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台灣絃樂團室內樂集-永恆的日記 貝多芬絃樂四重奏最終篇 導聆日記(上) 
Beethoven Late String Quartets -1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2021台灣絃樂團-永恆的日記貝多芬海報

音樂會現場導聆:林仁斌

 

節目資訊
2021年9月3日(五) 19:30 國家演奏廳 

演出者: 張家倫、吳芯昀、江婉婷、林宏霖 

貝多芬弦樂四重奏 | Beethoven: String Quartet

作品132: a小調第15號弦樂四重奏 (1825)
in A Minor, Op.132

作品135: F大調第16號弦樂四重奏 (1826)
in F Major, Op.135 

總論

貝多芬一共寫了十六首弦樂四重奏,若將為弦樂四重奏寫的《大賦格》(Op.133)也算在內,總數更高達十七首,甚至比他經典的「九大交響曲」還足足多了八首。

在他生命的盡頭,創作過程變得更加激烈而迅速:從1824年2月第九交響曲《合唱》完成到1827年3月26日去世為止,貝多芬為五首晚期弦樂四重奏完成了至少1,899頁的草稿,這還不包括另外700頁完成的樂譜與副本,令人佩服、震撼。

在人生最後不到三年的時間裡,他一共創作了高達2,500多頁密密麻麻、幾乎難以辨認的手稿音樂。

針對這十七首弦樂四重奏,如我們跟著貝多芬的創作時期,搭配他弦樂四重奏的創作編號,也能夠分為:早期中期晚期,這大三時期。

貝多芬弦樂四重奏整理(取自維基百科)

 

作品與時期簡說

早期6首作品,第1號到第6號都是op.18,No.1 – No.6。

中期5首作品,第7號到第11號,包括了Op.59的三首,也被稱為「拉祖莫夫斯基四重奏」(String Quartets Rasumovsky)。

拉祖莫夫斯基伯爵(Andreas Rasumonsky, 1752-1826)是俄羅斯派駐在維也納的大使,他的官邸中就有一組當時全歐洲一流的弦樂四重奏團體,伯爵本人並親自擔任第二小提琴的演奏。貝多芬應伯爵之邀而創作這三首作品,完成後也題獻寫給「拉祖莫夫斯基伯爵」,這套作品因此得名,也是許多弦樂四重奏名團必演的重要作品。

拉茲莫夫斯基伯爵(Andreas Rasumonsky, 1752-1826)

 

中期作品還有:Op.74第10號 與 Op.95第11號。

 

接下來就是我們今天音樂的主軸「晚期弦樂四重奏」:

年份從1824年起計算,直到貝多芬去世的1827年為止;作品編號從第12號 op.127,一路到貝多芬人生中最後的第16號 op.135為止。

因此,從時期來看,貝多芬晚期弦樂四重奏,就是指以下這6首弦樂四重奏作品:

作品127: 降E大調第12號弦樂四重奏 (1825)
作品130: 降B大調第13號弦樂四重奏 (1825)
作品131: 升c小調第14號弦樂四重奏 (1826)
作品132: a小調第15號弦樂四重奏 (1825)
作品133: 降B大調《大賦格》 (1826),原作品130之終曲
作品135: F大調第16號弦樂四重奏 (1826)

弦樂四重奏.完美的合奏型態

貝多芬於1827年去世之前的這短短幾年(1824-27),他灌注了完整的創作力於弦樂四重奏這項曲式。

「弦樂四重奏」的特色就是高音、中音、低音,三頻均衡、擁有複數和聲與線條的共同與交織、樂器發展成熟與音色融合完美等等優異條件,這些~都是貝多芬選擇「弦樂四重奏」的重要原因。

或許他的心中,希望自己雖然臥榻病床,但能繼續創作出心中完美的音樂~而這完美的合奏型態~就是「弦樂四重奏」。

Beethoven in 1823, by Georg Waldmüller

 

從1824年-1827年去世前,貝多芬留下的五首弦樂四重奏以及單獨出版的「大賦格」,這6首弦樂四重奏除了是貝多芬一生最後的作品,更是這位音樂巨人的人生總結與心血結晶。

 

貝多芬晚期作品都具備抽象特質,音樂形式複雜、內涵深邃;有時獨自低語,時而彼此對話…甚至常常還會…各說各話;然而,在貝多芬創作的當時,這些創作方式顯得非常前衛而超越了當代;因此,這幾套弦樂四重奏,在貝多芬的年代並未完全受到評論家和聽眾的欣賞。

 

「這是留給後世的音樂」- 貝多芬這樣說

1820年的貝多芬,堅定的眼神與躍然紙上的音樂感,由Joseph Karl Stieler繪製,是去全世界最廣為流傳的貝多芬畫像

 

將近200年之後的現在,我們如果以現代眼光重新審視一次,各位會發現這些珍貴的作品,即使距離我們已經194-197年,但卻歷久彌新,讓無數的音樂家與欣賞者們沉醉於其中,著迷不已。

現在人們普遍認為,這六首套晚期弦樂四重奏作品,是貝多芬在弦樂四重奏這樣的創作體裁之下,最偉大的成就,甚至是整個音樂史上所有同類音樂作品中之佼佼者。

 

舒曼認為,這些音樂「達到人類藝術想像力的極限」。

華格納說,作品131號的首樂章是他「所知道的最悲傷的情感」。

俄國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更認為,《大賦格》op.133 可謂是「最偉大的音樂」,他並稱為「這絕對是首當代音樂,而且永遠都會在當代」。(modern music)


今天的音樂會,由台灣絃樂團的四位傑出音樂家老師:張家倫吳芯昀江婉婷林宏霖擔任演奏 

上半場我們依序從作品132:a小調第15號弦樂四重奏 (1825年)出發,下半場則演奏作品135:F大調第16號弦樂四重奏 (1826年),進入真正的貝多芬晚期最後一首弦樂四重奏作品。

 

各位要知道~這兩首弦樂四重奏作品都完成於第九號交響曲《合唱》op.125之後(1824年),是真正貝多芬人生最後階段的思想珍寶…

貝多芬晚期弦樂四重奏創作編號與第九號交響曲之創作順序

 

跟隨音樂家們精彩的演奏,我們將更進一步實際領略貝多芬從1825到1826的創作內涵。

 

作品132:a小調第15號弦樂四重奏 (1825年)

樂曲與架構簡介

全曲共分為五個樂章,分別如下方表格所示。

樂章順序

時間長度

曲式架構與調性/拍號

段落

I.

10:00

奏鳴曲快板曲式

a小調, 2/2拍

十分綿延地 – 快板
Assai sostenuto – Allegro

II.

8:59

詼諧曲
(小步舞曲A-B-A三段體)

A大調, 3/4拍

不過分快的快板
Allegro ma non tanto

III.

20:50 感恩之歌:慢板

A-B-A’-B’-A”
利第安調式寫成

a小調, 4/4拍

A 非常緩慢(疾病痊癒者對神感謝之歌) – B 行板(感受新的力量) – A’ 非常緩慢 – B’ 行板 – A”非常緩慢:帶著最深的感情

Molto adagio – Neue Kraft Fühlend: Andante – Molto adagio – Andante – Molto adagio: Mit innigster Empfindung

IV.

2:08

進行曲

A大調, 4/4拍

進行曲速度,甚快 – 速度轉快 – 急板(由第一小提琴演奏連接句將第五樂章串連起來,直接不休息進入第五樂章。)

Alla marcia, assai vivace – Più allegro – Presto

V.

6:43

輪旋曲-終曲

A-B-A-C-A-B + Coda

a小調

熱情的快板 – 急板

Allegro appassionato – Presto

 

 

第一樂章 以奏鳴曲式寫成,包含呈示-發展與再現。很特別的設計是於快板之前,有8小節的緩慢導奏。貝多芬於大提琴與第一小提琴的對話之間藏著重要的動機,大家可以試試看能否在仔細聽過這段導奏之後,在快板中聽出這些要素喔~快板

 

 

第二樂章則是一段速度不快的詼諧曲風格樂章,經常出現聲部的齊奏與對話。曲式上也採取了小步舞曲A-B-A三段體。

第一主題A:

 

第二主題B:

 

 

第三樂章是充滿感謝之情的慢板樂章,靜謐舒緩的曲調中,有著簡潔、精緻而純粹的感恩頌讚,維持6小節一句的型態也屬於相當特別的設計。曲式共分為五段落「A-B-A’-B’-A”」,在曲調與變奏間有著美妙的平衡。貝多芬創作此曲時剛經歷一場大病,痊癒之後相信他應該是帶著平靜而感恩之心,寫下了這段長達20分鐘的美妙音樂,讚美上帝與人世間美好的一切。

 

開頭讚美詩般的音樂過後,進入「行板」,音樂有變得更加精彩,從這邊開始我們可聽見更多貝多芬精彩的變奏手法:

 

歷經精彩的變奏之後,音樂再次回到開頭第一主題:就像是經過了豐富無比的人生,最終再次回到原點,靜靜地以「初心」,品味著這一生中的美好:

 

 

第四樂章以進行曲風格寫成,從情緒上感覺,真的就像是大病初癒之後的雀躍心情:

 

第二段落的音樂,也在活潑的主題之後,轉為更快的速度,帶給我們美好而雀躍的感覺:

 

此樂章僅2分10秒左右,最特別之處還有樂章最後轉為「急板」,並由第一小提琴演奏連接句將第五樂章串連起來,直接不休息進入第五樂章。

 

 

第五樂章之音樂再次轉為小調,更有戲劇性與表現力,以輪旋曲式寫成(A-B-A-C-A-B + Coda),讓樂曲最終樂章充滿更加豔麗與明亮的色彩。

 

我自己覺得很有趣的部分是,在精彩的聲部交織音樂之餘,您可能會聽見一首非常有名的貝多芬小品「給愛麗絲」的部分旋律😉(記得等等欣賞音樂會時,也要仔細找找看喔~)


 

下半場:

作品135:F大調第16號弦樂四重奏 (1826年)

樂曲與架構簡介

全曲共有四個樂章,「快快慢快」的標準架構。

樂章順序

時間長度

曲式架構與調性/拍號

段落

I.

6:17

奏鳴曲快板曲式

F大調, 2/4拍

稍快板
Allegretto

II.

3:23

詼諧曲
(小步舞曲)

F大調, 3/4拍

甚快板

詼諧曲(小步舞曲)
Allegro ma non tanto

III.

7:23 如歌寧靜的主題與變奏曲
(主題+4次變奏)
bD大調, 6/8拍
非常緩慢地,如歌且寧靜地
主題與變奏

Lento assai, cantate e tranquillo
theme and variations slow movement

IV.

7:08 奏鳴曲式終曲

F大調

3/2 – 2/2 – 3/2 – 2/2

樂譜開頭三句重要話語:

這是個困難的決定(Der schwer gefasste Entschluss)
一定要這樣嗎?(Muss es sein?)
一定要這樣(Es muss sein)

極緩板(Grave) – 快板(Allegro) – 不太慢的極緩板(Grave ma non troppo tanto) –  快板(Allegro)- 結束段,回到最初速度(Tempo di Primo)

 

第一樂章為奏鳴曲快板曲式,F大調,速度為稍快板。樂曲以溫暖的短主題開場,逐漸發展。

 

結尾前的主題再現,似乎是告訴我們:不論面對怎樣的困難,貝多芬要我們「樂觀以對」、「正面迎擊」,迎向多舛的人生最終的樂觀與開朗,我認為也是也是此樂章的精神。

 

 

第二樂章同樣為詼諧風格之三拍子音樂構成。音樂靈活有著許多變化,切分音與許多節奏對話,帶來非常輕快的感受;偶爾也會有著強烈的力度對比,充分展現貝多芬音樂中的戲劇性。

 

 

第三樂章為「如歌寧靜的主題與變奏曲」,這段主題非常安詳而動人,帶有深沈無比的情緒。同樣地即使在抒情旋律,我們仍然可以發現許多力度對比,極度貝多芬的作曲方式:

 

第三樂章共有4段變奏,但全長只有54小節,仔細欣賞之後,會發現是非常充滿韻味的樂章。這裡是樂章結束的前五小節,清澈的音響效果,深深感覺:此音只應天上有啊~

 

 

第四樂章來到了全曲重點:終曲 Finale。

貝多芬在這個樂章的樂譜上,寫下了很特別的文字「這是個困難的決定」(Der schwer gefasste Entschluss),還寫了「一定要這樣嗎?」(Muss es sein?)與「一定要這樣。」(Es muss sein)等等文字,成為了這首樂曲最耐人尋味的地方。

先讓我們一起欣賞這個樂章最具話題性的第四樂章手稿,上面留有貝多芬手寫文字:

這是個困難的決定(Der schwer gefasste Entschluss)
一定要這樣嗎?(Muss es sein?)
一定要這樣(Es muss sein)
Beethoven Manuscript 1826 Nmanuscript Page From Ludwig Van BeethovenS String Quartet In F Major Op 135 Showing The Beginning Of The Fourth Movement Headed By The Words “Must It Be” “It Must Be” 1826 Poste

 

第四樂章開頭樂譜

我們可以從下方樂譜上讀到,大標題為「這是個困難的決定」(Der schwer gefasste Entschluss)

然後是上行,帶著提問,似乎是疑惑不解的:「一定要這樣嗎?」(Muss es sein?)的慢板主題。

隨後進入快板時,先三度上行再四度下行的堅定動機,代表著回應:「一定要這樣。」(Es muss sein)。

成為了貫穿第四樂章的的重要動機:

Beethoven – String Quartet No. 16, Op. 135 Score

 

音樂欣賞:

欣賞開頭慢板問句-快板答句

 

中段,轉入「不太慢的極緩板」(Grave ma non troppo tanto):

 

歷經277小節的音樂,慢與快的多重速度變化,撥弦與持弓演奏等多樣技法後,最終回到F大調,亮麗地結束整首作品。

 


在準備欣賞音樂~但在邀請音樂家們入場之前,我想提出一個延伸資料給各位現場觀眾朋友們:

不曉得大家是否記得,有一部貝多芬電影,非常有名:《永遠的愛人》(Immoetal Beloved)。

貝多芬電影《永遠的愛人》(Immoetal Beloved)

 

電影中,導演針對歷史上有名的貝多芬情書作為發想,帶著觀眾們追隨貝多芬的書信與生前許多事蹟作為線索,一路探索究竟誰才是貝多芬永遠的愛人,這個音樂史上最大的謎團之一。

在電影結束前最後場景,被影射是這位愛人的,是他的弟媳婦喬安娜(Johanna)。當兩人最後於貝多芬的病榻相見時,眼神的交流似乎代表著多年來的風風雨雨,都隨著斯人將逝而雲淡風輕。

《永遠的愛人》(Immoetal Beloved)

 

在兩人終於碰面的這個時刻,貝多芬拿出正在創作的手稿,寫下「一定要這樣嗎?」(Muss es sein?),

「一定要這樣嗎?」(Muss es sein?)

 

而喬安娜則堅定地寫下「一定要這樣」(Es muss sein)。

「一定要這樣」(Es muss sein)

 

這一瞬間,多年來的恩恩情仇,也瞬間化解了

 

或許導演就是以這首弦樂四重奏上的文字作為發想,而在電影中想提供給影迷們作為電影敘述可信度的暗示證明?

歷史雖然就在那邊,但是現在的我們不會知道過去發生在貝多芬身上的想法~我們只能夠以他留下來的音樂,紀念這位一代偉大的音樂家。

綜觀貝多芬的生活,當他越是痛苦而艱辛的時刻,音樂卻充滿光明、正向與積極性。欣賞他的晚期四重奏,感受這其中的點點滴滴,正是一堂貝多芬教我們的人生課程。

我是林仁斌,今天為聽眾們進行的樂曲導聆,就到此進行告一段落,希望大家喜歡。

接下來讓我們熱烈掌聲,歡迎音樂家們入場演奏~

 

 

貝多芬於1827年逝世

貝多芬於1827年逝世

 

開卷蹦藝術.享受美好閱讀時光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