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創作與首演
Mahler:  Symphony No. 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 資訊共享於網路,如有引用請表明出處,感謝您對文字工作者的尊重 –
蹦藝術 | BONART


當花草枯萎凋謝,大地只剩一片沙漠時,人們還是能透過我的交響曲知道大自然是什麼樣子。」~英國導演 Ken Russell 執導之1974年電影《馬勒傳》對白。

 

有關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之樂曲介紹分析,請參閱本篇文章→【BON音樂】馬勒:第8號交響曲 «千人» 樂曲內容介紹,本篇主要介紹關於«千人»樂曲創作與首演之相關細節~

 

《千人》- 要現場才能體會震撼的交響曲

降E大調第八號交響曲》是由古斯塔夫·馬勒創作,於1906年訂定初稿,並於1907年完成的交響曲。此曲合唱部份貫穿整首交響曲,全首交響曲的演奏時間為80分鐘。由於演出人數眾多,除了7位獨唱家與超大編制的管弦樂團管風琴外,連同男聲、女聲、童聲合唱團,總人數超過一千人(1029人),規模空前達歷史之最。故本曲也有《「千人」交響曲》之別名。

1910年9月12-13日馬勒第八號《千人交響曲》德國慕尼黑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舉辦首演之海報

 

歷史首演 – 慕尼黑轟動大成功

第八號交響曲《千人》是馬勒最偉大的鉅作,此曲於1910年9月12日由馬勒親自指揮於德國慕尼黑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首演時,更是動用7位獨唱家、171人編制交響樂團、858成人與男童合唱團團員等共1029人上舞台演出;在經紀人 埃米爾·古特曼(Emil Gutmann)的強力運作之下,創造出這首馬勒人生最高峰經典之作,第八號交響曲不但有了《千人》封號,實際上台演出人數也真的破千,是百分之百、貨真價實的《千人交響曲》!

參與首演之各界名流眾多,冠蓋雲集人物中,有大作曲家 理查.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 1864-1949),聖賞Camille Saint-Saëns)和安東.魏本Anton Webern);作家 托馬斯·曼Paul Thomas Mann, 1875-1955)和 亞瑟·史尼茲勒Arthur Schnitzler, 1862-1931);戲劇導演 馬克斯·萊因哈特(Max Reinhardt, 1873-1943)以及馬勒的心理醫生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1939)等等。而此曲六年之後的美國首演者:當時28歲的英國指揮家 李奧波德·史托考夫斯基Leopold Anthony Stokowski, 1882 – 1977) 也在現場,無盡的感動讓他於費城成功指揮此偉大作品之美國首演。

馬勒的經紀人 埃米爾·古特曼非常精明,雖然知道馬勒擔心害怕這首曲目被操作成猶如馬戲團般的熱鬧秀,但他仍細心地選擇了可以容納3200人的慕尼黑新落成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再成功安排所有演出人員湊至1029人,間接創造了這首第八號交響曲於音樂史上永遠的崇高歷史地位。當天的最後一個音符都沒還結束,全體觀眾已響起如雷般的掌聲長達20分鐘不停歇,馬勒所有的擔憂煙消雲散,也迎來了身為作曲家以來最成功的首演音樂會。(而馬勒本人並未主動對第八號加上《千人》之標題~這當然也是經紀人 埃米爾·古特曼的商業操作。)

而根據資料,1910年9月12日馬勒當天的指揮演出時間共為85分鐘。

 

參與首演之獨唱家名單與唱段:

Gertrude Forstel (1880-1950) (soprano): Una poenitentium.

Martha Winternitz-Dorda (1880-1958) (soprano): Magna Peccatrix.

Emma Bellwidt (1879-1937) (soprano): Mater Gloriosa (only on 12-09-1910).

Ottilie Metzger-Lattermann (1878-1943) (alto): Mulier Samaritana.

Anna Erler-Schnaudt (1878-1963) (alto): Maria Aegyptiaca.

Felix Senius (1868-1913) (tenor): Doctor Marianus.

Nicola Geisse-Winkel (1872-1932) (baritone): Pater Ecstaticus.

Richard Mayr (1877-1935) (bass): Pater Profundus.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彩排千人交響曲(馬勒站於指揮台上)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彩排千人交響曲(馬勒站於指揮台上)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彩排千人交響曲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彩排千人交響曲(馬勒坐在觀眾席第一排)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演出千人交響曲之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音樂廳
珍貴歷史照片:馬勒於慕尼黑演出千人交響曲之新節日音樂廳(Neue Musik-Festhalle)音樂廳

 

馬勒多樣化的指揮姿態,1901年被半諷刺地畫為漫畫,刊載於雜誌上 | Mahler's conducting style, 1901, caricatured in the humor magazine Fliegende Blätter
馬勒多樣化的指揮姿態,1901年被半諷刺地畫為漫畫,刊載於雜誌上 | Mahler’s conducting style, 1901, caricatured in the humor magazine Fliegende Blätter

1916年 美國首演

第八號交響曲《千人》於美國之首演,是由年輕指揮家 李奧波德·史托考夫斯基Leopold Anthony Stokowski, 1882 – 1977)指揮費城管弦樂團,於馬勒慕尼黑首演6年之後於1916年 3月2日正式舉行。由於 李奧波德·史托考夫斯基 1910年時也在馬勒首演現場聆賞此曲,對於馬勒的詮釋心領神會,所以《千人》的美國首演也取得巨大成功,後來他指揮費城管弦樂團多次演奏此曲,並在樂團紐約巡演時於大都會歌劇院成功演出。

下方照片為1916年彩排實況:(拍照當時舞台尚未完全設置完畢):

Rehearsal for the actual performance of Mahler’s 8th, with the expanded stage not yet complete.
Credit: The Philadelphia Orchestra Association Archives.
American Premiere of Gustav Mahler’s Symphony No. 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2 March 1916, Leopold Stokowski conducting the Philadelphia Orchestra
Academy of Music, Philadelphia

關於千人 – 作曲家怎麼說?

馬勒在寫給好友:荷蘭指揮家 孟根堡(Willem Mengelberg,1871-1951)信中提到:「這是我作品中最龐大的一部,內容與形式都非常獨特,無法以語言來表示。你試著想像整個宇宙發出聲音並迴響。那不再是人類的聲音,而是行星與太陽運行的聲音。」(”Try to imagine the whole universe beginning to ring and resound. There are no longer human voices, but planets and suns revolving” – Gustav Mahler

馬勒還提到:「過去我的交響曲只是這首交響曲的序曲,過去的作品都在表現主觀的悲劇性,這部作品卻是歌頌偉大的歡樂與光榮。

 

照片解說:

指揮家孟根堡與馬勒非常知交,在他任職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弦樂團指揮期間,大力推廣馬勒音樂,更有「馬勒先鋒」(Mahler Pioneer)之稱。照片拍攝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馬勒與指揮家孟根堡相當要好,還稱呼荷蘭為他的「第二故鄉」。

照片拍攝於1909年,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Gustav Mahler with Dutch colleagues: The Netherlands.)。馬勒與指揮家孟根堡相當要好,還稱呼荷蘭為他的「第二故鄉」| 照片自左起為: From left to right: Cornelis Dopper (1870-1939) (second conductor of the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RCO)), Gustav Mahler (1860-1911), Hendrik Freijer (1876-1955) (administrator of the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RCO)), Willem Mengelberg (1871-1951) (principal conductor of the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RCO)) and Alphons Diepenbrock (1862-1921) (composer). Photographer: W.A. van Leer for “Weekblad voor muziek”.

 

1906年馬勒拍攝於荷蘭皇家大會堂之照片

 

【威廉‧孟根堡 | Willem Mengelberg,1871-1951】小檔案:

荷蘭指揮家威廉‧孟根堡是早期重要的馬勒詮釋者,1920年他在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就職25週年紀念時,規劃了「阿姆斯特丹馬勒音樂節」(Mahler Festival 1920 Amsterdam),在9場音樂會中演出了全本10首馬勒的交響曲,被譽為「馬勒先鋒」(Mahler Pioneer)。

孟根堡自幼學習音樂,據說十歲就指揮合唱團演出。後來在科隆(Cologne)音樂學院跟隨著 Franz Wüllner, Isidor SeissAdolf Jensen等教授學習。

1891年間,孟根堡以鋼琴家的身分舉辦第一次的公開演出,同時他也任瑞士盧塞恩市(Lucerne)的音樂總監。1895年後,孟根堡被提名擔任阿姆斯特丹音樂廳管弦樂團(Concertgebouw Orchestra Amsterdam)的常任指揮,而在長達五十年的任期內,使該樂團成為世界第一流的交響樂團。在他擔任大會堂的常任指揮期間與作曲家馬勒成為好友,也是因為如此,孟根堡常常大力推展馬勒的管絃樂曲。

在1907年到20年間,孟根堡同時成為多個樂團的指揮,而且也邀請許多指揮家到大會堂來客席指揮,包括華爾特(Bruno Walter)、孟都(Pierre Monteux)等。1921到1930年間經常赴美兼任紐約愛樂交響樂團首席指揮。

音樂靈感繆思 – 艾瑪

事實上,馬勒也將第八號交響曲,獻給妻子艾瑪。

奧地利音樂學者 Alfred Mathis-Rosenzweig(1897-1948)曾展示馬勒在1906年8月所留下的第八號交響曲最初草稿。記載了馬勒將妻子艾瑪視為靈感女神的文字:1906年8月 – 第八交響曲的最初靈感,獻給我的艾瑪 | 靈感的創造者

「1906年8月/第八交響曲的最初靈感,獻給我的艾瑪兒/靈感的創造者」- 馬勒
「1906年8月/第八交響曲的最初靈感,獻給我的艾瑪兒/靈感的創造者」- 馬勒

 

馬樂與妻子艾瑪
馬勒與妻子艾瑪

 

晚年的艾瑪與馬勒照片

 

正在閱讀馬勒樂譜的艾瑪
正在閱讀馬勒樂譜的艾瑪

參考版本:

杜達美 – 2012′ 新版(洛杉磯愛樂+西蒙玻利瓦)

Gustav Mahler, Gustavo Dudamel ‎– Symphony No.8 “Symphony Of A Thousand”

來自委內瑞拉,現任洛杉磯愛樂音樂總監之指揮家 杜達美Gustavo Adolfo Dudamel Ramírez, b. 1981-),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舉辦音樂會之熱烈實況。為達到「千人」盛況,杜達美將他所帶領的兩大樂團: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組成聯合樂團,再加上委內瑞拉成人與兒童共同組成數百人之合唱團,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委內瑞拉的最大音樂盛事。

 

杜達美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音樂會實況。樂團為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合唱團由四百名委內瑞拉兒童組成。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的音樂盛事。
杜達美於2012年二月在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音樂會實況。樂團為美國洛杉磯愛樂+委內瑞拉西蒙玻利瓦管弦樂團。合唱團由委內瑞拉成人與兒童共同組成。演出規模讓龐大,是當年委內瑞拉的最大音樂盛事。

 

音樂會演出實況影音:
Filmed in the Teatro Teresa Carreno, Sala Rios Reyna, in Caracas, Venezuela, 17-18 February 2012

第一部分:(→按這裡)
Part I is based on the (sacred) Latin text of a 9th-century Christian hymn for Pentecost, Veni creator spiritus ("Come, Creator Spirit")
第二部分:(→按這裡)
Part II is a setting of the words from the (secular) closing scene of Goethe's Faust. The depiction of an ideal of redemption through eternal womanhood (das Ewige-Weibliche)

↓整場音樂會欣賞:

音軌與曲目長度:

馬上分享給更多喜愛音樂的好友們🎵