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樂曲內容介紹
Mahler:  Symphony No. 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Analyze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有關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Symphony of a Thousand)之創作與首演,請參閱本篇文章→【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創作與首演,本篇主要介紹關於«千人»樂曲內容介紹~

影音欣賞:
伯恩斯坦指揮維也納愛樂現場 Live’版

Mahler: Symphony No. 8 / Bernstein ·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殷巴爾形容馬勒的音樂

國際馬勒權威,著名指揮家殷巴爾(Elinhu Inbal, 1936- )曾如此陳述馬勒與當代的關連性:「馬勒的音樂表現了當時的問題和時代性,同時也展現了他個人的內在。在他的音樂裡反應了十九世紀末的頹廢風氣與當時世界的淒苦,也飄散著奧地利帝國夕陽的氣氛。他的音樂是內在糾葛的表現,展現外在世界之爭鬥。」

 

1912年 馬勒第8號交響曲管弦樂譜封面:

1912年 馬勒第8號交響曲管弦樂譜封面| Introduction Symphony No. 8, score full orchestral version.

馬勒在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的架構設計,棄用用傳統「樂章」作為分段,而沿用在第二與三交響曲中,以「部份」(Part)來區分樂曲內容的主題。

 

第8號交響曲 «千人» 共包含兩個部份:

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

珍貴手稿: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扉頁

 

珍貴手稿: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
珍貴手稿: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總譜第一頁

 

從總譜第一頁,我們可看見第一部分為4/4拍,歌詞是馬勒選自八至九世紀據信由 美因茲大主教(Archbishop of Mainz)Rabanus Maurus 所寫的拉丁文讚美詩《求造物主聖靈降臨》(“Veni Creator Spiritus”,拉丁語)。原詩共有七段詩節,每段詩節皆以四行詩文所構成,架構與格律相當工整對稱。詩歌演唱通常以無伴奏單音音樂之葛利果聖歌(Gregorian Chant)方式演唱。在羅馬天主教會的儀式中,作為聖靈的召喚,演唱於「五旬節」的禮儀慶典中。

 

古讚歌《求造物主聖靈降臨》(Veni Creator Spiritus)(拉丁文),歌詞如下:

(原文與中文翻譯 整理自《台灣聖經網》)完整版

Original Latin

VENI, Creator Spiritus,
mentes tuorum visita,
imple superna gratia
quae tu creasti pectora.

Qui diceris Paraclitus,
altissimi donum Dei,
fons vivus, ignis, caritas,
et spiritalis unctio.

Tu, septiformis munere,
digitus paternae dexterae,
Tu rite promissum Patris,
sermone ditans guttura.

Accende lumen sensibus:
infunde amorem cordibus:
infirma nostri corporis
virtute firmans perpeti.

Hostem repellas longius,
pacemque dones protinus:
ductore sic te praevio
vitemus omne noxium.

Per te sciamus da Patrem,
noscamus atque Filium;
Teque utriusque Spiritum
credamus omni tempore.

Deo Patri sit gloria,
et Filio, qui a mortuis
surrexit, ac Paraclito,
in saeculorum saecula.
Amen.

中文翻譯歌詞內容:

1.懇求造物聖神降臨。
眷顧爾信者之靈魂。
以爾天上聖寵神恩。
充滿爾所造者之心。

2. 爾是安慰吾人之神。
至高至上天主恩惠。
活泉神火愛人熱誠。
並為善靈甘飴神味。

3. 爾為七神恩之源泉。
又為全能聖父右臂。
爾堪稱聖父之所許。
賜爾信眾言詞富麗。

4. 求爾點光明於諸司。
傾賦愛情於我眾心。
望主天主以爾永力。
我身之弱藉以鞏固。

5. 驅逐仇敵使之遠遁。
平安之福速賜吾人。
凡害吾者悉皆避免。
賴爾率領得以前進。

6. 賜我眾因爾識聖父。
並其惟一所生聖子。
爾是父子共發之神。
我虔信爾於諸日時。

7. 願吾天主至聖聖父。
並其子由死復生者。
偕同安慰天主聖神。
獲得光榮及世之世。
 

 

馬勒版歌詞對照:

Part I - Hymnus: Veni, creator spiritus第一部分 《求造物主聖靈降臨》英文翻譯第一部分 《求造物主聖靈降臨》中文翻譯
第一段:
Veni, creator spiritus,
mentes tuorum visita;
imple superna gratia,
quae tu creasti pectora.

第一段:
Come, creator Spirit,
let your spirit enter us;
fill with grace from above
those whom you have created

第一段:
懇求造物聖神降臨。
眷顧爾信者之靈魂。
以爾天上聖寵神恩。
充滿爾所造者之心。
第二段:
Qui Paraclitus diceris,
donum Dei altissimi,
fons vivus, ignis, caritas,
et spiritalis unctio.

第二段:
You are known as the Comforter,
a gift from God on high,
living spring, fire, love,
and unction of the spirit.

第二段:
爾是安慰吾人之神。
至高至上天主恩惠。
活泉神火愛人熱誠。
並為善靈甘飴神味。
第三段:
Infirma nostri corporis
virtute firmans perpeti;
accende lumen sensibus,
infunde amorem cordibus.

第三段:
Endow our weak bodies,
with eternal strength;
inflame our senses with light,
pour love into our hearts.

第三段:
望主天主以爾永力。
我身之弱藉以鞏固。
求爾點光明於諸司。
傾賦愛情於我眾心。
第四段:
Hostem repellas longius,
pacemque dones protinus;
ductore sic te praevio
vitemus omne pessimum.

第四段:
Drive the enemy far away,
grant us lasting peace;
so that, under your guidance,
we might avoid all evil

第四段:
驅逐仇敵使之遠遁。
平安之福速賜吾人。
凡害吾者悉皆避免。
賴爾率領得以前進。
第五段:
Tu septiformis munere,
dexterae paternae digitus; 
[tu rite promissum Patris,
sermone ditans guttura.] 

第五段:
You, with sevenfold gifts,
the finger of God's right hand;
[you, true promise of the Father,
have endowed our tongues with speech]
第五段:
爾為七神恩之源泉。
又為全能聖父右臂。
爾堪稱聖父之所許。
賜爾信眾言詞富麗。
第六段:
Per te sciamus da Patrem,
noscamus [atque] Filium,
[te utriusque] spiritum
credamus omni tempore.

第六段:
through you may we know the Father
[and also] the Son,
[and you, emanating from both], O Spirit
let us believe forever.
第六段:
賜我眾因爾識聖父。
並其惟一所生聖子。
爾是父子共發之神。
我虔信爾於諸日時。
第七段:
Da gaudiorum praemia,
da gratiarum munera; 
dissolve litis vincula,
adstringe pacis foedera.
第七段:
Give us joy,
grant us your grace;
dissolve the chains that bind us
and join us in bonds of peace.

第七段:
賜爾世人無限歡樂。

授爾聖父無盡恩典。
溶解束縛爾等枷鎖。
永恆和平極樂世界。
第八段:
Gloria Patri Domino,
Deo sit gloria et Filio
natoque, qui a mortuis
surrexit, ac Paraclito
in saeculorum saecula

第八段:
Glory be to God the Father,
and glory also to his Son
begotten, and from the dead
arisen, and also our Comforter
forever and ever.

第八段:
願吾天主至聖聖父。
並其子由死復生者。
偕同安慰天主聖神。
獲得光榮及世之世。
 

備註:NOTE: The text presented above is the traditional text to Veni, creator spiritus.   Mahler did not use the bracketed text, and his setting frequently rearranges and repeats lines. The text has been presented in its original form here to preserve the original sense of the Latin hymn.

 

古讚歌《求造物主聖靈降臨》(Veni Creator Spiritus)紐姆記譜法記譜:

譜例:宗教讚歌《求造物主聖神降臨》譜例(Veni Creator Spiritus,拉丁語)

 

對照上方譜例,大家可以聽一聽這首讚美詩實際的歌唱錄音:

 

這是有包含中文翻譯之管風琴演奏版本:

 

第一部份 – 古讚歌「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靈降臨)

配器與獨唱配置

木管樂器
短笛 (最少兩名)
4 長笛
4 雙簧管
英國管
高音單簧管(降E調, 最少兩名)
3 單簧管(降B調及A調)
低音單簧管(降B調)
4 巴松管
低音巴松管
銅管樂器
8 圓號
4 小號
4 長號
大號
4 小號(第1小號須最少2名樂手)
3 長號
打擊樂器
2 定音鼓
大鼓
3
三角鐵
2 (降A與A)
鐘琴
鍵盤樂器
風琴
鋼片琴
鋼琴
管風琴
弦樂器
2 豎琴(需要時倍增)
曼陀鈴
第一、第二小提琴
中提琴
大提琴
低音提琴(需要到低音C)
聲樂
2 混聲四部合唱團
童聲合唱團
8 獨唱家

第一女高音

重罪之女(即抹大拉的馬利亞)
第二女高音

懺悔之女(浮士德的愛人Gretchen)
第三女高音(只在第二部份出現)

榮光聖母(即聖母馬利亞)
第一女低音  
薩瑪利亞之女
第二女低音  埃及的馬利亞
男高音
讚頌馬利亞的學者(即浮士德)

男中音
心懷感激的神父
男低音
學識深奧的神父

 

交響曲樂曲開頭由管風琴奏出持久的 bE音及其大調和弦,合唱團隨即有力地唱出「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神降臨)

在開頭強而有力的bE大調和弦之後,合唱團隨即有力地唱出「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神降臨)

 

接著以兩大合唱團輪流唱出「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神降臨)

接著以兩大合唱團輪流唱出「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神降臨)

 

 

女高音1先開始獨唱,之後女高音2與女中音1,2亦於6小節之後開始歌唱出第一段第三行歌詞「以爾天上聖寵神恩,充滿爾所造者之心」(imple superna gratia quae tu creasti pectora.)


 

及後由各獨唱家唱出相同歌詞段落「以爾天上聖寵神恩,充滿爾所造者之心」(imple superna gratia quae tu creasti pectora.)。

 

 

從段落12開始,進入第二段歌詞:「爾是安慰吾人之神。至高至上天主恩惠。」(Qui diceris Paraclitus, altissimi donum Dei,)

 

段落15,再次唱出「Veni, creator spiritus」(求造物主聖神降臨)歌詞

 

經過段落17與18之間奏後,由19開始,進入第三段歌詞望主天主以爾永力。我身之弱藉以鞏固。」Infirma nostri corporis virtute firmans perpeti)

段落33,全體獨唱與合唱團及童聲唱同時唱出唱出「求爾點光明於諸司。傾賦愛情於我眾心。」accende lumen sensibus, infunde amorem cordibus.),及以童聲以「Amorem cordinus」(以你聖愛充我心靈)首次唱出以他們為主的旋律。

 

段落42,唱出「驅逐仇敵使之遠遁。平安之福速賜吾人。」Hostem repellas longius, pacemque dones protinus),在兩部女高音與女中音的領唱下,開始發展:

 

段落52,唱出「賜我眾因爾識聖父。並其惟一所生聖子。」(Per te sciamus da Patrem, noscamus [atque] Filium):

 

經過不斷的對位變化,樂團重新返會開頭部份。最後部份先由童聲帶入歌詞最後一段「Gloria Patri Domino」(光榮歸於天主聖父)後,樂曲氣氛慢慢推至高潮,最後在附加銅管軍樂團的加入中,獨唱及合唱團以連續的「Gloria Patri」結束。

 


第二部份 – 選自 歌德《浮士德》第二部 第五幕 最終昇天場景

 

馬勒在《千人》第二部選擇了歌德《浮士德》之最終場景,作為主軸,並以死亡、淨化、昇華為題材,以音樂與之結合,創造出「永恆宇宙」般的音樂與音響效果。在欣賞這部分音樂之前,讓我們一起以名家文筆,深入思考歌德《浮士德》背後所呈現的意義:

好文閱讀:
浮士德與魔鬼文.伍牧
歌德盡畢生之力所完成的偉大詩劇《浮士德》,不僅詮釋出善與惡的觀念,其中所提出的人生、政治、愛情等道理,才是真正值得我們深思的重點。

兩樣版本的浮士德
浮士德可以說是一位盡人皆知的角色,而一般人對他的所知,多半僅在於他將靈魂賣給魔鬼,而最後被打下地獄。浮士德原是十六、十七世紀流傳於德國的民間故事,形諸於文字的著作,有各種不同的版本,內容相差不多,但結局則有兩種極端。目前我們所熟知的,是歌德盡畢生之力所完成的偉大詩劇《浮士德》。 在音樂領域中,法國作曲家古諾也有一齣著名的歌劇《浮士德》。古諾的歌劇也是以歌德的原著為依據,但在改寫以後,原詩劇中的一些哲學觀念已被削弱。所以也常使我們只注意到戲劇的表面,而忽略了其中的真諦。尤其眾人多半只注意到他為了能恢復青春,以圖獲得美色,滿足欲求,而和魔鬼簽下賣身契,沒有注意到其它細節。對浮士德而言,這種評斷並不公平。

靈魂交換以體驗人生
為了使浮士德能得到比較公正的評價,我們有必要為他作一次平反。歌德劇中的主角浮士德,是一位年邁的學者,一生致力於研究學問,但最後卻對人生產生了疑問。一生辛苦,究竟所為何來? 既無功名利祿,也無榮華富貴,就連醇酒美人亦是緣慳一面。心情的矛盾,令他無所適從。這種心情對年青人而言,並不容易體會,只有到了暮年,才會猛然醒覺,人生的消失是如此之迅速,一生無所獲, 而際遇也未見公平。淡薄的心情難以再保持平靜,魔鬼正好乘虛而入,他遊說浮士德要爭脫束縛,自由體驗人生之為何物,且許諾給他人間一切的權貴,以及他一心嚮往的美女情愛。惟一的條件是要在完全滿足之後,將靈魂交給魔鬼處置。 浮士德抵擋不住魔鬼的誘惑,而同意簽下這樣一紙賣身契。

悲慘愛情
在魔鬼的施術之下,浮士德果然搖身一變成為翩翩美少年,並且讓他獲得少女瑪格麗(Gretchen)的愛情。為了和浮士德幽會,瑪格麗不小心,讓母親喝下過量的安眠藥而不幸喪生。而她的哥哥為了報仇,在和浮士德決鬥時,由於魔鬼的干擾,而喪生劍下。瑪格麗在生下浮士德和她的孩子後,因為精神失常,將孩于拋入河中溺斃, 被判處死刑。浮士德心有不忍,不顧魔鬼的阻擋,毅然進入監獄去救瑪格麗。但 她不為所動,而願為自己的罪行受罰。因為她相信只要委身於神的裁判,天使必會守護自己。這時天使出現,瑪格麗得到救贖成為聖女而昇天。

《浮士德》第二部是精神重點
歌德的《浮士德》第一部,到此結束。而我們所瞭解的浮士德,也多半到此為止。並且認為浮士德要為他的罪行,而被打入地獄,魔鬼獲得了勝利。實際上浮士德的下場並非如此,而且第一部只是歌德全劇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第二部。因為在第一部中,浮士德只不過經歷到關係於自己的「小世界」而已。第二部才是全劇的精神重點,因為魔鬼讓浮士德涉入到更廣大的「大世界」。目的當然是希望 他犯下更大的罪惡,以便能取得他的靈魂。

善的《浮士德》
第二部主要敘述浮士德在魔鬼的協助之下的所作所為,不過他並沒有如魔鬼所期望的為非作歹,反而是作了不少有益的事。協助皇帝治理國家,改善人民生活,非但有了他所嚮往的權勢、榮華,也得到了世間第一美女海倫,並且和她生下一 個私生子。但是這一切並沒有讓他感到滿足,最後他終於了解,真正的滿足,實在是來自於服務人民,而不是這些表象的所得。於是他開始在皇帝賜給他的土地 上,為人民規畫一處理想的國土,他對於自己所建造的一切,終於感到完全滿足,而希望一切到此停留,當然也到了魔鬼取他靈魂的時候。然而綜觀他的所為,仍是善多於惡,亦終能得救而昇天。只有魔鬼被焚於火,徹底被毀滅。

浮士德為人生考驗代表
《浮士德》一劇的出發點,是上帝和魔鬼之間的一次打賭。魔鬼要將浮士德的靈魂誘入地獄,上帝則認為「人在努力時候,難免會犯錯」,而且「善人即使被黑 暗所驅使,也不會忘記正路」。有了這個基本的大原則之後,只要你的本性是善 良的,在人生的路途上偶有越軌,也並非就是罪大惡極。所以雖然浮士德受到魔 鬼的誘惑犯下不少錯,但是他也非常努力的做了更多有益的事。但是大多數人在 談到浮士德時,都只是以他將靈魂賣給魔鬼為重點,而忽略了其他的情節,只視他為一個邪惡的老人,一心希望恢復青春,享受榮華富貴美女愛情,認為他將靈 魂交給魔鬼以後,變回年青,開始享受他的人生。勾引少女瑪格麗,貪戀女色、 財富,多行不義,最後被魔鬼帶入地獄,永遠不得翻身。這樣的故事,也時常被 人用來作為說教之用。其實浮士德在他的一生中,除去研究學問之外,不曾涉獵 人間任何歡樂、享受。最後才懷疑到人生的價值與意義,而企圖探索他在生命中 所未曾經歷過的另類生活。他的本性並沒有惡意。也可說浮士德是代表了人類, 站立在人生的考驗之前的一次經歷,而上帝也給了他應有的回報。

邪難勝正
當我們對《浮士德》一劇有了較完整的認識以後,對浮士德的看法也必會有所改變。因為他並不是如一般人所認為的老不羞,在他遇到瑪格麗而產生愛意之後, 魔鬼曾將他帶到少女的房中,他受到房裡純淨的氣氛所感染,而深以自己本能的 慾望為恥,反而自內心產生出一種深切的情愛。由此可知,浮士德雖然希望能有美女為伴,但他內心渴望的是愛情的滋潤,而不是肉慾的滿足。在第二部中,浮士德又有了美女海倫為伴,雖然他企圖以追求美而把握生命的意義,但最終美仍 然未能解脫他。魔鬼原以為可以利用美女而掌握浮士德,卻未料浮士德的的心反而離他更遠,邪終是難以勝正。

享樂使人卑俗
而浮士德也說出了「享樂使人卑俗」的名言。同時也顯示出浮士德並不是一個利用魔鬼而追求享樂的人。因為魔鬼用來誘惑他,使他沉湎於歡樂的手段,反而使 他的心靈趨向於高貴。相當諷刺的是他曾經因為一生沉溺於工作,而最後懷疑生 活的意義,感到不能滿足。如今他獲得了權貴、美女之後,反而醒悟到,人生真正的意義,是為人民服務,建立起理想的國土,仍然是工作,而不是虛空的榮華、富貴。浮士德的真正人格,在此得到了確認。

以善為出發點
浮士德在劇中的許多功業,都是靠魔鬼之助,才得以完成,按說他也應當得救,然而只因他的出發點不正,是欲惡而善,最後的目的是取得浮士德的靈魂,所以 他沒有得救的條件。由此可見,無論為善為惡,最重要的是端看出發點為何。如果是假冒為善,則與魔鬼並無二致,地獄必是難逃。劇中還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在二百年前,人們已經有了人造人的觀念,浮士德的學生就在實驗室裡做出一個人造人,有思想而沒有實體,只能生存在玻璃瓶裡,最後仍是被毀。似乎也預言了,人是不可能用「人工」來製造的。

風流人物歌德
綜觀浮士德一劇闡示的,非僅是善與惡的觀念,其中所提出的人生大道理,才是真正值得我們深思的重點。年老的浮士德,對愛情依然嚮往,想來也是人之常情。 因為歌德在一生中曾談過八次戀愛,最後一次是在七十四歲時,向一位十七歲的少女求婚,當然是被拒,所以夠稱得上是一位風流人物。透過浮士德,他說:「人生一過三十就和死人無疑...誰也不願意聽到被別人稱為老人......我還未完全老朽,美人總是最為美好...死在少女懷裡的人,才是榮幸......」但是浮士德也並不只是這樣一個「老不羞」,對於人生也有他的看法。當然這些實際都是歌德的觀 點。他說:「金錢不能從屋裡的地下取出,但是智慧卻能把它從任何深處掘出... 你求成功,必須真正的追求纔是...能捉住機會的人,就是英豪...這個世界對於有 作為的人,並不是默然...。」

歌德的政治觀
歌德雖然在三十三歲就出任閣揆,但對政治似乎並無好感,所以在劇中我們看到的說法是:「對於那些所謂政黨,他都不能信仰,不論他們讚美或誹謗,不論愛 和憎,都是隨便虛偽亂講...尊貴的君王呀,你既然是萬能,難道不曾是同等的聖明...」。而最值得玩味的一句話是:「和小人物在一起,大人物也只能做小事。和 大人物在一起,小人物也變得能幹一番大事。」對台灣的所謂層峰、以及身邊人 物政客們,豈非是最佳寫照。

前世因,今世果
《浮士德》一劇,豈僅是浮面的愛慾善惡而已。而且全劇雖然是以基督教為背景,但卻包含了佛教的輪迴觀念在內。佛教講求三世,基督教追求永生,二者相較,似乎以佛教的觀點更具說服力。因為永生是只有一次的單行道,不會有第二次機會,過此也再無回頭的可能。而且天堂中永生,將是永久的生存下去,沒有止境,想來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而佛教注重輪迴之說、因果之報,人生在今世的一切際遇,都是緣自於前世所造成的因,而我們在今世的所作所為,也將是來世的果。如此輪迴不息,也使人生時時刻刻充滿警惕。以佛教的輪迴觀念來看,如果將老浮士德看作是前世,則他並沒有做出任何不當的事。年青的今生,能夠享受榮華富貴,自然是來自於前世的因。至於他的來世,究竟是得道昇天,還是打入十八層地獄,就要看他今生的所做所為了。

今生為來生留餘地
因此,我們今生的際遇,是榮華富貴、不必喜,是貧困失意、不必怨,因為這些都是緣自前世的因。重要的是劇中所說:「凡自強不息的人,我們終能將他拯救」。 所以,為來生多留些餘地,或許有可能像浮士德,享受一次人生權貴榮華。

浮士德是盞醒世明燈
曾有人因為閫令森嚴而苦不堪言,忍無可忍之下,誓言來生互換地位,讓悍妻也嚐嚐苦頭。其實這種想法是完全忽略了三生輪迴的真意,怎知你今生的地位不是前世的互換?今生的你正是前世的她,她是前世的你,如果不肯忍讓,一直如此輪迴下去,世世都為怨偶,將是永無止境。為人心胸不應如此狹窄,莫若學學蘇格拉底,反而自由自在。上上之策是今生債今生了,來世兩不相欠,豈不大好。 浮士德,不僅只是一部歌劇,一部偉大的詩劇。更是人生路途上的一盞醒世明燈。

樂曲簡介

樂曲以非常安靜的降e小調開始,由第一小提琴以顫音開始,木管樂隨後奏出代表一群修士的樂句,當男聲唱出深谷中的「修士合唱」,心懷感激的神父便唱出其歌詞「永恆歡喜之炎」。接著樂曲進入較緊張的氣氛,學識深奧的神父唱出「如同萬丈深淵在我的腳下」的一段。接著是不同類型的天使歌唱輪流的出現:「得救兒童的合唱」、「較年輕天使們的合唱」、「較年長的天使們」、「崇敬瑪莉亞的博士」(歡天喜地)。之後是「贖罪的女人們合唱」(光榮的聖母飄來)、「撒瑪莉亞的女人」(St. Joh. 約翰福音 IV)、「埃及的瑪莉亞」、「三人」、「贖罪女人中的一人」(懺悔之女葛麗卿,走近聖母),最終接到「光明的聖母」(MATER GLORIOSA),逐漸進入最終的「神秘合唱」(CHORUS MYSTICUS)。

最終歌詞以「永恆女性、引領我們高昇」(Das Ewig-Weibliche, Zieht uns hinan.),整首交響曲配器與音量不斷攀升,最終進入終止式,昇天場景。

歌德《浮士德》第二部 第五幕 最終昇天場景

(原文與中文翻譯 整理自《維基百科》

Original German

中文翻譯

BERGSCHLUCHTEN, WALD, FELS, INÖDE.

HEILIGE ANACHORETEN
Waldung, sie schwankt heran,
Felsen, sie lasten dran,
Wurzeln, sie klammern an,
Stamm dicht an Stamm hinan.
Woge nach Woge spritzt,
Höhle, die tiefste, schützt.
Löwen, sie schleichen stumm,
Freundlich um uns herum,
Ehren geweihten Ort,
Heiligen Liebeshort.

峽谷、森、岩、荒野

神聖隱士

這裡有搖動的樹林
有岩石重疊在林邊
有纏繞的樹根
並有叢生並列的樹幹
山谷中的溪流有波浪陸續湧起
極深的洞穴可以庇護人們
獅子溫和靜默地
在我們周圍來回守衛
把這片聖潔的土地
神聖愛情的隱藏之處膜拜敬仰

PATER ECSTATICUS
(auf- und abschwebend)

Ewiger Wonnebrand
Glühendes Liebeband,
Siedender Schmerz der Brust,
Schäumende Gotteslust!
Pfeile, durchdringet mich,
Lanzen, bezwinget mich,
Keulen, zerschmettert mich,
Blitze, durchwettert mich!
Daß ja das Nichtige
Alles verflüchtige,
Glänze der Dauerstern,
Ewiger Liebe Kern!

「威奮的教父」
(上下漂浮)

永恆歡喜之炎
灼熱之愛的因緣、
沸騰滾燙的胸中痛苦
泡沫飛濺搬的神之陶酔。
箭呀,你不妨把我射穿
槍呀、你不妨刺我、
棍棒、你不妨把我打碎、
雷電之火、你不妨把我燒成黑炭
但院一切無謂的東西
全部消散、
久遠讀的之愛精髄、即永恆之星
恆久地燦爛!

PATER PROFUNDUS
(tiefe Region)

Wie Felsenabgrund mir zu Füßen
Auf tiefem Abgrund lastend ruht,
Wie tausend Bäche strahlend fließen
Zum grausen Sturz des Schaums der Flut
Wie strack, mit eig’nem kräft’gen Triebe,
Der Stamm sich in die Lüfte trägt;
So ist es die allmächt’ge Liebe,
Die alies bildet, alles hegt.
Ist um mich her ein wildes Brausen,
Als wogte Wald und Felsengrund,
Und doch stürzt, liebevoll im Sausen,
Die Wasserfülle sich zum Schlund,
Berufen gleich das Tal zu wässern:
Der Blitz, der flammend niederschlug,
Die Atmosphäre zu verbessern,
Die Gift und Dunst im Busen trug,
Sind Liebesboten, sie verkünden,
Was ewig schaffend uns umwallt.
Mein Inn’res mög’ es auch entzünden,
Wo sich der Geist, verworren, kalt,
Verquält in stumpfer Sinne Schranken,
Scharf angeschloss’nem Kettenschmerz.
O Gott! beschwichtige die Gedanken,
Erleuchte mein bedürftig Herz!

「沉思的教父」
(在低處) 如同萬丈深淵在我的腳下
沉重地俯臨深淵
如同千百條小河般地光輝閃亮、
如同瀑布、使泡沫飛濺。如同樹幹已自身的強烈生命力
向天空挺直延伸
能創造以及養育萬物
全知全能的愛也是這般。我周圍有激烈的水聲、
激烈到有如森林以及岩壑都一起波動
這種豐富水流雖發出強烈的聲響
但溫柔慈愛地流入深谷
因為要趕緊灌溉下游
閃電化成了烈火
以及含有毒霧的大氣
將淨化整個世界。這些都是愛的使者它們告知我們
有永恆在創造的力量
飄動在我們的周圍
但願這種力量也在我的心中點起火來-我心中的精神紛亂寒冷
被煩惱的鏈條所緊繫
被拘禁在遲鈍的感覺圍欄內
噢,神呀,請使我的思想靜默
請照亮我貧乏的心懷!

CHOR DER ENGEL
(Schwebend in der höheren Atmosphäre, Faustens Unsterbliches tragend)

Gerettet ist das edle Glied
Der Geisterwelt vom Bösen:
Wer immer strebend sich bemüht,
Den können wir erlösen;
Und hat an ihm die Liebe gar
Von oben teilgenommen,
Begegnet ihm die sel’ge Schar
Mit herzlichem Willkommen.

「天使們的合唱」
(接著浮士德不死的靈魂在更高的空中漂浮)

靈魂尊貴的人得救了
已經脫離惡魔的手掌
凡自強不息的人
我們終能將他拯救
又有天上的愛情
將他庇祐
得救的人們
誠懇地將他歡迎伺候

CHOR SELIGER KNABEN
(um die höchsten Gipfel kreisend)

Hände verschlinget euch
Freudig zum Ringverein,
Regt euch und singe
Heil’ge Gefühle drein!
Göttlich belehret,
Dürft ihr vertrauen;
Den ihr verehret,
Werdet ihr schauen.

「得救兒童的合唱」
(飛繞過最高峰山巔)

請大家歡欣地
攜手作成環形。
一同跳舞
來歌詠神聖的感情!
你們蒙受了神的教訓、
要信賴神恩
你們將會看見
你們所敬拜的神

DIE JÜNGEREN ENGEL:

Jene Rosen, aus den Händen
Liebend-heiliger Büßerinnen,
Halten uns den Sieg gewinnen
Und das hohe Werk vollenden,
Diesen Seelenschatz erbeuten.
Böse wichen, als wir streuten,
Teutel flohen, als wir trafen.
Statt gewohnter Höllenstrafen
Fühlten Liebesqual die Geister,
Selbst der alte Satans-Meister
War von spitzer Pein durchdrungen.
Jauchzet auf! es ist gelungen.

「較年輕天使們的合唱」

那些來自聖潔的充滿愛情的
贖罪的女子們手裡的玫瑰
幫助我們把勝利取得。
幫助我們完成偉大的事情
獲得了這珍寶的靈魂
當我們灑花的時候,惡魔要避開
當我們頭重的時候,惡魔們奔逃
他們這次承受的
不是素來所受的地獄的刑罰
連那年老的魔王
也被那銳利的痛苦所煩擾
歡呼吧!事情已經成功了

DIE VOLLENDETEREN ENGEL:
(Chor mit Altsolo)

Uns bieibt ein Erdenrest
Zu tragen peinlich,
Und wär’ er von Asbest
Er ist nicht reinlich.
Wenn starke Geisteskraft
Die Elemente
An sich herangerafft,
Kein Engel trennte
Geeinte Zwienatur
Der innigen beiden;
Die ewige Liebe nur
Vermag’s zu scheiden.

「較年長的天使們」
(女中音與合唱團)

要運走地上的殘渣
對我們是件辛勞的工作
即使它是石綿做的
也不是乾淨的
若有強大的精神力
把諸元素匯集一身
那們靈肉兩者
密切合而為一的綜合物
天使也沒有
使它分離的本領
能使它分離的
只有永恆的愛情

DIE JÜNGEREN ENGEL:

Ich spur soeben,
Nebelnd um Felsenhöh’,
Ein Geisterleben.
Regend sich in der Näh’.
(Die Wölkchen werden klar.)
Seliger Knaben,
Seh’ ich bewegte Schar
Los von der Erde Druck,
Im Kreis gesellt,
Die sich erlaben
Am neuen Lenz und Schmuck
Der obern Welt.
Sei er zum Anbeginn,
Steigendem Vollgewinn
Diesen gesellt!

「較年輕的天使們」

我們感受到
瀰漫浮動的靈氣
像岩頂上的
煙霧般飄行
雲漸澄清
我看到得救的
活潑的少年們
脫離地上的壓迫
聚成環型
欣賞著天上的
新春美景
來調養精神
這個人也可以首先
和這些少年為伍
以後將會漸漸獲得美滿的收穫

DIE SELIGEN KNABEN:

Freudig empfangen wir
Diesen im Puppenstand;
Also erlangen wir
Englisches Unterpfand.
Löset die Flocken los,
Die ihn umgeben!
Schon ist er schön und groß
Von heiligem Leben.

「得救兒童的合唱」

我們很高興迎接
這個處在蛹狀中的男子
這樣我們就可以獲得
天使的氣質
請快除去
包裹它的那些棉屑!
它已經在過神聖的生活
成為強大和美麗。

DOCTOR MARIANUS 
(in der höchsten,reinlichsten Zelle)

Hier ist die Aussicht frei,
Der Geist erhoben.
Dort ziehen Frauen vorbei,
Schwebend nach oben.
Die Herrliche mitteninn
Im Sternenkranze
Die Himmelskönigin,
Ich seh’s am Glanze.
(entzückt)
Höchste Herrscherin der Welt,
Lasse mich im blauen,
Ausgespannten Himmelszelt
Dein Geheimnis schauen!
Bill’ge, was des Mannes Brust
Ernst und zart beweget
Und mit heil’ger Liebeslust
Dir entgegen träget!
Unbezwinglich unser Mut,
Wenn du hehr gebietest;
Plötzlich mildert sich die Glut,
Wenn du uns befriedest.

崇敬瑪莉亞的博士
(歡天喜地)

支配世界的至高女王啊

請讓我在高張著的

碧藍的天幕中

探視您的祕密


請您接受

能嚴肅且溫柔地感動男人心胸的女人

帶著神聖愛情的喜悅

送到您這裡來的東西

您莊嚴地命令

我們就成為無比地剛強

您使我們滿足

熱烈的心就漸趨清涼

DOCTOR MARIANUS UND CHOR:

Mutter, Ehren würdig,
Jungfrau, rein im schönsten Sinn,
Uns erwählte Königin,
Göttern ebenbürtig.
(MATER GLORIOSA schwebt einher)

崇敬瑪莉亞的博士與合唱

您是值得崇拜的聖母
您是以最美的意味而言語的純潔處女
您是與神們同等的
為我們選定的女王

“Chor”:

Dir, der Unberührbaren,
ist es nicht benommen,
Daß die leicht Verführbaren
Traulich zu dir kommen.
In die Schwachheit hingerafft,
Sind sie schwer zu retten;
Wer zerreißt aus eig’ner Kraft
Der Gelüste Ketten?
Wie entgleitet schnell der Fuß
Schiefem, glattem Boden!
(Wen betört nicht Blick und Gruß,
Schmerichenlhafter Odem?)
(Mater gloriosa schwebt einher)

「合唱」

你這位不可接觸的天神
想來不會拒絕
容易被誘惑的人們
親信地向您走進
人若被陷害在官能的弱點中
就難以救援

誰能以自己的力量
扭斷情慾的鎖鏈?

在斜滑的地面上
是多麼容易跌跤?

CHOR DER BÜSSERINNEN:
(und Una Poenitentium)

Du schwebst zu Höhen
Der ewigen Reiche,
Vernimmt das Flehen,
Du Gnadenreiche!
Du Ohnegleiche!

「贖罪的女人們合唱」
(光榮的聖母飄來)

您在永恆的國度的
高空中飛行
請垂聽我們的懇求
樂賜恩澤的女神
樂賜恩澤的女神

MAGNA PECCATRIX:
(St. Lucae Vll, 36)

Bei der Liebe, die den Füßen
Deines gottverklärten Sohnes
Tränen ließ zum Balsam fließen,
Trotz des Pharisäer-Hohnes:
Beim Gefäße, das so reichlich
Tropfte Wohlgeruch hernieder,
Bei den Locken, die so weichlich
Trockneten die heil’gen Glieder.

「罪孽深重的女人」
(St. Lucae 路加福音Vll, 36))

信徒們曾經不顧法利賽人的嘲笑
使眼淚留在您神話的兒子腳上
以代替香膏
我憑著那種愛向神祈禱
我憑著曾經滴下許多奇香的
那個瓶兒向神祈禱
我憑著柔軟拭乾神聖手足的
那種頭髮向神祈禱

MULIER SAMARITANA:
(St. Joh. IV)

Bei dem Bronn, zu dem schon weiland
Abram ließ die Herde führen:
Bei dem Eimer, der dem Heiland
Kühl die Lippe durft’ berühren,
Bei der reinen, reichen Quelle,
Die nun dorther sich ergießet,
Überflüssig, ewig helle,
Rings, durch alle Welten fließet –

「撒瑪莉亞的女人」
(St. Joh. 約翰福音IV)

我憑著亞伯拉罕曾經帶了牲畜去的
那種泉水向神救世主祈禱
我憑著曾經清涼
接觸過救世主口唇的那個水桶向神祈禱
我憑著從那裡來
充沛地、永遠澄清地
流行於大千世界中的
那種豐富的清泉向神祈禱

MARIA AEGYPTIACA:
(Acta Sanctorum)

Bei dem hochgeweihten Orte,
Wo den Herrn man niederließ,
Bei dem Arm, der von der Pforte,
Warnend mich zurücke stieß,
Bei der vierzigjähr’gen Buße,
Der ich treu in Wüsten blieb,
Bei dem sel’gen Scheidegruße,
Den im Sand ich niederschrieb –

「埃及的瑪莉亞」

我憑著人們曾經將主放下的、
那片聖地向神祈禱
我憑著警告地把我從門口推出來的
那隻手臂向神祈禱
我憑著我忠誠地在沙漠中所做的
四十八年的懺悔向神祈禱
我憑著我在沙渚中所寫的
欣喜的離別之詞向神祈禱

Zu Drei:

Die du großen Sünderinnen
Deine Nähe nicht verweigerst,
Und ein büßendes Gewinnen
In die Ewigkeiten steigerst,
Gönn’ auch dieser guten Seele,
Die sich einmal nur vergessen,
Die nicht ahnte, daß sie fehle
Dein Verzeihen angemessen!

「三人」

你不拒絕罪孽深重的女人們
走進你的身邊
而將贖罪的利益
提高以至於永遠
對於這個只忘了自己一次
而不自覺
犯罪的好人
也請予以適當的寬恕!

UNA POENITENTIUM:
(sich anschmiegend)
(Gretchen)

Neige, neige,
Du Ohnegleiche,
Du Strahlenreiche,
Dein Antlitz gnadig meinem Glück!
Der früh Geliebte,
Nicht mehr Getrübte,
Er kommt zurück.

「贖罪女人中的一人」
(以前叫葛麗卿,走近聖母)

無與倫比的女神
光輝燦爛的女神
請仁慈地轉過臉來
俯視我的幸福!
從前的情侶
現在已經變得純潔
已經回來了

SELIGE KNABEN:
(in Kreisbewegung sich nähernd)

Er überwächst uns schon
An mächt’gen Gliedern,
Wird treuer Pflege Lohn
Reichlich erwidern.
Wir wurden früh entfernt
Von Lebechören;
Doch dieser hat gelernt,
Er wird uns lehren.

「得救的兒童們」
(圍著圓圈挨近)

他現在手足都很強壯
他已經長得比我們更大了
他對於我們的忠誠看護
必定會予以豐富的酬報
我們很早就
和世人隔離了
這個人以很有修養
將會給我們教導

UNA POENITENTIUM:
(Gretchen)

Vom edlen Geisterchor umgeben,
Wird sich der Neue kaum gewahr,
Er ahnet kaum das frische Leben,
So gleicht er schon der heil’gen Schar
Sieh, wie er jedem Erdenbande
Der alten Hülle sich entrafft.
Und aus ätherischem Gewande
Hervortritt erste Jugendkraft!
Vergönne mir, ihn zu belehren,
Noch blendet ihn der neue Tag!

「贖罪女人中的一人」
(葛麗卿)

被尊貴的精靈之群圍繞身邊
這位新來者似乎還未能將自己分解
新鮮的生活,也似乎還未預感
但他已經類似神聖精靈的夥伴。
請看,他脫離舊軀殼 
以及塵俗的一切羈絆。
有新鮮而年輕的精力 
從大氣般的衣裳裡顯現.。
請讓我來教導他。
全新的一天,日光仍使他暈眩

(管弦樂間奏)

MATER GLORIOSA:
(und Chor)

Komm! Hebe dich zu höhern Sphären!
Wenn er dich ahnet, folgt er nach.

「光明的聖母」
(合唱)

來吧、來吧~你可向飛向升高至更高之處! 
他知道你在這裡,就會隨你而行

DOCTOR MARIANUS:
(auf dem Angesicht anbetend)
(und Chor)

Blicket auf zum Retterblick,
Alle reuig Zarten,
Euch zu sel’gem Glück
Dankend umzuarten!
Werde jeder bess’re Sinn
Dir zum Dienst erbötig;
Jungfrau, Mutter, Königin,
Göttin, bleibe gnädig!

「崇敬瑪莉亞的博士」
(仰望吧! )
(合唱)

你們這些悔悟的溫良人們
請仰望拯救者的眼光,
感激地改造自己
以求能蒙受天賜的幸福! 
所有優良的人 
都將為你服務 
童女呀,聖母呀,天后呀,女神呀
請永遠慈愛地祐護我們! 

CHORUS MYSTICUS:

Alles Vergängliche
Ist nur ein Gleichnis;

Das Unzulängliche,
Hier wird’s Ereignis;

Das Unbeschreibliche,
Hier ist’s getan;

Das Ewig-Weibliche
Zieht uns hinan.

「神秘的合唱」

變化無常的一切
僅只是比喻而已。
不能達成的願望
在這裡已經實現
無以名狀的奇事

在這裡已經完成
永恆的女性

引領我們高昇。

(管弦樂盛大尾奏,走向終止式)


參考版本:

杜達美 – 2012′ 新版(洛杉磯愛樂+西蒙玻利瓦)

Gustav Mahler, Gustavo Dudamel ‎– Symphony No.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來自委內瑞拉,現任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之指揮家 杜達美Gustavo Adolfo Dudamel Ramírez, b. 1981-),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舉辦音樂會之熱烈實況。為達到「千人」盛況,杜達美將他所帶領的兩大樂團: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組成聯合樂團,再加上委內瑞拉成人與兒童共同組成數百人之合唱團,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委內瑞拉的最大音樂盛事。

 

杜達美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音樂會實況。樂團為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合唱團由四百名委內瑞拉兒童組成。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的音樂盛事。
杜達美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音樂會實況。樂團為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合唱團由委內瑞拉成人與兒童共同組成。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委內瑞拉的最大音樂盛事。

 

音樂會演出實況影音:
Filmed in the Teatro Teresa Carreno, Sala Rios Reyna, in Caracas, Venezuela, 17-18 February 2012

第一部分:(→按這裡)
Part I is based on the (sacred) Latin text of a 9th-century Christian hymn for Pentecost, Veni creator spiritus ("Come, Creator Spirit")
第二部分:(→按這裡)

Dudamel Simon Bolivar Symphony Orchestra Salzburg Festival 2013

Part II is a setting of the words from the (secular) closing scene of Goethe's Faust. The depiction of an ideal of redemption through eternal womanhood (das Ewige-Weibliche)

 

↓整場音樂會欣賞:

原影片連結已於Youtube遭移除,改以2013年杜達美指揮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於薩爾茲堡音樂節版本代替


拉圖 指揮 ⟪千人⟫ 最終場景「神秘合唱」:
Rattle & National Youth Orchestra of Great Britain

「神秘的合唱」
變化無常的一切
僅只是比喻而已。
不能達成的願望
在這裡已經實現
無以名狀的奇事
在這裡已經完成
永恆的女性
引領我們高昇。

筆者認為是如奇蹟般之現場版本

音軌與曲目長度: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