理解馬勒,卡普蘭飛往世界各地觀看交響樂的演出,並試著透過各種關係與祖賓梅塔、詹姆斯.李汶和蕭提等指揮家會面,詢問有關於馬勒交響曲的一切。

憑藉著對馬勒的熱情與對於《復活》的鑽研,1982 年,卡普蘭花費超過10萬美金,成功聘請他最初聽到馬勒的美國交響樂團,讓他在林肯中心指揮演奏馬勒第二交響曲~但美國交響樂團開出的條件是:「不得對外售票!」XD

 

1982年卡普蘭這場於紐約費雪廳的馬二傳奇演出:第五樂章

 

卡普蘭對於馬勒的狂熱,讓整件事情逐漸發酵:全球超過50個職業樂團聘請了卡普蘭,指揮馬勒第二交響曲!

其中甚至包括維也納愛樂樂團、倫敦愛樂樂團、莫斯科交響樂團、以色列愛樂樂團、中國國家交響樂團、米蘭斯卡拉歌劇院樂團和洛杉磯愛樂交響樂團…等等。

卡普蘭與倫敦交響樂團合作錄製的第二號交響曲《復活》在新聞報導中被描述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馬勒唱片。

 

當然卡普蘭有他的批評者。2008 年,當他指揮紐約愛樂樂團參加一場紀念第二交響曲在美國首演一百週年的演出時,樂團的一些成員抱怨他對這項工作所給予的指示,譴責他是「冒名頂替者」和「江湖騙子」 ,但當然也有正面的回應:例如紐約時報的史蒂夫史密斯就不同意這樣的譴責而大力支持。卡普蘭

「每一個手勢都有目的和影響,整個表演具有不可阻擋的音樂流動」,正是這種對馬勒原意的忠實與詳加研究,也許賦予了卡普蘭所擁有的所有權威。

「我覺得我一直在為馬勒工作,」他在 2003 年告訴倫敦衛報。「除了節奏,我不要求我指揮的管弦樂團遵循我的解釋。我讓他們觀察馬勒手稿裡寫的細節,在大多數事情上我都不會輸掉爭論,因為音樂就在樂譜中。」

卡普蘭總是背譜指揮《復活》,並使用馬勒曾擁有的指揮棒;他的表演不收任何報酬,因為他自認自己不是專業指揮家。

 

馬勒第二交響曲《復活》手稿的擁有者

其實除了馬勒第二交響曲之外,卡普蘭幾乎無法閱讀音樂。

「我有成為一名指揮家的雄心壯志,但我是一個業餘愛好者。」他曾對一家澳洲報紙說。 「我這樣做是因為我想深入馬勒的音樂, 那首音樂對生與死有著真實的解釋,我想一探究竟。」

1984年,他更從某公開基金會成功購買原版《第二交響曲》手稿:

「有天我演出《復活》之後,有個公開基金會找上我,因為他們擁有馬勒《復活》的手稿,詢問我要不要買下來?當然~我連5秒鐘都沒有猶豫就買下了!」「這太神奇了,這世上有誰有幸能擁有馬勒的真跡手稿?而且有誰比我還更應該擁有馬勒《復活》的手稿呢?」(18:10

「我買下手稿之後,馬上把《復活》的手稿送至圖書館保存,當然留下了一份副本供我自己閱讀研究,但我更希望有更多人能閱讀馬勒這份珍貴的手稿!」

 

在將原版與常用版本進行嚴格比較後,卡普蘭聲稱發現了後者的300處錯誤,並與他人共同編輯了新版樂譜,後來更獲得了在維也納國際馬勒基金會的認可。隨著卡普蘭的成就在音樂界廣為流傳,他成為了一位廣受歡迎的馬勒學者和指揮家;基本上,除了極少數的演出,卡普蘭一生只指揮演出馬勒第二號《復活》。

(上述卡普蘭故事,取自「馬勒基金會」網站)

 

紀錄片:馬勒 V.S. 百萬富翁

 

第四樂章:原光

 

第五樂章


第三號交響曲

與自然對話,與上帝交心的極致名曲

各樂章標題:

  1. 「牧神甦醒,夏季就來臨了」
  2. 「草地上花兒如是說」
  3. 「林中鳥獸如是說」
  4. 「人們如是說」
  5. 「天使如是說」
  6. 「愛情如是說」

 

第三號交響曲紀錄片

 

第一樂章的驚人巧合!?

第一主題 V.S. 布拉姆斯

強有力而決然地,八部法國號齊奏,宣示出果決而動聽的第一主題

 

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 第四樂章

 

第三主題 V.S. 迪士尼《美女與野獸》

牧神甦醒主題(11:52起)(13:08起)

 

《美女與野獸》 Be our guest❤️

 

第三樂章

亮點1:藝術歌曲《少年魔號》中的第11首歌曲 ⟨夏日的交替⟩(Ablösung im Sommer /Relief in Summer) 引用

Ablösung im Sommer

Kukuk hat sich zu Tode gefallen

An einer grünen Weiden,

Kukuk ist tot, hat sich zu Tod’ gefallen!

Wer soll uns denn den Sommer lang

Die Zeit und Weil vertreiben?

Ei das soll tun Frau Nachtigall,

Die sitzt auf grünem Zweige;

Die kleine, feine Nachtigall,

Die liebe, süße Nachtigall!

Sie singt und springt, ist allzeit froh,

Wenn andre Vögel schweigen.

Wir warten auf Frau Nachtigall;

Die wohnt im grünen Hage,

Und wenn der Kukuk zu Ende ist,

Dann fängt sie an zu schlagen!

Relief in Summer

The cuckoo has sung himself to death

On a green willow.

Cuckoo is dead, has sung himself to death!

Who shall now all summer long

While away the time for us?

Ah! Mrs Nightingale shall do that,

She sits on the green branch,

That small and graceful nightingale,

That sweet and lovely nightingale!

She hops and sings, is always joyous,

When other birds are silent.

We shall wait for Mrs Nightingale,

She lives in the green grove,

And when the cuckoo’s time is up,

She will start to sing!

夏日的交替

布穀鳥居然唱歌唱到死掉了

就在綠柳上

杜鵑死了,把自己唱死了!

現在整個夏天

誰來消磨我們的時間?

啊! 夜鶯夫人會這樣做,

她坐在綠枝上,

那小巧玲瓏的夜鶯,

那隻甜美可愛的夜鶯!

她又跳又唱,總是很快樂,

當其他鳥兒都沉默的時候。

我們將等待夜鶯夫人,

她住在綠樹林裡,

當布穀鳥的時間結束了,

她就會開始唱歌!

 

第三號交響曲 第三樂章(43:26

 

亮點2:郵號(Post-Horn)獨奏段落

 

郵號獨奏樂譜欣賞

 

郵號出現於第三樂章段落13(50:42起):

 

第三樂章 郵號獨奏段落 (48:50起)

音樂會版本

 

第四樂章「人們如是說」(歌詞翻譯版本)

第四樂章女低音獨唱之歌詞,取自摘自尼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第四部《午夜之歌》,鐘聲響起時查拉圖斯特拉所唱詠的一段文字。這段文字反映出生命的意義,並告訴我們為何人之所以生在此處?所尋為何?:

中文翻譯 德文歌詞
人哪,請聽著!

深沉的午夜在說甚麼?

我睡了,我睡了

我從熟睡的夢中醒來

世界是深沉的

比白晝所想的還要暗沉

深沉是世界的痛苦;

快樂比起悲痛更深更沉;

痛苦說:「去吧!」痛苦說:「去吧!」

可以一切的快樂都追求著著永恆

追尋著深沉,深沉的永恆

Mensch! Gib acht!

Was spricht die tiefe Mitternacht?

Ich schlief, ich schlief

Aus tiefem Traum bin ich erwacht!

Die Welt ist tief!

Und tiefer als der Tag gedacht.

Tief ist ihr Weh!

Lust tiefer noch als Herzeleid.

Weh spricht: Vergeh!

Doch alle Lust will Ewigkeit

Will, tiefe, tiefe Ewigkeit!

 

第六樂章 段落24起 最後精彩輝煌的6分鐘

 

第三號 第六樂章(17:50開始)

 

第六樂章 Final ,阿巴多琉森音樂節音樂會版本

 

2014年 琉森音樂節阿巴多紀念音樂會 第六樂章最後的演奏

2014年阿巴多去世之後,尼爾森接下這場琉森音樂節第三號交響曲的指揮任務,圓滿完成之餘,全體團員在舞台上汗淚俱下,無法開心地慶賀音樂會演出成功,音樂…阿巴多已經永遠地離開了大家…

 

這段影片.超有fu

在第六樂章「愛情如是說」中,一筆一土捏塑出馬勒的頭像

 

隱藏彩蛋

《星際效應》中的馬勒第三號

 

 

而我的最愛是…第九號的最後時刻

阿巴多於2009年,琉森音樂節的現場演出,是經典中的經典

阿巴多(Claudio Abbado,1933-2014)曾任義大利史卡拉歌劇院與維也納歌劇院總監,英國倫敦交響以及最知名的柏林愛樂音樂總監,2014年1月20日於家中逝世,享壽八十歲。

2002年,阿巴多罹患胃癌經胃部切除手術療養後復出,出任琉森音樂節管弦樂團藝術總監,他表示,餘生將於此貢獻,也著手規劃一系列馬勒交響曲演出,至今每一首都是我心中的經典名演。琉森音樂節節慶管弦樂團,當初是以阿巴多最熟悉馬勒室內樂團團員為主,在阿巴多的號召之下,包括柏林愛樂在內的許多職業樂團首席演奏家與獨奏家們紛紛加入,可為超級明星樂團。

我們可以欣賞到在馬勒第九號的最後五分鐘,音樂越來越寂靜,在團員們極致傑出演奏之餘,最難能可貴的是現場觀眾們的超高素質,沒有「鼓掌哥」「塑膠袋」「掉節目單」等等雜音奇異現象,現場只有最接近全然安靜的尊重:對馬勒的音樂,也是對阿巴多的指揮…

 

回到創作最初

與貝多芬相同,馬勒的第九號交響曲也是他的人生絕筆之作。寫作於1909至1910年間,也是作曲家過世的前一年。處在人生低谷狀態,馬勒無論事業、家庭與健康都岌岌可危,因此第九號交響曲整體氣氛充滿著淒涼孤寂,以及一種對於生命的告別,如無數的回憶湧上心頭:有幸福、有孤獨、有無助、傷心與徬徨,也有濃濃的愛情。被「第九號魔咒」深深影響的馬勒,為了避開這項莫須有的詛咒,在第八號《千人》之後,還寫了《大地之歌》想要逃過死神的召喚,最終仍撒手人寰,留下無盡憂傷。

 

讓我們從交響曲的最終段落(Adagissimo)談起。

甚慢板,幾乎沒有速度感~配器只剩下弦樂演奏,全部上弱音器,音色更是幾近虛無,在現場聆聽時,您會體驗到幾乎窒息,無法呼吸的狀態…

Adagissimo譜例

 

樂譜音樂版本

 

阿巴多於琉森音樂節指揮馬勒第九號 最後五分鐘

 

最後段落,音樂極其緩慢、似乎融合了痛苦最大的聲音:哀莫大於心死

在這一刻,聲音與沈默、生存與死亡之間的距離,幾乎全部消失。

生與死,真的那麼重要?

最後一個小節,力度甚至被標記為 Pianississimo(pppp),且停頓非常長的時間

馬勒寫下了——「Ersterbend」(逝去),彷彿他怕我們從音樂中仍然無法清楚得知他要傳遞的訊息…

這真的是馬勒的最後一部完整的交響曲:在他目睹了女兒的死亡,當他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將因不可逆的心臟病而縮短,妻子的外遇、家庭的可能破碎…

所有聲音的逝去,伴隨著1910年的大時代,馬勒藉由這首作品,在這最後的幾分鐘,發出了微弱的信號。

這段音樂甚至預示著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作為當代歐洲文化英雄形象的垂死掙扎。

第九號交響曲的最終幾分鐘,就如同歷經燦爛、洗盡鉛華的真實自我,面對即將來臨的虛無飄渺,或許可能是人生的下一段旅程,面對逐漸逝去的生命、無以為繼的凋零…

而我們能做的,可能只剩下深深地嘆息

伯恩斯坦說,馬勒的音樂,最後都化作了虛無。

我認為——當馬勒的音樂變得更慢、更安靜、更空無一物,但在聲音和內容上變得更令人驚嘆、令人驚嘆的精神化:Less is more

這種音樂,代表的只有唯一情緒:死亡。

要欣賞這首交響曲,您別無選擇,只能穿越這一層層紗,在理解馬勒生平之餘,試圖感受這位音樂家的思想。

除了「虛無」、「死亡」,也有第三種思維:音樂不再試圖描繪音樂或哲學的死亡,而是盡其所能地單純保持存在著:一切無需多加解釋。

 

聽聽伯恩斯坦怎麼說?Adagissimo 最慢板

不是None,是one、on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wr2rmyAuI

 

 

然而,還有另一種思考這種音樂的方式,是否以這種方式來聆聽和體驗第九號交響曲,取決於你是否認為這是一首對萬物終結的讚美詩~或者相反,這是一首對生命逝去和迎向死亡的最終謳歌?

 

布魯諾·華爾特的首演

馬勒的弟子布魯諾·華爾特在1912年6月26日,指揮維也納愛樂擔任作曲家死後的首演。華爾特將最後的樂章描述為「和平的告別;結語,雲消散於天藍之中。」

在馬勒過世之前,連華爾特也從未見過第九交響曲之樂譜。

但在華爾特應馬勒遺孀阿爾瑪要求,擔任首演後,他對樂曲的深入理解,使得他持續成為馬勒第九號交響曲最強而有力的權威詮釋,也是在馬勒之後的唯一代表。

許多人認為華爾特後來於1938年,在納粹進攻吞併奧地利前與維也納愛樂錄製的唱片錄音,所有馬勒第九號交響曲的演奏錄音中,最能呈現真實馬勒思維的高水準演奏,請各位務必要欣賞這個版本。

 

【珍貴錄音】Bruno Walter & Wiener Philharmoniker – Gustav Mahler Symphony No.(1938)

Gustav Mahler (1860-1911): Symphony No. 9

Wiener Philharmoniker / Bruno Walter (1876-1962)

A live recording from Grossen Musikvereinssaal in Vienna on 16th January 1938.

00:00 I. Andante comodo

25:00 II. Im Tempo eines gemächlichen Ländlers. Etwas täppisch und sehr derb

40:45 III. Rondo-Burleske: Allegro assai. Sehr trotzig

52:10 IV. Adagio. Sehr langsam und noch zurückhaltend

 

延伸閱讀

【BON音樂】最深沈的人世告別 – 馬勒:第九號交響曲

 

紀錄片:阿巴多在柏林愛樂的第一年

11:00 第一號第四樂章 法國號起立演奏

 

琉森音樂節的第一號第四樂章Final

 

 

蹦藝術每週一、二音樂講堂最新訊息🎵

【BON音樂】蹦藝術每週音樂講堂課程表《您的古典音樂最佳選擇🎵》(2023年最新)

 

開卷蹦藝術.享受美好閱讀時光

☕️一杯咖啡.一點心意.支持蹦藝術☕️

 

各類合作提案,聯繫方式:

*手機:0917.670.518 
*Line:https://line.me/ti/p/LB1ro0P0AU
*E-mail:jenpin888@gmail.com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