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音樂劇《艾薇塔》女主角的真實故事

 True Stories of  “Evita”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今天介紹由音樂劇名作家韋伯作曲,著名劇本搭檔提姆.萊斯合作之著名音樂劇《艾薇塔》中女主角阿根廷的國母 貝隆夫人之真實故事。

《艾薇塔》Music by Andrew Lloyd Webber, Lyrics by Tim Rice

 

1952年7月26日,阿根廷的國母 貝隆夫人(María Eva Duarte de Perón , 1919-1952病逝於布宜諾斯艾利斯,年僅33歲。

伊娃.貝隆夫人(1947年照片)

整個阿根廷都籠罩在巨大的悲傷之中。舉行葬禮的時候,交通幾乎癱瘓了,70萬民眾走上街頭向她的靈柩哀悼。他們永遠失去了自己的國母。

伊娃·貝隆 1952年葬禮

 

誰也不會想到,這位受到阿根廷人民深切追思的第一夫人,居然曾經是一位妓女。

貝隆夫人的本名叫做艾薇塔(Evita ),1919年出生於一個貧賤的裁縫家庭。她的母親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生下了五個沒有名分的孩子,艾薇塔就是其中之一。

幼時的艾薇塔

由於是個私生女,艾薇塔小時候經常被侮辱為「野種」。

而她的親生父親,顧及自己的家庭,早早地就拋棄了艾薇塔的母親,對這個私生女更是不聞不問。艾薇塔的童年,飽受了冷眼和欺凌。

當她的親生父親去世的時候,母親領著幾個孩子去弔唁,卻慘遭羞辱,艾薇塔連見父親最後一面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年幼的艾薇塔在父親的靈堂外立下誓言:「中產階級算什麼,我將來一定要成為阿根廷的大人物!」

按照童話故事的發展情節,此後的艾薇塔應當是奮發向上,苦盡甘來,所有欺辱她的人都得到應有的懲罰。

很可惜,生活並不是童話,真實的生活更像是一部小說,而殘酷的情節才剛剛開始。

對於窮人家的女孩子來說,自尊是一種太奢侈的東西。在動盪的阿根廷,像艾薇塔這樣出身卑賤的女孩,想要光鮮亮麗的生活,只能通過做演員這一捷徑。

艾薇塔已經受夠了,只要能擺脫窮苦不堪的命運,她願意不惜一切代價。

1934年的一天,阿根廷著名的歌手奧古斯汀·馬加爾迪來到了艾薇塔居住的小鎮進行演出。15歲的艾薇塔看著那個來自首都的男人,覺得這是命運送給她的一份禮物,她決定抓住這次機會。

她那時候太年輕,並不知道,命運賜予的禮物,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年輕的艾薇塔

奧古斯汀·馬加爾迪望著眼前這個青春美艷的少女,被情慾沖昏了頭腦,滿口答應帶她去布宜諾斯艾利斯。他的條件是他要占有這個15歲的女孩。

艾薇塔答應了,她向這個年齡足可以做她父親的男人獻出了貞操,忍受了這個男人無數次蹂躪,只為了換取一張通往幸福生活的車票。

雖然奧古斯汀·馬加爾迪沒有食言,帶著艾薇塔來到了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然而,奧古斯汀是有老婆的。可憐的艾薇塔,很快就重蹈自己母親的覆轍,被這個負心漢拋棄了。

一無所有的艾薇塔,站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繁華的街道上,回想起了自己童年時那些被侮辱和損害的日子,痛苦無比,她又一次成為了上帝的棄兒。

可是,她發誓絕不再回去那個小鎮,她要不擇手段地留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只有在這裡她才能看到一絲微光,哪怕黑暗也無處不在。

年輕美貌的艾薇塔,開始混跡於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各種聲色場所。她芬芳迷人的肉體成了最好的資本,無數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其中不乏許多阿根廷的大人物。

獨身於阿根廷追夢的艾薇塔

艾薇塔一視同仁,無論是衣冠楚楚的貴族軍官,還是粗俗不堪的酒吧老闆,只要給她錢,她都願意與之共度良宵。

獨身於阿根廷追夢的艾薇塔

與之相熟的人,當面客氣地說她是個「高級交際花」,背後卻不屑地稱她為「那個不知廉恥的婊子」。

如果沒有遇到貝隆,也許艾薇塔會一直是一個高級妓女,混跡風塵直到紅顏凋零。

上帝終於開始憐憫這個美麗的女子,讓貝隆上校(Juan Domingo Perón, 1895-1974)出現在她的生命中。

艾薇塔與貝隆

從此之後,貝隆成為她的姓氏,更與她所有的榮耀息息相關。

艾薇塔與貝隆

1943年6月,政局不穩的阿根廷爆發軍事政變,英武不凡的貝隆上校在這次政變中顯露出色的軍事才華,成為阿根廷的政治新星。

貝隆雖然出身行伍,但是卻不像一般軍人那樣粗枝大葉,他深切地關心著阿根廷的未來,立志改變阿根廷人民的命運。

艾薇塔與貝隆

此時的阿根廷,窮人饑寒交迫,如同生活在地獄。貝隆上校想為這些底層的窮苦民眾謀求一個良好的境遇,因此他多次在公共場合發表政治演講,為窮人發聲,希望進行民主改革,縮小貧富差距,使窮人也過上安穩舒適的生活。

貝隆的演講打動了無數阿根廷人的心,也為後來與艾薇塔的相知相愛埋下了伏筆。

艾薇塔認識貝隆,是在一次宴會上。貝隆上校站在一群賓客之間,聲音洪亮的宣傳著他的政治理念,他怒斥了阿根廷貧富懸殊的現狀,對富裕者的冷漠和貪婪進行了控訴。

賓客們竊竊私語,在這些身份尊貴的賓客面前痛斥富人對窮人的剝削,貝隆的演講顯得不合時宜,無異於與虎謀皮。

然而,已經沉浸在紙醉金迷中很久的艾薇塔卻怦然心動。

她望著人群中氣宇軒昂的貝隆上校,在心中沉寂了許久的愛情被喚醒了。

很多男人都曾占有過她,卻沒有一個人真正地理解她。她的靈魂深處,還是住著一個不甘屈服於命運的小女孩。

因為貧窮,因為不公,她出身卑賤,由於貧窮和絕望不得不墮落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繁華喧鬧之中,靠出賣自己的美貌和肉體換取生存的資本。

她太知道貝隆口中那些阿根廷底層人民的際遇了,那些悲慘的生活,只是令別人唏噓不已,於她,卻是曾經真實的經歷。

本來她已經對這一切麻木了,可是貝隆的演講擊中了她的靈魂,使她無法再迴避自己內心的召喚:去吧,去改變這一切,讓這個社會恢復公義,讓那些和自己一樣出身卑賤的阿根廷人活得有尊嚴。

艾薇塔無可救藥地愛上了貝隆上校,此時地貝隆上校,已經48歲了,艾薇塔只有24歲。她瘋狂地愛著貝隆,大膽地向貝隆表白:「我是最適合你的女人,我的好會令你吃驚。」

艾薇塔太過於美麗性感,她的魅力是成熟穩健的貝隆上校都無法抵擋的。一年之後,他們相愛了。貝隆上校擁有了一位美麗的情人。

他暫時沒有打算娶她,畢竟在外界的傳聞中艾薇塔是一個以放蕩聞名的女人。

在愛情的最初,這位老練的政客是有所保留的。

很快地,艾薇塔就向貝隆證明了自己所言非虛,她確實是最適合他的女人。陷入熱戀中的艾薇塔,洗去了一身的浮華,每日為心愛的男人洗手作羹湯,生活被她經營得精緻而優雅。

艾薇塔與貝隆

在政界中摸爬滾打了多年的貝隆上校,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愛情的甜蜜。

在政壇上,艾薇塔也逐漸開始成為「貝隆手中的王牌」。這位風華絕代的阿根廷玫瑰,追隨著她的愛人,出現在各種公共場合,為窮人的利益搖旗吶喊。

男人所宣揚的政治理念往往是冰冷粗礪的,而女人口中的政治理念卻多了些溫情親切。貝隆那些民主平等的口號,在艾薇塔的演講中,是一個個鮮活的故事。僅僅是她自身不幸的遭遇,就給了彼時阿根廷黑暗政治一記響亮的耳光。

艾薇塔與貝隆

阿根廷人民驚艷於艾薇塔的美貌,悲憫於艾薇塔的不幸,支持貝隆的人越來越多,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視的政治勢力。

阿根廷政府害怕了,將貝隆弄進了監獄。艾薇塔一邊安慰沮喪的丈夫,一邊為了丈夫重獲自由而四處奔走。

艾薇塔懇切真誠的演講感動了人民。憤怒的人民湧向了街頭,進行各種抗議活動,要求政府釋放貝隆。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政府不得不釋放了貝隆。

演講中的艾薇塔

重獲自由的貝隆與艾薇塔舉行了婚禮,艾薇塔成為名正言順的貝隆夫人,二人一起四處演講,爭取阿根廷人民的支持,為即將到來的大選做準備。

1945年,貝隆與艾薇塔結為夫妻

民意大幅度地傾向於貝隆,總統的寶座只是時間問題…

1946年貝隆正式當選為阿根廷的總統,艾薇塔成為阿根廷的國母~這一年,她27歲。

貝隆與艾薇塔

此後的艾薇塔,終日為了窮人的利益而奔走忙碌。這位風姿卓然的第一夫人,出現在阿根廷貧窮落後的角落,為落魄的下層人民帶去慰問與幫助。

成立 Eva Perón 基金會,照顧窮人福祉

窮人們感激她,富人們憎恨她,艾薇塔始終安然自若。悲苦的童年和少年時代,給她的生命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她必須為窮人的利益而吶喊。

貝隆與艾薇塔

上帝卻沒有給她足夠多的時間。天妒紅顏。

患病之後日益憔悴的艾薇塔

然而在1949年1月9日,艾薇塔在一個剪彩現場暈倒,醫生診斷她為子宮癌。在住院期間,艾薇塔並沒有忘記她所鍾情的政治事業,即使躺在病床上,她也堅持的工作。

1949年,艾薇塔被確診得了子宮癌,死神已經向她步步逼近。艾薇塔卻不顧醫生的囑咐,用盡最後的力量為阿根廷的未來謀劃奔走。就像一隻火炬,在加速燃燒自己的生命,照亮和溫暖整個阿根廷。

 

生病臥床的艾薇塔

艾薇塔,阿根廷的國母,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放不下的不僅僅是她的丈夫,還有多災多難的阿根廷。

在後世為了紀念艾薇塔所拍的音樂劇《艾薇塔》中,主題曲是「阿根廷,別為我哭泣」,裡面有這樣幾句歌詞,訴盡了艾薇塔隱秘的心事:

演講中魅力非凡的艾薇塔

阿根廷,別為我哭泣,說句心底話,我從未離開大家,即使當年任性墮落,我仍遵守承諾,請勿拒我於千里之外!

名與利,我從不希冀,世人以為我熱衷名與利,如夢幻泡影,難把問題解決,解決之道,早在這裡為你鋪好,我愛你們,亦希望得到回報。

1952年7月26日,這朵嬌艷多姿的阿根廷玫瑰,終於到了萎謝的時刻。晚間8點25分,她將貝隆總統叫到病床前並對他說:「我這一生,只有生病時才會流淚。」並輕輕地對貝隆說:「小瘦子走了。」…

這一年,她剛好是33歲。

出喪當天,全國70萬人湧向首都,湧上親吻她的玻璃棺,甚至16人因擠撞而喪生。為了紀念她,阿根廷人把她的頭像放在阿根廷國家貨幣上以示尊敬。

伊娃·貝隆 1952年葬禮

 

艾薇塔的靈柩
艾薇塔的靈柩

 

艾薇塔的靈柩

 

去世之後的艾薇塔,哀榮備至。阿根廷舉國上下為她服喪,悲傷的人們用各種方式紀念他們的玫瑰。直到今天,「艾薇塔」依然是許多阿根廷人為女兒取名字時候最鍾愛的名字。她對阿根廷的愛,已經得到回報。

 

永遠的艾薇塔

 

今日面額100元的阿根廷peso,就是以艾薇塔為主要人物。

100元面額的阿根廷peso,就是以艾薇塔為主要人物。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